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024章 陆压道君

正文 第024章 陆压道君

    袁守诚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向了地上的碧血珠。

    这珠子因为吸收了太多的阴邪毒劲,上面已经裂痕遍布,随时都会彻底崩碎。

    “今夜一战,长安城四周十年内都不会有毒虫出没了!”

    说着,袁守诚将碧血珠捡起来,左手结了一个天罡雷法的印诀,便要以雷霆之力来将这珠子中的毒劲焚灭。

    任青莲见了,笑道:“不知先生可否割爱,将这碧血珠赠与小子!”

    袁守诚也想起了任青莲此前吸收毒虫奇毒的一幕,“任公子可是想要吸收着珠子中的毒劲?”

    任青莲也不隐瞒:“确实有这个打算。”

    袁守诚眉头微蹙:“毒之一道终究有失光明磊落,虽然不知道任公子如何能够继承了那三目金蟾的能力,但还是少用的为妙!”

    任青莲却道:“力量无分正邪,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

    袁守诚微微颔首,将珠子递给任青莲道:“希望任公子能够恪守本心,不被妖邪之力左右。”

    却是他忽然想起任青莲西行在即,有这种力量傍身,或许还能多几分生机。

    任青莲见他忽然一脸沉思,试着问道:“小子明日便要随玄奘大师西天取经了,不知先生可否指点一二?”

    袁守诚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天机不可泄露!”

    事实却是,他在最初听说任青莲的名声之时便想试着给此人来算上一算,不过算道到的却是朦朦胧胧一片混沌,如今正主就在眼前,他依旧算出的是一片混沌无序。

    这种情形,使得他想起了不久前预测的那场降雨。

    虽然在普通人眼里,他那一场预测简直就是准的没边了,但只有他自己清楚,无论是确切的降雨时辰,还是具体的雨量,其实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误差。

    这种失误,使得他开始有些怀疑起自己的课卦之术,是不是修炼的还不够火候?

    对此,任青莲自然无从得知,见到袁守诚一副神秘已极的样子,将信将疑。

    不过对方没有揭破他是重生者的事实,已经让他放心了下来。

    想了想,又道:“先前听青玉道人说先生是鬼谷弟子,只是没想到鬼谷的课卦之术竟然如斯了得!”

    袁守诚笑了笑道:“我这课卦之术虽然有鬼谷的影子,但更多的还是结合了道门三十六天罡术中‘逆知未来’的玄妙……”

    说起他这课卦之术,袁守诚脸上有些难掩的得意。

    文中子当年便倡道、儒、佛三教合一,不断的汲取这三家的长处来完善鬼谷典学。

    袁守诚自幼独爱课卦之术,在将鬼谷流传下文王课卦术修至大成之后,发现自己依旧不能真正的勘破天机,自然就想到了释道两家的术法。

    不过“法不轻传”,他真正接触到有关课卦一道的术法还要说到几年前的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归山遇到的陆真人。

    当时袁守诚的文王课卦术已经炉火纯青,游走四方,每到一处都会摆下摊子算上一算。

    归山人迹罕至,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个道长,他职业病犯了,便想要给对方算上一算。

    不曾想,对方道行太高,他竟被自己的文王课卦术反噬的吐血,那道长倒是菩萨心肠,不但没有追究他妄算仙机之事,更是随手治好了他的内伤。

    袁守诚自然是感激涕零,与那道长一番攀谈,发现对方竟也是位课卦大家,便起了请教的心思。

    那道长也未曾藏拙,坐而论道,还将道门天罡三十六术中的“逆知未来”教给了他。

    此后,袁守诚耗费数年,将文王课卦术与这天罡三十六术中的“逆知未来”相互印证,在课卦推演一道上,大有精进。

    不久前,他兴致勃勃的出关,便在长安城中摆下摊位,算了起来。

    但他并不知道,那位在归山教他道术的陆真人却是大有来历,又被人称之为陆压道君,封神之后便一直在归山潜心修炼。

    这一次传授袁守诚天罡神术,只是机缘巧合,需要借助袁守诚的手来推进他谋划之事罢了。

    就在不久前,袁守诚算出降雨之事,但泾河龙王为了证明袁守诚算错了,妄改天机,以至于酿成杀身大祸。

    那时袁守诚正是苦恼自己的课卦失误,数日不曾外出摆摊,但泾河龙王却在摊位上见到了所谓的“袁守诚”,并在对方的告诫下找到李世民求助,才有了这后来的一系列事情。其实当时那个袁守诚便是陆压的一道分身所化。

    这些事情,袁守诚不会知道,任青莲也不会去怀疑,但任青莲得知袁守诚的课卦之术竟然是道门天罡三十六术中的“逆知未来”时,还是惊的目瞪口呆。

    是什么人会将天罡三十六术轻易授予一个算卦先生?

    对于那位陆真人,任青莲虽然有些推测,但也不敢往陆压道君这样层次的高人身上去想。但他知道,袁守诚在整件事情当中,也不过是旁人手里的一枚棋子罢了。

    不过一饮一啄,自有定数。袁守诚虽然被陆压道君算计了一场,但他领悟出来的课卦之术却传给了侄子袁天罡,此人会在未来与一个叫做李淳风的道士合力推演出人族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预言奇书《推背图》。

    想通这些,任青莲对于袁守诚隐隐的忌惮也就荡然无存。

    好奇心一失,也没有与他秉烛夜谈的心思,任青莲告罪一声,又别了慕容玄,往城中拜剑阁而去。

    深夜的长安城静得骇人,拜剑阁里面没有任何的生息,只有深秋的寒风在往来穿梭。

    夜色像一滩浓得化不开的墨汁,将石塔四周的一切全染成了一片凝满了血腥的幽暗。

    任青莲叹息一声,将石塔入口处的断龙石放下,彻底封闭了石塔。

    大口的呼吸着清冷的夜气,外面更夫打更的声响已经传来,喃喃一声:“还有两个时辰就要天亮了!”

    说着,他径直走入了静静的大堂,跌坐在正中的榻上,一边运转内劲心法,一边开始取出从青玉道人身上找到的几样东西,盘点起自己的战利品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