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36章 彼岸剑诀

正文 第136章 彼岸剑诀

    “哦,就因为你们祖师一句话,你们便要将我当做邪魔给除了?”任青莲嗤笑一声。

    “我们祖师的话还会有错!”静尘小师太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任青莲一脸戏虐的摇了摇头道:“小师太,你故意和我说这么多,是在拖延时间等你的那些同门吧?”

    似是被任青莲道破了心中所想,又或是听到任青莲重提“师太”之称,静尘绣眉一皱,断喝道:“姓任的,亮兵刃!”

    说话间,取下腰上挂着的宝剑,“铮”地一声清越龙吟,白虹电闪,“嗤嗤嗤!”的刺出三剑。

    任青莲脚下微动,不着痕迹的避开三剑。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似乎是对静尘小师太的嘲笑。

    “可恶!”静尘虽然对任青莲的身法有些吃惊,但却不认为自己已经施展出来的彼岸剑诀会对这人半点威胁也没有,目似冷电的在任青莲身上一掠,冷冷地道:“别以为你能躲开本法师的三招彼岸剑诀就了不起,这套剑法越是往后,威力才越是强大!”

    说着,长剑轻轻一抖,幻起一串耀眼的剑花,剑走龙蛇,身如鬼魅,刹那之间,但见一片劲风寒闪交织着,已分不出她的人影了。

    任青莲依旧没有出招,若是原本猴子教授的浮光掠影身法,绝对不可能轻易避开大放绝招的静尘,不过如今的浮光掠影身法,已经被任青莲融会贯通,单以绝妙而论,比静尘施展出来的那门身法只强不弱。

    当然,彼岸剑诀的玄妙还是让任青莲为之眼前一亮,若非对方境界差了一些,他还真不得不认真对待。饶是如此,在这闪避之际,他也在暗自琢磨对方的剑招,思索若是自己出剑,又该如何对付。这个过程对他来说,乃是取长补短,淬炼自身技艺的过程,十分可贵!

    当然,这也是那位寒冰语察觉到任青莲不过炼神还虚后期实力,不屑出手的结果。

    静尘的彼岸剑诀虽然差了一些火候,但技艺也算纯熟,尽得慈航静斋剑典真传。

    对于任青莲来说,这样的对手,当真是“难能可贵”!

    ……

    另一边,猴子回到草地上将这边的事情一说,惹来猪刚鬣一脸羡慕。

    “任居士果真是风流倜傥,连尼姑都对他念念不忘!”

    “呆子,说什么呢!”猴子瞪了猪刚鬣一眼,却改变不了猪刚鬣的羡慕之情。

    沙悟净却是若有所思,想到那随从与泼猴打赌时的神情,微微一凛,觉得那人身上藏着的秘密越发让人猜不透了。

    倒是玄奘,听说是两个比丘尼,便是放心下来,笑道:“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等任居士将事情解释清楚,便没什么事了!”

    猪刚鬣却是笑道:“大师兄刚才说那些女尼找了帮手过来,要不俺老猪去帮帮忙,免得动起手来,任居士双拳难敌四手,吃了亏!”

    “呆子……”猴子哪里不知道这色猪帮忙是假,趁机窥探春色是真。

    只是还没说完,玄奘已经点了点头道:“也好,记得,若是逼不得已出手,可莫要伤及别人性命!”

    猪刚鬣喜不自禁,道了声好,便使了个遁地术,往任青莲所在而去。

    猴子摇了摇头,杵着金箍棒在一旁继续假寐。

    ……

    夜色愈深,猪刚鬣遁地不久,隐隐便听到了有打斗声在不远处响起,钻出个脑袋向四周看去,不禁失笑起来:“这位任居士还真是我道中人!”

    说着,又看向了那个抚琴的黑衣女尼,隔得虽远,但借助神通,还是将对方的容貌看了个一清二楚,忍不住啧啧起来:“长得虽然不如我家翠兰俊俏,但也胜过寻常女子,尤其是这脸,嫩滑得像鸡蛋一般……”

    那寒冰语的武道修为已是炼虚合道初期,与猪刚鬣如今天仙的实力相当,很快就是微微蹙眉,骈指一弹,一缕琴音陡然发出。

    “呃!”真正远处评头论足的猪刚鬣只觉心脉剧震,已被那无相的琴音中的无形剑气一撞,立即吐出一口鲜血。

    好在他前世的道行还在,喘了两口气,抑制住翻滚的气血,现出身来,沉声道:“想不到这位师太的琴技如此高超,猪悟能真是有幸聆听!”

    “妖怪!”外界的动静,让连续挥剑、气喘吁吁的静尘跳出了战圈,望着出现在场中的猪妖,恶狠狠的向任青莲道:“还说你不是邪魔,这头猪妖难道不是你请来的帮手吗!”

    寒冰语拨动琴弦的时候任青莲便有了警惕,只是没想到对方攻击的不是他,而是猪刚鬣。

    猪刚鬣见了任青莲,眨了眨眼睛,示意任青莲不要插手他和黑衣女尼的事情。

    任青莲失笑一声,也不在意。

    几乎同时,数道白光从远处奔射而至,很快,整片石林就被十几个白衣女尼包围。

    这其中,最为吸引任青莲目光的,就是被两个年轻女尼用木榻抬着的一个血气微弱的中年女尼,暗自猜测,恐怕就是静尘的师父了。

    这时,猪刚鬣看了眼这些女尼,啧啧一声,又向那个黑衣女尼继续走去,远远的就学着平日里玄奘的样子,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贫僧猪悟能,乃是大唐御弟玄奘大师架下的二徒弟,这位任居士是我家师父的随从,我们不是什么妖邪!”

    众女尼微微一愣,显然捧珠龙女并未提及任青莲一行人的身份。

    猪刚鬣见了,以为是自己的话有了效果,继续道:“贫僧这段时间一心向佛,夜不能寐,大家同属沙门中人,趁此良辰美景,何不放下兵刃,切磋些佛理。”

    说着,已经靠近了那个黑衣女尼,眼珠滴溜溜转动不停,满脸色迷迷、贼兮兮的神情,望着对方裸露在外的雪白脚踝,忍不住深吸了口气,摇头诵道:“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这句是自然不是他自己所创,那玄奘暗地里也是个文青,时常会念几句诗词,这句诗就是当初大雪封山,任青莲有感而发念道的一首,后来玄奘多次引用,赞叹不绝。

    但在猪刚鬣看来,这句话却是另有深意,非自己和任居士不能理解。

    若是让任青莲知道,非得叫冤不可,这首诗,纯粹就是他拿来在玄奘面前装逼用的!

    寒冰语听了,瞧着对方的神情,哪里不知道这诗中暗含的龌蹉心思,脸色一沉,一掌拍去。

    猪刚鬣识得这女尼的厉害,脚踩天罡轻易避开,嘴里叫道:“姑奶奶呦,俺老猪夸你脚又香又白,你这般生气做甚?”

    寒冰语几百岁的高龄,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调戏,怒不可遏五指轻拂,琴音袅袅,一道道无形无相的音波剑气向猪刚鬣击杀过去。

    那猪刚鬣如今的实力虽然也就与寒冰语相当,但道行之高,却是让对方望尘莫及的,也不使出九齿钉耙,纵身闪避,毫无压力。

    寒冰语识的厉害,站起身来郑重对付。

    那边,任青莲哭笑不得的看着二师兄对那寒冰语口花花,还将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的诗词这般污解,转身向木榻上的中年女尼道:“若是我说我们真的是东土大唐去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取经人,你们信不信?”

    “信你才有鬼!”静尘娇喝一声,“姐妹们,这妖邪实力不弱,咱们布阵合击如何!”

    “尊大师姐之命!”石林间,娇脆的喝声传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