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62章 潜灵借尸

正文 第162章 潜灵借尸

    说话之间,猪刚鬣已经放下钉耙,整了整直裰,摆摆摇摇,一脸斯文气象的迎了上去。

    若说比这更漂亮的女子,他也不是没见过,但眼前这貌美的村姑显然别具一番独特的风情,使得他不觉之间已经是神摇魂荡,口花花起来:“女菩萨,往那里去?手里提着是什么东西啊?”

    说完,贼溜溜的目光便是一个劲的往人家姑娘身上看。

    好在这村姑实是个易了形的老妖,也不见她害羞,连声答道:“长老,我这青罐里是香米饭、炒面筋,因要还誓愿斋僧,特路过此处,不期遇上了几位高僧!”所谓“斋僧”,其实就是佛教信徒以斋饭供养僧众,用来表达对三宝的恭敬,积累功德还愿。

    猪刚鬣听了,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满心欢喜,跑身去回报给玄奘:“师父吉人天相,刚刚觉得饿了,这便就有斋僧的找上门来了!”

    玄奘听了不信:“就知道瞎说!咱们走了这么久,好人家都不曾遇到一个,这斋僧的又从何处而来!”

    任青莲听了,暗忖一声:这和尚原来也不傻啊!

    正想着,那村姑已经自顾自的走了过来。

    猪刚鬣闻到那股胭脂水粉味,就直了眼,喃喃的道:“师父,这不是到了吗……”

    玄奘倒是未曾注意到猪刚鬣的丑态,连忙站起身来,合什作礼道:“女菩萨,你府上所在何处?是哪里人家?有什么愿心,来此斋僧?”

    任青莲知道这是和尚多次被妖怪们掳去长了记性,不过见到猪刚鬣的神态,他却是心中一动,运转起了那座六合欲孽莲台阵。

    很快,丝丝缕缕的欲念之力便是开始从猪刚鬣身上涌出,慢慢的汇聚到他的丹田莲阵当中。

    猪刚鬣慢慢清醒过来,有些迷糊的摇了摇头。

    白骨夫人的魅惑之术使得天衣无缝,到现在他都是毫无所觉。

    只听那女菩萨和师父拉着家常,说什么“父母无子,将奴招了一个女婿,养老送终”云云。

    任青莲却是试着,想要用丹田莲阵的力量去摄取这白骨精身上的欲念之力,好破了她的魅惑变化之术。

    只是那石矶娘娘作为圣人门徒,玄法精妙,道行高深,又岂是他这个区区的武道天仙能够轻易破去。

    趁着这个功夫,那村姑又与玄奘闲谈了几句,终于提到要将斋饭送给玄奘几人享用。

    玄奘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推辞起来:“善哉!善哉!我有个徒弟摘果子去了,马上就来,何况假如我们吃了你的斋饭,被你丈夫晓得,岂不是要责骂于你,到时候怪罪到贫僧这里?”

    白骨夫人微微一怔,暗付:自己怎么不编个寡妇的身份,也少了这许多的周折!当即满面生春,便要继续编故事哄骗。

    那边的猪刚鬣却是忍不住嚷嚷道:“那猴子现在也不知去哪里摘桃儿耍子去了,而且桃子吃多了,也有些嘈人,又有些下坠……”说完,眼睛便是盯着人家姑娘手中的青罐,一个劲的咽着唾沫。

    白骨夫人见了,随手将青罐递给猪刚鬣,又朝着玄奘笑道:“师父啊,我父母斋僧,其实还算不得什么;我那丈夫更是个善人,修桥补路,爱老怜贫,若是听见说这饭送与几位师父吃了,他与我夫妻情上,将比寻常更是不同。”

    玄奘还在推辞,那猪刚鬣却是浑不客气,一边埋怨,一边又怕那猴子回来多一个人分食,用嘴把个罐子拱倒,就要动口。

    白骨夫人也不在意,趁着与玄奘闲言碎语,慢慢的贴身靠近了过去。

    西行路上,每一难都是对取经人的考验。佛门取九九之数,便是寓意要历经千难万险。按照他们的因果理论,但凡是参与到这些劫难中的,无论是帮忙的,还是使祸的,都有功德可得。

    至于这份功德的大小,却是要看各自在劫难中究竟出了多少力了。对于白骨夫人来说,三戏唐三藏,最终让其恨逐美猴王,也只不过是想要将这份功德放大罢了。

    任青莲自然是发现了白骨精在不断接近玄奘的这一幕,但他在对方身上并没有发现杀意,而且,即便这位白骨精的实力很差,这么近的距离想要施以辣手也是轻而易举。所以,他心中诧异的紧,知道猴子马上就要回来,也就当做看戏,未曾出手阻拦。

    果然,就在玄奘因为村姑不断接近而有些不自在起来的时候,那猴子也终于扛着一根山巨大的桃枝、纵着筋斗云折了回来。

    有那白骨夫人故意卖破绽给他,隔着老远,他的火眼金睛便是看出了这村姑是个妖精,心中思量:靠的自己师父那样近,想来也是个不知羞的精怪,要吸和尚的童子阳气。

    当即就是冷喝一声,掣棒便打。

    村姑身手矫健,在任青莲目瞪口呆中,一转身就躲在了玄奘的身后,扯着这和尚的衣袖泣道:“妖怪啊,长老救我!”

    任青莲忍不住撇了撇嘴,这会儿知道猴子是个妖怪了,刚才见她和猪刚鬣眉来眼去,也没见她半点害怕。

    玄奘却是顾不上男女授受不亲,拦着猴子责问起来。

    猴子气急败坏,“师父,你面前的这个女子是个妖精……”

    玄奘哪里能够相信,指着猪刚鬣手里的斋饭道:“这位女菩萨颇有善心,要将这斋饭送给我等,你怎么说她是个妖精?”

    猴子冷笑:“师父,你哪里知道,俺老孙当年在水帘洞里做妖魔时,若是想吃人肉,便是这等伎俩:或变金银,或变庄台,或变醉人,或变女色……”

    玄奘只管不信。

    任青莲一直注意着白骨精,甚至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缕戏谑的目光。

    心中一动,太阿剑唰唰唰的向那村姑刺了过去。

    岂料这白骨夫人修为虽弱,手段倒是不差,不着痕迹的带着玄奘一转,竟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任青莲的三剑。

    趁这功夫,那早就是忍不可忍的猴子,抓着金箍棒便是呼啸的打了过去。

    这下子白骨夫人倒是没去躲闪,施了个解尸法,留下一具假尸,真身元灵早就远遁而去。

    “潜灵借尸术”乃是骷髅山的绝学,以猴子的火眼金睛竟也看走了眼,上前笑道:“师父莫怪,你且来看看这罐子里的是些什么东西。”

    沙悟净搀着惊魂不定的玄奘,近前看时,哪里还有什么米饭炒面,却是一罐子的长蛆、虫蛙,乱爬乱跳。

    玄奘心中已经信了三分,那边猪刚鬣盯着手里的一只懒疮蟾蜍,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嘴里骂道:“莫不是你这遭瘟的猴子故意用着障眼法来恶心俺老猪?!”说着,又想起了这猴子在四圣试禅心那一难中对他的百般戏弄,补充道:“肯定是这样,师父,这遭瘟的猴子肯定是怕您念那紧箍咒,才使了个障眼法,演幌你眼,使不念咒哩!”

    任青莲暗叫不妙,果然,那玄奘听了猪刚鬣的撺唆,手中捻诀,口里就要念咒。

    “居士救我!”猴子见任青莲刚才出手,知道这位神秘的任居士定然也是看出了些什么。

    任青莲走上前劝道:“大师想想那村姑的身手,一个普通的农家妇人,能够轻易就躲过我的三剑?”

    玄奘将信将疑,不过对于猴子不听管教他是怨念已久,此刻只是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借口而已。冷着脸上前,看着那白骨夫人留下的一具女尸,念起超度的佛经来。

    猴子向任青莲挤了挤眼睛,又来到玄奘身边赔罪起来:“师父您看,我这就让她现了原形!”

    说罢,几个法诀打在了那女尸的身上。

    众人盯着尸体着看了良久,也不见半点变化。

    猪刚鬣忍不住揭短道:“啧啧,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这下子露陷了吧!”

    猴子眉头紧蹙,刚刚打死这妖怪后他便急着给玄奘解释,也没去细看,这会儿却是有些尴尬起来,当然,更多的还是疑惑不解。

    任青莲见了,说道:“那妖怪应该是个潜灵作怪,假借了一具真的尸体来蛊惑我等!”

    玄奘抬起头来,冷冷的道:“任居士几时也对妖怪有了这样的研究!”

    任青莲暗骂着和尚真个是不知好歹,当下便是不再插话,和那沙悟净一样,在一旁冷眼相看起来。

    玄奘顶了任青莲一句,又朝猴子冷笑道:“我也不曾看见什么妖魔,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扫地且惜蝼蚁命,怕蛾扑火纱罩灯。你这样凶残成性,野性未泯,如何做得了和尚、去得了西天,你……你……回去吧!”

    猴子愣愣的道:“师父,你教我回哪里去?”

    “我不要你做徒弟,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玄奘寒着脸。

    “你不要我做徒弟,只怕你西天的路去不成。”猴子忍不住提醒道。

    “我命在天,该是哪个妖精蒸了吃、煮了吃,都是命中注定,你也救不得我的大限”玄奘哼道。

    猴子又言想要报恩,说起这一路上的鞍前马后,言辞恳切,悔意浓浓。

    玄奘听得心软,终于还是板着脸道:“既如此说,且饶你这一次,如若不知悔改,那紧箍咒就念二十遍!”

    猴子陪笑道:“便是三十遍也由你!”说完,又将摘来桃子奉上。

    任青莲却是知道,事情才刚刚开始。

    果然,吃了些山桃,一行人继续西行,刚刚走到前面的山坡下,便见一个拄着拐杖的八旬老妪,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