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46章 晓风残月

正文 第146章 晓风残月

    白素贞修炼的时间虽长,但化为人形的时间尚短。

    心性上,倒是与她变作的那个十二三岁的侍女想当,此时难得遇到一个老熟人,说起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来,自是滔滔不绝。

    任青莲从她口中知道了崆峒派的飞虹子与吐蕃莲花寺的莲花上人在楼兰旧址大战,最终飞虹子技高一筹,知道了少林寺的昙宗成功突破到武圣境界,知道了白素贞的师姐樊梨花继任征西大元帅,去往西凉平乱……

    南赡部洲的风起云涌,让他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慨。

    白素贞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了黎山老母让她整治的斋饭,惊叫一声,抱歉道:“青莲上仙,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将斋饭给几位长老送了,再来找你聊天!”

    任青莲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白素贞离开。

    感受着愈发凄迷的暮色,忍不住低声道:“怎么忽然感觉这地方邪气得紧!”

    话音才落,孤亭四角的纱灯忽然开始诡异的飘摇起来,晦暗的灯光将他的发角映一片赤红。

    任青莲知道有人在算计他,骂了一声,一跃而起,便要离开。

    忽然,那孤亭的四个角竟然同时向内部坍塌过来。

    远远看去,塌下来的亭子就像是一个四臂收合的怪物,忽然将任青莲紧紧的“包”了起来。

    ……

    前院,正在规劝玄奘师徒入赘山庄的黎山老母忽然眉头一皱,心中暗忖:“这个慈航也太没脸皮了,对付一个后生晚辈还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抬起头来,便见白素贞端着一盘热腾腾的斋饭走了进来,当即冷哼一声,不管玄奘师徒相互推辞入赘之事,领着白素贞抽身转进屏风,砰地一声,把腰门关上。

    饭香飘来的时候,玄奘几人便是停止了谈话,谁料这到嘴的茶饭忽然变得全无,几个人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猪刚鬣食肠肥大,肚子里早就咕噜咕噜的响个不停,更是埋怨道:“师父忒也不会干事,把话都给说死了,你好歹留个余地,暂时含糊答应了,先哄他些斋饭吃了,也落得一宵快活,明日肯与不肯,再做计较。总好过现在这样,关门不出,让我们面对这清灰冷灶,一夜难熬!”

    沙悟净撇了撇嘴:“二师兄,你留下来给她家做个女婿吧!”

    猪刚鬣像是被踩了尾巴,叫道:“沙师弟,你可不要栽赃俺老猪,此事尚需从长计较,从长计较……”

    猴子笑道:“计较什么?你要肯,就让师父与那妇人做个亲家,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做上门女婿了……”

    “话可不能这样说,俺老猪可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猪刚鬣摇了摇头,他本性跳脱,修炼密宗欢喜禅之后,对于女色就越发没有抵抗力了,但真要说到娶妻,却又是个从一而终的本分人。

    花花心思虽多,占些便宜尚可,但要真的还俗再娶,却是无法接受。

    沙悟净却是第一次听说猪刚鬣的往事,好奇道:“二师兄原来是有嫂子的?”

    “那可不是,他本是乌斯藏国高老庄高太公的女婿……”猴子呵呵一笑,便将猪刚鬣在高老庄的事情说了出来。

    猪刚鬣见猴子编排他的不是,骂道:“别听他胡说!大家都有此心,独拿老猪出丑。常言道:和尚是色中饿鬼。哪个不要如此……”

    玄奘听了,只念阿弥陀佛,猴子和沙悟净却是哈哈大笑,不以为然。

    猪刚鬣气急败坏,又道:“你们坐着,俺老猪去放马了!”

    说完,便是往外走去。

    猴子见了猪刚鬣虎急急的样子,笑道:“沙师弟,你且在这里陪着师父,等俺老孙去找任居士回来……”

    说完摇身一变,变作个红蜻蜓儿,飞出前门,赶上猪刚鬣,撞破了一桩认娘入赘的好戏!

    ……

    另一边,任青莲被那四角孤亭吞没,再次出现,却是来到了一处幽暗的山洞。

    “这是什么地方?”看着四周赤红色的石壁,任青莲暗自提防起来,“肯定是那观音菩萨使得手段!”

    虽然不知道慈航静斋另立门户对于观音菩萨的影响,但任青莲也知道,与惠岸一战,已经让他成了观音菩萨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是一处十丈方圆的红砂怪洞,一片平坡,甚是宽坦,感受着洞中空气的流动方向,任青莲开始向出口走去。

    不过在靠近洞口的方向,却是出现了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尼,青红色的僧袍,半遮半掩,猿臂鸢肩,长身玉立。

    见到任青莲,手中的拂尘一甩,指着他媚笑起来:“好个俊俏的小子,既然来了,又何必匆匆离去。”

    任青莲眉头一皱:“是观音菩萨让你来对付我的吗?”

    “观音菩萨?哈哈……菩萨可看不上姐姐的资质呢……”

    任青莲心道:看你这个妖艳的货色也不像是真尼姑,想来是个被观音菩萨用来恶心自己的炮灰!

    想着便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何人?”

    妖艳女尼眉头一皱:“老六,今日是谁轮值,这个男人是怎么跑进来的!”

    话音一落,便见一个年纪稍小的女尼小步跑着,从洞穴深处出来,远远的就道:“禀师父,这个男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任青莲一愣,依稀记得那四角亭子一阵塌陷,似乎有什么东西砸在了自己的头上,陷入了短暂的昏厥,再次醒来,就发现已经到了红砂怪洞的深处。

    “小师太,是你将我捡进来的?”任青莲忍不住问道。

    那小尼姑点了点头,转头向妖艳女尼邀功道:“仙子,这男人长得漂亮吧,嘻嘻~~~~~~”

    任青莲脸皮一抽,便听那打扮妖艳的女尼说道:“难道是老天眷顾,终于给咱们销魂谷红砂洞送来了一个俊俏的男人。”

    销魂谷?红砂洞?任青莲再三确认,这似乎是个名不经传的地方,摇了摇头,便打算离开。

    “不要走,我不要你走!”那个小尼姑却是一把将任青莲的腿抓住,可怜兮兮的道。

    那妖艳的女尼拍了拍手,“徒弟们,都出来吧,有男人来了!”

    说完,便见又走出了五个小尼姑,年纪都在十五六岁,模样倒是俊美。

    任青莲摇了摇头:“就凭你们几个也想拦住我,恕不奉陪!”

    “是吗,我看你年纪轻轻,可能是情关未断,来到这人间乐境,岂能轻易离开……”妖艳女尼说着,那六个小尼姑已经按照一种特定的阵势将任青莲围困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靡靡之气开始飘荡起来,任青莲只觉丹田一热,整个人都好似全身无力起来,眉头一皱,冷哼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色界情关,销魂七情仙!”妖艳女尼说着,那六个年纪较小的妙龄女尼已经将身上的锦衣尽脱,各执笙萧乐器,舞蹈歌唱,翩跹走向任青莲。

    这六个女尼个个粉妆玉琢,美貌非常,随着载歌载舞,越发显出一身柔肌媚骨,玉映珠辉。

    任青莲知道色界是佛门对于佛界的一种划分,但这情关却是第一次听说。却不知,色界远离食、色之欲,只要渡过这情关,方能进入。

    此前离开的时候,观音菩萨便是发现了留在那滩淤血中的六欲天魔,这段时间暗中观察,却是未曾发现任青莲身上有什么异样发生,料想定是那天魔蛰伏了起来,如今将任青莲送入这情关,便是想要借助销魂七情仙来引动任青莲爆发心魔。

    随着那六个女尼星眸流转,靡荡之音中,一股勾人心魄的力量已经弥漫开来。

    任青莲虽然极力抵御,但武道修炼并非太上忘情,七情六欲尚存,脑海中幻象丛生,整个人也开始有些浑浑噩噩起来。

    那妖艳女尼趁机将手搭上,开始在他耳边呢喃细语,使那七情之力更加强烈。

    不过,就在这时,任青莲丹田之中忽然涌出一股魔气,以雷霆之势,迅速将那七个女尼包裹起来。

    呢喃细语尽退,任青莲清醒过来,瞋目大喝:“靡靡之音,不过如此!”

    声音中蕴含了他的至阳罡气,七名女尼竟然禁受不起,一齐震得骨软筋酥,萎顿在地。

    很快,那七个女尼身上的诡异气息被任青莲的魔气摄走,装扮一变,开始成了一副宝相庄严的样子。

    “多谢少侠,以‘狮子吼’,惊觉妖月门下痴迷七情难关,此后,贫尼当毁去这红砂洞,从此永绝尘缘,皈依我佛!”领头的那个女尼说着,向任青莲一拜。

    那六个妙龄女尼也自地上,慢慢爬起,学着妖月的样子向任青莲拜去。

    任青莲感受着体内魔气的变化,对于七个女尼的变化也是好奇之极,不由问了起来。

    妖月师徒都是知无不言,任青莲这才知道,这师徒七人在数千年前闯入色界,未能勘破情关之扰,陷入了魔障,成了所谓的销魂七情仙。

    “如今多亏了公子相助,我们才重获新生!”说着,妖月七人再次朝着任青莲一拜。

    “你们今后打算如何?”在任青莲想来,这七人被困色界情关数千年,肯定是不愿意继续留在色界了。

    但他还是小觑了这七人对于信仰的坚持,听到七人打算深入色界继续休息,他便是问起如何离开。

    “公子请随我来!”妖月说着,示意任青莲跟去。

    两人很快便是来的了红砂洞的深处,指着洞顶的一处八卦符文,妖月取出一枚红色符箓递给任青莲,笑道:“这枚符箓有穿梭色界的功能,便送给公子了,日后若是有缘,咱们再见。”

    说完,盈盈一拜,化作一道白光向洞外飞去。

    任青莲摇了摇头,将那符箓祭出,一道玄光自顶上符文投射下来,天旋地转,带着他重新回到了山庄。

    晓风残月,孤亭不再。

    任青莲将那通往色界的符箓收起,感受着体内魔气的变化,暗自琢磨起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