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木叶下忍会武功莫愁前路无知己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又是木叶

莫愁前路无知己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又是木叶

    静音头发束成短短的马尾,一张脸憔悴不已,正在把带回来的饭食从袋子里取出,装进大大小小的碗或盒子。

    “今晚吃什么?”

    很平淡的一句提问,静音手上不停,下意识回道:“吃——”,但只说了一个字,所有动作戛然而止。

    僵硬了几秒,青阳不知道这几秒里静音的心情经历怎样的转变,当对方回过头时,那抹笑容复杂到让他心疼。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静音喃喃几句,右手轻理鬓边碎发,笑容反而缓缓收敛,轻声道:“饿了吗?”

    “不饿,我睡了多久了?”

    “渴不渴?”

    “不渴,咱这是在哪?”

    “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面对静音关切的面容,青阳有点无语,抬起被子看了看,虽然是病号服,好歹还穿着,于是撑着身子下了床。

    静音立刻上前两步搀住他,他身体十分虚弱,也不抗拒,缓缓走到窗户口,一看外面景象,虽然有所预料,还是叹了口气,忍不住问道:

    “什么时候回的木叶?”

    静音却恍若未觉,一句话也不回答,青阳回头看去,才发觉对方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他慌了手脚,连忙笑道:“至于嘛,我这不没什么事吗?对了,鸣人呢?还好吧?”

    静音崩溃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趴在青阳怀里抽噎了一会儿,擦擦眼睛,偏过头小声道:“他没事,自来也大人带着他继续游历呢。”

    接下来是漫长的沉默期,但不同于往日的尴尬,只有一种淡淡的温馨萦绕在病房,这里没有药水味,青阳右手抚弄着窗上的绿植叶子,左手揽在静音背上,尽力举起,去够她的马尾梢,居然玩的不亦乐乎。

    “静音!准备一下,我把他的小相好们找来了,再试一次!”人未到,声先闻,纲手忽然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青阳停下动作,回头望去,正对上一双略微发红的眼睛。

    静音从青阳怀里挣脱,理理两鬓秀发,神态出乎预料的平淡,纲手看看她又看看青阳,嘴唇翕动几下,接着身子抖了抖,强吸几口气压下激动的心情。

    青阳蛮喜欢这种含蓄的表达方式,许是中国人的文化习惯,总之日本人见面动辄鞠躬虽然很有礼貌,他也始终不太能习惯的来。

    “滚回去睡觉!吃东西让静音喂你!”纲手憋出一句话,青阳没当回事,问道:“你刚才说我什么‘相好’啊是啥意思?”

    纲手一拍脑门,探头出去看了看,道:“来了——不过也没用了。”

    青阳一脸莫名,又生怕她闹出什么大新闻,颇有几分紧张,想了想,索性钻到窗帘后面,有靠窗的床遮挡,连脚也被完美隐匿。

    过不一会儿,几个小女生探头探脑的进来了,为首的是神情黯然的天天,第二个是一脸怪异的井野,还看了眼床头柜放着的兰花,琴槌有些叹息,小樱似乎还在想其他什么事情,显得心不在焉,雏田最为感性,已经在流眼泪了。

    几人分别给纲手静音鞠躬问好,看病床上空无一人,均是有些懵逼,但也没往不好的地方想。

    青阳通过声音分辨出几人身份,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只盼着纲手大姐良心发现,早点把人家放回去。

    他等了好久,病房里谜一般的沉默,几个小姑娘面面相觑,想问的不敢开口,敢开口的又不愿意问,五个人里有羡慕纲手胸围的,有见着偶像激动的,有心里暗暗对比又不屑的,有沉浸在二柱子栓不住的悲伤里逆流成河的,还有个无需debuff,自个儿就逆流成河的……

    十几分钟后,身体还很虚弱的青阳腿站麻了,带着绝望的羞耻残念栽了下来,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这一幕在他后来的人生里始终铭记于心,并引以为耻。

    五个小姑娘走后,青阳又躺了一阵,看到纲手开始吃东西,才默默爬起来。

    静音果然贤淑,主动拿过饭食来喂,青阳也没拒绝,安心享受这难得服务,一边吃一边问道:“我睡了多久,中间都发生什么事了?”

    纲手道:“有半个多月了吧,当时差点没救过来,因为木叶医疗设施和条件好,所以就来了这儿,你别怪我。”

    “怪你干什么,这不还是为了我吗?”青阳嗤笑,又问道:“那个……那黑火是谁搞定的?你吗?”

    “不是,”纲手摇摇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是自来也用封火法印封住的,你这条命被救有他一半功劳,好好记着。”

    简单的对话持续了一会儿,吃过饭后,纲手稍作停留,便独自离开,留下静音一人在这里照顾他。

    休息之前,青阳猛然意识到一件事——那个任务呢?

    看众人的表现都没什么特殊,他心里也觉得不会出现什么很坏的情况,翻翻消息列表,发现果然是完成了,后来那几天他虽然消失,但名字仍在人群里流传,倒也算正常。

    最后一点念想也被放下,他接着沉沉睡去。

    几天后,恢复不少的青阳在与两人的对话中获悉了其他一些情况,比方说,虽然不是回来继承火影,但三代对纲手的出现没有一点表示,自始至终就没露过面,虽然他事务繁忙,仍然让青阳觉得诡异。

    日向家似乎是看在纲手的面子上,没敢做出什么意外举动,而自来也没跟着一起回来,仍带着鸣人周游世界,劝阻纲手继任火影的举动不了了之,其中原因真实也让人感叹,因为他和纲手喝酒差点没赶上救自己。

    实际上青阳有怀疑二人组在进行当天的行动时,事先是踩过点制定过计划的,不然出现的也太赶巧了,至于鼬到底是个什么样诡异的态度,他也搞不明白,反正现在已经是仇人了。

    说来说去,他如今最不清楚的是纲手和静音面对他心态的转化,静音倒不用多说,身为救命恩人加上本来就关系不错,估计要以身相许做不到,使使坏还是可以的,纲手则要复杂一些。

    那场废墟上的恸哭,是两次面对人生重大遗憾与悲剧的纲手,情感方面一个重要的转折,本来彼此的感情还没那么深厚,但类似的情景引发的共鸣,是青阳不曾预料到的,如今这场唯一跨过去的悲剧带来的信心与坚定,不仅冲淡了曾经的伤悲,也让纲手有了全新的动力。

    只是青阳的惫懒性子,自己都没啥目标,也不知道会把她带偏到哪里去。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