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004章 名声大噪

正文 第004章 名声大噪

    酒过三巡,宇文天已经有些醉醺醺,而任大少的酒量却是这些年唯一炼就的真本事,心里明堂的很,轻易就套出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

    长安城这些天十分热闹,先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水陆大会,接着便是这传的沸沸扬扬的武道大会,期间慕名而来的人不计其数,三教九流之辈更是风云汇聚。

    崆峒武术,威峙西陲。而事实上,崆峒派的掌派真人飞虹子却是地地道道的道士出身,所以,崆峒派自建派以来,就有着一套严格的清规戒律。宇文天虽然在四年前一战成名,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崆峒山上潜心修炼,过着清心寡欲的日子。这一次师门长辈派他下山参加比武,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为了磨练一下他这个掌教弟子。

    不过,师长们不在意这比武的胜负,但对于年轻气盛的宇文天来说,却是相当的在意,尤其是在刚来这长安城后,他便听说了自己的赫赫威名,竟是位列传说中的四大高手之首。虽然更多的人认为,这个排名其实是由弱到强排的,最后那位“风流剑痞”其实才是高手中的高高手!

    但在宇文天看来,这都不过是普罗大众肉眼凡胎,没见过他乾坤不动的真正厉害。所以,这段时间他卯足了劲,一直都没有落下无极功的修炼,立志要在那武道大会上夺得魁首之座。

    不过就在今日,闲来无事的他无意中听到一个算命道士居然直言他宇文天无缘比武的前三甲,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要知道,那四大高手中,少林寺的钟戒庵是前辈,他宇文天虽然自负,但确实没有必胜之算,但那剩下的两人,一个是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女娃娃,一个是名声不显的浪荡公子,其中任何一人,他都有把握战胜。这样一来,岂不最不济也能混个第二!

    不忿之下,向来耿直的宇文天自然是要好生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胡言乱语的臭道士。只是那道士也不知使了什么邪术,竟是反将他彻底的戏弄了一通,然后大笑着飘然而去。

    任青莲听得啧啧称奇,知道这段时间长安城算命先生中可是有一位高人存在的,便下意识的追问起来那臭道士的名号。

    宇文天粗人一个,哪里记得那么清楚,只道对方是个姓“袁”的道士。

    任青莲听得心里咯噔一跳,暗付,莫非这人就是给龙王算卦的袁守诚,也不知对方在推测这场比武结局的时候,有没有算到他这位风流剑痞早就是物是人非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清晰了,宇文天教训算卦的道士不成,反而不知从什么地方打听到了他这位风流剑痞的“藏身之所”,激愤之下,竟是一路横冲直撞,撞入了这个“有伤风化”的地方。

    直到被任青莲无意中点醒,才惶惶然,想要离开,绝了找任青莲比武的打算。不过,接下来这一通山珍海味却是让宇文天吃的胡天胡地,一下子摸不着北了。

    任青莲摸着鼻子一阵苦笑,这憨蛮的宇文天都能找到自己,其他稍稍有些头脑的武林高手,岂不是更加容易接近自己,看来这风月阁已经不再安全,为了小命着想,比武大会前,还是少来此地为妙。

    想到这里,他便将伺候在外面的几个侍女叫了进来,吩咐下去,“你们先扶宇文公子去休息吧!”说完,就在众侍女的一脸倾慕中飘然而去。

    只是宇文天长得人高马大,几个侍女发完花痴后开始努力的将他抬起来,试着往包厢卧榻上抬去的时候,岂料刚刚抬到一半,其中一个侍女手滑,将这宇文天大侠摔了个四脚朝天,迷迷糊糊的发出一声闷哼不说,却是将几个侍女吓了个半死。

    而这一幕被刚刚送走任大少,花枝招展的走进来的老鸨看见,自然是一通大骂。不过宇文天凶名在外,现在又是醉的烂死,自然也不会有人将他被摔这事主动说出去,甚至打定主意要栽赃给任大少爷。及至翌日一早,酒醒后的宇文公子幡然醒悟,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样,一阵风似得跑出了这风月阁,老鸨等人才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宇文天离开的匆忙,也没发现自己昨夜被众女那一摔,竟是给摔破了相,这一路上,知道他此行目的的人都将他脸上的挂彩当成了昨夜比武的印记。

    一时间,乾坤不动不敌风流剑痞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在比武之前的第二日,就已经是无人不晓了。

    后知后觉的宇文天自然是羞愤难当,不过他也不会说自己其实是犯了门中的清规戒律,跑去青楼吃肉喝酒去了,当下顾不得比武在即,找了京城的一个同门师兄作为替补之后,便是不告而别,回崆峒面壁思过去了。

    这些不说,名声再次大噪的任大少却是变得越发的低调起来,接下来的这两天,都蒙头在拜剑阁的小屋子里,试图临阵磨枪,修炼出点什么成果来。

    ******

    夜深如海。

    无名心法的修炼虽然要比记忆中变得更加容易上手,不过内功的修炼更像是水磨的功夫,只是在潜移默化的提升着他的身体素质而已。

    短期内,对于战力的提升并不明显。而且因为他走着坐着甚至是睡着的时候都在修炼,也不必刻意的去盘膝打坐什么的,所以,更多的时候,他反而是在琢磨那门名震江湖的太虚补天剑。

    剑随身动,映着屋子里的白烛,颤悠悠,忽闪闪。

    任大少毕竟是有过练剑底子的,而且,这些天随着无名心法的修炼,任青莲的身体也在逐步的恢复起来,至少,比起第一次握剑时的沉重感,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气喘吁吁的将整套太虚补天剑使完。

    “唰唰唰!!!”一连几剑,任青莲沉喝一声,最后一式“折戟一怒,三军辟易”藏剑收功,可惜,除了呼呼的剑风,原本应该威力无比的剑法,在他手里依旧是个花花架子。

    正要继续琢磨,忽然一阵“啪啪”的拍掌声从窗户外传来。

    循着声音看去,任青莲眼睛一眯,气喘吁吁的道:“原来是白堂主,这么晚了还有兴致四处闲逛?!”

    他白天很少这样畅快淋漓的练剑,因为他知道这拜剑阁同样不是个可以高枕无忧的地方,至少,这位白堂主,就对他的行踪相当的上心,没想到,这么晚了,这老狐狸居然还在暗中关注着他。

    白堂主是个高高瘦瘦的六旬老者,管辖着整个长安城的镖局,在诸长老中的地位更是举足轻重,就是他,一力坚持要让任大少做这拜剑阁的阁主。

    “大少爷,我就知道您自幼便给堂主压着,怀才不遇,白某果然没看错人!”白堂主一脸亲切,拍着任青莲还有些发抖的肩膀,将一双老眼慢慢眯起,射出两线如电的光芒,“剑法已经有了几分火候,任老堂主后继有人啊!”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