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103章 白衣秀士

正文 第103章 白衣秀士

    常青酒楼。

    几个在附近寻找任青莲的武僧见到信号,一拥而入。

    鲁萧二僧见己方人多势众,胆气为之一壮。

    “小子,强龙不压地头蛇,乖乖出来,兄弟们也能让你少受些皮肉之苦!”

    房门推开,任青莲一式紫燕绕梁自二楼飞入当场。

    衣袂飘飘,冷然道:“好个霸道的观音寺!”

    “兄弟们,一起上。”

    鲁姓和尚大吼一声,袖子里一条鞭子如同银光倏然向任青莲袭至。

    劲风吹体生寒,任青莲却是轻蔑一笑,撄其锋发出一掌。

    楼中焦雷乍起,青砖寸碎!

    “不知死活。”

    淡淡的声音传来,任青莲闲庭信步的走向众僧。

    鲁姓和尚鞭法不错,杀得呼呼生风。

    只是任青莲见识了上古武学精妙之后,这样的招法根本就难以入眼。

    随意挥出几拳,搅的鞭影忽明忽暗。

    其余几个武僧不是用棒就是用剑,落在任青莲身上,棒毁剑裂,骇的不轻。

    食客们早已远远避开,只苦了掌柜的和几个店小二,一边想要护住店里的摆设,一边叫喊不休,“哎哟,罗汉爷爷们小心小的脑袋!”“哎呀,法师老爷留神小的的耳朵!”……

    任青莲青衫一拢,见这些和尚的武艺没什么特别的地方,终于决定收手。

    “轰!”

    一道气劲席卷开来,不断的将和尚们围困其中,范围越来越小。

    众僧只觉周围传来的压迫越来越重,拳掌齐施,也抵挡不了,额上都是汗珠涌现,片刻,已将僧袍湿透。

    “公子饶命!”

    “救命啊……”

    终于,有和尚开始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跪地求饶起来。

    任青莲青衫一震,气劲便是化作丝丝缕缕射在众僧身上,将他们的穴窍封住,僵在大厅动弹不得。

    “是金池长老让你们来找我的?”

    任青莲淡淡的问道。

    “是……是……院主,还有和白公子……”

    和尚们惊慌失措,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任青莲点了点头,猜到定是那个泼皮说漏了嘴。

    “公子饶命,俺们再也不敢逞凶了。”

    “对,对,公子饶命……”

    掌柜等人看的目瞪口呆,这些和尚平日里虽然嚣张跋扈,但观音寺在大家心中地位极高,向来都是敬畏有加,倒也不觉得什么,现在见了这样跪地求饶的怂态,自然有些大跌眼镜。

    任青莲冷笑一声,大手一挥,众僧身上的穴窍便是解开。

    只是还不等他们高兴,便觉丹田一阵刺痛。

    却是任青莲发出的气劲轰入众僧的丹田,废了他们的武功。

    “你们日后好自为之吧!”

    任青莲说完,也不理会众人,大步离开了常青酒楼。

    夕阳西下,一股朔风扑地卷来。

    常青酒楼门口吊着的两只灯笼里的篝火突地灭了,两扇楼门给劲风吹得忽悠忽悠的响,整条长街变得阴沉沉的森冷起来。

    几个和尚刚要走出去,被这冷风一吹,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又将头缩了回去。

    众人透过门上的窗户往外看去,街道尽头,是一个拖着长剑的白衣书生。

    “是白公子来了!”和尚们多少有些欣喜,不过一想到自己丹田被废,面色都是很快阴沉了下来。

    ……

    “白衣秀士?”任青莲看着眼前的白衣人,书生打扮,高瘦臂长,在昏溟的暮霭中瞧来,似乎瘦得只剩一道白惨惨的影子。

    “是你杀了凌虚子!”白衣书生眼中煞气凛然的喝道。

    “你是说那头苍狼精吗?”任青莲笑道。

    “找死!”白衣秀士不再废话,青光闪动,剑如匹炼,刺向任青莲。

    “啧啧,修炼武道的妖怪,还真不多见。”任青莲见这白衣秀士招法有度,心中暗暗惊奇。

    “废话少说,拿命来吧!”白衣秀士怒不可遏,左手成掌,划了个圈子,往任青莲腿上抹去。

    东胜神州灵气充裕,不但道门林立,那些远古时期的武道大派也有传承,这白花蛇当年求访仙缘不得,却是在一个没落的武道门派中学过几招武者的伎俩,虽不见得绝顶,但放在武道没落的南赡部洲,已经算得上难得的高手了。

    任青莲见猎心喜,叫一声好,右掌撤了对方的掌力,化掌为指,在那剑上一弹,铮然一响,震得白衣秀士玉手酥麻,惊退三步。

    白衣秀士心中一颤:“这厮果然厉害,希望大哥马上过来,久了,恐怕我也拖不住他……”

    下一刻,任青莲已经拔出太阿剑攻来。

    白衣秀士当即抖擞精神,剑啸如雷,将这些年潜修的逍遥九剑施展开来。

    剑气如虹,顷刻间就将五丈内的土石搅得满天飞扬,声势端的骇人。

    任青莲却是暗中冷笑,武道修炼讲究精气神合一,武者出剑,必定是心神合一,这白花蛇使的剑法招招正气凛然,但施展剑法的主人却是个心思不纯的妖怪,威力看似虽强,但却难得精髓,也难怪会被猴子一棒砸死。

    想到这里,踏前一步,太阿剑罡气锐啸悸耳,扶柳一般,向前挑去。

    白衣秀士只觉腿上一痛,已被锋锐剑芒刺破,任青莲不待招术使老,劲力暴吐,乘着白衣秀士出剑护身之时,太阿剑又在他肩头拂了一下。

    这一下,白衣秀士身子踉跄,半边膀子立时酥麻,惊骇之下,一张脸已没有半分血色,“可恶,你这是什么邪剑!”

    话才说完,忽觉背心上一麻,一股阴寒的劲力已自“命门穴”上急透而入。

    白衣秀士一惊,破口大骂起来:“卑鄙,你竟然用毒!”

    说完,身形摇晃之间,化作一道白影如草中惊蛇一样在任青莲眼前疾闪而过。

    任青莲却是穷追不舍,白衣秀士怒气难泄,嘶吼一声:“小辈,再吃老子一招!”

    说着,一只狼毫毛笔挟着风雷之声,点向任青莲眉心。

    这一笔点去,已经运上他全部力量,笔端虽是柔韧之极的狼毫所制,但在灌注了罡气的情况下,何异于刀剑。

    任青莲自西行以来,历经无数剧变,经验已算丰瞻,当即以毒经指捻蚊须针的手法,将这狼毫笔抓住。

    双足稍点即纵,反手将这毛笔投掷而出,直指前方白影。

    “吼!”一声巨吼传来,白衣秀士终于现出真身,堪堪将那射来的利笔挡住。

    妖云蒸腾,骇的远处躲在酒楼里观战的一帮和尚面色煞白。

    “那白公子竟然是头蛇妖!”

    掌柜等人确实有些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和尚们,难道自己等人奉若神明般的高僧,竟是与妖怪同流合污之辈!

    就在这时,远处的观音寺上传来一阵杂乱的钟声。

    暮鼓晨钟,这个点敲钟,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留在酒楼里的和尚们面面相觑。

    观音寺中,玄奘拜佛,猴子却是跟着新来的渡缘和尚撞钟。

    不过猴子显然是将敲鼓撞钟当成了戏耍,那边渡缘住了鼓,猴子还是只管撞钟不歇,或紧或慢,撞了许久。

    渡缘只当这猴精和尚与自己一样,都是刚刚入门不久,上前解释起来。

    猴子耍完,丢了钟杵,笑道:“这叫做‘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却不知,他这胡乱撞钟,早就将寺里的和尚们惊动,一齐拥出来骂道:“是那个野人在这里乱敲钟鼓?”

    猴子跳将出来,咄的一声道:“是你家孙外公撞了耍子的!”

    把个和尚们唬得跌跌滚滚,都爬在地下道:“雷公爷爷!”

    猴子撇嘴不屑道:“雷公是我的重孙儿哩!”

    玄奘走来呵斥几句,将自己身份说来,才让众僧放心下来,稍后,便有院主出来迎接,请道:“老爷们请到后方禅房中奉茶。”

    猴子亦步亦趋,解缰牵马,抬了行李,转过正殿,忽然叫道:“有妖气!”

    院主目光一缩,讪笑起来:“猴长老说笑了,这佛寺中哪里来的妖气。”

    “不是寺中,是山下的小镇,你们肉眼凡胎,看不出来而已。”猴子有些兴奋的说着。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