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72章 杀与不杀

正文 第172章 杀与不杀

    三光神水连那人参果树都能救活,功效自然是立竿见影。

    一场甘露降下,不但昔日被天兵放雷火烧毁的那些花果树木全部复活,而且连猴子曾经吃剩的仙桃果核,也有不少生根发芽、长了起来,虽然较之天界的仙桃大大不如,但也胜过绝大多数的凡间果物。

    猪刚鬣来的时候,整个花果山已经是灌木长林,蔽不见日。

    时逢酷暑,这一路走来,自是酷热难当。

    猪刚鬣找了个树荫下躺着,附近飞瀑流泉、喷珠溅雪,让人有种凉丝丝的感觉。

    “怪道那猴子不肯好好做和尚,这般人间仙境,俺老猪若是有这样一座山场,也不用做什么和尚了……”

    来的路上,他便开始有些后悔起来。

    说到底,若是没有他在旁边煽风点火、挑拨是非,这猴子会不会被玄奘逐走,还是两说呢。

    “实在不行,就变作沙师弟的模样?不行,不行,那猴子的火眼金睛只怕一眼就瞧出了破绽!”

    一边避暑,一边想着。

    “对了,任居士现在应该也在这山上,他是个明事理的人,看来还得从他身上下手才是……”

    喃喃一声,闻着芬芳的气息,懒洋洋的,让他有些不想动弹。

    ……

    水帘洞中,猴子一早就发现了猪刚鬣的到来。

    “果然和任居士说的一样!看他怎么个说法……”

    想着,便和身边伺候着的猴妖说了一声。

    ……

    正在打瞌睡的猪刚鬣忽然听到四周的草丛中出现一阵嘈杂的声音,迷迷瞪瞪的睁开眼,便见一窝小猴围了上来,将他扑倒在地,捆绑了起来。

    他也不敢挣扎,怕一个闪失伤了这些小猴子,到时候惹怒了那个弼马温。

    不久,这些猴妖便是将他捉入了水帘洞中,见到了那个高高在座的弼马温,不由喊道:“师兄,师兄,是俺老猪啊!”

    猴子自然认得是他,心里嗤笑,嘴上却是令小猴子们将猪妖捉上前来,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审道:“你是什么夷蛮?敢混入我的子孙里礼拜!先拉下去打他二十铁棍再说!”

    猪刚鬣知道弼马温这是怀恨在心、想要借机报复自己,也不点破,强撑胆子,故作亲热,“莫打,莫打!大师兄,这才几天不见,你便不认得师弟我了!”说着,指着自己的猪鼻子,将长嘴往前一伸。

    猴子不由得想起了在高老庄自己变作那高小姐,也是这样差一点就被对方的猪嘴啃到,一脸的恶寒起来,强笑道:“啊,原来是八戒!你不跟唐僧取经去,来俺这里做什么?难道你也冲撞了他,把你也贬回来了?有什么贬书,快拿来让俺老孙瞧瞧。”

    猪刚鬣哪里还不知道猴子心中怨气之深,想起小白龙的话,说道:“师父想你了,着我来请你的……”

    猴子自然不信,想要看看这呆子还要怎么编,追问起来“怎么个想法”。

    猪刚鬣便将小白龙偶然听到玄奘唉声叹气的事情说了出来,急着催他一起回去。

    猴子见他编的竟是有模有样,气急而笑,便出言请这呆子游山玩水、先去休息。

    救人如救火,猪刚鬣哪里敢耽搁,便又问起任青莲所在。

    猴子一脸戏虐:“莫非师父也想了任居士?”

    “那是自然,他们是老乡,亦师亦友……”猪刚鬣理所应当的胡说八道着。

    猴子也不理他,自顾自的往山上走去。

    猪刚鬣只得随他走走,没多久,远远的看到了山巅上凝神修炼的任青莲。

    眼前一亮,就要跑上去求援。

    猴子见了却是冷哼一声:“任居士真正修炼,你不要上去打扰。”

    猪刚鬣讪笑一声:“修炼到哪里不能修炼,救师父要紧!”

    一时失言,竟是将玄奘遭难的事情说了出来。

    “馕糠的劣货,师父在哪里有难,你却来此哄我?”猴子气急的忍不住骂了一声,又向跟在身后的猴妖们道:“小的们,选些大棍来!先将这猪头打个二十棍,然后送他离开!”

    猪刚鬣赔笑道:“哥哥,不看师父的面,请看菩萨之面,饶了我罢!”说着,跳将起来,向两边张望起来。

    猴子奇道:“你张望什么?”

    “看看那条路儿空阔,好跑。”猪刚鬣讪笑一声。

    猴子被他气笑,这才问起玄奘的事情来。

    猪刚鬣一五一十的说完,又道:“猴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千万要去救一救啊!”

    猴子骂道:“我走的时候不是叮咛过你们,若有妖怪抓住师父,你便将俺老孙的大名报上!”

    远处,任青莲其实早就知道了猪刚鬣二人的到来,听到猴子的话,不禁苦笑一声,这猴子还真是有些自大,岂不知那妖怪中的强者也多着呢!

    同时传音给猪刚鬣道:“二师兄,你使个激将法,保管大圣二话不说就跟你回去。”

    猪刚鬣眼前一亮,编道:“不说你还好,说了之后,那妖怪更加无礼,说你要是来,他便将你剁碎着油烹,做成一顿猴羮美味!”

    猴子不由得想起了山里那些猴妖的遭遇,气的抓耳挠腮,暴躁乱跳道:“是那个妖怪竟敢这等骂我!”

    任青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笑道:“这样说来,大圣是决定回去帮忙了?”

    猴子知道自己的那点心思早就被这任居士所知,脸皮薄,不好直接承认,哼道:“不去不行,那妖怪敢骂我,我就不能不降他,正好,那老和尚想你了,咱们三个一起回去!”

    “对,对,任居士,咱们这便启程吧!”猪刚鬣眨了眨眼睛,上前说道。

    任青莲已经将那星辰大阵中的力量彻底吸收,这几日修炼的过程中又强行将那座复杂的星阵记在了脑海中,继续留下来,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便是点了点头。

    群猴自是不舍,不过猴子见识了将臣的厉害,知道这三界之外另有乾坤,对于菩提正果第一次向往起来,便道:“待俺老孙取经结束,功成正果,仍回来与你们共乐天真,那时候,谁也欺负不了你们。”

    说完,又交代了马、流、蹦、芭几句,便是带着猪刚鬣和任青莲往碗子山而去。

    待近了黑松林,猪刚鬣便是提醒道:“猴哥,那妖怪不在家里。”

    猴子笑道:“俺老孙知道。”说完,便见那波月洞的外边正有两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在戏耍。

    “黄袍怪的儿子?”任青莲想起原著中这两个小孩似乎是被猪刚鬣和沙悟净一人一个摔死在了皇宫前,不禁说道:“大圣难道是想利用这两个小孩去逼那黄袍怪出来?”

    猴子笑道:“什么都瞒不过居士,等下便由八戒和老沙抓着这两个小孩驾云去那金銮殿上一摔,那怪见了,必定会出城与俺老孙报仇,也免得惊扰到那些国中的百姓……”

    任青莲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样是不是太过残忍了,那可是两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孩啊?”

    猴子却是不以为然的道:“菩萨曾和俺老孙说过‘草寇虽是不良,到底是个人身,不该打死,比那妖禽怪兽、鬼魅精魔不同。那个打死,是你的功绩;这人身打死,还是你的不仁。’”

    猪刚鬣在一旁点了点头:“不错,那两个小孩虽然这时候看着与人类一般无二,但随着他不断修炼,便会觉醒妖怪的血脉,变成妖人,打杀了他们,师父也不会怪罪的!”

    任青莲拧了拧眉,摇头苦笑道,“这是你们佛门的理,我却不能见死不救!”

    猴子皱眉道:“只怕那两个人到时候并不会念你的好!”

    “念不念好并不重要,我只求念头顺达!”任青莲有些难以理解佛门的理论,在他看来,这两个孩子身上虽然有妖的血脉,但同样也有人的血脉,而且在百花羞的教导之下,这两人也算是知书达理,未曾沾染上妖怪们的习性,与所谓的人又有何等区别,至于说是日后的变化,不说他们觉醒了妖怪的血脉是不是就会变成嗜血的妖怪,就是真正的人类,又有多少在成年后误入歧途,成了恶人。

    猪刚鬣提醒道:“等猴哥将那黄风怪斩杀了,咱们便是这两个小孩的杀父仇人,不同于普通的人类,他们若是想要修炼,会比寻常人容易的多,说不定,将来还会找咱们报仇!”

    任青莲笑道:“便让他们报仇又如何,难道咱们还没自信,怕会被这两个后生晚辈杀了不成!”

    猴子想了想,妥协道:“这样好了,俺老孙先将这两个小孩抓住,等下八戒二人去宝象国的时候,老孙先用他们身上的毛发变个假身出来,把那个黄袍怪骗出来再说!”

    任青莲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