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027章 陆地神仙

正文 第027章 陆地神仙

    任青莲脚下一顿,沉声道:“武道一途,达者为师,久闻大师‘观心问道’之名,小子欲以掌代剑,领教大师高招!”

    邢捕头暗叫糟糕,这任青莲借助皇极丹成就武道一流不过一夜时间,如何是那钟戒庵的对手,当即朗笑一声,劝道:“西行在即,两位大侠还请稍安勿躁。”

    钟戒庵双眼炯炯,合掌施了一礼,道:“贫僧有僭了!”

    话声一了,他藉着合掌一分之势,单掌急拍而出。

    刹那之间,只听到一声凌厉的啸声,掌风如利刃涌出,直扑任青莲而去。

    任青莲目光闪出,清晰的发现钟戒庵施掌之际,那只手徒然变成了赤色,上面有丝丝热劲缭绕。

    心念一动,也是一掌拍出,迎着对方掌劲而去。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沙石飞卷,气劲旋动。

    钟戒庵面上神色一变,身形已稳不住,蹬蹬蹬连退三步。

    任青莲却是淡淡一笑,屹立不动,只是身上锦袍被劲风吹得唰唰作响。

    钟戒庵深吸一口气,道:“任施主神功惊人,贫僧今日方始亲见,更觉名不虚传!”

    任青莲哈哈一笑:“侥幸,侥幸,大师若是将皇极丹服下,小子恐怕就不是对手了。”

    九幽玄瞳在达到洞察入微之后,他的目力好的简直就是惊人,方才交手之际,他便是发现钟戒庵口袋里露出的锦盒,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也足够让他确认,这大和尚并未将那枚皇极丹吞服。

    不过任青莲将无名功法运转了一夜,体内的内劲已经全部转化成了无属性的真气,虽然在量上可能还不及钟戒庵,但在质上却是强的不止一筹,即便对方已经将皇极丹吞服,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大和尚虽然出言不逊,但能够坦然认输,已经让任青莲观感改变了许多,加上两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还要守望相助,他便不愿意将对方得罪惨了,说这话,也是为了不至于让对方无从下台。

    果然,听到任青莲的说辞,钟戒庵脸色也好看了许多,笑道:“不敢当,不敢当!”

    邢捕头虽然惊异任青莲的实力,但也同时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武道大会上的那个大太监走了过来。

    先是朝着任青莲微微一笑,才扯着嗓门喊道:“宣任青莲、钟戒庵两位壮士进殿!”

    ……

    朝堂宝殿上,太宗命人将写好的取经文牒拿来,又加印了通行宝印,才将这通关文牒亲手递给了玄奘。

    “御弟,今日是个出行的吉日,这通关文牒你拿好,朕再送你一个紫金钵盂,方便途中化斋使用……”

    太宗说到这里,黄门官已经奏道:“任青莲、钟戒庵殿外候旨。”

    太宗笑道:“西天路远,更多虎豹妖魔,朕特意为御弟选了两位高手,给你做个长行的从者。”说着,又道:“请两位壮士进来吧!”

    不多久,任青莲二人便被宣上宝殿。

    太宗目光一滞,看着任青莲有些愣神。

    引任青莲二人进来的那位太监善揣圣意,上前小声的道:“启禀陛下,这位任公子年少有为,昨日校武场上力压群雄,而且,他还是拜剑阁新任的阁主呢……”

    任青莲先是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唐太宗,发现并无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将目光放在了玄奘身上。

    这时才听太宗一脸感慨的道:“果然是少年英雄啊!”

    实在是任青莲太过年轻了,年轻的比玄奘还要小整整十岁,江湖上虽然也有英雄少年,但若论真正的高手,大多还是活了近乎半载之数的那些人。

    任青莲闻言,收起目光,淡淡的躬身行了个礼。

    太宗虽然感慨,但也不忘厚此薄彼,又朝着钟戒庵道:“昙宗大法师近来可好!”

    钟戒庵双掌合什施了一礼道:“启禀陛下,师父他老人家近日参禅悟道大有领悟,已经在小僧下山之前闭关,打算突破到涅槃境。”

    佛门的涅槃境就是道家的结丹境,此后还有金身境、天佛境,分别对应道家的元婴和真仙境界。

    “哦弥陀佛!”玄奘唱了声佛号,少林寺的昙宗大法师他可是早有耳闻,没想到修为已经高深如斯,若非西行取经在即,他倒是想要去见识求教一番了。

    任青莲目光也是一缩,“幽冥真经”中对于佛道诸派的修行等级可是有过提及,没想到少林寺居然已经有人快要突破到武圣境界了。

    太宗朗声一笑,“我大唐人才济济,又将添一位陆地神仙了。”

    说着,又道:“玄奘法师这次西去取经,一路上就有劳两位保护照应了。”

    “应该的!”钟戒庵点了点头。

    任青莲也微微颔首。

    太宗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道:“朕再送御弟壮马一匹,添为远行脚力,你们可以就此行程。”

    玄奘大喜,谢了恩,领了物事,便带着任青莲二人往殿外走去。

    唐太宗坐着排驾,与众多的官员一路同行。

    很快,众人就来到了城关外的洪福寺前。

    玄奘近来就在这里修行,寺庙里的几个师兄弟早就在寺门口候着,看到玄奘一行人,上前将师兄弟们连夜准备好的衣物取来,送到玄奘身前。

    任青莲一路上漫不经心的走着,毫无做随从的觉悟,玄奘的行李就落在了钟戒庵身上。

    他此刻心中苦恼的是,如何在接下来的取经路上活命下来,因为在原著中,唐僧的这两个随从在刚刚离开大唐时就被妖怪们抓住,做了下酒饭。

    钟戒庵老老实实的跟在任青莲身后,方才两人比拼掌力,他自愧弗如,原本的心高气傲早就荡然无存。

    看了眼自己背着的行囊,又上前一步将玄奘手里的衣物也接了过来,苦着脸暗付:看来这一路上是指望无不上这位任大少爷了!

    唐太宗这时也停了下来,教人吧收拾好的马匹牵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还是递给了刚刚才将行囊收拾好的钟戒庵。

    举着酒杯向玄奘问道:“御弟可有雅号相称?”

    “贫僧是个出家人,未敢称号。”玄奘摇头道。

    “当时菩萨说,西天有经三藏,御弟可指经取号,号作‘三藏’何如?”说着,将手里当即酒杯递给了玄奘。

    玄奘谢了恩,接了御酒,却道:“陛下,酒乃僧家头一戒,贫僧不会饮酒。”

    “今日之行,比他事不同。此乃素酒,只饮此一杯,以尽朕奉饯之意。”

    玄奘无奈,只好将酒接好。

    任青莲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有些梦幻的感觉。又瞧着老老实实的钟戒庵,再看自己一身潇洒,终究是有些过意不去,凑上前去笑道:“大师可曾饮酒。”

    “饮酒误事!”钟戒庵说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长长的一叹。

    任青莲知道钟戒庵在皈依少林寺之前曾是一方游侠,必然是会饮酒的,不过看着样子,似乎还有什么故事。

    就在两人说话的空档,太宗已经拾了一撮尘土弹入玄奘酒中,笑道:“日久年深,山遥路远,御弟可进此酒:宁恋本乡一捻土,莫爱他乡万两金。”

    玄奘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谢恩后将酒饮尽,这才辞谢出关西去。

    只是,任青莲三人才走了没多远,就被远处飘起的一缕轻柔的古筝声所吸引,停下了脚步。

    筝音缕缕如丝,委婉绵长,任青莲听得出来,是古曲《折杨柳》。

    失神地伫立了一会,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

    果然,声音由远及近,洪福寺前面的一座高坡上,慕容玄抱着古筝走来,远远的朝着任青莲微微一笑。

    任青莲心中一热,没想到还会有人来送自己。

    “任公子,你这一去,到西天,来回得多长时间啊?”慕容玄笑着问道,她这次换了一身女儿装束,阳光下,青裳广袖和披肩长发随着秋风飘飞轻舞,宛若临波仙子。

    任青莲看的一阵失神,漂亮的姑娘他不是没见过,但有慕容玄这样气质的女子却是不多见,沉思片刻才道:“少说也得十五年吧!”

    玄奘听到后瞥了任青莲一眼,很快又闭着眼睛老神在在的念起佛经来。

    钟戒庵却是抬着头,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慕容玄微微皱眉:“要怎么久啊……”

    “修真无日月,十几年的时间转眼便逝,姑娘心地善良,日后行走江湖还得多加小心才是!”任青莲心中一叹,叮嘱道。

    慕容玄有些垂头丧气,听到任青莲的话却是笑道:“有劳公子关心,长安事了,我也要回金陵了。”

    “人心难测,还是小心为上的好。”任青莲想起,霓裳派的总舵就在金陵城。

    “好啦,本来是我来送你的才是,反倒是你,婆婆妈妈的说了这么多……”慕容玄笑了一声,取出一物递给了任青莲,传音入密道:“这是我家传的‘无相天罡指’,西天路远多妖,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任青莲见识过慕容玄的指劲,自然知道这门功法的珍贵。

    “大家礼尚往来,你昨夜还送了我一只手套呢!”怕任青莲不接受,慕容玄扬了扬手上的珍奇手套道。

    钟戒庵可没有玄奘的道行,虽然装出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但却将二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不由咧嘴,想起任青莲的匪号,暗道果真。

    “那便多谢姑娘了!”任青莲也不婆婆妈妈,这指法对他来说说不定还是保命的技法呢。

    慕容玄一脸欢喜,又道:“那便祝任公子此去能够得偿所愿,修为武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任青莲潇洒一笑,抱拳道:“多谢姑娘吉言,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咱们后会有期!”

    慕容玄抱着古筝,弹唱道:“杨柳乱成丝,攀折上春时。叶密鸟飞碍,风轻花落迟……”

    任青莲一挥袖:“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慕容姑娘,珍重。”说着,衣袂飘飘,一行三人,消失在茫茫高坡处。

    慕容玄目中异彩连连闪动,喟然道:“任公子好生洒脱,只是这一别,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