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34章 慈航静斋

正文 第134章 慈航静斋

    流沙河的西岸,同样是一片荒漠,不过与南赡部洲不同,这里的沙子却是白莹如雪,远远看去,像是一条白色的大地毡子伸延开去……

    这天傍晚,玄奘一行人终于走出了那片荒漠,轻来的晚风拂面,所有人都觉得心神一松,有种舒畅的感觉。

    “连日赶路,今夜就现在这里歇脚吧。”有任青莲送的那枚妖丹协助,玄奘的精神还算不错,不过连日的荒漠跋涉,身体却是困乏的很了。

    众人自然没有意见,猴子便在这深及腰部的杂草丛中,开出一块空地。

    沙悟净将玄奘扶下马匹,把马拴在了附近的一颗古树上,那边猪刚鬣已经从包袱中找出干粮分给众人。

    玄奘看着这一幕,十分欣慰。

    不过目光转到任青莲身上的时候,却是微微蹙眉。心中不免暗忖:到底是富家子弟,锦衣玉食、疲懒惯了!

    任青莲却是浑不在意,独自把玩着一只剥了皮的兔子,以真火烧烤,还时不时的取出一些瓶瓶罐罐,往上面撒着。

    这些瓶瓶罐罐是他在高老庄那户人家那里买的佐料,被他放在了乾坤戒中,一路上,别的不说,这烧烤的手艺却是锻炼了出来。

    那边猪刚鬣闻着诱人的兔肉味道,时不时的咽了一口唾沫。

    任青莲见了,笑道:“你们要不要尝尝?”

    话音才落,便惹来玄奘有些责怪的目光。

    任青莲也不在意,笑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心中却是在想,那沙悟净先前还在流沙河吃人呢,若非这次遇到的不是玄奘,恐怕又会有人遭他生食。现在猴子三人改吃素食后,反而弄的他好像成了坏人一样。

    玄奘没有多想,念着任青莲的那句话,微微有些叹息,这个任居士颇具佛缘慧根,但就是红尘未泯,看来想要让对方皈依我佛,还是任重道远啊!

    任青莲对吃食其实并不讲究,但也不愿意跟着玄奘作这苦行僧,更何况,他看似是在不务正业的锻炼烧烤的手艺,但其实也是在提升自己对于真气的控制力。

    这种对于真气控制力的提升,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他在施展“浮光掠影”的时候,需要消耗的真气已经不足原先的一半。

    忽然,寂静中,一缕柔细的琴音有如潺潺的流水涌进了他的耳里。

    与此同时,猴子三人也是听到了这阵琴音,目光看向了远处密林的深处。

    琴音缕缕如丝,诉说着无限的空寂,随着轻柔的夜风,回荡在树梢林间。

    “这琴音里面有一种看破红尘的意韵,西牛贺洲佛法昌盛,果然名不虚传!”任青莲忍不住喃喃一声。

    猴子却道:“这荒山野岭的,那琴音的主人只怕是个妖怪!”

    “妖怪?”刚刚还在念着佛经的玄奘忽然惊醒,“悟空,妖怪来了吗……”

    说完,才见任青莲正是一脸憋笑的看着他。

    猪刚鬣在一旁暗暗摇头,这位金蝉子的表现在路上已经让他颇为失望了,眼前这一幕,倒也不意外。

    那沙悟净却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徒弟,上前安慰道:“师父莫慌,有大师兄和二师兄在,就算真有妖怪来了,也伤你不得!”

    任青莲笑道:“是一阵琴音,大圣说那声音的主人是个妖怪,我却觉得极有可能是个看破红尘的沙门修士。”

    猴子扬了扬眉,笑道:“要不咱们打个赌,过去看看究竟是人还算妖!”

    “怎么个赌法?”任青莲来了兴趣。

    猴子笑道:“若是俺老孙赢了,你日后可不能在我们面前卖弄烤肉了!”

    猪刚鬣跟着点了点头,沙悟净虽然没开口,但也看的出来,对于猴子的这个赌注十分赞同。

    也难怪,他们此前为妖的时候,可是生冷不忌,荤素不分,逍遥自在。如今皈依佛门,却要受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这些原本也不算什么,毕竟他们都是可以辟谷的修士,吃干粮也就是为了在玄奘面前做做样子。

    但任青莲毫不忌讳的在他们面前烤肉,而且烤的还挺香的,这就难免让他们食指大动,勾起腹中馋虫了。

    所谓眼不见为净,猴子的这个赌注却是在理。

    任青莲点了点头,大不了下次自己烤肉的时候离他们远一点,“若是大圣输了呢?”

    猴子皱了皱眉,任青莲如此自信,让他反而有些不确定起来,良久才道:“欠你一个人情怎样?”

    任青莲笑了笑,“大圣何必当真。”

    猴子却是摇了摇头,“咱们过去看看吧!”

    说着,便是往那琴音传来的方向飞去。

    任青莲紧随其后,浮光掠影,如同一道流光,也瞬间消失不见。

    琴音愈来愈近,两人很快便来到一片峥嵘的怪石间。

    那是一个全身黑衣的女尼,从那挺秀的鼻梁与浮雕般的轮廓去看,这女子尚未遁入空门之前,只怕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女。

    她斜斜倚着一张琴几之上,右手一挥,五指在空中划起一道莹洁的弧影,又按了下去,琴音淼淼,传入深空。

    猴子苦笑一声,传音道:“居士是不是早就算到了这一幕!”

    “只是对琴曲有些见识,猜到的,先前的赌约,大圣不必放在心上,日后我若是烤食,自会找个你们看不到的地方……”任青莲同样是传音入密,说到后来,不禁笑了起来。

    只是他越是如此,猴子便越不能不愿赌服输,摇了摇头,正要离开,突地远处传来一声高昂的长啸。

    二人相视一眼,都停下了脚步。

    怪石间的那个黑衣女尼抬头望着西方,不久,就见一道白色的人影有似电闪般凌空飞跃而至。

    “这是武道身法?”猴子吃了一惊,看的出来,这白衣人的身法竟然比他传授给任青莲的那门“浮光掠影”都要高明。

    任青莲就更是心头微震。

    就在两人略一惊愕之际,那条人影已经来到黑衣女尼跟前。

    黑衣女尼哼了一声,冷峭的道:“你来作什么?”

    藉着淡淡的月色,可以依稀地看清楚那跃来的人影,是一个同样年轻秀美的白衣女尼。

    白衣女尼抱拳一拱道:“奉祖师命谕,请师姑回去!”

    黑衣女尼厉声叱道:“住口!祖师远在南海普陀山,已经近千年不曾出现,你竟然敢以祖师的名头来骗我。”

    白衣女尼一怔,立即抗声道:“师父她老人家即将……”

    黑衣女尼冷峭的道:“跪下!”

    白衣女尼犹豫了一下,终于跪了下去。

    “本门第一条戒律便是不敬师长者死,你以为学得本门绝艺便可骄纵了?”黑衣女尼寒声问道。

    “师侄不敢!实是家师寿元将近,恐无法完成祖师所托,命师侄前来请您回去的!”白衣女尼跪在地上,倔强的道。

    “这样看来,当年她与我争执的东西,终究还是我赢了……”黑衣女尼喃喃一声,脸上看不出悲喜。

    白衣女尼叩了个头,道:“师父她老人家已到了雨蒙山,希望能见师姑一面……”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走吧!”黑衣女尼一挥手道。

    白衣女尼站了起来,又躬身合什行了一礼,但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目光却是猛然朝任青莲这边望来。

    任青莲躲在距离那二人五丈之远处的一块巨石后,却依然能够看清那个白衣女尼的眼光恍若电光,熠熠生辉。

    惊异之下,身边微风飒然,那女尼已经站立在了他的身前。

    “你是何人?”

    猴子早就使了个隐身法,所以,这女尼并未发现猴子的存在,只是冷冷的朝着任青莲喝道。

    任青莲感受着这个白衣女尼体内属于炼气化神巅峰的武道力量,对于她如此敏锐的发现自己,并闪电般的来到身前,感到有些惊讶。

    那女尼见这个身穿青色衣衫的公子哥生得剑眉星目甚是英俊,只不过赤裸裸的用目光打量着自己,使得她浑身不自然起来。

    冷哼一声,跨前一步,抖手处,剑芒闪烁出九朵晶莹的小花,剑尖所至,已划破任青莲衣衫。

    剑芒如水洒出,上面有一股空寂的寒气。

    任青莲暗暗拧眉,西牛贺洲竟然有如此实力的武者,而且听她方才与那个黑衣女尼的对话,这似乎是个门派,其中不乏有实力更强大的武者存在。

    想着,他便往黑衣女尼那边看了过去。

    那白衣女尼剑刃一转,立即收剑入鞘,轻蔑的道:“哼,原来是个哑巴!”

    不过很快,她的目光便是瞥见任青莲胸前衣衫破碎处,竟无一点血迹流出,不由得呃了一声。

    要知道,作为慈航静斋年青一代的翘楚,她这一剑虽然未尽全力,但那一剑颤出,剑尖也足足刺入了对方胸前三寸多深,而对方却是一声都没有吭,以至于让她认为对方是个哑巴。这下竟然发觉任青莲胸前一点血痕都没有,自然使得她猛然一愕,不由得脸色微变。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