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48章 七情六欲

正文 第148章 七情六欲

    猴子睁大眼睛,一脸古怪的看向了身边的任青莲。

    任青莲却是浑然不觉,通过九幽玄瞳,他明显的发现,丹田莲阵运转的一刹那,更多的奇异之力被自己从那位菩萨身上摄取了过来。

    细细查看,便是有些诧异的发现,这几道力量竟然与他在红砂洞那几个妖艳女尼身上见到过的七情之力一模一样。

    这让任青莲有些难以理解。关于修炼中的“七情”,说法很多,不管是“贪嗔痴恨爱欲恶”还是“喜怒忧思悲恐惊”,都可以理解是人的一种情绪。

    佛门修炼讲究苦集灭道,只有斩断了七情六欲,才能做到无欲无求了,达到佛法修炼的至高境界。

    妖月师徒修为不足,陷入魔障后反被七情之力控制,成了色界情关的守护者,历经百劫。

    但眼前这位可是菩萨,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具体身份,但确实是地地道道的活菩萨。

    她的身上,又怎么会有七情之力呢。

    却不知,毗蓝婆菩萨儿子都有了,可见,这些菩萨们也并非真的是绝情绝性。

    常言道:菩萨慈悲,或有大愿。

    这种大愿,在某种意义上说,即是欲念的表现。

    只是,「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相对于普通人来说,菩萨们更善于控制自己的七情六欲,不起心、不动念,内心没有喜怒哀乐,在表面上有,那是示现,随顺众生。

    更何况,任青莲眼前的这三位菩萨,原本就是别人斩出来的尸身,本身就是情绪的化身。

    为了戏弄猪刚鬣,三位菩萨调动一些欲念之力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关于这一点,任青莲一时间还无法想通彻,无法理解为何菩萨们的身上也会有有七情之力。

    不过丹田的这番异变,却是然任青莲对那座诡异莲阵的来历有了几分明悟。

    与眼前这一幕相似,吞噬生灵欲念之力乃是六欲天魔的天赋能力。

    所谓“六欲”,指的便是“眼耳鼻舌身意”的需求或愿望,这其中自然是囊括了七情之力的。

    任青莲利用吞天诀霸道无匹的掠夺了六欲天魔一身精纯的魔力,虽然吸收了其中的五行阴阳之力,但尚有一部分诡异的力量一直留在了丹田大地的深处。

    这些力量,如今看来,其实就是六欲天魔的本源力量,是他穿梭诸天万界吸摄欲念之力的真正依仗。

    只是任青莲终究不是魔族,体质上无法直接继承这种能力。

    好在,武者炼虚合道、演化诸天万物,这欲念本源之力被他炼入丹田,在吸摄了足够的欲念之力后,便是演化成了一座莲阵,使得他间接的拥有了六欲天魔的神通。

    要知道,整个魔界都是魔祖罗睺身化而成,与盘古化身天地万物有些类似,魔界中的许多生灵,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就是继承了罗睺的血脉遗藏,而这六欲天魔一族,恰恰就是继承了罗睺伴生灵宝灭世黑莲中的部分力量。

    如今被任青莲在丹田中演化出来,溯本还原,形成了这座六合欲孽莲台大阵!

    不过因为欲念之力不足的缘故,六合欲孽莲台大阵虽然已经成型,但却一直未能真正爆发出其应有的威能。

    天地万物生来就有一种壮大自己的本能,随着任青莲试着吸摄那位菩萨体内的七情之力,这六合欲孽莲台大阵就像是嗅到腥味的猫,开始主动运转起来。

    吸摄欲念的能力虽然还无法与六欲天魔相提并论,但这一动,也是给了那位菩萨一个措手不及,毫无防备之下,被猪刚鬣拉扯住,抱了个满怀。

    想通这一点,任青莲心念微动,六合欲孽莲台大阵便从丹田大地的深处御使至丹田上空,与那先天八卦大阵遥相呼应,一股更加强烈的吸摄之力开始产生。

    所有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转瞬之间,所以另外两位菩萨还是诧异前面这位菩萨为何会对猪刚鬣投怀送抱,自己的身子便也是一僵,脸上的神情也逐渐多了几分娇媚的神采!

    猪刚鬣却是来者不拒,哈哈一笑,趁机将另外两个姑娘也都揽入了怀中。

    这下子,猴子的脸色便是愈发的古怪起来。

    甚至连站在远处的黎山老母,诧异之极下,都开始大张着嘴巴,似乎对于三位菩萨的临场发挥有些难以接受。

    而在任青莲眼中,这一切却是另外一幅景象。

    九幽玄瞳能够看破天魔幻象,其实就是可以看到欲念之力的运转。

    只见以猪刚鬣脚下为中心,一座六角星芒阵不断旋转,隐隐中,勾勒出来一座莲花虚影。

    这座莲花虚影阵就是任青莲丹田中六合欲孽莲台大阵的投影,三位菩萨身上一缕缕的欲念之力便是通过这个莲阵虚影,逐渐的转入到任青莲丹田中的莲阵当中,使得那座阵法愈发完整、完善起来。

    不过,在这过程中更令任青莲诧异的却是,他清晰的发现,三位菩萨身上的七情之力竟然有一部分在半道上被猪刚鬣截胡。

    却不知,密宗欢喜禅讲究“以欲制欲”,乃是一种利用欲念之力来提升心性和佛性的修炼,从而达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至高境界。

    任青莲心中好奇,刚要打算好好研究一下猪刚鬣身上的变化,那三位菩萨已经霍然惊醒,同时娇声冷喝,各自飞出一只粉拳,把个猪刚鬣当场轰飞,脸蹬着门扇,磕磕撞撞,跌了个嘴肿头青。

    猪刚鬣修炼的正是欢快,整个人都被打得有些发蒙。跌坐在地上,扶着碰出淤青的额头,喘气呼呼的道:“娘啊,你这几个女儿乖滑得紧,力气又大,老猪没捞着一个,奈何!奈何!”

    黎山老母心道老娘也不知道你们演的是哪一出戏,有些尴尬的道:“女婿,不是我女儿力大,是她们大家谦让,不肯招你。”

    猪刚鬣瞧着三位姑娘面上含煞,想起方才那一拳的力量,暗自打了个冷颤,苦道:“娘啊,既是她们不肯招我,你便招了我罢。”

    黎山老母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笑骂道:“真个是好女婿呀!这等没大没小的,连丈母娘也都要了!我这三个女儿,心性最巧,一人结了一件珍珠篏锦汗衫儿。你若穿得那个的,就让哪个招你吧。”

    猪刚鬣虽然对姑娘们的拳头心有余悸,但想起方才那种修炼禅功的畅快,又笑了起来,说道:“好!好!好!快把三件儿都拿来让我穿了看。若都穿得,就让她们都招了罢。”

    “这厮倒是贪心!”猴子看着任青莲,摇头说道。

    任青莲这才从感悟莲台大阵的变化中清醒过来,笑着点了的头。

    猴子刚要问他方才究竟做了什么手脚,那三个女子已经走上前去,与黎山老母嘀咕了几句,脸色含霜的向猪刚鬣走去。

    “汗衫儿呢,不要着急,老猪都能穿上。”猪刚鬣见这三女同时走来,嘻嘻的笑着道。

    “哼!”年纪最小的怜怜冷冷的哼了一声。她双眉斜长,嘴唇又小又薄,美貌中带着几分冷厉,有些让人不敢逼视。

    猪刚鬣却是不知死活,“怜怜,你不要生气嘛,这一次俺老猪先穿你的衣服好了……”

    虽然没看到,但凭借手感,他还是能够感觉的到,这位娇小的怜怜姑娘就是他最后抱住的那位。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那位怜怜姑娘已经指尖飞弹,噗噗几声,将他的外衫打破,掉落在地,露出了贴身的衣裤。

    “这小姑娘倒是心急。”猴子见了,一脸捉狭的嘿嘿笑着。

    任青莲却是有些古怪起来,眼睁睁看着另外的两个姑娘走上前去,一个用地上的衣衫塞入猪刚鬣口中,一个用地上的长裤将猪刚鬣双手绑住。

    做完这些,那位怜怜又是长袖一卷,把一件篏锦汗衫“咻咻”飞舞,将猪刚鬣从上到下捆了个结结实实。

    接着,才见她走上前拔出猪刚鬣口中的破布,也不等猪刚鬣说话,便是捏住他的口颊,将几颗青玉色的药丸塞了进去,而后冷冷的道:“臭小子,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我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若敢耍半点心机,这几颗‘大悲丸’立即就会从里到外,将你烧成一堆灰烬……”

    “大悲丸?”猪刚鬣似是听过这药丸的名头,脸瞬间涨红成了猪肝色,然后又变得惨白如纸,蓦地重重地打了自己几记耳光,骂道,“叫你有眼无珠,叫你有眼无珠,连南海普陀山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都认不出来啦!”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