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12章 痴男怨女

正文 第112章 痴男怨女

    红云如同一层烟纱飘入了云栈洞中,上面的玄光开始一阵转动。

    任青莲识的这是件法宝,落入洞中的一瞬间,心念微动,便是不着痕迹的飘落在了旁边的一处角落里,开始借助精血中的意念来感应这云栈洞中的布置。

    几乎同时,那红云上玄光涌现,最终化作一方手帕,落入了一个黑衣女子的手里。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位红衣女子。

    任青莲眼睛微微一缩,认得那个黑衣女子,正是之前在观音院见到的春十三娘,但却不知道,此刻躺在这蜘蛛精手里的手帕,正是当年石矶娘娘的法宝八卦云光帕。

    洞中千仞,红衣女子却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一块丈许大的畸形怪石前停下。

    掐动法诀,用手一指,那巨石便是缓缓移开,现出了一道门户。

    任青莲化作一道虚幻的血影,悄悄地跟在后面。

    一眼望去,发现里面是个巨大的岩穴。

    钟乳倒垂,石殉林立,悬挂在石笋间的琉璃灯,发出阵阵惨绿的光芒,照着阴森的洞径,显得有些阴森可怖。

    任青莲看的心里有些发毛,想不通卵二姐拟或是那位二师兄的品位居然会是如此这般。

    又跟着走了约莫数十丈,脚下开始变成光滑的平地,四周门户重重,洞径错杂,隐约可见人影移动来往,但却没有任何声息。

    这时候,两名青衣少女迎了出来,长相不俗,也不知道是什么精怪变得,朝着红衣女子双双施礼道:“夫人回来了!”

    “夫人”两字,使的任青莲心中一动,确定这红衣女子就是卵二姐无疑。

    红衣女子只是微微“嗯”了一声。

    春十三娘已经哼道:“那头猪呢,怎么,被那猴子打的不敢见人了吗!”

    “春娘……”红衣女子有着责怪的瞪了春十三娘一眼。

    两名青衣少女俏生生的站到一侧,待春十三娘二人走过,然后才施施然的跟在后面。

    又穿过了两重门户,眼前便是现出了半亩大的一片空间,上望洞顶,总共约莫有十来丈之高,却毫无斧凿的痕迹,显然是个天然的奇洞。

    任青莲暗中看去,就见一个穿着青不青、蓝不蓝的梭布直裰,系着一条花布手巾,黑脸短毛,长喙大耳的猪妖映入了眼帘。

    这就是猪八戒吗?喃喃一声,任青莲收敛气息,倒是想要看看,这三人的会面有什么爆料让自己发现。

    ……

    “你要离开这里了吗?”沉默良久,卵二姐仰头看着猪刚鬣道。

    猪刚鬣点了点头:“二姐,是我对不起你……”

    卵二姐摇了摇头:“呆子,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你我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姐姐你说什么呢,常言道‘一夜夫妻百夜恩’,你们好歹也做了一年的夫妻,还将这满洞的家资给了他,他……他就是个负心汉!”春十三娘不忿的道。

    卵二姐却是自怨自艾的道:“是我不好!”

    猪刚鬣叫道:“不,不,不是你不好,我也不知道是谁错了,想来想去,定然是我错了。”

    他虽然花花肠子多,但却是个性情中人,既然已经和水草小妖精保证过要双宿双飞,便要信守承诺。

    更何况,与卵二姐的一场露水情缘,当初的确单纯的是为了提升修为,如卵二姐自己所说,就是各取所需而已。

    但造化弄人,两人合籍双修一年,彼此都萌生了一些情愫。

    不过,对于猪刚鬣来说,这份情愫倒也不是什么男女情爱,反而更像是一种长姐如母的亲情。

    可对卵二姐来说,这情愫却是少女怀春,甜蜜的恩爱。

    所以,等到猪刚鬣寻到水草精的转世之身,一脸兴奋的将这个消息告诉卵二姐的时候,对于卵二姐来说,却是如遭雷殛。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这九头雉鸡精转世重生后,本性中的戾气倒是少了许多,对这猪刚鬣也是真爱,便决定就此放手。

    义气的春十三娘,自然有些看不过去,加上此前就曾败于猪妖手里,这些年时不时就会过来找麻烦。

    猪刚鬣心中有愧,对这“小姨子”倒也忍让,随她胡闹。

    如今,西行在即,猪刚鬣自然要给这个长姐如母的卵二姐说一声,告个别。

    西游的事情卵二姐一早就从猪刚鬣哪里听说过了,只是没想到时间过得这样快,若他离去,连远远看他的机会也没了。

    情之一字害人不浅,虽然已经从猪刚鬣哪里知道了猴子的存在,但还是有些不放心,卵二姐远远的就开始注意着方才那场争斗,暗自替猪刚鬣担惊受怕着。

    如今一见猴子离开,便是迫不及待的往这令人睹物伤心的云栈洞来,就是想要看看,那呆子是否安好,至于其他的,她不愿意说,也不好开口去说,痴情种种,倒是与寻常人类的痴男怨女一般。

    “是因为山下的那个高家小姐吗?我去杀了她!”春十三娘匪里匪气的哼道。

    猪刚鬣的身上涌动起来一股强烈的凶煞之气,眼睛一眯,目光不善。

    卵二姐这才收拾心情,劝道:“别担心,她就是心直口快,说话不经过脑子,有我在,你放心。”

    猪刚鬣也知道春十三娘的脾性,点了点头,提醒道:“那遭瘟的猴子怕是不久就要回来,你们先离开吧,免得被他误伤了……”

    卵二姐有些担心的道:“你也是,既然知道那猴子是取经人的徒弟,为何不将事情说明白了,也免得争斗。”

    猪刚鬣摇了摇头,笑道:“你不知道,俺老猪若是不显露些手段,怕是被那猴子小觑了,路上难免会欺压与我。”

    任青莲听得眼前一亮,这猪八戒心思倒是挺多的,居然还担心这个。

    卵二姐又道:“你取经回来之后,还来瞧我不瞧?”

    “自然要来瞧的,二姐是俺老猪这辈子唯一的亲人。”猪刚鬣斩钉截铁的说着。

    卵二姐脸上微微有些好看了些,有些捉狭的笑道:“也是,你还要来找她呢!”

    猪刚鬣有些尴尬,“那也是一个原因吧。”

    春十三娘哼了一声,有些想不明白姐姐为何会对这猪头如此纵容,去承受那些委屈。

    “只要我还活着,总是在这云栈洞里等你。”卵二姐喃喃的道。

    声音极低,猪刚鬣下意识的将五感放大了许多,蓦地,转身向角落中喝去:“什么人,给老猪出来!”

    说着,手掌一分,九齿钉耙“呼”地射将出来,徐徐延展,舞动成了一个巨大的光镜,在空中旋转着让任青莲的血影幻身显露在众人眼前。

    “是你!”血影依稀有些任青莲的样子,却是瞒不过春十三娘。

    “任青莲”长袖漫卷,躲开猪刚鬣的钉耙光影,咧嘴笑道:“春姑娘,好久不见!”

    “你们认识?”猪刚鬣和卵二姐几乎同时朝着春十三娘狐疑道,与此同时,向任青莲攻去的招势也为之一缓。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