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神说世界之风起云涌第五卷 刀剑染血闯鬼界 第六十一章 路过洛阳

第五卷 刀剑染血闯鬼界 第六十一章 路过洛阳

    白衣教法把虎座飞卫交给白兴后,习惯性的向自己的护法厅走了过去,却发现在护法厅紧闭的大门口有一个人坐在那里,还不是被人,正是被自己派出去执行任务的北冥有鱼。

    北冥有鱼远远就看到了白衣教法,整个人立即站了起来,显得有些紧张。

    不紧张才怪,北冥有鱼现在可是私自回楼兰,并没有获得白衣教法同意的,一旦白衣教法不高兴,分分钟会对北冥有鱼进行惩罚。

    对于北冥有鱼来说,惩罚也好,只要不死就行,更不要让自己再回去天羽飞云那边……虽然自己亏欠了天羽飞云他们,可留在天羽飞云身边实在是太危险的。

    北冥有鱼虽然不知道白衣教法的目的何在,可是怎么想,都觉得不会那么简单。

    更何况还牵扯到一个情侠南宫云!

    当初唐芳说出情侠南宫云的名字时,北冥有鱼却是心中一惊,因为这个情侠南宫云不是别人,而是他曾经在楼兰见过的一位顶尖强者。

    情侠南宫云当时寄居在百业待兴的楼兰城里,协助楼兰子民一起发展,获得了城主李故的高度赞赏,作为奖励给情侠南宫云赠送了一座院子,让情侠南宫云和他的夫人一起居住在楼兰城。

    根据情侠南宫云闲时跟相熟的人提起,他的夫人也死过一次,但是现在却死而复生了。

    也就是说,白衣教法引导天羽飞云将要用情侠南宫云的办法来复活冰韵。

    可是,听情侠南宫云亲口述说要复活一个死去的人,可不容易……很不容易……

    具体如何不容易,北冥有鱼不清楚,但是情侠南宫云能说出口,肯定很不简单,很不容易。

    “属下拜见【教法大人】。”北冥有鱼立即上前行礼。

    白衣教法看了北冥有鱼一眼,直径向护法厅走去,护法厅大门自然而然打开了。

    白衣教法问:“什么时候回去?”

    北冥有鱼一愣,他早已经想好了一切的措辞,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到白衣教法并没有责问他也没有说其他的,反而是问他什么时候回去。

    回去哪里?北冥有鱼自然是心里清楚。

    那就是回到天羽飞云他们的身边去,继续监视天羽飞云,把天羽飞云的事情汇报给白衣教法。

    可是,北冥有鱼并不想要回去,装着胆子说:“【教法大人】属下是会来上缴任务的。”

    忽然间,听到北冥有鱼细微的声音,白衣教法眉头一皱回头看着北冥有鱼,语气比之前有些改变问:“你说什么?”

    由于白衣教法带着面具,北冥有鱼没能见到白衣教法的神态如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重复了刚才的话。

    白衣教法语气平淡地说:“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谁让你回来上缴任务的?休息几天,快回去,任务什么时候结束,我自会通知你。”

    “噗通”一下,北冥有鱼直接跪了下去激动地说:“【教法大人】求你法外开恩,让属下销了任务吧,再委派另一位教中强者前往执行这个任务,属下真的……真的无能为力啊。”

    说到这里,北冥有鱼差点就没有哭出来。

    白衣教法看着北冥有鱼带着戏谑地说:“一直以来你不是做得很好吗?怎么会无能为力?”

    “【教法大人】实不相瞒,属下是怕死,在天羽飞云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人要是一死什么都没了。”北冥有鱼还是很激动,面带哭丧的表情。

    毕竟,白衣教法是NPC,并非玩家,死亡对于白衣教法他们这些NPC来说可是很严重的。

    “怕死?我见你在天义门的时候,很勇猛啊,还不顾一切去阻拦虎座飞卫,要知道虎座飞卫身上可是吃了你三掌黑魔神掌,以虎座飞卫的实力,想要打中他可不容易,你却做到了,而且一而再、再而三。”

    “【教法大人】啊……那是……那是属下碰巧,瞎猫遇见死耗子而已……”北冥有鱼想死的心都有了,当然不能死,只是有这种感觉而已。

    白衣教法并不想跟北冥有鱼废话太多,直接威胁着说:“别废话,我给你三天假期,放完假赶紧回去,不然……直接处死,你自己选吧。”

    说完,白衣教法转身进入了护法厅里面,没有再理会北冥有鱼。

    而北冥有鱼则愣住在当场,目光发直看着白衣教法的背影,一句话都说不出,他还能说什么?

    白衣教法都下令了,不回去,就是一个死。

    那还不如回去到天羽飞云他们的身边,起码不会死那么早,而且只要自己小心点,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没错,还是回去吧!

    北冥有鱼在楼兰待了三天,去见了自己心中想见的人后,又去见白衣教法。

    白衣教法见北冥有鱼又出现了,并没有说什么。

    北冥有鱼上前,恭敬地拱手道:“禀报【教法大人】,属下不日即将要回去,不知【教法大人】是否有什么要吩咐的?”

    白衣教法从公文中抬起头看着北冥有鱼说:“唔……你知道情侠南宫云吧?”

    北冥有鱼抬起头看着白衣教法,有些疑惑。

    白衣教法直接明言:“回去后,告诉天羽飞云,情侠南宫云就在楼兰。”

    “什么?”北冥有鱼一愣,紧接着说:“【教法大人】,把情侠南宫云的消息告诉天羽飞云,天羽飞云必然会来楼兰寻情侠南宫云的。”

    “按我的吩咐去做就是,其他的你不用管,由本教法负责,去吧。”说完,白衣教法直接挥手,示意北冥有鱼可以离开了。

    北冥有鱼无奈地离开了护法厅,离开了圣教,坐在自己的坐骑上,离开了楼兰城。

    北冥有鱼几乎是一步一回头,逐渐地楼兰城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只剩黄沙一片。

    一路上,北冥有鱼都在盘算着一件事,那就是把情侠南宫云的行踪告诉天羽飞云,然后让天羽飞云来楼兰寻情侠南宫云,如此一来不是安全了?

    在楼兰城内,别的不敢说,但是安全方面,北冥有鱼是敢打包票的。

    除非……有意外发生。

    那就是前线被攻破,数道防御线被攻破,被敌人直接打到楼兰城下来。

    当然,这个是不可能存在的。

    真当楼兰军和圣教是摆设啊?

    想到这一点后,北冥有鱼一扫先前心中阴霾,反而是笑了出来,加快了坐骑的速度,恨不得直接飞到天羽飞云身边,把天羽飞云带来楼兰,这样就不用等天羽飞云捣鼓出什么危险事情来了。

    要知道,自从冰韵死后,天羽飞云整个人变了。

    杀起人来变得毫不留情,不再是那个对敌人都是一副心慈手善的天羽飞云了。

    因此,一旦天羽飞云遇到阻拦他复活冰韵的人,天羽飞云必然会像在西蜀城里面一样,直接动手杀人。

    完全不会理会有什么后果,就是先杀人!

    想到这些,北冥有鱼不由得摇了摇头,心中的愧疚之意也越发越浓烈,只得尽量自己不往这方面去想。

    话说,这个时候天羽飞云他们一大堆骑兵已经进入了洛阳州域。

    却是走一路,吸引了一路的目光。

    每一个玩家看着天羽飞云他们都是两眼放光,洛阳州域当地的各大行会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直接动员了起来。

    尤其是,在洛阳州域中还有江湖十大行会之一的“天道情义”。

    要知道前不久天羽飞云才把江湖十大行会之一的天义门给铲除了,现在出现在洛阳州域,还带着这么多NPC骑兵,不会又要故技重施,对江湖十大行会之一的天道情义下手吧?

    洛阳州域与天道情义交情深厚的行会众多,纷纷都向天道情义表示愿意拔刀相助,绝对不步上咸阳州域的后尘。

    一提到咸阳州域,洛阳州域所有行会的人瞬间心中是一惊啊。

    因为,天义门被铲除后,很多大行会都伸手进咸阳州域,如今整个咸阳州域几乎天天都是战事,除了有NPC巡逻军官府捕快的地方,几乎所有地方都在厮杀,为了争夺一块地盘。

    也有一些行会想要坐收渔人之利的,结果他们完全低估了咸阳州域行会联盟的实力,这些行会一动手就被拖进了咸阳战场这个泥潭里面,想要抽身都没有办法。

    为了让洛阳州域不变成第二个咸阳州域,很多行会都站在了天道情义这一边,纷纷以天道情义马首是瞻,使洛阳州域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团结局面。

    天道情义的会长一文不值,看着整个大厅乱糟糟的模样,不由得失笑。

    这些人全部都不是他行会的人,而是来自洛阳州域各个行会的会长副会长,一个个都在出谋划策,颇让一文不值有种“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看到天羽飞云率领着平机会出现,就一定是来攻打自己天道情义的?

    别开玩笑了,这次天羽飞云的平机会又会跟谁联合?

    难道真当天道情义没有强大的暗中盟友?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出发去想,一文不值都不担心自己的天道情义会被动摇到。

    反而是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像菜市场的大厅。

    天羽飞云他们一路上吸引了无数玩家的目光,尤其是一些女玩家,更是像花痴一般,看到平机会每一个人都骑在高头大马上,个个都心动得很,恨不得找一个当自己的情哥哥。

    当然,也有很多女玩家直接用实际行动来表示。

    拦下了天羽飞云他们的队伍,想要抛媚眼,给天羽飞云等人,却差点没有被王振他们几个千总一声令下给践踏成肉酱,还好是老熊及时下令。

    但是,看着冲到面前杀气腾腾的NPC平机会骑兵,这名女玩家也是吓傻了。

    可是其她女玩家见到这些骑兵被勒令退下后,纷纷冲了上来,几乎是前仆后继一般,继承了第一个女玩家的意志和梦想,向天羽飞云他们抛媚眼,要大发慈悲要加入平机会,让平机会的管理人员快点对她们发出邀请。

    “一群不要脸的婊子,都滚一边去,不然……哼。”看到这些女玩家不停诱惑着自己平机会的兄弟,水梦灵心脸色竟变得凶狠了起来,对王振、汪直、怀恩、张永、刘瑾他们使了一个眼色。

    王振、汪直、怀恩、张永、刘瑾五人立即会意,让手下的骑兵立即跑动起来,作势要向前冲刺的姿态。

    吓得这些女玩家,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一边去。

    一边跑,一边还放话:“你以为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本小姐要加入你们是看得起你们,别给脸不要脸……”

    反正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不过水梦灵心却恢复了一贯的温柔的神态,似乎这些女玩家的话,对她并没有一丁点儿的攻击力。

    天羽飞云、嫌疑人、大白、小白、逍遥一剑、索半烟以及新来的成员看到一贯都是温柔文静的水梦灵心,一下子变成这样凶狠的角色,不由得个个都是吃惊不已。

    倒是向天唱首歌哈哈大笑说:“别小看水梦,现实中她可是一名演员来的。”

    “刚才我的演技还行吧?”水梦灵心嬉笑着说。

    白雪夏颜和采薇的歌不由得失笑。

    嫌疑人嘀咕了一声:“这真的是演技?我看是真正的那一面吧。”

    在身旁的天羽飞云也听到了,低声说:“水梦怎么说也是对外人凶狠,对自家兄弟还是很好的。”

    “那当然,怎么说也是我们会的兄弟姐妹啊,对自己人肯定要好啊。”嫌疑人理直气壮地说,更着转头对在中间队伍中的水梦灵心说:“水梦,你要是出什么电影,记得叫兄弟们去捧场啊。”

    “对对对……”吃个方便面他们立即吆喝了起来。

    水梦灵心笑得花枝绽放,拱手对众人说:“一定一定,先谢谢各位兄弟。”

    众人一路走着,一路闲聊说笑着打发时间。

    不久后,却远远发现在道路的正中间站着一个人一副文士模样的人。

    “会长、副会长,需要末将前去驱赶吗?”汪直上前向天羽飞云、老熊、嫌疑人、向天唱首歌他们询问道。

    很快没等大家说话,嫌疑人摆了摆手,示意汪直回去,然后自己驾着马先一步冲了出去。

    嫌疑人座下的战马一奔跑起来速度很快,扬起一片灰尘,到了文士面前直接来了个急刹车更是激荡起一阵阵灰尘,向文士覆盖了过去。

    可是文士四周仿佛有一个气罩一般,将灰尘全部给阻隔住了。

    文士满脸笑意看着战马上的嫌疑人。

    嫌疑人却是一副戏谑地笑意,说:“你胆子还真大,一个人就敢出现在我们队伍面前,不怕我们当即向你们宣战,直接把你杀掉?”

    文士笑着说:“即便你想这么做,恐怕你们会长也不会同意吧?”

    “换做平常是不会,可是我要是说你阻碍到我们的计划,你就必死无疑了。”嫌疑人对于天羽飞云的了解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毕竟嫌疑人研究过天羽飞云的为人秉性,当初怎么说也是敌对关系啊。

    文士并没有搭话,而是开门见山地问:“这次你们这么大张旗鼓进入洛阳州域所为何事?”

    嫌疑人颇为自豪地看了自家的骑兵队伍一眼,对文士说:“路过,你信不信?”

    文士点了点头,并没有接话,反而是拱了下手说:“既然这样我就不阻道了,大家就此别过。”

    嫌疑人不由得一笑,看着文士的背影说:“不送。”

    文士听到这话,不由得失笑。

    “那个人你认识?”老熊有些吃惊看着嫌疑人,因为他可是知道那名文士身份的人之一。

    嫌疑人自豪地说:“当然认识,他可是跟我一样的人,就是运气和武功比我好,但是论谋略我可不比他差。”

    看到他们说得如此起劲,天羽飞云问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好像很有来头的样子?”

    在身侧的向天唱首歌回应:“他就是洛阳州域天道情义行会的会长,一文不值,肯定大有来头。”

    天羽飞云愕然了一下,却很快点了点头。

    这一次自己只是路过,跟他们天道情义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也不会有太大的交集,对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恐怕是因为自己这支骑兵太惹眼了吧?

    一想到这个问题,天羽飞云却不得不慎重地考虑了起来。

    要是让假面杀手知道自己带着这么强大的一支骑兵过去……指不定直接拒绝自己进入,这确实是个问题。

    很快天羽飞云就做出了决断,说:“熊哥、向兄、嫌疑人我想我们要兵分两路。”

    老熊、嫌疑人、向天唱首歌都是聪明人一听天羽飞云的话,就明白天羽飞云为什么会提出兵分两路,也没有说什么,继续等天羽飞云说下去。

    他们之所以会带着一千平机骑兵出来,目的就是为了向所有人展示他们平机会的实力,能养得起骑兵的能力,能养得起的骑兵还不是一般的普通骑兵,而是精锐骑兵。

    这里仅仅是平机会五分之一的实力!

    若非是因为系统把平机骑兵降级的缘故,这些骑兵就不会是【精锐骑兵】,而是更高级的【百战骑兵】!

    这些骑兵每一个都是神威军最精锐的营房出身,一个个都是身经百战,战斗力惊人,自然是【百战骑兵】。

    可是,系统才不会给你这么大的好处。

    能保留【精锐骑兵】给你,你都要偷笑了。

    “带着这么多骑兵兄弟,实在是太惹眼了,一文不值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什么想法,才会过来向我们确认的,若是换成其他行会的人,指不定已经设下埋伏等待我们上钩,因此我觉得不能让假面组织那边误会什么,所以进入许昌州域后,劳烦熊哥带着其他兄弟们,寻个地方安置骑兵兄弟们,等待我信号,我就跟向兄还有嫌疑人去彼岸村走一趟。”

    “这不妥吧?”老熊直接开口道。

    不仅仅是老熊这么觉得,嫌疑人和向天唱首歌也是如此想的。

    要知道假面组织那边对天羽飞云很是很不感冒,甚至还带着恶意,这么单薄的三人过去,要发生什么事怎么办?

    天羽飞云却笑着说:“你们放心好了,那边可是还有我师伯曹卓,我小师弟拳神揽风对月在,要真的出了事,我师伯和小师弟可不会坐视不理的。”

    “那……好吧。”老熊和嫌疑人、向天唱首歌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天羽飞云说得不错。

    即便假面杀手杀神南天阳他们再强也好,也有一个更加强大的曹卓在,天羽飞云肯定不会有危险。

    至于,嫌疑人和向天唱首歌两人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生命安全。

    对他们来说,只要天羽飞云活着就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