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53章 推翻果树

正文 第153章 推翻果树

    修真无岁月,沉溺在修炼中的任青莲并没有发现,猴子已经蹑手在的来到了这果园子当中。

    按理说猴子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不说当年看管蟠桃园见惯了灵根妙果,就是后来在蟠桃会上,各类珍果也是没少落入腹中。

    不过如今见了这青枝馥郁,绿叶阴森的参天大树,还是吃了一惊。

    “这观主兴许真的有些本事!”猴子忍不住喃喃一声。

    如此高大的果树,他在来的路上却是毫无发现,显然,在这果园的上空有阵法遮掩。

    这般想着,他的目光很快便是落在了树上挂着的人参果之上。

    “好宝贝,好宝贝,果然罕见,罕见得紧啊!”赞叹一声,轻轻一跃,已经骑在了一根树枝上,看着四周闪烁着灵光的娃娃果,两眼发光。

    这爬树的手艺还是他当年在蟠桃园炼就的,看了片刻,哈哈一笑,已经将那金击子伸到果子的上方轻轻的敲了一下。

    “摘个果子,这户人家倒是讲究。”没想到果子如此轻易的就摘了下来,这让他有些怀疑金击子的实际作用,只当是道观的主人比较考究,才用了这样一件金器。

    想着,人已经追着果子落下的方向而去。

    眼见这果子就要如原著讲的那样遇土而入,一股劲力凭空而降,已经将果子硬生生的托在了离地半尺的地方。

    “什么人!”猴子恍然不觉这果子的命运已经改变,下意识的喝道,眼见一缩,便是看到了倚在远处一根树枝上的任青莲。

    哈哈一笑:“任居士,没想到你这手脚倒是比我这个贼头还要麻利。”

    任青莲摇了摇头,从树上飞落下来,心念一动,劲力已经托着那枚人参果落入了猴子手中的果盘上。

    那盘底垫着一块丝帕,所以果子落在上面安然无恙。

    而任青莲的武道内劲在不专门调用八极之力的时候,又可以做到混沌如一,没有任何属性,所以,一路托住这果实也是无碍。

    只是这一幕落在猴子眼里,就有些多此一举了。

    笑道:“本来就打算给居士留一份果子的,这枚你就自个留着罢了。”

    任青莲听了,心中一暖,摇头笑道:“任何东西都讲个缘分,我与这人参果的缘分还没到。”

    先前那两个人参果原本就在镇元子减去的计算之中,虽然被他截胡了其中最为珍贵的戌土精气,但果子本身最终还是落入了清风、明月的肚子里,镇元子便是想要追究都不好追究,最大的可能恐怕就是满腹狐疑,不得其解了。

    但其余这些果子就不同了,玄奘几人都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吃了自然无碍。但他任青莲卓然一身,无依无靠,到时候指不定会被那大仙如何炮制惩治呢!

    猴子也没多想,知道这位居士有未卜先知之法,点了点头,就要故技重施去打果子下来。

    任青莲自然是制止了他的冒失之举,笑着解释道:“大圣莫急,这人参果五行相畏,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所以敲时必用金器,接时需用丝帕衬垫。”

    所谓做贼心虚,说的就是现在的任青莲。这般耐心的劝住毛躁的猴子,也是他不想猴子和那两个童子如原著一样为果子的数量争吵的面红耳赤。倘若侥幸,到时候免了那位镇元子大仙的断树之恨,自然也就少了许多的麻烦。

    猴子听了,却是一脸恍然,这才知道原来人家配备的这些器物都是有大用来着。

    谢了一声,转身爬上树,一手使击子,一手将那锦布直裰的襟儿扯起来,做个兜子接住。

    串枝分叶,片刻便是又敲了两个人参果,兜在襟中,跳下树来,邀任青莲一起回那厨房里去。

    任青莲对于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十分关心,便跟着一同回去。

    ……

    猪刚鬣早就等的望眼欲穿了,见到任青莲,不禁笑道:“居士来的倒是巧,这下子有口福了。”

    任青莲摇了摇头,将和猴子鬼扯的那些话又说了一遍。

    说笑之间,猴子把沙悟净也从外面叫了回来,放开衣兜道:“老沙,你看这个是什么东西?”

    这果子连猪刚鬣都是第一次见到,在猴子想来,职位远远不及天蓬元帅的卷帘大将,就更不会认识了。

    岂料沙悟净作为玉帝的亲信,见过的大人物可是猪刚鬣拍马也赶不上的。

    事实上,早在知道此地乃是五庄观之时,沙悟净便是明白,这是到了镇元子大仙的地盘,所以,大殿中,猴子和猪刚鬣挤兑那两个道童的时候,他只老老实实的呆在后边一言不发。

    不过如今见了这人参果,他却是眼前一亮。所谓法不责众,自己等人又是佛门钦定的取经人,即便是吃了这果子,也有个高的顶着,那镇元子大仙找不到他们头上来。

    想明白这些,他便是笑道:“人参果。”

    “好啊!你倒认得,你曾在哪里吃过不成?”猴子诧异之极。

    沙悟净也不隐瞒,将早年在王母寿宴上见过人参果的事情说了出来,话了,又是一脸向往的道:“可惜未曾吃得,哥哥,可与我也尝尝?”说着,目光落在了那三个人参果上。

    却是他发现这屋子里有四个人,怕没自己的份儿,第一次不去叫猴子大师兄,为了拉近关系,改称“哥哥”了。

    任青莲这段时间已经摸清了这个看似老实的沙悟净其实是个花花肠子丝毫不比猪刚鬣少的家伙,忍不住笑了笑,言道,这果子就是你们三兄弟的,我就是来看个热闹而已。

    沙悟净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又道“怎么不给师父留个”。

    任青莲知道这厮是想要拉玄奘一起下水,猪刚鬣却是没去多想,撇了撇嘴,将从两个童子哪里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许是师父和这果子的缘法还没到!”猴子学着任青莲的语气说着,将果子分给两个师弟,各自捧着吃了起来。

    一时间,果子的清香四溢在屋子里。

    任青莲嘴上说着缘法不够不能食用,但闻着味道,难免也是一阵的眼馋,索性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闭目养神,潜心炼气,修炼了起来。

    那猪刚鬣馋了许久,吃的囫囵吞枣,目光一转,又盯上了猴子二人手中还没有吃完的果子,厚着脸皮,死缠烂打,想要讨些过来品尝品尝。

    猴子笑骂一句,三两口将那果子吃完,就此绝了猪刚鬣的妄念,欠起身,又把金击子朝着隔壁的窗眼儿丢了进去。

    沙悟净有样学样,也不理猪刚鬣在一旁絮絮叨叨,几口将剩下的果子吃完。

    却不知道,清风、明月刚好回屋取茶,将猪刚鬣的念叨听了个一清二楚。

    那明月眼尖,眼睛一转便是发现了掉在地上的金击子,叫道:“坏了,定是这几个和尚偷了咱们的人参果。”

    说完,两人急往果园跑去,数了几遍,果然是少了三个果子。

    “不用说,定时唐三藏手下的那伙儿恶人偷了咱们的果子。”清风说道。

    “走,走,去找那唐三藏理论理论。”明月也道了一声。

    两人出了果园,径来殿上,指着唐僧,秃驴贼头,各种秽语污言,骂了起来。

    玄奘倒是修佛修了个好脾气,耐心听完,理论几句,便将三个徒弟叫了过来。

    任青莲老神在在的跟在后面,自以为没了那遇土而没的果子,事情会好上许多,但却不知这两个童子牙尖嘴利,三言两语便将猴子激怒,趁众人不注意把脑后的毫毛一拔,变做个假行者留在殿中,真身却是往那果园遁去,金箍棒噼里啪啦几下,将个参天大树推到,果子尽数遇土而没。

    等任青莲注意到猴子假身的异样,为时已晚。

    不过因为少了那一个果子的事情,两个童子确认了猴子偷果的事实,也未曾回果园子重新数人参果的个数。

    待得双方辩骂了半响,最终不欢而散。

    清风、明月知道玄奘是师父的故人,又见这三个徒弟长得都是凶神恶煞,哪里敢去阻拦。

    玄奘自认教徒无方,板着脸,任凭徒弟们收拾行李,灰头土脸,连夜出了五庄观。

    任青莲却是知道,这一劫才是刚刚开始。

    见到一行人没精打采,一点也没有闯祸逃路的样子,便向猴子问道:“大圣,你是不是已经将那人参果树推到了?”

    猴子满脸讪笑一声,“什么都瞒不过居士。”

    任青莲注意到沙悟净的脸上明显一变,重重的叹了一声道:“大圣这下子可是闯下弥天大祸了!”

    猴子面色微变,强笑道:“居士莫要诓我。”

    良久,见任青莲沉着脸,不似与他开玩笑,才有些凝重的道:“那家主人果真不是俺老孙能够招惹的?!”

    任青莲点了点头:“那镇元子号称地仙之祖,实力估计应该与如来佛祖不相上下,道行上,或许更高,若是只吃他几个果子倒也无妨,但如今……”

    猪刚鬣的脸上已经成了猪肝色,玄奘也是一脸煞白,忍不住加快了马匹行走的速度,边走又不忘抱怨起来:“你这个猴头,每次都要撞祸!你偷吃了他的果子,就受他些气儿,让他骂几句便也罢了,怎么又推倒他的树!”

    猴子怕这和尚一气之下又念那紧箍咒,赔笑道:“师父莫慌,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咱们已经出了五庄观,再快些离开这万寿山,那家主人便是本事再大,也得收敛一些……”

    大家都知道事情要紧,再不复此前无精打采的样子,一个个生龙活虎,连夜翻山越岭,向西而去。

    一路无言,不觉已是月上中天。

    ……

    上清天,弥罗宫。

    正在聆听元始天尊混元大道的镇元子,忽然面色一变。

    人参果树早就被他炼化,心神相连,猴子刚刚将树推倒,他便是有所感应。

    一时间,玄妙的大道至理在他耳中成了嗡嗡乱响,整个人都像是着魔了一般,也不理会上面端坐着的元始天尊,起身往宫外走去。

    元始天尊见了,若有所思,对于镇元子的反应,似乎早有预料。

    几个注意到这一幕的阐教弟子,脸色却是微微有些不悦起来,毕竟,镇元子此举,有些失礼。

    而那四十几个五庄观弟子,除了个别沉浸于大道领悟中的没有发现师父的异常举动之外,剩下的也都是面面相觑起来。

    原始天尊继续讲道,而且更加的浅显易懂,那几个五庄观的弟子虽然诧异镇元子的举止,但大道妙音,很快就将他们吸引了过去,一个个沉浸其中,得了莫大好处。

    而那镇元子,在离开弥罗宫后,被九天罡风一吹,便是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只是那人参果树实在事关重大,虽然知道自己方才的举动有些不妥,但暂时也顾不上这些了,凝了凝神,驾云往五庄观急飞而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