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魔潮之卷 第142章 名侦探范伦汀

魔潮之卷 第142章 名侦探范伦汀

    难道接下来画风变成侦探戏?对于这起密室杀人案范伦汀深入调查发现在排除所有的可能之后,哪再多么不可思议也是唯一真相……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一个普通人被谋杀那是刑事案件,一个王者被谋杀就是政治事件。

    在政治事件中,人们计较的不再是真相,而是利益!

    最先到场的是几位大贵族,然后是王子们派来的利益代言人,这时候他们可不敢公然露面。

    这些人没一个是为巴里王复仇,或者为寻找真相来的。事发突然,他们现在想的都是扶持哪位王子上位才能获得更大利益,然后该把罪名扣在哪位王子的头上……至于那个逃走的侍者,没人在乎。

    此事必然是受人指使的那个小卒担不起那么大的罪名,身上也没有这么大的政治利益可供分配。

    几个王子中,大王子虽是法定继承人,但他已经失去了精灵族的支持,实力一落千丈;二王子与南方走的更近,未来能达成更好的协议;三王子为人“宽厚”,似乎更容易操纵一些……这些过去在巴里王的压制下不敢提起的念头,如今全都翻涌上来!几个大贵族飞快的交换着简短的词汇,试图在局势明确之前,形成暂时的联盟。

    而巴里王的几个宠臣跪在那张大床前,哀哀的哭着,指望给在场的其他人留个好印象。

    但这过程中所有人……都在偷偷的关注着沉默的范伦汀。

    “巴里王的忠犬”……他们从不怀疑范伦汀对巴里王的“忠诚”,也不否认接下来必然会对范伦汀进行清算。

    但每个人都知道,现在才是范伦汀最可怕的时候!因为套在他脖子上的那根链子已经解开,而王室最强大的那支力量还握在范伦汀的手中!在新王继位接过权柄之对这支力量进行分化拉拢前,范伦汀还能掌握这股力量一小段时间。足以让他发出最后的一击为巴里王复仇的一击!

    在这个王国内这股力量是无敌的,无论指向谁,谁都要接受灭顶之灾!这才是三个王子不敢进王宫的理由……他们怕莫名其妙的引起怀疑,然后被范伦汀给宰了泄愤!

    在这个国家,可没人认为自己跟这条忠犬的关系很好……

    他们哪里知道,看着像陷入悲痛之中无法自拔的范伦汀,其实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着想事情。

    看着巴里王的尸体,他想的却是隔壁老头的突兀出现,那些挑衅,提起关于老年人怕冷的争吵,那些年纪大了头痛的解释,以及最后的中风无数的画面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中转动,最终停在最后一幕上沈言远远看着他的情景。

    那嘴角上还带着一丝笑意……范伦汀突然想明白了,他走之前忽略了什么!

    那张脸上,并没有任何中风的症状!

    ……巴里王,是中碳毒死的!

    ……还是经由自己之手!

    深寒刺骨。

    当范伦汀飞马回到那个小巷时,发现那个老头儿正在巷子里等着他。

    依旧是独自坐在轮椅上,停在小巷的中央位置挡住整条小路。只是他身后的小厮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且老人脸上少了往日的痴狂之相,多了几分恬淡随意。

    满头白发的老人静静坐着看风中旋转的落叶,别有一番滋味。

    “医院?”范伦汀红着眼,声音沙哑的问道。

    此时此刻,在沈言的提示下,范伦汀终于想明白了前因后果!能把他这个宫廷总管兼密谍头子耍的团团转,甚至连原因都想不明白的……对方毫无疑问就是那个神秘的“医院”组织!

    范伦汀很久之前就收到消息,“医院”组织要对巴里动手,可在他严防死守下始终没找到端倪……他以为那是一条假消息。哪知道对方早就出手,可选择下手的目标竟然是自己这条“忠犬”!

    简直讽刺到了极点你们知道的,就算范伦汀现在跑到王宫的前面大声宣布是自己下手弄死了巴里王,也不会有几个人相信!大家只会觉得他伤心过度疯了。因为每个人都相信,所有人都可能背叛王上,唯独他这条忠犬不会,这几乎成了上彭林王国的真理。

    就连巴里王自己都说,我的儿子都会背叛我,唯独范伦不可能。

    结果对方恰恰利用了他的“忠诚”进行的这场刺杀。他现在恨不能将这个老头儿一刀两断!但范伦汀同时又很明白,对方想见他必有深意,尤其是他现在已经无路可走。

    “嗯,是医院。”沈言回答用的是肯定语气。

    “为什么要告诉我?如果你不在早晨对我笑那一下,我不可能猜到是你们在幕后策划这一切……等我猜到也晚了!”范伦汀问道。

    “因为我要和你做一个交易。”沈言慢悠悠的回答。

    “交易?哼哼!我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杀了你,为巴里王报仇!”范伦汀凶狠的说道。

    “你该明白,杀手,不过是别人手里的刀,你应该去找那个握刀的人。”沈言不在意的、说着谁都不相信的理由。“再说,如果你真的想为巴里王报仇,就不会独自来见我。”

    ……

    “什么交易?”范伦汀沉默一会儿问。

    “我告诉是谁雇佣我们组织杀人的,而你回答我一件小事作为交换前一阵子进入王宫的那个女刺客,我要知道关于她你们查到的全部消息。”看着范伦汀疑惑的眼神,沈言直接自曝其短的说道,“告诉你也无妨,本来这个单子涉及到当前政局,我们组织没打算接。

    因为无论我们怎么做,最终得利的都会是暴风城的修瓦里埃……他又没给我们钱!

    可那个女孩是我们组织的淘汰人员,她恰好听到这个消息后偷走了资料。想通过独自完成这一单来证明自己,结果就像你知道的那样,失败了……为了维护组织的名声,我们不得不继续完成这一单。

    并且,清理掉叛徒!”

    范伦汀知道沈言没说假话,这番话还让他隐约看到了一个冷酷而庞大的组织,那藏在黑暗中的外形为了维护名声,不惜刺杀一国之王者!对背叛者毫不留情……

    至于有人背叛这件事,倒并未降低他对“医院”组织的评价。任何秘密组织都无法避免背叛,因为背叛的理由太多……关键是如何处理。

    “出卖雇主难道不违反你们组织的原则?”

    “交易完成后他就不再是雇主,再说正常情况下我们也不会这么做。谁让这一单影响了组织形象呢?现在我们要清理一切痕迹与知情者,之后当这事儿从未发生过。”

    “知情者……也包括我?”范伦汀警惕的问道。

    “当然包括你!”沈言很老实很诚恳的点头,不过他又补充道,“不过你是个专业人才,是组织需要的人,因此我们还提供另一套方案。”沈言取出一枚白金指环,握在手里把玩着。“加入我们,你可以获得一间全世界最安全的避难所,和一个安全的养老地,永远不用担心老了以后会怎么样。

    至于别的福利待遇,可以通过功勋来换取……这个等你同意加入我们再说。”

    “好吧……告诉我雇主。”范伦汀点了点头。

    “大王子。”沈言不但说出名字,还拿出一份白纸黑字的契约,上面赫然签着大王子给自己取的精灵名字。范伦汀明知道这是借刀杀人,仍然没有拒绝作为玩儿阴谋的高手,他当然知道大王子可以是凶手,但凶手不一定就是大王子……谁说凶手只能是一个人?说不定四个王子每个人都朝“医院”下单了呢!

    既然这样,他仍打算遵从对方的意思,弄死大王子……因为这是一个考验,考验他是否有资格加入“医院”。

    他这把刀最后挥舞的一次,就为自己而挥吧!至于大王子是不是凶手,重要吗?就像他对巴里王的忠诚。

    世界上哪有绝对的忠诚,得不到回应的忠诚,就是个笑话。

    “你要的资料,我一会儿让人送来。最后一个问题,”范伦汀思考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在医院组织中担任什么职位?我能知道你真正的名字吗?”

    范伦汀还是心中存有疑惑,因为他通过沈言的影子看到的那个“医院”组织,庞大厚重得简直让人恐怖!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这个掌控着一个王国的密谍首领,连神庭的秘密都知道不少,居然对这个组织毫无了解。这已经不是奇幻,而是玄幻……他无法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因为我来自别的世界,我们的组织也刚刚在这个世界伸开触角。至于名字……我的名字早已忘记,在组织中也不过是普通一员。”沈言的回答出乎了范伦汀的意料之外,不在这个世界?你在开玩笑?

    “如果非要有个名字……我的组织代号是47,不过他们都叫我光头吴克。”

    沈言走了,自己推着轮椅,慢悠悠的离开。

    临走前弹了下手指,将那枚白金指环背着身弹向范伦汀,密谍头子伸手接住。

    秋风落叶,青苔小巷,渐行渐远的两个人。

    几天后,上彭林王国的密谍组织,突然在范伦汀的率领下突袭了大王子府,将除精灵之外的一切人等杀了个干干净净!

    这时候大家才想明白,原来谋刺王上之人,竟然是大王子!嗯,竟没一个人相信他是冤枉的,包括那些被宰的人在内。连大王子临死前都在想,我是咋暴露的恁?

    范伦汀的忠犬形象,还真是深入人心。他咬谁一口,那人连辩驳都不能。不过密谍组织也在这次突袭中遭到重创,大约损失了一半的武装力量。

    而他们的精神核心,阴森的密谍头子范伦汀则在这次行动后消失。有人说他死了,但更多人的人见到他在大王子的尸体前转动一枚指环,然后在白光中离开。

    没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在诸神的见证下,在大贵族们的拥戴下,二王子正式登基成为新的上彭林之王也可能是最后一任上彭林之王。

    因为巴里王死的突然,他不知道亚希伯恩家族与诸神的交易,诸神……自然也选择忘得一干二净。现在需要亚希伯恩家族配合的事情只剩下最后一件,大不了让修瓦里埃多费些气力武力占领上彭林就是,岂不比付出一个从神之位要好的多?

    多米尼克是山丘之神亲自提拔的从神,可山丘之王陨落于多米尼克之手;亚撒康斯坦斯是多米尼克亲自提拔的从神,现在多米尼克被亚撒剥夺了一切,囚禁起来。

    有这么多的“珠玉在前”,再傻的人也该醒悟了,现在哪个神祗提拔从神之前不是慎之又慎?甚至将这个当成禁忌!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谁是属猴的,看着胸无大志,说不定给它根杆子,它就能爬到你头上去。最好的办法不是发现他是猴子时宰掉,而是别让任何人有碰到杆子的机会。封神承诺不过是吊在亚希伯恩家族前面的一根胡萝卜,他们家族在神庭毫无根基,谁会为他们出死力跟诸神硬对着干?既然事情做了,债主又消失,这情况简直两全其美。

    范伦汀悄无声息的离开,然后在白光中出现在一处房间内。

    他站在房屋中间,惊讶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这是一幢完全由“青铜”铸造成的房间,或许深埋地底,或许藏在不知名的地域,范伦汀猜不出来。

    因为房间虽然宽敞,基本用具齐全,食物极多,甚至墙上还有个一拧就能涌出泉水的管子……但这幢房间唯独缺少门和窗户!

    这可,真的够安全的。

    范伦汀终于确信自己安全了……从敲击的声音能知道铜壁的厚度,至少十米以上!这样的房间,就算他知道地方,再集合上彭林所有巅峰高手,也攻不破!

    唯一不方便的就是,这个房间只能通过那枚戒指进出,每个月能使用一次,需要消耗一种叫做“积分”的东西。预存给他的积分,只够用两三次。

    这样幽闭的房子确实安全,但只能用于避难,一直住在这儿人会疯掉。

    这是逼着他离开赚取积分啊……至于“积分”怎么赚取,他在桌上找到了一张单子,第一项写的就是“去一处村庄当老师,传授和培养新的密谍……”

    “我就知道,”他苦笑着说道。

    在戒指的内环,刻着一个数字“97”。

    编号在百位之内,这是范伦汀唯一感到满意的地方。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