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魔潮之卷 第138章 杀人的人设 三

魔潮之卷 第138章 杀人的人设 三

    这一刻,连范伦汀的手下都觉得这老头死定了。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回天上地下没人能救得了你!

    那知道范伦汀听到那故意挑衅的话后,居然仅仅是一愣,又露出那种又气又笑的表情。别说勃然大怒,连一丝杀意都没有。他只是自己嘀咕了一句“我跟个疯老头子计较什么?”,然后就径自绕过沈言的轮椅。“今天的事情很多,反正没几步路,我们步行好了。”

    然后居然就这么走着离开了……留下一个疯老头子口沫横飞的在原地拍着轮椅骂娘。

    两个人头也不回的离开,到了半路上,他的手下还是忍不住体型道,“大人……您是不是去检查一下?”

    “鬼大师是吧?”范伦汀语气不带一丝情绪,“我也是这么想的。哪怕我并没感觉到精神被动过手脚,仍有这个必要……今天我还有事情要做,你让鬼大师来见我吧,尽快!”

    “是。”

    “顺便查一下那个老头子的底细,要尽可能的详细。”

    范伦汀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自从那个老头子出现,他感觉自身的情绪就一直不大对头。

    *****

    沈言的感觉却很好。

    因为范伦汀凭自身实力能听见他这边房屋内发生的细节,却不知沈言也能听见他那边的……沈言现在的身体,无论怎么检查都是没几天好活的糟老头子,可精神上就不一定了。

    至于作死,呵呵。他要是没有把握,怎么可能这么玩儿。

    有个笑话说的好——某个年轻人去企业应聘,见到老总就说“我要工资十万,是每个月;上班不能超过五小时,想啥时候走都行;给我配俩女秘书,要能干的;车不要求太高,百万以上就成……暂时先这些,别的条件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老总说,“没问题啊!你的条件我们全部答应!我们企业就欢迎你这样有理想、有追求的青年才俊!今天你妈做了桌好菜,回家吃吗?儿子。”

    沈言确实压着张底牌在最下面,但并不是魔法——如果他用了超出想象的力量,那马休除了看一场精彩的表演什么都学不到,那可不是沈言期待的。

    当然,交流过程中他的魅力属性也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否则说不定范伦汀不等他掀底牌就砍了他。

    在人体的六大属性中,力量、体质、敏捷就不说了,描述的是身体素质;而后面的三项,精神、感知和魅力,决定的则是精神属性。

    为什么同为高阶传奇,格温多琳·亚尔弗列得连沈言的面都不敢见,而蜜雪儿却能与沈言整天腻在一起?

    因为格温多琳身为传奇法师,她最强大的属性是精神。精神突破临界点后可以干涉物质,格温多琳的精神力量强大到她甚至能将一艘航母举起来,然后凭空扭断碾碎!她如果想将一个人的思维抹去,甚至无需特意施法一个念头就能做到;

    而蜜雪儿不同,她是传奇大德鲁伊,最强大的属性是感知。

    精神属性外放,而感知内敛。高感知体现的是坚定的意志,敏锐的直觉,以及天人感应等等方面,对外界影响较小。沈言鼓掌时会骨折什么的那是因为力量也被碾压,思想上还是安全的……

    术士和圣武士最强大的属性则是魅力。

    魅力是一种源自血脉的,无形却能对周围人产生广泛影响力的精神力量。

    用在正确方面,可以成为极具人格魅力的领袖,能率领一群人改天换地!而用在邪恶方面,就会变成煽动犯罪的罪恶核心,邪恶源头。当初老圣武士亚特伍德在迷糊中还能收沈言为学生,未尝不是因为二人都长于魅力的缘故。撇除别的不谈,沈言真是个不错的学生。

    两个魅力极高的人如果不能成为朋友,那八成会成为死敌……就像老爷和小丑。

    这也是范伦汀面对沈言总是无法发火的缘故——沈言的肉体力量被“衰老术”打压到濒死的极限,却让他对自身的血脉天赋感受得更加清晰,这还真是塞翁失马——范伦汀的情绪被沈言影响着,哪怕生气也无法产生足够的杀意。

    “还真到处都是学问,人体的奥秘、精神的奥秘,探索起来永无止境。”

    等范伦汀一走,沈言自然也不用接着扮演疯老头子。他趁这段时间将自己关于精神上的感悟教导给马休,也不管他是否能懂。马休认真的听着,将这些话都刻在心里。他明白沈言这次谁都不带,却指定他的良苦用心,沈言并不掩饰要长久离开的心思。绿角湾的下一代,沈言最喜欢的就是这个马休,甚至不惜请蜜雪儿来帮马休启蒙德鲁伊之路——这跟新上任的勇气之神亲自教育玛蒂那个少女骑士有异曲同工之妙……

    每个世界,都有那种能打破一切常规桎梏,注定要成就一番大事的人。沈言自己不能算,他并非这个世界的人。沈言只从两个人身上看到过那种仿佛不受拘束的天赋,一个是绿角湾的狼眼男孩儿马休;另一个……是暴风城的小小姐埃莉卡。

    这个感觉他没办法告诉别人——我觉得未来谁谁有大成就,谁谁就算再努力也是个废柴——那也显得太自大了。所以沈言只是将自己与这个世界不同的观点和想法尽量的告诉这两个人。

    至于未来能做到什么成功,那是他们自己的机遇。

    他这个祸害要走总要留下能继续搞事的传人,这才是负责任的态度对不对?这叫薪火相传。

    *****

    “怎么样?”

    “没有任何问题,你的精神除了全是垃圾之外,一切正常!”检查完毕后,被范伦汀称为“鬼大师”的那个大魔法师硬邦邦的丢下一句话,连客套都免了的转身离去。

    范伦汀不以为意,在这个地方只有两种人,他惹得起的和惹不起的。

    对于他惹不起的人,面子这种东西可有可无。

    “没有问题吗……那么到底是哪里不对?”目送鬼大师离开后,范伦汀拿起手里那沓刚刚收集上来的资料,全是关于隔壁那个老鬼的。

    从资料上看,几乎没有任何问题——77年的骑士,在上代亚希伯恩王第一次北方战争期间立下过功勋,获封男爵,封地在偏僻的南方。

    此人没什么才能,还好酗酒,领地治理得乱七八糟。老头子有二男三女,因为受不了他的古怪荒诞,长子在成年后联合两位封臣罢免了老头的领主之位。那已经是距今二十多年的事情……之后老头一直被关在旧城堡里,直到最近过了贵族院的继承权申诉期,他才放出来被送回王都。

    他的长子继承领主之后做的不错,领地内繁荣了很多,他深受当地居民的拥戴,几个兄弟姐妹也都安排得很好。可以说除了罢免父亲这件事之外,完全是个优秀的领主。

    说是放出来,其实是为了手上不沾上亲父亲的血。老头已经没几天好活,美其名曰养老,本质是被驱逐……可说他除了身上那身男爵服装和几个钱,已经什么都没有,包括爵位在内。

    “算了,我再回去见一次。如果还找不到原因……就直接杀掉!”下定决心后,范伦汀随手将资料丢在一旁,不再关注。“刺客的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

    “没有太大进展。唯一确认的就是……嗯,那个刺客应该与王上并没什么血缘关系。她的眼睛是绿色的,头发本色也不是黑色,不可能是父女。”手下答道。

    “那她是怎么被送到王上面前的?既然外表上看着就不像,那你们都是吃白饭的?不知道验证一下!”范伦汀皱眉问道。

    手下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他组织了一下词汇才绕着弯儿的说到,“大人,那个女刺客……长得非常漂亮,漂亮得简直不像人类。”

    范伦汀愣了下随即一声叹息,他懂了。

    尊敬的巴里·亚希伯恩王根本不在乎女刺客是不是“私生女”,他只在乎那个女的长的是不是漂亮……如果够漂亮,大概亲女儿他也不在乎。所以一路大开绿灯的将女刺客送到他身边,然后被捅了一刀。

    可说是活该!

    而这个错误,如今却需要整个王宫防御体系承担,因为这个消息已经被整个王都得人知道,必须要有人为此负责。只之前死的那十几个人不够,是身份不够……刺客就算范伦汀仍对巴里王无限忠诚,也感觉有些无力。巴里王已经八十多了吧,怎么还这么性致盎然?

    事实上,上彭林王宫的防御体系是极为严密的。在修瓦里埃剑指北方,因为精灵大撤退导致内部不稳的现在,谁敢真正懈怠?在这个世界,16级职业者威力堪比一支百人的战斗小队,因此并不存在“无法安排太多人手”这种缺点,王室自然也不缺少觉醒的巅峰职业者。

    根据范伦汀的安排,巴里王的周围随时保持4位职业不同的16级职业者,其中最强的那位始终站在他身后,就算他跟情人上床也不会离开!另外还有两名不同神的牧师守在一百米区域内,随时治疗和复活巴里王。只要死亡不超过三个小时(以这个世界的神术水平)就不存在任何危险。

    像我们知道的那种一击必杀,远扬千里的刺杀方式是不存在的。想杀死一个王者,必须破坏尸体,最好再带走一大部分,这才能确保目标死亡。换成是神术体系发展完善的高魔世界,死亡一个星期之内的人只要尸体完整都能通过神术复活……简直是杀手组织的噩梦。

    这也是为什么大王子会去找“医院”组织进行刺杀,一个是这个组织行事十分诡秘,偏偏每发必中;第二个就是因为每个死者的死因都很“意外”,往往等发现时已经过了救援时间。

    “算了,将那天的知情者全部清理掉吧。”范伦汀冷酷的说到。

    *****

    到了“下班”时,以往范伦汀大部分时间都住在王宫内。可今天好多人看到他坐上马车径自离开。侍者不禁悄悄议论那个魔王怕是又要大开杀戒,过去范伦汀每次要大批杀人都会先在外面住几天……据说是为了躲开那些求情者。他想杀的人,还没一个能逃得性命的。

    一路上,范伦汀都有点儿心神不宁。

    当接近隐秘住处时,他忍不住还是靠到窗边……朝外面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眼,差点儿没把他给气死!作为巅峰16级的高手,他自然目光锐利,因此隔着一百多米就清楚的看到隔壁的怪老头的小厮,也就是马休,正守在巷子口。

    当看到他这辆马车后,马休转身跑走……范伦汀气歪鼻子都知道,八成是去通知怪老头去了!你特么还专门到巷子口堵我?!今天不杀你我不姓范!

    “加快速度!”范伦汀愤怒的吼道。

    果然,当马车驶进小巷时,就见怪老头自己推着轮椅,“艰难的”在巷子中间行进着,速度堪比蜗牛,却将整条小路给堵了个一干二净!

    “贵族先行,哈哈哈~”又是那夜枭般的尖笑声,让范伦汀愈发的火冒三丈!

    “撞上去!”他直接命令道,“你这是自己找死!居然不找别人专门寻我一个人的麻……等等!”一道闪电突然划过他的脑海,照亮了思想的某个角落,范伦汀的脸色变了。

    “停!我说给我停!”

    可这时候,拉车的两匹马已经在撒足狂奔,怎可能说停就停!驾车的人也脸色惨白,范伦汀命令他当然听到了……可刚刚在马屁股上抽了几鞭子,如今哪怕身体后倾的拖着缰绳,也根本拉不住狂奔的骏马啊!

    眼看着就要连车带马撞到怪老头,他那风中败草般的身体,根本扛不住这雷霆一撞!“我说!给我停!”

    范伦汀怒吼一声,瞬间从马车上消失。当他再度出现时已经来到马车正前方,反手一推!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狂奔的马车竟被生生止住冲击!

    下一瞬,两匹骏马的马头无声的掉了下来,露出鲜红的腔子,马血如泉水般喷涌出来!将惊呆的沈言从头淋到了脚。

    沈言“嗝”了一声,双眼一翻,老腿儿一伸,舌头一伸,他昏了过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