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大枭雄系统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九章 擒获

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九章 擒获

    祝威远四人闻言,纷纷踏前一步,将郑王孙围在中间,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全部封死,一旦有异动,必将迎来四人的围攻,这可不是四条杂鱼,是四大先天高手,且都不是寻常武者。

    祝威远当先出手,伸手一拍,打出一道炽烈刚猛的汹涌真气,正是皇甫旭传授给他的大悲浮屠功,刚猛决绝,有死无生,而运劲法门,则是自身的杀生剑诀,充满着肃杀破坏力,两者结合,让郑王孙汗毛炸起,瞳孔收缩,好猛的一掌。

    不过郑王孙也不是普通人,能争夺天星帮帮主之位,纵然是甘云霆三人中实力最弱的,也不是容易对付的人。

    手中的素白手套宛若兽爪,五爪张开,掌心同样打出一道充满破坏力的真气,形成一只苍然巨爪抓向浮屠真气,两者碰撞,如同火星撞地球,相互碾压粉碎,最后化作汹涌气浪扬起地上的枯枝残叶。

    “原来是昔日狼王的传承,嘿,啸月天狼功,你隐藏的还真深啊。”祝威远年岁最大,见识也广,见到郑王孙打出的兽爪,明白了什么,目中露出惊叹之色。

    狼王乃是渝州武林一个老字号人物,自出生起全身长满长毛,剔除不尽,被父母亲人当做怪物抛弃到山中,本来幼小无依,必死无疑,谁知此人气运不凡,命不该绝,得到山上一只异兽苍狼抚养成人。

    后来更是得到奇遇,被一个纵情山水的武林前辈相遇相识,教授文字礼仪,同时授以武功心法,成为武者,并结合自身情况,参研苍狼体魄神韵,创出啸月天狼功这一上乘武道,并借此成功进阶先天九层,之后不知所踪,是否成就宗师无人知晓。

    “好见识,不过你也不是无名之辈。想不到血衣楼的祝威远,曾经叱咤一方的先天高手,竟然也成为皇甫旭的走狗,真是可悲。”

    若一开始郑王孙看到祝威远的血衣只是有些猜测,那在浮屠真气中见到的杀生剑诀法门就让他认定了祝威远的身份,血衣,杀生剑诀,威武的相貌,以及辨识度极高的络腮胡子,猜出祝威远的身份并不难。

    祝威远闻言冷冷一笑,“走狗?皇甫公子的恐怖之处岂是你能想象的?若你也是公子手底下的走狗,也就不会有今时今日的结局了。”

    如今随着皇甫旭武道越来越高,且表现的越来越变态,祝威远更加认定皇甫旭是天人大能转世,就算不是,今生的成就也必然不凡,说不上死心塌地的追随,但也颇为看好,愿意继续投资下去。

    郑王孙皱了皱眉眉头,不再说话,其实他要是早知道和皇甫旭作对会落得这般下场,他又怎么会鬼迷心窍呢?一切只能说是命数。

    心神恍惚间,一道隐秘的锁链自萧素素的手中凝结成形飞向郑王孙,只是在靠近郑王孙时被一掌拍散,“迷魂锁,六欲心经,原来是欲魔宗的高足,皇甫旭真是饥不择食,连欲魔宗的人也敢用,也不怕被人一口吞了。”

    萧素素没有答话,张如松却是冷冷开口,声音穿金裂石,“郑王孙,你还在巧舌如簧,意图脱身,既然不愿意束手就擒,大家一起上,公子的命令你我都知道,绝不容许有失。”

    郑王孙闻言,心里苦笑,他是闲着没事和这帮人交根底,攀交情吗?当然不是,纵然如此险境,他仍在竭力思索脱身之策,只要引动这几人内斗,并不是不可能。

    他听的很清楚,祝威远也好,面前这个青衣剑客也好,都称呼皇甫旭为皇甫公子或是公子,唯有这个欲魔宗的女人,直呼其名,看样子并非直系属下,若是能够挑拨一二,说不定有一线生机,现在被一语道破,这些人若是一拥而上,他也只能拼命了。

    其余三人还未动手,张如松当先并指为剑刺向郑王孙,袖袍挥舞,晚风拂过,一道气剑恍若实质突然出现在郑王孙面前,剑锋冰冷,剑尖有一点寒星,直指郑王孙咽喉。

    这一招实在出乎郑王孙预料,无声无息间脖颈处被架上一道杀机四溢的剑气,就问你怕不怕?

    不过郑王孙虽惊不乱,右手猛然抓向气剑,真气催发下,气剑崩碎,只留下郑万孙脖颈处一道细细的血线,可以预知要是他反应再慢上那么一丝一毫,已经身首分离了。

    张如松一动手,祝威远与萧素素陆川三人也没闲着,纷纷上前围攻郑王孙,五人顿时战作一团,时而响起剑鸣狼啸,时而真气爆碎扫射四周,如激光枪一般打得周边环境一片狼藉,坑洞不尽,折树几十,扬起漫天尘土。

    郑王孙虽然身负啸月天狼功,更有皇甫旭为收买范赫而传出的大力金刚指,但以一敌四,还是十分勉强,不多时身上已经血迹斑驳伤痕累累,有剑痕,有掌印,嘴唇更是隐隐发黑,显然是被陆川的蛊毒所伤。

    啊,一声大叫声响起,郑王孙猛然打出数十道兽爪劲力,逼退张如松四人,随即喘息着靠在一颗数人合抱粗细的大树边扫视四人。

    “你们也都是一方高手,可敢与我单打独斗?现在我已经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你们若还是心存顾忌,就不必练武了,还是回家哄孩子去吧。”

    张如松四人闻言面面相觑,意有所动,只是还不待答应,一个温润的声音已经响起,“郑教头还是不死心啊。我知道你藏有一枚蜀州唐门的霹雳弹,若是单打独斗突然释放,还真有可能被你捡到篓子逃出去,但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诸位供奉,公子有严令,生死勿论,不过还是生擒最妙,你们还不动手?”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手持折扇面目儒雅潇洒的青年人慢慢从阴影下走出,郑王孙借着月光看去,不是葛明真又是何人?

    “奸贼,背叛帮主,转投皇甫旭,你不得好死。”郑王孙从怀中掏出一枚圆形筒状物件,在月色下泛着银光,“既然你们咄咄逼人,大家就一起死吧。”

    说着,郑王孙就要拉开霹雳弹的引线,只是手臂一沉,一个长条样的物体缠在他的右臂之上,力道之大让他承受不住,内中的骨骼都隐隐有裂纹浮现。

    一声哀嚎声响过,霹雳弹直接落到地上,随后滚落到葛明真身前,至于郑王孙,此时已经被赤练蛇蛊咬住脖子毒晕过去。

    葛明真拾起霹雳弹,笑了笑,伸出右手勾指在口边吹了声响哨,就见到密林出突然亮起十几个火把,同时有十几个大汉手持刀剑奔到葛明真身前半跪待命。

    “把他压下去,记住,不要有任何差池,此人公子要亲自处置。”

    顿了下,葛明真回头朝着张如松四人拱了拱手,“四位供奉此番立下大功,在下先在这恭贺了。”

    张如松四人点点头,随后纷纷化为黑影四散离去,任务完成,自然是各回住所了。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