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31章 落发为僧

正文 第131章 落发为僧

    卷帘大将遁入河床下的黄金城,便是见到了任青莲四色玄甲凝光,盘龙耀彩的一幕,不由惊在了那里。

    此时任青莲吸收了玄黄地气的力量,实力再进一步,炼神还虚已臻化境,距离炼虚合道也不过是一步之遥,而且因为他体内的先天大阵其实已经开始演化天地奥妙的关系,道行方面,其实已经比得上普通的炼虚合道高手。

    所以,卷帘大将刚一出现在这方地下城中,任青莲便是感应到了他的气息。

    转头看去,方才那四尊沙雕的容貌却是在脑海中闪过,不由惊疑的道:“这是什么地方?”

    卷帘大将被任青莲的话惊醒,暗忖:“此人身上的战甲虽然与沙族传承中提到的玄黄战甲有些类似,但气息却是更加玄妙了一些,或许就是这幅四色战甲,才使得他在这无极流沙阵中安然无恙的吧!”

    想到这里,他又看到了任青莲背后那四堆沙屑,叹息道:“这里是上古沙族的黄金城,你身后的那四尊沙雕,便是沙族四大王者的雕像……”

    “沙族?”任青莲在巫支祁留下的一本古籍中听说过这百族的存在,但描述极少,只是可以确定,里面的确提到一个“沙陀族”,不由问道:“可是‘沙陀族’?”

    卷帘大将点了点头,“可惜,大阵的威力已经彻底耗尽,这黄金城就要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刚刚说完,不远处的几个孔洞里面便传来了河水激荡的声响。

    任青莲举目望去,就见三条浑浊的河水急速的倒灌进来,心中一动,水流在经过他的时候,主动分成了两股,向他身后继续淹没过去。

    “这是?”卷帘大将目光一缩,原本只是以为这人是个颇具手段的游侠,现在看来,这手段已经神乎其技,说是神通妙法也不为过。

    任青莲轻轻一笑,想到这卷帘大将面容和那沙族四大王者的相似之处,不由奇道:“道友难道就是沙族遗民?”

    卷帘大将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融合了沙族传承,在某种意义上,他也算是上古沙族的延续。

    “你是何人?”见识过任青莲控水的本事,他便知道自己想要留下眼前之人的困难,加上外面的猴子和猪妖,他实在是不愿意继续招惹这帮人了。

    “在下任青莲,奉大唐皇帝之命,送玄奘大师去往西天拜佛取经……”任青莲说着,一脸的玩味。

    虽然卷帘大将没有说出他得了孽海流沙这件沙族至宝传承的秘密,但看的出来,这位卷帘大将潜伏在这流沙河中,必然是与这沙族遗迹有关。

    卷帘大将一脸惊讶:“可是菩萨上东寻的那位取经人?”

    “自然是观音菩萨在东土大唐选的取经人,若非是他,又岂会有西海太子甘做龙马做他的脚力,有齐天大圣和天蓬元帅做他徒弟护持左右!”

    “你说那个猪妖就是天蓬元帅?!”卷帘大将一脸狐疑,猴子他自然是认得的,不过那卷帘大将当年也没少巴结他,长得白白净净,简直就是个小白脸的胚子!

    任青莲耸了耸肩:“我有必要去骗你吗?”

    “那倒也是,不过没想到他的变化竟然这般之大!”卷帘大将喃喃一声,当年蟠桃会后,他是直接被打入了这流沙河中“受罚”,当时也曾听说过天蓬元帅调戏嫦娥的事情,不过轮回转世可要麻烦的多了,遇上地府繁忙,拖上个十年半月都是小事。

    最离谱的是,此前天庭便有两个神将同时被打入轮回,其中一个已经历劫轮回、重新飞升天庭,另一个还没开始转世轮回。

    任青莲嗯了一声,心想您自己都成了这幅样子了,还嫌弃人家猪刚鬣长得丑。

    正想着,卷帘大将便是继续道:“任少侠有所不知,去年菩萨东寻取经人,途径此地的时候规劝我皈依佛门,给那取经人做个徒弟,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你说的玄奘大师!”

    “原来如此,不打不相识,都是自家兄弟!”任青莲一脸惊讶的说道。

    卷帘大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少侠不计前嫌,实在让人钦佩。先前冲撞了两位师兄,还请少侠帮忙说个情了……”

    “好说,好说。”任青莲笑道。

    说着,两人分开水路,往岸上走去。

    ……

    “妖怪!”正在听玄奘念经打盹的猪刚鬣猛地惊醒,转身望去,就见到了一身黄锦直裰的卷帘大将,“任居士?”

    大喝一声,又看到了整了一身新衣服的妖怪身边跟着的任青莲。

    任青莲笑道:“二师兄莫急,这位卷帘大将也是菩萨给玄奘法师找来的徒弟……”说着,又问起了猴子的去处。

    猪刚鬣将事情一说,那卷帘大将听在耳中,对任青莲一行人的身份再不怀疑。

    不远处,玄奘听到“任居士”三字,便从念经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此时听到任青莲的话,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他……他……也是菩萨点化的……果然肯诚心皈依我佛么?”

    说着,不由自主的瞥了眼卷帘大将挂在脖子上的九个骷髅头。只这一点看去,眼前这妖怪就要比悟空和八戒都要凶恶的多。

    卷帘大将何其善于揣摩领导的心意,当即上前笑道:“师父在上,是弟子有眼无珠,不认得师父尊容,多有冲撞,还请万望恕罪。”

    猪刚鬣在旁边不忿的呸道:“你这脓包,怎的早不皈依,只管要与我打骂个不停?”

    任青莲笑道:“二师兄莫怪与他,我们也不曾说出取经的事……”

    还没说完,那卷帘大将已经向猪刚鬣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还请二师兄原谅则个,都是小弟不识尊颜。”心中却是犯了嘀咕,定是玉皇至尊忌恨这天蓬,才让人给他错投了猪胎。

    猪刚鬣不知对方心中所想,见这卷帘大将倒也识相,哼哼一声,点了点头,不再理会。

    玄奘依旧有些发憷,定定的看着卷帘大将脖颈上挂着的九个人头骷髅发呆。

    卷帘大将这才解释起来,“师父有所不知,流沙河的这个水,鹅毛也不能浮,但这九个取经人的头颅,却是能够浮在水面,我以为是什么异宝,便用索儿窜在一起,闲的时候拿出来把玩。后来菩萨见了,又说此物将来自有用处,是以一直都戴在身上,吓到了师父,还请见谅!”

    说着,又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

    玄奘听说是菩萨另有安排,便不再说什么了,又见他知书达理,心中的惧怕顿时消散,点了点头道:“你既已入沙门,我便再给你取个法名吧!”

    卷帘大将却是恭敬道:“师父有所不知,此前菩萨便给我摩项受戒,指沙为姓,起个法名,叫做个沙悟净。”

    玄奘几次想要给徒弟们取个法号都被菩萨抢了先,怔了一怔,才道:“既如此,八戒,取戒刀来,我先与他落了发再说。”

    猪刚鬣依言,即将行李中的戒刀与玄奘。

    期间盯着沙悟净脖子上的骷髅首饰打趣道:“菩萨说此物自有用处,难道是日后可以用来将妖怪吓跑不成?”

    任青莲却是笑道:“二师兄此言差矣,依我看,这骷髅能够自动悬浮在水面之上,却是一件帮助玄奘大师渡河的好宝贝。”

    猪刚鬣眼前一亮,这可都是功劳,当即笑道:“我去找些灌木枝叶,搭在中间,师父便能安然渡河了。”

    玄奘在一旁听了,也是有些喜出望外,又见这沙悟净落发之后,反倒有些怒目金刚的样子,越发喜欢起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