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059章 传授心经

正文 第059章 传授心经

    福原寺上空,几处雁阵惊寒,掠空而过。

    僻静的禅院里,两道人影,随着屋内的火烛的闪烁,交错纵横,时长时短。

    钟戒庵就守着玄奘的屋子里,天竺番僧出现的一瞬间,就被他气机感应到了。

    但对方究竟是如何来到这屋子里的,他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疾步挡在玄奘身前,他一脸凝重的打量着来者,单掌问讯道:“长老何人?夤夜到此,不知有何贵干?”

    玄奘听到动静,抖眉睁目,站起身来,双掌合什。

    “法师小心!”钟戒庵提醒一声,怒目金刚般的盯着来人。

    就见那天竺番僧忽然笑道:“信步而游,绝无恶意……”说着,便往玄奘走去。

    钟戒庵眉毛一挑,道:“情形特殊,万望贵客留步!”

    说着,他向前跨了一步,有心试探对方武功如何。

    天竺番僧似乎看破了他的心思,笑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话音一落,两道冷森森的目芒,如电一般,直射到钟戒庵面上。

    钟戒庵心内一惊,下意识地退了一个大步。

    从这目芒,他可以看出这番僧修为之深。

    屋内气氛变得无比的紧张。

    天竺番僧将目芒一敛,自语般地道:“我佛慈悲,你面壁数十寒暑,仍然动了嗔念,佛说无相,你却仍在着了相,数十年苦参,竟未能扫除尘埃……”

    “你……”内心被人窥探,钟戒庵一脸惊恐的指着番僧,一时间,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了。

    番僧说完,没有继续理会他,望向玄奘,笑道:“玄奘法师,久仰了。”

    玄奘连道不敢,又见这番僧佛法精深,便起了讨教的心思:“大师好像不是本地人?”

    “老衲来自西天梵土象雄王朝!”番僧淡淡道。

    “原来是天竺高僧,失敬失敬,不知大师如何称呼?”玄奘双手合什,心中大喜的道。

    “菩提本无相!老衲不染尘俗多年,已经不记得姓甚名谁!”番僧一脸唏嘘。

    此人正是被那乌巢禅师救了一命的龙象尊者,皈依密宗门下之后,特地来替他那便宜师父行一场造化给这玄奘法师。

    玄奘再次合什做拜,问道:“那西天大雷音寺就在天竺吗?”

    “远啦,途中虎豹山妖,十分难行!”龙象尊者心有余悸的说着。

    玄奘早有预料,也不丧气,又道:“路途远到何处?”

    龙象尊者笑道:“路途虽远,但终须有到之日,却只是魔瘴难消。我这里有《多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

    玄奘拜谢不已,忍不住接过佛经,一行行看去,果觉佛宗妙理,不能言表。

    良久,一卷佛经被他阅遍,那经卷上的字已经消失不见。

    玄奘暗暗称奇,将这一幕瞧在眼里的钟戒庵已经纳头便拜,向那龙象尊者道:“弟子罪孽深重,还请大师教我……”

    “各有缘法,各有缘法!”龙象尊者说着,又朝玄奘道:“西天路远,法师还是提早上路的好。”

    玄奘道:“大师有所不知,我有一个随从,早些时候受了伤,耽搁了几日,须得在此等候一两日光景。”

    龙象尊者笑道:“任青莲自有机缘,已经被老衲送往一处秘境修炼,不久便能与法师相遇。”

    玄奘喜道:“果真如此?贫僧早就觉得任居士颇具慧根,与我佛宗有缘,没想到他已经拜入大师门下。”

    龙象尊者摇了摇头道:“只是有些缘分,但还算不得我门下之人。”

    玄奘也不在意,西天路远,他有信心将任居士劝的皈依我佛,向那番僧拜道:“如此,明日一早,贫僧二人便启程西行。”

    龙象尊者赞叹一番,神足通施展,不着痕迹的消失在两人眼前。

    玄奘二人见了,连道此僧神通莫测,整整一夜,都是兴奋的没怎么合眼。

    翌日一早,天才蒙蒙发亮,两人便已启程西去。

    ……

    浮屠山上,乌巢禅师望着眼前的龙象尊者,笑道:“佛经已经传给三藏法师了吗?”

    “禀师尊,已经交给他了,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上路了!”龙象尊者说道,“不过他去西天取得是大乘佛法,与我密宗何干?”

    “他不是已经学了《多心经》了吗?西天取经,虽然取的是大乘佛经,但佛法东传,究竟传的是密宗还是显宗,那就不一定了!”乌巢禅师望着双叉岭的方向,笑道。

    “弟子当年便有心将密宗佛法传播到中土世界,但却那里的人似乎十分敌视佛门中人?”龙象尊者皱眉道。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蟒衣龙袍轮换穿!中土世界人杰地灵,改朝换代也要比其他地方频繁,如今的李唐王朝,他们的皇帝已经认了老君为‘圣祖’,将道家排为诸教之首,国中大兴太清宫宇……”

    “那为何还要在这个时候传法?”龙象尊者奇道。

    乌巢禅师笑道:“佛法东传,早在千年之前已有定数,那唐王终是一介凡人,恩威并施之下,岂不是朝令夕改!但经不可轻传,才有了这三藏法师远途跋涉,虔诚取经之事,日后,也能显得真经金贵。”

    龙象尊者点了点头,似懂非懂。

    乌巢禅师已经笑道:“好了,我们能够做的,已经都做了,就看日后开花结果,是个什么情形了!”

    “连师尊也不能算出日后之事吗?”龙象尊者好奇道。

    “不可说,不可说,走了,回金刚界吧!”

    乌巢禅师说着,两人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

    猴王洞中,任青莲心里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喃喃一声:“难道这劫数真的躲不过吗?”

    一夜时间,赶回大唐边界,除非是有像无名番僧那样的神通伟力。

    “咦,这是什么美味!”就在这时,雪猱王叫了一声,嗅着鼻子,向洞中的那个铁锅旁边走去。

    任青莲想着心事,与那白素贞一起走入洞中。

    几只守在一旁的金丝雪猱见了他们的王,叽叽呀呀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通。

    雪猱王已经知道了事情始末,骂道:“那老倌儿又来偷老子的酒了!”

    任青莲吃了一惊,以为他说的是飘香酒丐,却听雪猱王继续道:“罢了,那道士神出鬼没,看在他留了这一锅美味的蛤蟆羮的份上,就不与他计较了。”

    说完,洞里的雪猱们一阵欢呼,死死的盯着那锅里的毒汤,等着雪猱王帮忙分食。

    任青莲摇了摇头,转头向白素贞笑道:“看来你那个死对头已经被人熬了羮汤!”

    白素贞原本对那锅中的毒气还觉得十分美味,不过想起可能是那蛤蟆精所化,就是一阵作呕。

    任青莲见到这一幕,心情已经平静下来。

    能做的他已经都做了,若是钟戒庵依旧难逃一劫,他也算是问心无愧了。

    不过抱着一丝侥幸,他还是打算马上就与这两个妖怪别过,连夜赶往边郡,希望早日能与玄奘相会。

    白素贞听了,却道:“素贞刚好也想去看看人世间的风采,便驮上仙一路如何?”

    说着,便已现出了本相。

    原本任青莲还有些迟疑,但见了这巨蟒真身,又想到之前见到过她的急掠之速,心中暗忖:或许有这蛇妖相助,时间上还能够来的及呢!

    想着,也不推辞,一跃而上,踩在巨蟒脖颈阔处,站稳。

    下一刻,就见这白蟒身子窜入夜空,掠地狂飙,急电飞舞,往大唐边关而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