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魔潮之卷 第139章 杀人的人设 四

魔潮之卷 第139章 杀人的人设 四

    范伦汀站在小巷中间,阴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可任谁都能看出来他已在狂怒的边缘!

    “大人!我真的尽力了啊……”驾车的手下连滚带爬的跑过来,带着哭腔解释道。

    “滚!”范伦汀将两把如树枝般弯曲狭长的刀刃收回袖筒,头也不回的怒吼一声。“是!”手下如蒙大赦!他顾不得小腿折断,一拐一瘸的从巷子口跑了出去……生怕再晚离开一秒钟就要被范伦汀撕成碎片!

    范伦汀眼神复杂的看着被淋成血人的沈言,双手握紧又松开刀柄。反复几次之后,才带着满腔怒气径自离开。将沈言留在了原地。他之前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何自己杀人如麻,心硬如铁,为何会对一个几度冒犯自己的老混蛋三翻四次的手软……直到想起那句话“他居然不找别人,专门寻我一个人的麻烦。”时,才恍然大悟!

    为什么?很简单,老头儿在求死而已!

    那个小厮看不出来,但这个老头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显然能看出来自己双手沾满鲜血,一身的杀气!所以他一再的招惹自己,其实是所求的不过是让自己赐他一死。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范伦汀一辈子不曾做过好事,偶尔行善送老混蛋归西,也就是顺手一刀的事儿……

    但是——

    范伦汀将门锁死,取出酒壶一连喝了几杯,才双手微微颤抖的将酒壶搁在桌上,脸色阴郁的倒坐进靠椅。

    脾气古怪、罪人无数、晚景凄凉、众叛亲离……范伦汀苦笑,这不就是……我自己吗?!

    这才是他一再手软的缘故——其实在潜意识中,他早就意识到了,那个张嘴就得罪人,像个刺猬般活着、其实却在等死的老头儿,性格上和他一模一样!如果自己就这么发展下去,未来很可能就和那个老头儿一模一样……不,可能还不如,能活着就不错了。

    巴里王曾救过范伦汀的命,从此范伦汀成了巴里王的一把最脏的刀,他只忠于巴里王,为他杀人无数!以至于几位王子争位,却没一个来拉拢他的。不止是因为他是个只效忠巴里王的“孤臣”,还因为无论哪个王子上位,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他——只有杀了他这个刽子手,才能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如果说王国里有谁对巴里王的寿命最在意……不是几位王子,也不是巴里王的妻子,而是范伦汀。只有巴里王活着,他才能活着,而且活的滋润。巴里王如果驾崩,他不死也得逃到荒山野岭去避世隐居……与这些年得罪过的人相比,区区16级职业者真的不算什么,那些人恨不能生吃了他。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巴里王才毫不怀疑的将自己的安全,全交给范伦汀负责。说不定范伦汀这种处境,便是他刻意造成的……这样他才能尽情去花天酒地而不用担心身体垮掉,因为有个人比他自己还关心他的身体。

    就比如巴里王的职业等级,好东西吃了无数,每年由狩魔军团护送着去杀几只恶魔。即使如此,他也卡在12级十几年,就是凝聚不成真名!范伦汀比他还着急,总是东奔西走的帮他想办法,辅助凝聚真名的好东西不知买了多少……如果用在军团身上,可能一整个军团都晋级了!

    巴里·亚希伯恩,这个史上最废的废柴,却仍然卡在12级……

    范伦汀有时觉得自己就是那头停不下来的驴子。

    问题在于,就算巴里王凝聚力真名,他就从此无忧了吗?怎么可能。巴里王是多了三十年寿命,可他也快九十岁了,身为物理职业者的下滑期很快就要到来。如果他将来实力滑坡,下场会怎样?范伦汀根本不敢想。就算巴里王念一点旧情,保下他的性命,然后呢?

    范伦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墙壁,仿佛目光能穿透墙壁看到对面的……自己。

    那时自己的下场,也会变得和隔壁一模一样罢。

    隔壁的老混蛋醒了,开始中气十足的骂人——那个老混蛋,刚才就是在装晕!

    范伦汀孤零零的坐在黑暗中,又一杯杯酒的喝了起来,仿佛困在笼中的野兽。

    *****

    第二天,老混蛋似乎被昨天的那一幕吓坏了,或许被吓得连死都不敢,没再来堵他的门。

    但他们没想到范伦汀居然主动找上门去,冷着脸问了一句。“要我帮你吗?”

    “帮什么?”糟老头子同样硬邦邦的回问。

    “帮你惩罚你儿子,抢回爵位,你受的那些罪,我可以帮你全都报复回去!”范伦汀直接说道。

    糟老头子的脸色果然变了,他先是露出狰狞的恨意,显然对不孝子心中恨极!可没过多久,神色便转成了犹豫、然后是后悔、无奈、惆怅,最后只剩浓浓的伤感……

    沈言扭过头去,随意啐了一口。“呸,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老头子自己过得不知道有多好!也没谁赶我,我是嫌他们烦,才自己来王都享受清净……关你屁事!”他哆嗦着推动轮椅转头,嘴里大喊着,“小马!小马!死到哪儿去啦!老爷要上厕所!”

    范伦汀看着沈言佝偻的背影,看着那犹如实质的悲怆简直感同身受,险些眼泪都要流下来。

    别人可以不仁,但你却不能不义……

    ……

    那天之后,两家又恢复了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

    只是谁也不懂,范伦汀回来这里住下的次数越发的多了起来。

    而且每次都是自斟自饮,他静静的听这隔壁的动静,一坐就是很晚。范伦汀也曾想过,这一切是不是敌人的刻意安排,那样就太可怕了!然而无论他如何寻找,也找不到什么蛛丝马迹,倒是抓出不少在王都搞事情的积极分子。

    最主要的是,如果隔壁老头的目标是自己,在自己表达出善意后应该靠过来才是——就算假装矜持几天,也不该太久才对。然而他这些天观察却发现,那个糟老头子真的不敢来找他了!甚至每天都要等到他离开才敢出门……

    看来自己想多了,这是一条已经被吓破了胆子的老狗,夹着尾巴苟活而已。

    他听见隔壁老头嘟囔着说,“小马,明儿去买些碳罢。入秋老爷的身子骨熬不住啦,给老爷生几个火盆,老爷好冷啊……”

    范伦汀再喝一杯,酒入愁肠,冰寒入骨。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