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16章 挑担有功

正文 第116章 挑担有功

    昨夜的动静,已经让整个高老庄的人都知道了高太公请了一位真正有道行的法师前来降妖。

    等任青莲三人降下云头的时候,高家堂前已经坐满了高氏诸亲,玄奘正是津津乐道的给众人讲着什么佛经。

    高翠兰自从昨夜见识了猴子厉害之后,便一直都是忧心忡忡,躲在原先呆着的阁楼里睹物思人,爬在不远处的阁楼窗口上,远远的就见到了猪妖被那猴子抓着耳朵,转下堂前。心中一紧,提着衣裙往楼下奔去。

    院子里,众人都是对猴子的本事赞口不绝。

    昨天任青莲去买斋饭的那户人家也在其中,认出他的身份,上来寒暄一番,颇有些洋洋得意的感觉。毕竟村子里这么多户人家,高僧一行人偏偏钟爱他们家的伙食,说出来,人前也有显摆的谈资了。

    任青莲抓着九齿钉耙,一路上暗地里已经用各种毒力、劲力侵蚀过一番,发现果然是件神兵。但这举动却是将个猪刚鬣吓得不轻,生怕让这小子出乎意料的将自己的法宝给毁了。

    期间,猪刚鬣三言两语的将自己受菩萨点化在此等候玄奘的事情道出,纳头便拜,口称师父。

    知是菩萨安排,玄奘自是欣然接受。

    高翠兰下来的时候,简单的拜师仪式已经结束。

    玄奘听这猪妖说还给自个起了个“猪悟能”的法名,便是笑道:“好!好!你师兄叫做悟空,你叫做悟能,都是我法门中的宗派。”

    猪刚鬣又道:“师父,我受了菩萨戒行,断了五荤三厌,在我老丈人家里也是持斋把素,不曾动荤,今日已经见了师父,我便开了斋罢?”

    高翠兰远远的听到了“老丈人家里”几个字,不禁暗嗔一声“好不要脸!”见他似乎未曾受伤,终是安心下来,远远的瞧着,既不上前,也不远去,实是心中纠结,两人这段有名无实的姻缘该做何评价,难道果然像这猪妖所说,他们前世便是一对欢喜冤家?

    玄奘听了猪刚鬣的话却是笑道:“不可,不可,你既是不吃五荤三厌,我再与你起个别名,唤为八戒。”

    猪刚鬣欣然接受,眼睛四扫,却是瞥见了高翠兰,正要上前说上几句话,那高老太公远远的见了,挡住他的视野,走上前朝着玄奘恭喜一番,又令家童仆人安排筵宴,酬谢唐僧。

    只这一眨眼的功法,待猪刚鬣再次向高翠兰所在看去,人已经不知去了哪里。

    心中无奈,上前拉住高太公说道:“岳丈大人,请我拙荆出来拜见诸位公公伯伯,如何?”

    高太公此前迫于形势才暗许了那桩婚事,但与这猪妖从未这般亲近,心中一凛,面色已经有些发白,更何况,众目睽睽之下,他又岂能真的应了这妖婿的请求。

    正是迟疑,猴子已经笑骂着道:“贤弟,你既是入了沙门,做了和尚,从今往后,便再莫提起那拙荆的话说。世间只有个伙居的道士,哪里有个伙居的和尚?我们且来叙了坐次,吃顿斋饭,赶早儿往西天走路吧。”

    却不知,这猪刚鬣师从陆压道人,由道入佛,不说他与这高翠兰是前世宿命的良缘,便是如今潜修的禅法,也是密宗欢喜禅功,本身就有明妃一说,不过他也没有与猴子解释的打算,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宴罢离行,猪刚鬣远远的瞧见了躲在人群后的高翠兰,心中欣喜,摇摇摆摆的上前对高太公唱个喏道:“好丈人,你好生看待我浑家,取经之后,照旧与你做女婿过活。”

    猴子在一旁喝道:“夯货,却莫胡说!”

    却不知猪刚鬣这句话其实是说给后边的高翠兰听得。

    这段时间,高翠兰已经感受到了众人的看向她的异样的眼神,听得猪刚鬣的话后,心中却是有了决定,打算离开高老庄,去这唐朝和尚来的地方看看,一则哪里传闻人杰地灵,是个修行的好地方,二则也是不想继续留在这庄里,被人评头论足、闲言碎语。

    任青莲见那高翠兰目光忽然坚定起来,便知道猪刚鬣这句话终于起了作用,笑道:“二师兄这是怕路上出了什么差池,到时候既误了做和尚,又误了娶老婆,两下里都耽搁了……”

    猪刚鬣听到他的称呼微微一愣,但也没去多想,以为这辈分是从乌巢禅师那里传下来的,毕竟在他看来,两人其实也是算是同门师兄弟。

    却不知,“二师兄”这个称呼,其实只是任青莲从前世那些影像里听来的称呼,开玩笑的意义更大。

    玄奘新收了一个本领高强的徒弟,心情也好,听众人插科打诨,笑道:“少提闲话,我们赶早儿去吧。”

    说完,二师兄已经将收拾好了的一担行李担着,跟着玄奘的步伐,往西而去。

    “二师兄怎么不将这行李担子放在马匹上?”

    任青莲心中诧异,忍不住问道。

    猪八戒已经知道了这白龙乃是西海的小白脸所化,笑道:“师父不是说了吗,我们是行脚僧,扛着这行李,也算是一种修行了……”

    暗中却是传音给任青莲道:“贤弟有所不知,挑担有功、牵马有功,但凡是在取经途中付出的辛劳,可都是功德啊!”

    这也是就是看在大家都是乌巢禅师的徒弟上,猪刚鬣才会和任青莲说这些隐秘。

    任青莲张了张嘴,又看了看自己牵着的马匹,心道原来如此,但对于二师兄时刻不忘拍马屁的功夫更是钦佩到了骨子里。

    哪里知道,那猪刚鬣能够在天蓬元帅的位置上做了那么多年,早就深谙拍上司马匹的功夫。

    果然,那玄奘听了猪八戒的话,连说了几句孺子可教,对这新收的徒弟越发喜爱起来。

    因为乌巢禅师的心经,已经借助龙象尊者的手传授给了玄奘,所以接下来也就少了浮屠山路遇乌巢禅师这档子事情。

    三人一路餐风宿水,一路上倒也安稳,不知不觉之中,阳春三月已经过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