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54章 天罡地煞

正文 第154章 天罡地煞

    明月如钩,清辉似水。

    万寿山上云雾缭绕,时不时的传来一阵猿啼鹤鸣。

    石径迤俪西折,沿途巨树参差。

    乱草起伏,猴子开路。八戒牵马,沙僧挑担。

    至于任青莲,老神在在的跟在最后头,运筹帷幄,俨然已是个有模有样的随行军师。

    来时的仙山福地、大势峥嵘,此时已经成了怪石嶙峋、巨兽狰狞。

    五人行色匆匆,好在那白龙马也是血脉非凡,奔行稳健,风驰电掣。

    不到两个时辰过,已经隐隐能够看到山道的尽头。

    忽然,前面的猴子轻咦了一声。

    声音虽小,但还是被任青莲注意到了,举目望去,便见远处碧树虬枝,一座竹亭掩映其中。

    若单单是一座亭子,自然不会让猴子这般的疑神疑鬼。

    任青莲又将九幽玄瞳运至极致,很快便是发现了亭子中的一个紫冠鹤氅的道人。

    “是镇元子!”任青莲心中一震。

    这道人身上的气息与周围的环境浑然如一,若非猴子一路留神,火眼金睛,光靠神念感应,根本就不会发现对方的存在。

    类似的气息,猴子过去只在菩提老祖的身上感受到过。

    他下意识的回头向任青莲看去,注意到对方脸上的骇然,心底最后的一点侥幸也变得荡然无存。

    “待会儿你们保护好师父,先离开此山,我来拖住他!”

    猴子的声音在任青莲三人耳边响起,脚下动作却是丝毫不见停滞,继续开路向前。

    ……

    竹亭里焚香袅袅,镇元子似乎已经恢复了一贯的风轻云淡,端然寂坐,察觉到玄奘等人的到来,拿起手中的竹箫,吹奏了起来。

    箫声悠远清旷,似有若无,就如同这寒山冷月、风声鹤唳。

    ……

    真正奔行的小白龙忽然打了个鼻响,速度放缓。

    那牵马的猪刚鬣却是变得一脸傻笑,而挑担的沙悟净更是立在当地驻足倾听。

    马匹上的玄奘,紧绷的心神,早在这箫声响起的一刹那便开始平静了下来。慢慢的,竟是闭目微笑,硕长的手指随着萧声的韵律,轻轻地款扣着马鞍边缘敲打起来。

    而在任青莲丹田之中,六合欲孽莲台阵不知何时已经急速的运转起来,丝丝缕缕的欲念之力,在他体外勾勒成了一座暗色的莲台,似乎在抵抗着那些悠远音罡的侵蚀。

    任青莲早已变色,知道那竹箫是件地级不低的异宝,吹出来的音罡,似乎能够让人六根清净、无欲无念一般。

    事实上,那根竹箫来源于一种名叫苦竹的先天灵根,苦竹的主体被准提圣人所得,炼成了一件十分有名的先天灵宝,叫做“六根清净竹”,可封人六感。镇元子得到这颗苦竹的残枝之时,原本是想着将其栽培活了,那样一来,他门下的弟子便又多了一位。只是最终未能如愿,后来才将这残枝炼成了竹箫。也算是一件先天灵宝,但比起准提的六根清净竹可就差的远了,唯一的玄妙之处,便是这箫声。

    箫声的作用因人而异,他吹这竹箫,又何尝不是想要让自己平复一下先前烦躁的心情。

    不过任青莲身上的怪异还是让他微微惊讶,但也没去深究,目光一直盯着同样受到了萧声影响的猴子。

    五百年的镇压,又岂能毫无所得,虽然没有异阵相助,但猴子还是在一刹那过后就重新恢复了清明。

    抬头看着远处的道人,冷冷的哼了一声:“妖道看招!”

    下一刻,金箍棒已经化作漫天棒影,呼啸着向镇元子打去。

    “泼猴放肆!”镇元子眉头一皱,站起身来,脚下缩地成寸,呼吸间已经来到猴子身前。

    竹箫翻飞,玄光离合。

    “叮!”金箍棒与其撞上,火花四溅。

    猴子的躯一颤,忍不住朝后跌退几步,终于知道任青莲此前所言非虚。

    一咬牙,身影飞闪,棒光如金蛇乱舞。

    “叮叮当当”脆响不绝,玄光交迸,霓虹四射,那镇元子却一直都是纹丝不动。

    猴子恨恨的道:“该死的牛鼻子!长得这般结实,任居士,你先带着他们走……”

    战斗看似激烈,但镇元子淡定从未,随意就将猴子的攻势压下,而在同时,这般动静,玄奘等人竟是依旧沉浸在此前的箫声中。

    任青莲的心神从莲阵上移开,点了点头,屈指连弹,两道劲力将猪刚鬣和沙悟净点醒,又在马背上重重一拍,随着一声嘶吼,几个人急射而出。

    镇元子见了,却是轻蔑一笑,脚踏天罡,衣袖一甩,便见附近虚空扭曲,一道宽大的衣袖出现在任青莲五人周围。

    任青莲眼眸之中爆出精芒,一道剑芒横扫而出,落在那衣袖上却是石沉大海,没翻起丝毫波澜。

    猴子更是跳将起来,金箍棒不断变大,横空抡出。那袖袍之中却似无边无际,铁棒所至,终不能抵达尽头。

    下一刻,衣袖收拢,空中出现一只泛着土黄色光华的巨掌,不断的向下压来,将猴子逼回了地面。

    任青莲见了那巨掌,目光一缩,却是从这巨掌中感受到了一股极其精纯的戌土精气。

    暗暗沉思,猜到那位镇元子大仙应该是将戌土之力修炼到了极致。

    却不知,这位镇元子大仙乃是戌土之精得道,最擅长的就是土行法术。

    猪刚鬣在一旁看着虚空中的巨掌,忍不住喃喃的叹道:“好一个降龙伏虎的神通!”

    任青莲听了,心中一动:“这是天罡三十六变中的一变?”

    猪刚鬣点了点头,“若是俺老猪没猜错,方才他用袖子将咱们收起来,用的同样是那天罡三十六变中一招,叫做袖里乾坤!”

    任青莲点了点头,这个他倒是知道。

    “八戒,你是说咱们现在在那道人的袖子里?”玄奘肉眼凡胎,哪里看的清楚这瞬息之间的天地变化。

    猪刚鬣点了点头。

    猴子已经皱眉问道:“天罡之变竟然如此厉害?”

    先前他的一番试探,哪里还不知道这袖里乾坤的厉害,虽然说那一招“降龙伏虎”有以势压人的嫌疑,但也不可否认,同样也是一招厉害的神通。

    猪刚鬣讪笑一声:“各有优点吧,具体的,俺老猪也不太明白。”

    猴子对于这天罡地煞之变却是有些执念,当年他学的时候可是光顾着捡多的学了,如今看来,到似乎选错了法门。

    摇了摇头,又将目光投向了一脸沉思的任青莲,问道:“任居士既然也知道这两种变化,可否和俺老孙说说究竟孰强孰弱?”

    任青莲见了猴子期待的目光,有心说上一句“地煞之变好”,好让这猴子不再钻牛角尖。但他这段时间研究易理阵道,对这天罡地煞之变还真研究出了一些东西。

    想了想,还是中肯的评价道:“的确是各有所长,天罡为四九之数,四为金,九亦为金,乃是万世不易之妙法;地煞为八九之数,八为木,九为金,金木相参,阴阳相合生化,蕴含玄妙莫测……”

    从炼神还虚开始,任青莲的武道修炼便是走上了一条恒古未有的道路。

    别的武者炼虚合道,首先需要做到的就是感悟天地,悟到了,便能演化自己的武道,悟不到,便终究难逃天道轮回!

    但他的武道却是不同,所谓的先天大阵本身就是一种形象化了的大道箴言。八卦九宫,同样也是八九之数,此七十二,又不同于阴阳相合之全功,而是蕴天地之极变于其中,可以说大千世界,莫出其廓。

    对于任青莲来说,感悟天地对于修行固然有着极大的帮助,但只要他的力量积蓄足够,便能水到渠成的做到超凡入圣。这种修炼方式,与传说中的以力证道有些类似,但又有些不同,对于目前的任青莲来说,才是刚刚初窥门径。

    猴子性子毛躁,跟着菩提老祖学艺之时,许多基本功其实都不是很扎实,就像这阵法易理,便是十窍通了九窍。开始还能跟上任青莲的节奏,慢慢的就有些迷糊起来。不过这种长篇大论,反倒使得他对任青莲的话十分的信服起来,接受了天罡地煞各有其妙的说法。

    猪刚鬣虽然稍微好些,但他没有猴子的执拗,对这些也不太关心,听了几句,便是转身安抚起心神不宁的玄奘来。

    沙悟净可是识的镇元子大仙的厉害的,早就是心急如焚,见任青莲二人竟然开始没心没肺的谈玄论道起来,终于忍不住插嘴道:“居士既然对这两种变化之术这般了解,何不想办法带着咱们离开。”

    任青莲似笑非笑的道:“老沙不必担心,咱们已经到目的地了。”

    话音才落,便见周围的环境一阵变化。

    宫殿森罗,楼台缥缈。

    却是那镇元子大仙转回了五庄观,将众人从袖子里放了出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清风明月指着猴子便是骂将起来。

    猴子浑然不觉大难临头,指着两个童子向那镇元子笑道:“观主让这两个小笨蛋看门,还不如养两条狗呢。”...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