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江山入墨卷六、无双 第三十四章、日后好相见

卷六、无双 第三十四章、日后好相见

    若是将一派祥和的山庄看做波澜不惊的水面,那么第一天中三支部队的暗中对抗理应是水面下汹涌的暗流,于是理所当然的,第二天的晚上便是那暗流之下掀起层层浪花的巨鲸翻滚。

    二更的梆子响过,白玉皓放下手中的绢帛,手中的笔涮洗之后挂在了架子上。灯火摇曳,映得佳人脸庞泛红。

    “都歇吧,明天你们的墨羽大人应该就要到了,今晚好好睡,明天打起精神来。”

    羽林军自是令行禁止,不一会,白玉皓的周围便没了时时刻刻走动的护卫。而就在这时,门吱的一声便开了。

    白玉皓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但瞳孔仍是张的老大,门外两个少年一个装着瞎子看天,而另一个却怔怔的望着她出神。

    少女笑着往前走了两步,面对少年展开的双臂却没做什么亲昵的动作,只是帮他整了整领口。

    一旁看天的少年道士的眼神飘了过来,少年郎面色不由得有些尴尬,当着少女的面不便做声,于是狠狠的瞪了回去。

    道士耸耸肩,口中念着常应常清,那边少女哪怕心念情郎又怎会忽视两人的互动,努努嘴,嗔怪道。

    “你怎么把自己弄黑了?”

    少年自是墨羽,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黑了吗?不应该啊,在大商我又没怎么晒太阳……”

    “好啊你,果然是没锻炼身体!”白玉皓立马怒道,“大夫怎么说的?说,你现在一定要多晒太阳,多在阳光下走动,不能一直钻在书房里,你走的时候怎么答应我的?”

    墨羽挠挠头,“这不是,走的时候想着,也就是去商都外面溜一圈就回来了嘛……谁知道他们这么给机会?”

    “狡辩。”白玉皓白了墨羽一眼,随即抢过身位关上房门。

    “如此良辰,贫道只怕是……不便打扰吧?”北门嘴里说着,却是比墨羽还快的坐在了桌子边上。

    墨羽直接是被小道士气笑了,“我说北门,这世上有些人,纵使朝夕相处也不过是熟人,而有些人,不过匆匆数面便是知己,你和李乐都是我的至交好友,是兄弟,阿乐有什么需要我个人帮忙的直说就好,不必遮掩。”

    另一边的白玉皓亦是帮腔道:“是啊,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大周和神国都是视大夏为敌的,李乐、阿羽还有那人的恩怨人尽皆知,李乐今晚于情于理都要来我这里一趟,询问阿羽伤势、商量明日谈判,都是应有之意。可李乐没来,还让你帮阿羽赶路,如今大家的探子都以为是李乐和你联袂而来,那李乐究竟去哪了?”

    小道士脸皮一抽,心道自己和李乐果然不是玩阴谋的料,这两人还没怎么说话呢,自己的计划就要被拆的一干二净。

    是不是还是……仗着自己三个一品,强来的好?

    正想着,却听墨羽开口道:“要我说,你们三个还真不如强来的好,春熙和李乐突袭,你做策应,阿笑她想走不想走你们都能带走,这大半夜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有什么意义吗?你们三个强闯一番大闹一场,这会也就开不下去了,不也正合了李乐的意?”

    小道士点点头,随后又摇起了头来,“不对不对,这样做,李乐会举世皆敌的。”

    “举世皆敌?”墨羽叹了口气,“我等合在一处便是天下,哪来的举世皆敌?”

    “阿羽是说,如果你们摆明了自己是来捣乱的,可能那些神国的子民啊,反倒是会开心的多,他们见过太多说着要给他们利益,却和敌人达成所谓共识,再出卖他们的人了。”白玉皓脸上带着笑意,“那么北门你现在作何打算,去找李乐吗?”

    小道士叹了口气,咂咂嘴,觉得茶这东西是真的苦。

    “按理说,阿羽和李乐,都是我的朋友,好朋友,我该两不相帮的。只是……”

    “只是你实在是喜欢如今的神国,喜欢均土地共资产的生活氛围,小道士你别自责啊,你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我很高兴。”墨羽笑着说。

    “可你还是要留我。”小道士摇摇头,“你说的是对的,神国不希望这次大会开起来,神国的身份和制度太过敏感,很容易被群起攻之,天机迷蒙对我们是最有好处的,所以我要去告诉李乐,在今晚。”

    看着刚刚锁上的门,和一脸笑意的白玉皓,小道士的手搭上了身后的剑。

    “送阿羽回来的,是清虚观的小道士,北门。此间,是神国司命,北门。我很感激你们,让我知道应该怎么做,谢谢阿羽。”

    墨羽点点头:“其实你只需要多待一会,李乐他们,应该已经和墨葭林涵对上了,我只需要北门你,留几个时辰,一切便见分晓,不是吗?”

    “我似乎,还是要去。”北门仍在摇头,“有阿笑拖累,春熙便没法放开手脚,李乐和林涵胜负只在五五之数,倘若墨葭拿出杀死朱子健的神兵火凰,我很是担心他们。”

    “我二人拦不住你吗?”墨羽苦笑。

    小道士一身道袍飘飘然然,此时也笑了。

    “小道士死很容易,被留住很难。阿羽你是知道的,道士嘛,有的没的有没有都一样,唯独束缚不敢有。”

    言罢,室内剑气顿生,小道士脚踏七星而行,自是胜过修习兵家武学的白玉皓一筹,可墨羽一身墨甲在身,又胸怀周天星辰诀,对于星斗轨迹奇门八卦的了解比北门这个不习三才五行只体天地大道的小道士还要了解一些,每每出手都使得小道士一阵难受。

    三人皆有所顾忌,小道士怕李乐那里还没行动自己这里就闹出打动静,不利于李乐救出笑遥生,而墨羽和白玉皓则是心中别有打算,劲力拿捏在方寸之间,此时,小道士的劣势便更大了,倘若依照一品的路子打,墨羽最多偶尔出手帮一下白玉皓,才能确保自己在限制北门的时候不会受伤,而当战场脱离一品的境界,墨羽便可以将胸中所学尽数展现,给北门的压力反倒是大过白玉皓不少。

    小道士三尺青峰流转不休,在墨羽和白玉皓两人的围攻之下借力打力,清风星斗和明月在这一刻交相辉映,三人越大越是兴奋,越打越是畅快,只觉得此时不是在为了什么而争斗,而是在聚会之后的夜里,借着酒劲在清风明月群星之下分杯饮酒。

    久了,就连白玉皓的剑下,都没了杀伐之意。

    但北门却是知道,这种状况持续不了多久,他的剑法贴合自然,走的是从心所欲的路子,顺的是放眼望去的常理,故而能见招拆招,不落下风。而墨羽每一式剑法都是布局,往往之间三两剑觉得莫名其妙,而随后出剑时便会觉得异常难受。

    墨羽在布局,如果不能挣脱,那么就是死。

    北门叹了口气,可那又怎么样呢,难道要真的把剑架在墨羽的脖子上吗?

    想着,手中的剑便慢了一茬,墨羽本能的一剑刺出,化为一点流星在空中划过一道曼妙的轨迹,直奔北门咽喉。

    “一剑星破楚天阶……”小道士看着剑光一点点贴近,竟没有一点旁的想法,只是觉得,传闻之中玉帅常用的这套剑法,果然不是世间最强的剑法,也果然是世间最美的剑法。

    下一刻,他听见了嘎吱的声音,接着有什么液体喷在了自己身上,睁眼,却见发出嘎吱响声的不是自己的骨头,而是墨羽的铠甲,而溅到身上的,自然是墨羽收剑之时逆用真气吐出的血。

    心中有些感动,却不敢迟疑,小道士一个闪身便似一朵云般飘出房门,几个起落落到山崖边,随即消失不见。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逆用真气,是不是不想活了?”白玉皓没有追出去而是赶紧扶住墨羽,责备的话刚出口就觉得有些不对,“不对,你哪来的经脉让真气逆行,演戏,有些过了啊。”

    墨羽两口吐出嘴里的血包,苦笑:“朋友难得啊,留个破绽,日后,好相见。”说着,卸下盔甲重新变回病恹恹少年的墨羽看向白玉皓,“你不也放了林涵一次?”

    “你是说我放的不对?”白玉皓偷偷在墨羽腰侧掐了一下,墨羽连连讨饶。

    “对了,时间没问题吗?”白玉皓突然问。

    墨羽正色道:“自然是没有问题的,林涵是一个时辰前回林家军营寨的,此后再也没出来过,”说着,墨羽举起白玉皓留在桌案上的绢帛,“也差不多是我回来的同时,阿乐他们出发,林涵的位置应该是在墨葭的身边,两个人必然有所交流,我才不信今晚林涵会真的住在兵营里。而现在,阿笑应该已经被救出来了,依照阿乐的性格,感知到还有别的一品在附近一定会有所好奇,林涵自然也不例外,倘若林涵养气功夫到位,便是他发现阿乐,反之亦然,所以……他们三人现在应该已经是碰面了。

    “你就那么肯定北门会先找到阿笑,能保护好她?”白玉皓替墨羽理了理发丝,“如果李乐发狂,你会自责死的。”

    “北门也会,所以我们两个都不会自责的,放心,我肯定活满一年,少一天都不行。你看啊,这北门和春熙小丫头可是模范夫妻,清虚观那么多感应的东西,小道士要是第一时间找不到自家媳妇,我会看不起他的。”笑着整理一番自己的书箱,为了演戏,吐血是假,可墨甲的损耗却是真的,多事之秋,不得不慎啊……

    “而三个一品只剩李乐这代表一个,也不用担心墨葭狗急跳墙是吧。”白玉皓捂嘴轻笑,似是对自己的形容很是满意,破天荒的,墨羽并没有反驳,而是笑着挽住她。

    “走吧走吧,趁着北门找到阿笑被鄙视智商,阿笑不能进场,咱们先去忽悠忽悠李乐。”墨羽看向墨葭所在的方向,很欣慰,并没有那凌云的枪意,说明此时李乐并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畏惧火凰不想打架,而林涵呢?自然更不想打架了,帮墨葭打架作甚?

    对于这一世的墨葭,这个令原本轰轰烈烈退场的玉帅死的憋屈的罪魁祸首,林涵可当真没什么好感,临时盟友帮忙保命就算了,大生打死?

    加钱也不行!

    “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啊。”头发衬的肤色黑了几分,墨羽给墨甲做完最后一次调整,冲白玉皓伸手,“是时候告诉小道士,什么叫日后好相见了。”

    :。: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