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45章 黎山老母

正文 第145章 黎山老母

    一路上,任青莲都在试着将化龙池、登仙台两个穴窍也开辟出来,却是不得其法,无法顺利施行,料想定是道行还上差了一些,便不执着于此,安安心心的稳固当前的境界,感悟天地玄妙,演化丹田万象。

    如今见了这仄嶂云崩,奇峰霞举,他便忍不住将九幽玄瞳运起,向那户人家看去。

    九幽玄瞳再次突破之后,对于各种鬼魅魔幻他都能一眼看破。

    很快便是发现了那处院子的上空,庆云笼罩,瑞霭遮盈,情知定是到了四圣试禅心那一劫,当即转身笑道:“大师,天色已经不早,前面有处庄院,正好去借宿!”

    猴子听了举目一看,很快也看出了那户庄院上空飘荡着的庆云瑞霭,又见任青莲一脸异色,知道另有玄机,跟着笑道:“不错,不错,果然是一户好人家。”

    猪刚鬣闻言,牵着马向前疾走几步,登高望远,很快也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了那户人家,有些复杂的看向任青莲说道:“居士,你这本事可是一日千里,竟然比猴哥先一步看到了那户人家。”

    刚说完,那沙悟净已经担着行李走上前来,笑道:“任居士这是深藏不露!”

    玄奘按辔徐观,念道:“诸像心生,佛心见佛,魔心见魔……好了,天色不早,咱们过去看看吧!”

    说完,下了马匹,沿着山径小道,过了一座门楼,来到了那处垂莲象鼻,画栋雕梁的庄院之前。

    猴子走的最急,见了朱门铁锁,就要推门而入。

    玄奘忙将他制止,笑骂道:“咱们都是出家人,理应各自避些嫌疑,切莫擅入!”

    说完,将目光投向了任青莲。

    任青莲无奈,此前猴子几次叫门都将主人家吓得不轻,玄奘说教了几次,都没太多的改善,也曾自行去唤过几次主人家,虽然态度上要好上许多,但却不像任青莲那样受欢迎,久而久之,这玄奘也就学乖了,遇到这种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让任青莲去处理。

    却不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任青莲每次都会不着痕迹的给户主一些银两,如此一来,那主人家招呼起他们这些行脚僧,自然也要客气、周到的多。

    不过眼前这户人家,却是不需要任青莲另外破财,轻扣朱门,几声过后,便是隐隐听到门后不远处有脚步声响起。

    任青莲凝神感应,感受到的却是一片虚无,心中不由骇然,想到来人极有可能就是黎山老母所化的寡妇,暗自揣摩着对方这位黎山老母的真正来历。

    猴子等人却是乐得清闲,卸了担子,拴了马匹,或是斜倚墙根之下,或是坐在门前石鼓之上,或是靠在房屋台基旁边。

    很快,院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半老不老的妇人来,见了任青莲娇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扣门不停,扰人清净,难道不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

    任青莲脸色古怪,扬眼偷看,只见这妇人穿金戴银,绣裙花鞋,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至于想要勘破对方的真身仙姿,却是一无所获。

    下意识的向猴子看去,想要知道对方的火眼金睛是不是能够发现些什么,与自己的九幽玄瞳,孰强孰弱。

    却不知,瞳术一道虽然博大精深,但也要看施展的对象,即便是猴子的火眼金睛,也不可能勘破黎山老母的变幻之术。

    虽然如此,但也不妨碍猴子通过这老妇身上的气息,猜到眼前这个寡妇是某位仙佛点化,当下也不泄漏天机,嘴角擒着一抹笑意,饶有兴趣的看着玄奘等人的表现。

    任青莲会意,指着走上前来的玄奘笑道:“我们是从东土大唐而来,这位是玄奘法师,奉旨去往西天拜佛求经!”

    说着,玄奘已经走上前来,合什笑道:“老菩萨,不必害怕,这几个都是贫僧的徒弟,我们一行五人,路过宝方,见到天色已晚,特奔檀府,告借一宵。”

    “好说,好说!”这妇人却是个胆大的主,对于猴子三人的长相接受能力极强,即便玄奘不去解释,也不会害怕,说话之间,便是礼邀众人进入厅房。

    众人一一礼毕,各自叙坐看茶。

    妇人喊了一声,便见从屏风后缓步走出一个容光胜雪的白衣垂髫少女,托着黄金果盘、白玉茶盏,走上前来,开始替众人奉茶。

    任青莲见了,却是眉头一拧,在这少女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却又一时间想不到在什么地方遇到过。

    细细瞧去,见这少女不过十三四岁,云鬟半堕,明慧难描。试着搭了几句话,这少女也丝毫不见女儿家羞涩之态,说话神情大方已极,柳眉之间,一对剪水双瞳,神光炯炯。

    那妇人很快便是发现了任青莲与她这位侍女有些勾勾搭搭的意思,哼了一声,便吩咐少女下去安排斋饭去了。

    任青莲苦笑一声,他真不是萝莉控,只是单纯的想要弄明白,这少女是何人变化,竟会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妇人也没理会任青莲,继续和玄奘攀谈起来。

    “小妇人娘家姓家,夫家夫家姓莫,幼年不幸,公姑早亡……”说到伤心之处,妇人忍不住垂泪。

    猪刚鬣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别具风姿的妇人,心里像是有一只蚂蚁在爬来爬去,又见了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心肝都要被融化了一般,柔声劝慰了几声,惹来妇人几个白眼,暗自乐呵个不停。

    接着,妇人有提及自家家资万贯,良田千顷,感慨偌大的家业无人相守,想要招玄奘师徒入赘。

    玄奘原本还打算宽慰这妇人几句,甚至还想着免费替这妇人的亡夫做场法事,但却没想到这妇人话题一转,竟是提到了让他们师徒继承这份家业,入赘其中。

    当即便是推聋妆哑,瞑目宁心,寂然不答。

    任青莲见了暗笑不已,只是对这妇人故意将他漏算有些耿耿于怀,毕竟,论长相,他虽然不敢保票长得比玄奘俊俏,但至少也要比猴子三兄弟要人模狗样吧!

    摇了摇头,知道黎山老母没有给自己安排戏份,他便告罪一声,一个人往屋外吹晚风去了。

    猪刚鬣见了,推了推玄奘道:“师父!你若是对这位娘子的话不感兴趣,要不把名额给了任居士如何!”

    任青莲脚步刚刚跨出门槛,听到二师兄的话差一点崴了脚,传音道:“二师兄好意,任某心领了,不过缘分这种东西,强求不得,祝二师兄今夜旗开得胜!”

    说着,人已经来到了庄院。

    这院落虽是临时幻化而出,但格局却是大气磅礴,寿山福海,金漆玉柱。

    不过任青莲找借口出来,显然不是为了欣赏这副古香古色的园林美景。脚踩天罡,身形如电,循着那个少女留下的气息,往后院行去。

    只是没走多久,任青莲便是发现这院子的路径竟是按照一种迷踪阵布置而成,怕被佛门的几位菩萨给坑了,当下不敢继续深入,找了靠近外围的一处亭子坐下,打算来个守株待兔。

    “青莲上仙不在屋子里坐着,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了呢!”不久,一道声音便是在任青莲背后响起。

    这声音……任青莲转身一看,便是发现了倚着亭子嫣然而笑的少女。

    “你是白素贞?”会这样称呼他的人,好像只有在两界山遇到的那几个妖怪,其中是女妖的,也只有那条白蛇。

    “嘻嘻。”少女笑了笑,身子一转,便是恢复了此前在两界山的模样。

    “恭喜姑娘拜得名师,这么短的时间便是学了一身高明的变幻之术。”任青莲笑道。

    “你知道我师父是谁?”白素贞听了,一脸好奇。

    任青莲神秘一笑:“不就是屋子里的那位莫夫人吗?”

    “原来上仙并不知道师父的身份。”白素贞拍着胸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来的时候,师父已经和她说了,她们这一脉的变化之术便是传说中的火眼金睛也难以识破!

    任青莲却是忽然道:“是黎山老母吧!”

    白素贞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良久才回过神来:“上仙竟然识破了师父的变化之术?!”

    任青莲也不否认,反而是一脸奇怪的道:“若是我猜的不错,此处是佛门的几位菩萨用来考验玄奘师徒的地方,但黎山老母却是玄门高人,不知为何会来帮忙主持大局?”

    白素贞又是一惊,不过想到任青莲能够识破师父的变化之术,识破那几位菩萨的变化之术自然也不是什么问题,见到任青莲一脸疑惑,也没多想,笑道:“那几位菩萨原本就与我师父有同门之谊,彼此间经常在一起谈经论道……而且,你难道不觉得几位菩萨的计策十分有趣吗,嘻嘻!”

    说着,白素贞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

    想到原著中猪刚鬣被几位菩萨戏弄的那幕戏,任青莲也忍不住莞尔。

    不过对于黎山老母的身份,任青莲也有了一些头绪。

    所谓的同门之谊,自然不会是指佛门,应该是玄门。玄门三教在蜜月时期,门下的弟子按照入门先后都是以师兄弟互称,而从四圣试禅心所变化的身份来看,黎山老母的辈分显然是要比慈航这三位阐教金仙高一些的,符合这样身份的玄门弟子屈指可数。

    再结合任青莲在前世看到的一些推测,不难想到,这黎山老母便是在封神中幸存下来的截教弟子无当圣母!

    事实上,当年无当圣母在通天教主的授意之下提前撤离万仙阵,也算是为截教保留了一份香火。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无当圣母都是南赡部洲影响力最大的玄门高士。

    她的善尸黎山圣母在骊山创立的罗教融合了佛道两教的精华,在人族中一直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像齐宣王的妻子钟无艳就是黎山老母的弟子,而白素贞、樊梨花、刘金定这些在历史上极其有名的传奇女子,也都是黎山老母的门人弟子。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