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49章 所谓禅心

正文 第149章 所谓禅心

    “这位怜怜姑娘就是观音菩萨?”任青莲忍不住喃喃一声,倒是有些明白为何三位菩萨中就属她恼怒这猪刚鬣了。

    毕竟,虽然说菩萨们都是随缘示现身相,但作为本尊斩化出来的尸身,三位菩萨的性别却是在一开始就确定了的。

    别看文殊、普贤两位菩萨变化出来的女子丝毫不比这位怜怜差,但本质上,这二人还是男身,即便被猪刚鬣抱的有些恶心,但也不至于恼羞成怒。

    但对于观音菩萨来说却是不同,她可是实实在在的女儿身啊!天知道二师兄有没有用他的咸猪手趁机做些什么,反正见到二师兄一脸惬意的样子,菩萨们就难免不去想到,这呆子脑中必定是有些什么龌龊想法的。

    如今,见到被猪刚鬣识破真身,观音索性也不再掩饰,现出真容,冷哼了一声。

    猴子和任青莲互视一眼,知道这位菩萨动了真怒,极力的收敛气息,静静的看着场中的好戏。

    猪刚鬣却是镇定起来,上前拜道:“猪悟能见过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那菩萨正欲蹙眉呵斥,又听猪刚鬣忽然叹了口气,抑扬顿挫地道:“遥想当年,中州地区民风败坏,致使天怒人怨,旱灾严重,菩萨知道后,显现真身,教化民众,使民风淳朴,礼乐往来,社会井然有序,并从玉净瓶中取出杨柳枝,醮着甘露洒向四野,顿时天降大雨,解除旱情。这些年来,菩萨所到之处,更是照见五蕴皆空,度尽一切苦厄……”

    菩萨虽知这色胚满口谀词,但偏偏他所提到的这些事都是自己平生最为得意之作,心中不由得大为受用,“哼”了一声,讥讽道:“看来这段时间你倒是跟着玄奘没少学习佛理?”

    “弟子一心向佛,还请菩萨明察。”猪刚鬣面不改色的道。

    菩萨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不说西游之事乃是诸方多番谋划好的结果,就是这猪刚鬣背后的大日如来,她也要给几分面子。但一想到方才那一幕,她的心中便有一股积郁之气,不得不发,板着脸哼道:“是吗?”

    猪刚鬣愠袖抹了抹眼角,说道:“师父曾经讲过一个故事,不知道菩萨有没有听说过。”

    说着,也不等菩萨来问这究竟是个什么故事,继续道:“故事中说的是一个老和尚携小和尚游方,途遇一条河,见一女子正想过河,却又不敢过。老和尚便主动背该女子趟过了河,然后放下女子,与小和尚继续赶路。那小和尚一路嘀咕:师父怎么了?竟敢背一女子过河?一路走,一路想,最后终于忍不住了,说:师父,你犯戒了?怎么背了女人?老和尚叹道:我早已放下,你却还放不下!”

    三位菩萨听完,都是怔了一怔。

    只听猪刚鬣已经一脸正色的道:“心中本无物,何处惹尘埃?菩萨慧眼如炬,又焉能看不穿悟能诚心向佛……”

    观音菩萨默默念着这句禅语,良久才道:“没想到你虽是心性愚顽,倒也有些禅心,切记,下不为例,从此静心须改过,若生怠慢路途难!”

    猪刚鬣双手合什点了点头,“悟能谨遵菩萨教诲。”

    猴子却是下意识的看了任青莲一眼,暗忖:事情这就完了?

    猪刚鬣讲的那个故事他也听过,是任青莲在路上讲给玄奘的一个段子,连同那句禅语,也都是任青莲说过的,只是他还没有发现,居然还有这样的用法。

    想到这里,猴子便暗暗留心起来,觉得将任居士的隽言妙语多记上一些,兴许将来也能派上大用场。

    玄奘一直都想规劝任青莲皈依佛门,但总能被任青莲用前世听来的各种禅语典故反驳回去。对于猪刚鬣的活学活用他虽然有些好笑,但更多的却是感慨,这背后有座靠山就是不一样。

    那边,黎山老母忽然淡淡的道:“天蓬元帅果然能说会道,不过有件事情,需要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

    猪刚鬣一怔,幡然醒悟:“原来娘你早就认出我了……”

    “休得耍嘴皮子!”黎山老母瞪了猪刚鬣一眼,现出了真容。

    “原来是黎山老母!”猪刚鬣心中一惊,上前作拜不说。

    良久,才听那黎山老母好奇的问道:“方才你是使了什么法门,竟然能够抓住几位菩萨?”

    菩萨们纷纷侧耳听着,这件事情她们都不好意思问出口,但心中却又是相当在意。

    猪刚鬣想了想,乌巢禅师和他的关系在这几人眼里也不是什么秘密,当即便将自己修炼密宗欢喜禅的事情说了出来。

    菩萨们相视一眼,却是对密宗禅法,暗暗提防留神起来。

    任青莲听了,在一旁长长的舒了一口,迎上猴子古怪的目光,笑道:“大圣莫问,天机不可泄露。”

    猴子当即翻了个白眼,每次任青莲都会用这句话来推搡他。不过对于观音菩萨骗他戴上紧箍咒一事他一直都是耿耿于怀,对于菩萨遭遇咸猪手一事,他也是乐见其成,所以,对于任青莲的作为,丝毫没有反感,也没去深究。

    就在这时,猪刚鬣又问起了自己最为关心的大悲丸来。

    “哼,哪有什么大悲丸,那只是用来震慑宵小的!”观音菩萨哼哼道。

    猪刚鬣心中一松,这大悲丸也是他在天河统领水军时听说的,传闻能够让人五内俱焚,悲愤而亡,南海观世音用它降服了不少妖王。

    几位菩萨见了猪刚鬣的表情,哪里还猜不到他的想法,觉得这天蓬太过顽孽,喝上几句不足以让其幡然醒悟,便用各自提前准备好的篏锦汗衫,将猪刚鬣困住,施展法诀,将其绑在了附件的一颗大树上,言道:“死罪可免,活罪难脱”,让其收敛心性,潜心取经之事。

    不久,待菩萨们离开,这偌大的山庄重新化作荒山野岭。

    猴子和任青莲这才现出身形,看着大树上倒挂着的猪刚鬣,一个个大笑起来。

    见到是任青莲二人,猪刚鬣羞恼的骂道:“你这遭瘟的臭猴子,不想着将俺老猪放下来,还取笑了起来,任居士,劳烦你帮个忙,将俺老猪放下来好不好……”

    知道猴子的脾性,猪刚鬣骂了几句,向任青莲求道。

    只是不等任青莲动手,猴子已经将他拦着,走上前朝着猪刚鬣笑道:“好女婿呀!还不起来谢亲,到师父那里报喜,怎么在这里卖解儿耍子了……”

    说话间,听到动静的玄奘和沙悟净已经走了过来,见到猪刚鬣绷在树上,都是一脸古怪。

    “悟空,这是怎么一回事?”玄奘皱了皱眉头问道。

    猴子只管抢白着羞猪刚鬣的不是,还是任青莲哭笑不得的才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个明白。

    玄奘听了,骂道:“端的不为人子,连菩萨都……”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说好。

    猪刚鬣窘迫之极,咬着牙,忍着疼,连连认错。

    那沙悟净察言观色,知道玄奘气归气,但对猪刚鬣的遭遇其实也是哭笑不得,当即放下行李,上前解了绳索。

    猪刚鬣谢过沙和尚,为表受教,撮土焚香,望空礼拜几位菩萨。

    沙悟净这才在一旁听说了几位菩萨的名头,忍不住笑道:“二哥有这般好处哩,感得三位菩萨来与你做亲!”

    猪刚鬣苦笑道:“兄弟再莫题起,从今后,俺老猪再也不敢妄为,就是累折骨头,也要摩肩压担,随师父西域去也。”

    玄奘点了点头道:“就应该这样才好。”

    笑闹一阵,天色已亮。

    五人继续上路,餐风宿水,很快就被一座高山挡路。

    但见那山根接昆仑脉,顶摩霄汉中。端的是仙山真福地,蓬莱好阆苑。

    玄奘停鞭勒马,欢喜的道:“徒弟们,我一向西而来,经历了许多山水,都是那嵯峨险峻之处,从未像此山好景,幽趣非常。难道是接近了雷音寺,若真这样,咱们可要好好整肃一番,好去见过世尊!”

    猴子听了之后笑道:“早哩!早哩!十万八千里,十停中还不曾走了一停哩。”

    任青莲望着这仙气缭绕的大山,却是隐隐猜到,此刻应当是到了万寿山地界。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