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魔潮之卷 第125章 金色世界 上

魔潮之卷 第125章 金色世界 上

    沈言确实迷惘了,他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常理来说,难道像他这样练气一级的小萌新,不该最高只碰到筑基期的老怪吗?等到练气大成巅峰,越阶挑战阵斩筑基老怪,获得初中之下最强……不,是筑基之下最强的称号!那岂不是很爽?然后战斗中突破到筑基,那岂不是更爽?然后冒出金丹期老老怪继续拉仇恨,那岂岂不是又能继续爽几十万字?

    可他现在算什么?蛐蛐一个十级术士,出门遇到的对手不是传奇老怪就是神祗?你要是此世巅峰6级,都不好意和沈言打招呼……这根本不科学,也不套路好吗。

    新手区设置6级封顶,难道不是给主角练级用的吗?

    要知道一百年前,两三个高阶恶魔就差点儿把亚撒·康斯坦斯率领的青铜要塞打崩盘。可从什么时候起,高阶恶魔在沈言眼中都沦为杂兵了呢?但你要说沈言就能从此在6级之内横着走,那也不可能!不说别的,来个6级满核心技能的武僧就能妥妥教他做人……

    沈言现在搞不清楚的就是,他自身的实力到底在一个什么水平线上。因为他太喜欢使用外界因素,或者抓住敌人的弱点予以痛击,而不是靠自身的实力来获得胜利。

    战斗——本该是主角和龙套互丢20个技能,主角损血90%,龙套损血30%,然后主角爆种赢了的游戏——可到了沈言手里战斗就变成“我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接下来沈言赢的莫名其妙,龙套败得无比屈辱……

    有钱他能秒杀红龙,没钱红龙能秒杀他;有环城他能秒天神;没环城天神能秒他……过去这样的例子简直数不胜数。

    戴里克、奥古斯汀、亚特伍德……这一长串沈言“战败者”名单上,找不出一个正面战斗的例子。哪怕他击败的那些高阶恶魔,也是因为炎魔血脉将对手的状态大幅度削弱……换个同等阶的天使、元素生物,甚至地狱魔鬼,他八成要输。

    也不对,应该说,他或许会找到别的“作弊”方法。

    这一点在过去没什么,甚至沈言还为之沾沾自喜来着。

    直到他被多米尼克打到怀疑人生!

    错误还包括轻浮的制定了不靠谱的计划等等。沈言现在都不敢去探望那些被他坑惨了的“盟友”——亚撒还好说,不用等多米尼克完蛋,他就能享用自己的信仰之力,哪怕身受重伤也是值得的;可奥古斯汀想靠命匣复活,恐怕就得大半年,然后虚弱很长时间;最惨的还是红龙,他甚至连是否还活着都不知道……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沈言对自己说。

    *****

    “Beaan。”

    沈言放弃一切强力的魔法道具、魔法卷轴、魔杖、魔法武器,连潘妮都没叫上。只拿了把制式的屠魔刃剑,便毅然决然的踏进了那座传送门。

    “第一步,我首先要知道,我能做到什么程……”他暗暗的说道。

    跨出传送门抬头,就见一只碗大的铁拳就在沈言眼中不断放大,然后“嘭!”的一声,他的最终幻想被终结了。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这一拳的感觉,很亲切啊。

    眼冒金星,他感觉自己被提着脖领子拎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怒吼着,“兔崽子!我就问问你,之前你为啥见着我转身就跑!这都过去五六天了,你为啥这么久才来!老师就那么不重要吗?就算排在媳妇后边,总不能还排在你小师妹后边吧……”

    后边的罗里吧嗦他没听清,因为沈言感觉自己被推了一把从传送门前移开,然后一个人影嗖的一下钻了进去。“谁?老师?”沈言看着亚特伍德那张老脸,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别管是谁了……咦?你怎么摆着张臭脸?怎么了,让人给欺负啦?”

    沈言无语半晌,只剩一声叹息,“老师……一言难尽。”

    “哈哈哈~不说我也能猜到,被人给打了对不对?哈哈哈!正常正常,谁让你小子整天邪门歪道的,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总之别灰心,整天舞刀弄剑的,谁还没挨过打啊。,长记性就好。”亚特伍德好几天都没笑得这么开心,脏兮兮的胡子跟着一抖一抖的,洒下的灰都落到沈言身上。

    沈言嫌弃的将老头儿推开,打量了一下周围。“那你呢?说好了到青铜要塞再屠神,结果你半路就下手?说好的信用呢?契约精神呢?再说看你混得这么狼狈,不会一直被哪些怪物追着砍吧?”

    这回换亚特伍德无语半晌,也是一声叹息,“这个……一言难尽。”

    “哈哈哈……”

    “哈你师妹!”

    ……

    沈言的传送坐标是定在老头子身上的……不知道为什么,上次来居然真的没看到老师。不过这回老头子躲在他们的安全点内,就他“一个人”再看不到就说不过去了。

    虽说这个世界漫山遍野都是超巨型魔怪,但也有一些地方是魔怪无法抵达之处,比如下水道……巨石砌成极为坚固,以魔怪的体型根本钻不进来。这地方就成了亚特伍德二神的“安全点”,全靠着下水道他们才支撑到现在。

    沈言简单的说了下自己想锻炼的目标。

    “门就在那儿,老师您可以先回去休息。”

    “你说什么?你想单挑魔怪试试自己的斤两?果然不愧是我的弟子!”沈言终于改邪归正,把老头儿高兴坏了,“我等着你明白正面作战的意义,等了好些年,终于让我……既然如此,那就让老师来教你怎么跟这些魔怪战斗吧!”

    “不用吧,不就是守住高点吗?”沈言看看环境,很随意的答道。“我发现这些魔怪的缺陷很明显,体型太大,不会飞,没有远程攻击手段……只要找一个高点,魔怪的体型注定参与围攻的最多只有两三只,从下往上仰攻会让任何生物的力量优势都发挥不出来,必要时我还能跳到另一个高点……我就选那个位置好了。”

    沈言指着近处的一个高台子说道。

    亚特伍德,“……。”

    “啪!”一个大巴掌再度将沈言按在地上,他听见老头儿气急败坏的说,“我让你现在才来!”

    *****

    重逢温馨不过五秒,师徒再度反目成仇……

    沈言钻出小水道时,生命气息将附近的魔怪都吸引过来。

    沈言早知道这些魔怪是杀不死的,他没有急着出手,而是决定先观察一番。就像潘妮说的那样,魔怪本身是死的,靠着体内的神性活动。常理来说,如果神祗制造炮灰的话,不会造这种性价比极低的魔怪。不过这位神已经陨落,消耗高低估计人家并不计较。

    一个肉乎乎的大章鱼最先凑过来,挥舞着几十根巨大的触手到处乱打,不但将下水道的出口给堵住,还挡住了后面的魔怪。

    亚特伍德被这些大怪物虐了四五天,如今已经非常熟练。再说他现在晋升真神,别看外表还是一副糟老头子的模样,内在早就翻天覆地,实力更是不知比过去高了多少!

    否则以沈言的超高敏捷属性,怎么可能被连续打中两次,老头儿肯定用神力作弊了。

    老圣武士拎着大锤子随意一推一搪,拨开两根袭来的触手,然后就站在一边等着看沈言的笑话——可能大家觉得奇怪,为人稳重值得信任的圣武士不该是这幅样子。

    只能说,亚特伍德刚刚晋升为神,有点儿心境不稳……换成俗话说,就是他有点儿人来疯。可以理解,多年媳妇熬成婆,老光棍儿终于开荤,都跟他现在的表情一模一样!

    面对袭来的触手,沈言先是侧身躲开,然后用力一剑砍在触手的侧面上。手感就像砍中橡胶轮胎,又韧又硬,剑刃根本无法切进去太多。他皱了下眉头,当另一根章鱼怪的另一根触手当头砸下时,沈言脚步挪了一下想躲开。

    但想到此行的目的,他又强制自己停下,双手举着枪杆向上一搪。“咚!”的一声闷响,他接连向后退了三步,那根砸在枪杆上的触手几乎被拦腰截断。“力量一般,肉体也不算坚韧,就是体型太庞大了。”

    触手快断了这种伤势,都没引起魔怪一丝的反应。

    沈言有意锻炼自己,他没用别的手段,也不刻意躲闪,硬碰硬的和章鱼魔怪打了几个回合,大致看明白了这头魔怪的极限。敏锐的观察力是他的长处。

    可以说眼前这头魔怪最大的麻烦,是那身坚韧的皮肉——对付这种怪物,长枪刃的效果一般,开山大斧的效果才好!不过他看了眼老师手里的重锤,猜到附近为什么会这么多软体怪物……

    估计亚特伍德老师根本没注意到,这些魔怪应该一直在有针对性的“更新”——他用重锤战斗的时间越来越长,那些被他克制的硬壳类魔怪全都消失不见,新出现的都是各种不怕锤子的软体怪。如果沈言一直用大斧子战斗,估计很快就要被大批硬壳类怪物包围。

    这么一想,刚才说的“占据高点”的应该也有问题。

    如果沈言始终守在高点上,很快会飞的、会远程的都会“更新”出来。甚至如果他们一直躲在下水道内,钻地的怪物也会出现。现在看不到不代表没有,只是没必要而已。神祗已死,根据目标来调整魔怪种类更像是一种应激反应。

    明白了这些,沈言就基本理清了接下来的战斗思路。

    “你用重武器的方式,真是拙劣的让人无法直视。怎么样?要不要老师教你两手?老师除了剑术,别的武器也很擅长。”老头挥了挥巨锤,很是讨厌的说道。

    “不好意思,亚特伍德老师,一直忘了告诉您。”沈言面无表情的说,“其实我是术士来的。”

    *****

    沈言的话对亚特伍德的杀伤力有点儿大,老头儿愣了一会儿之后竟独自低头离开了……让沈言极有负罪感。

    他没想到的是,别看老头儿整天对他这个看不上、那个看不起,其实心里一直把他当成真正的继承人,才如此严格要求。

    相反的是少女骑士玛蒂,同样是弟子,亚特伍德虽然教的很认真,但要求尺度上比沈言何止宽了三分……简直三尺都有!因为老头儿觉得女孩子真正的幸福是在家庭而不是战场上,能够保护好自己、能打得过丈夫就成,杀人技学那么好……岂不容易造成家庭惨案。

    可谁能想到……

    沈言很内疚,不过他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这世上没有所谓的“职业平衡”来强行削法爷,施法者实在是太强大了!哪怕也有相克的职业,但就像老鼠克大象的道理一样——大象除了老鼠之外无所不能,而老鼠除了大象之外一无是处,这就是二者的区别。

    另外,还有些事情他也不希望老师看到。

    当亚特伍德离开后,沈言突然化作一连串的幻影,沿着章鱼怪的某根触手向上疾跑!

    眼看着要碰到后面的本体时,他突然朝章鱼怪那张开的巨口中丢出一颗暗灰色的骷髅头骨,然后倒踏一步,一个筋斗从章鱼怪的身上翻了下来。

    身还在半空就听见身后传来“轰”的一声闷响,“骷髅陷阱”制造的头骨在章鱼怪的腹中爆炸开来,章鱼的身体被爆炸撑起一个鼓包。

    如果这是普通爆炸,破片手雷遇到厚达数米的橡胶皮肉,金属破片恐怕还真奈何不了筋肉章鱼。

    奈何“骷髅陷阱”这个魔法虽然看起来像是靠爆炸后的破碎骨片杀伤,可本质上无论骷髅头还是骨片都是纯魔法能量构成的,是力场魔法伤害!只听“呲呲”连响,无数的骨片贯穿了筋肉组织,从章鱼怪腹部的各个方向穿透出来!

    章鱼怪像个破布袋子般轰然倒下。

    魔怪根本是不死的,大章鱼虽然遭到重创,可转眼它就挣扎着要再爬起来。这时,从地底渗出的神力也在不断弥补着它身上的创伤。

    不过已经没有机会,沈言翻身落地后,朝着章鱼怪张开右手掌。

    一股浓郁到极点的金色光流汹涌的朝沈言涌去,章鱼魔怪轰然破碎。

    ————

    PS:老雷现在单眼,今天先更一大章,明天恢复双更。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