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29章 玄黄战甲

正文 第129章 玄黄战甲

    “该死,看来只要这阵法还存在,这些沙人便是源源不绝……”

    骂了一声,任青莲慢慢冷静下来。

    虽然短期之内恶补的阵法知识只是纸上谈兵、浅显的很,但他也慢慢的看了出来,这座沙阵的核心便是那些红砂。

    想到这里,他便狠了狠心,打算索性来个釜底抽薪,将这些红砂中的土属性力量全部吸收了,到时候,这阵法自然就是不攻而破。

    ……

    河面上,猪刚鬣和那卷帘大将已经战了将近一个时辰,不分胜负。

    这一次猴子倒是没有急着出手,而是护着玄奘远远的躲在了一旁的灌木丛后。

    猪刚鬣久战不下,不由得记起了和猴子商量好的降魔策略,虚幌一钯,佯输诈败,转回头往东岸上走。

    卷帘大将知道河床下面的大阵困住了一人,以为那里面就是猴子,所以也没多想,随后赶来。

    躲在灌木丛后的猴子早就按捺不住,撇了师父,掣着金箍棒,望妖精劈头就打。

    卷帘大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顾不得细想那河床大阵中困住的是哪个倒霉鬼,降魔棒携着一缕孽海流沙挡住猴子一棒,飕的一声往流沙河中钻去。

    孽海流沙中的摄魂邪气另猴子为之一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让那妖怪潜入了水里。

    猪刚鬣原本还觉得自己没能降服这妖怪脸上有些挂不住,此时见到猴子失手,不禁嚷道:“你这弼马温,彻是个急性的猴子!你再缓缓些儿,等我哄他到了高处,你去阻住河边,教他不能回首,到时候还不是手到擒来吗,他现在又跑进去,几时才肯再次出来?”

    一番话,全然不提自己的不是,将责任都推给了猴子。

    猴子知道是自己大意了,笑骂道:“呆子,莫嚷,莫嚷!我们且回去见了师父再说。”

    说完,两人纵身飞跃,来到了安置玄奘的地方。

    ……

    “怎么不见任居士在此保护师父?”

    猪刚鬣没有发现任青莲的影子,忍不住问道。

    猴子却是有些奇怪的道:“刚才水下那么大的动静,不是你和任居士弄出来的吗……”

    正说着,玄奘已经念完经,起身问道:“八戒辛苦了,你与那妖精交战如何?”

    猪刚鬣从猴子哪里听说这便宜师父不放心自己,让任青莲下去帮忙,心里就是老大的不痛快起来,“且不说辛苦,只要是降了妖精,送得你过河,方才是万全之策。”

    说完,又抱怨起来:“师父让居士下去帮忙,却没想他连地方都没找对,反而提前打草惊蛇,让那妖怪有了防备,加上猴哥性子急,又将他给吓跑了……”

    玄奘没去多想,急道:“那可怎生是好?任居士在下面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左右不见任青莲的影子,玄奘不由得替他担心起来。

    猴子笑道:“师父放心,任居士避死延生的本事可强着哩……如今天色又晚,你们且坐在这沙崖灌木之下,待俺老孙去化些斋饭来,吃了睡去,明日若是依旧不见居士,再想其他办法。”

    未卜先知的法术虽然不能滥用,否则会遭天谴,但精通这种法术的人,能察理,知前后,最善避死延生!

    猪刚鬣听了猴子的话,陷入沉思不语。

    玄奘也无他法,便让猴子先去化斋去了。

    ……

    流沙河河底,卷帘大将回到自己的水府,一番感应,发现阵法中的那人还活着。

    回来的路上他便是忽然想到自己忽略了跟在和尚身边的那个青年公子,原想只是个有些蛮力的江湖游侠,如今看来,倒像是有些道行。

    想到这里,他手掌一翻,宽大的衣袖里便是滑出一张古铜色的符箓,上面勾勒着无数的小阵纹,和任青莲在河床下面见到的那座大阵依稀间有些类似,阵法的中央,也有一座血色的祭坛模型。

    “可惜,可惜,用完这次,这座无极流沙阵最后的力量也要耗尽了,沙族屹立了数万年之久的黄金城,从此也要消失在天地之间了!”

    喃喃的感慨一声,卷帘大将将这座大阵彻底催动。

    古铜色的符箓,逐渐变成了一张老旧的普通草纸,如同烟灰一样,一截截的散落在地上。

    这张符箓便是沙族遗迹黄金城护城大阵的阵符,卷帘大将早在得到孽海流沙的时候便是炼化了这张阵符,只是无极流沙阵早就残破不堪,弃之可惜、食之无味,这些年来也就只用来当做洞府罢了。

    如今,这座大阵终于绽放了他最后的光芒!

    ……

    掩埋在河床下的黄金城,血色祭坛前,任青莲正不断的吸收着四周飘荡的红砂之力,整个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丹田中坤卦方位的那颗真气结晶也开始有了一种玄黄之色。

    红砂中的摄魂之力源自孽海流沙,剩下的土属性力量,就是沙族天生掌控的一种大地之力——玄黄地气。

    上古百族争鸣,沙族最引以为傲的玄黄战甲便是由这玄黄地气组成,御力之强,一般的后天灵宝都难以攻破。

    不过玄黄地气虽妙,但与九天息壤比就差远了。

    融合玄黄地气对任青莲来说并没有什么困难,若非这红砂里面融合了孽海流沙的摄魂之力,需要他时刻小心,此刻恐怕已经完成了吞噬修炼。

    一切看似顺风顺水,不过随着卷帘大将将那阵符彻底催动,祭坛之前再次风起云涌。

    祭坛角落的那四具沙雕恍若活了过来一样,将那些尚未被任青莲炼化吸收的红砂猛的吸了过去。

    雕像上绛紫色的污痕被红砂掩盖,玄光流转,轰轰几声,那四尊沙雕便是动弹起来。

    四周的泥沙巨人仿佛是在膜拜神明一样,放弃了攻击任青莲,屈膝跪地。

    一道道暗红色的力量从这些沙人体内溢出,汇聚在四具沙雕身上。

    咔嚓咔嚓,一阵怪响传来,在这沙雕体表,凝聚出来一具玄黄色的战甲。

    玄黄战甲,时隔万年,再次重现人世。

    任青莲早就被外界这番异动惊醒,骇然看去,就见这四尊沙雕体表多了一层玄黄色的光膜。

    这玄黄战甲,乃是由内生长出来的,具备了内甲和外甲的双重特点。

    “这是……”任青莲目光一缩,九幽玄瞳之下,玄黄地气的涌动在他眼里一清二楚,将这玄黄战甲的凝聚法门看了个七七八八。

    “这是一种土行神通!?”任青莲看的瞠目结舌,从未听说过,阵法傀儡竟会使用天赋神通。

    不及细想,流沙怒舞,四具沙雕恍若太古沙魔,咆哮飞腾,巨口张合处,或是炎风卷动,或是寒冰四溅,或是天风浩荡,或是冥雷阵阵。

    地动山摇,玄黄色的气浪,蘑菇云似地层层翻涌,顷刻间就将任青莲吞没。

    任青莲双手十指连弹,融入八极之力的无相天罡指疯狂扫射,双腿连弹,融合了三昧神风的罡劲将那些炎风、寒冰、天风、冥雷统统搅浑。

    在他体表,一个由阴阳罡气凝聚出来的太极纹路时隐时现。

    得益于在阵法一道上的领悟精进,他已经可以将毒尊的这招太极反震应运自如,而且因为得天独厚的八极罡劲,演化阴阳之变更加容易。

    混乱的气劲不断的撞在他的体表,太极纹路时不时的玄光大作,任青莲呼吸一窒,周身毛孔传来一阵阵的尖锐剧痛,彷佛有万千毒针倏然插入其中一般。

    所幸很快,这些力量中的绝大多数都被太极纹路上面的玄光反震出去,剩下的那些气劲,对他肉身已经形成不了威胁。

    一缕缕已经微弱了许多的混乱之力,开始涌入他的奇经八脉、十二经络。

    丹田中的那座先天八卦大阵徒然急转,产生一股绝强的吸摄之力,引导着这些混乱的力量分流,汇聚至特定的脉络,运转一个周天之后,仿佛是海纳百川,井然有序的融入丹田中央的那颗真气结晶当中。

    任青莲眼前一亮,四大流沙傀儡发出的力量各具五行其一,被他用三昧神风打乱,阴阳失衡,五行动荡,如今归入丹田核心,却被这八卦九宫的中宫吸纳。

    丹田核心的这枚真气结晶,就像是一个太极点,统领着八宫的阴阳五行之气。

    这一幕,让他对古籍中“五居中央,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