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魔潮之卷 第85章 青梅竹马不及天降

魔潮之卷 第85章 青梅竹马不及天降

    “唉~,潘妮,你说有像女士那样高冷宁静和我这样知书达理的主人,小障怎会培养出这种咋咋呼呼的性格?”

    沈言沉思着……这是教育的失败还是人性的堕落?

    潘妮愕然,你自己不要脸我已经见怪不怪,可你对女士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女士是高冷没错,不喜欢说话也没错,但可不是我黑她(→_→)……她是那种蔫不拉几就搞出个大新闻的人!难道女士陨落、环城坠毁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都发生了,还没让你看清她的真面目?她超喜欢搞事啊!

    不过关于小障的性格,潘妮确实知道一些沈言还不知道的内幕……

    “小障代替你接受信仰之力,性格也会受到祈祷之人的影响。这就是神与信徒之间的关系。单个信徒没所谓,但无数信仰一旦形成共识合力,就能改变‘神’的立场和性格。”潘妮含糊的解释道。

    “这么说,难道那些崇拜杰勒米康斯坦斯的人,都认为他是个逗逼?他做人……还真是失败!”沈言有些难以想象。

    目前他的“信仰来源”只有那些崇拜在要塞前完成传奇战绩的“皇帝”的帝国人,可是他们的共识是不是有点儿奇怪?

    总觉得哪里不对……

    潘妮悄悄笑笑,没说话。

    在帝国人心中,确实还记挂着杰勒米康斯坦斯。但他们认为皇帝已死,又暂未听到皇帝封神成圣的消息,因此并不期待祈祷有所回应他们只是单纯的送上祝福,或者用杰勒米的名字来激励他人,可说这份信仰是非常纯粹的!

    真正影响小障性格的是另一份信仰来源……

    遍布大陆的孤儿被圣堂抚养,孩子们又不是无心无肺之人。那么他们的感激,会最终指向哪里?而且因为他们还都是孩子,又没有人刻意去引导,他们祈祷的内容自然乱七八糟、五花八门。

    偏偏这份祈祷,还收到了回应……小障就喜欢和人瞎聊天!

    这才是小障性格混乱的来源……在集体意志的作用下,她性格就是个熊孩子。

    之前的怨气就像知道父母想要二孩的独生子女一样感觉自己不再独享关爱的失落。再说她的性格来源于被遗弃的孤儿,反应才更加激烈。

    但这份信仰来源,除非沈言自己发现,否则潘妮和小障都不会主动告诉他。

    沈言将绝大部分的钱都投入孤儿院体系,不求回报。根源即来自于他一个制图室人对外面世界“野蛮落后现状”的不满,也来自于他心底的那份纯善!

    潘妮很喜欢这样的沈言,他虽然经常自嘲自己毫无底线,其实他的底线比绝大部分人要高得多。潘妮希望他能继续这样下去,别让那份善良被利益污染……

    “算了,回头上供一千次神力,小吝啬鬼立刻就会开心起来。”沈言解决问题的办法同样简单粗暴。

    他看看周围,好在淋了他一桶冰水之前,小障已经收走了所有能收走的东西……生气还不忘打包,我们果然是一家人!沈言心中油然升起一种“小障真像我”的感触。

    “走吧,我们走快点儿,还能帮他们吸引一下恶魔的注意力。”说起来还有点儿伤感,共同冒险四个星期,肯定有感情。但他一旦暴露出身为恶魔的身份,朋友肯定做不成,见面不拔剑就不错了。

    最后看营地一眼,沈言走到悬崖旁边,直接跳下……片刻之后,蝙蝠翼滑翔的影子朝要塞方向飞去。

    *****

    “正气如虹!”

    当穆尔说出最后一个字时,已经变成半空咆哮!他的身体膨胀成巨人,挥舞着一把巨大的战锤,三下两下便将场地内的杂兵清空!

    这个神术的持续时间不长,不过足够他进行清场。随即穆尔又施展了“圣居术”创造出一片遏制邪恶的环境,再召唤出五头天界熊,才成功稳住阵脚!

    连续施展了三个五环神术后,就算牧师身体不像法师那么虚,穆尔依旧感到一阵疲乏。尤其是精神上的空洞感,他的头开始隐隐作痛。穆尔强忍着左右打量一下战局,缠斗的杂兵被清空,雷克斯终于腾出手来重拿起弓箭,支援他人;老兵柯利福,能活到现在证明他是他们中自保能力最强的,永远不会将自己置于必死之地;

    玛蒂尔达……这个少女的成长最另人惊艳!

    她竟独自拖住地方两头狂战魔主力!虽然狂战魔是体型巨大的怪物,两头又彼此呼应,她手中的剑很难造成致命伤害……但现在两头狂战魔浑身冒血,显然活不成了。而且它们双腿上刀口纵横交错,肌腱早被砍断,完全是跪着在战斗……修脚剑法就问你怕不怕!

    看来就算穆尔没有冒险超负荷施法,等玛蒂尔达解决狂战魔后,小队仍能赢得这场战斗。就是……穆尔强忍着晕眩感没说,小玛蒂尔达现在的剑法……是不是太邪恶了点儿?

    勇气之神教会的宗旨是“直面的勇气与必要的迂回”,穆尔总觉得少女偏的有点儿远。

    玛蒂尔达已经这样了,那教她剑术的法郎东……他到底是什么人?

    穆尔现在有些后悔,因为一时意气之争,居然没有带上法郎东。如果他在,战斗绝不会打的这么辛苦!再说,其实遵照神谕执行才是更好的选择,小队根本无需冒险……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少女做出更加不符合骑士的举动她弯着腰,努力消除了自己的存在感,然后连续从背后偷袭!迅速解决了这批恶魔!

    穆尔恼火的想说什么……可是看着玛蒂尔达累得苍白的脸,和被汗水粘在脸上的头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算了,不怪她,其实都是我的错,是我无视神谕,是我的傲慢才导致现在的局面……等回去主动向教会忏悔罢。”想到这儿,他朝玛蒂尔达点点头说,“辛苦了,先休息一下,我们……”

    “不,我们必须去救易莱哲!现在!马上!”少女整理了一下装备,刚硬的回到。“再晚……恐怕就要来不及了!”

    听见少女的话,几个人下意识的望向要塞的方向,远远看见一个飞鸟的影子掠过天际。

    *****

    “嘭!”

    狂野的人形从天而降,直落要塞腹地!

    弓箭步单手撑地!

    撞击产生的巨大冲击力掀起环形的大片烟尘!

    一头狂战魔被按着头垫在下面,充当了人形高空下落缓冲垫。它的脑袋被石地撞得稀碎,身体被踩的向内凹陷……可下落的人形却因此毫发无伤。

    人形缓慢的从单手撑地的姿势站立起来,随手摘下头盔,露出的双角毫无疑问的表明他恶魔的身份!

    正常来说,对毫无组织纪律可言的恶魔,表露身份便已经足够。除了那头狂战魔的“亲友”,大概不会有人再来找新来者的麻烦。但这座要塞是不同的,就像预言中说的那样……里面藏着秘密,因此纪律性也显得格外不同。

    一名负责这片区域的恶魔督军军官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来,开口朝沈言问道:“你……”

    “啪!”

    它刚说出一个字,巨大的巴掌就雷霆般糊在了它的脸上!将剩下的半截话封在它嘴里!恶魔督军呆住了,我是谁?我在哪儿?谁在打我?这一瞬它都被打懵了,自从要塞建立以来,还没被人这么打过!

    “等……”恶魔督军变得怒火中烧。

    “啪!”又是一记传遍了小半个要塞的响亮耳光!将他半截话封了回去!这次抽在它的左脸上!抽得他身体摇晃。

    “够……”恶魔督军真想杀了这个恶魔!

    “啪!”两个深深的巴掌印儿留在它脸上,并叠加在一起,几枚牙齿从恶魔督军的嘴里飞了出来!他脑袋随巨力骤然扭头,颈骨都为之咯咯作响!

    “别……”恶魔督军开始想求饶。

    “啪!”结果只换来的又是大巴掌!一面两个,这下对称了!几枚牙齿在空中飞舞着……

    “呜呜呜~别打了!千万别再打了!我不行了!求求你饶了我吧!”恶魔督军无力的跪倒在沈言面前,捂着脸失声大哭居然被打哭了!哭了!了……周围看到这幕的恶魔们一片愕然。

    这一刻恶魔督军终于想明白眼前这位是个新来的!

    他根本不知道要塞的规矩!因此还在用深渊的办法交流在深渊,中阶恶魔敢这么跟高阶恶魔说话,不求饶肯定要被活活打死!我是有多倒霉才主动撞上!

    你问它咋知道沈言是高阶恶魔的?大巴掌抽它跟抽孙子似的,能不是高阶恶魔嘛!

    “哼!”沈言冷哼一声,阴冷的目光狠狠一扫,这才罢手。

    他手抓着自己的衣领随手一撕。

    “呲啦”一声,整件上衣被扯离上身,露出深红色的健壮而完美的上半身!倒三角形的身躯,坟起的肌肉上除了许多淡淡伤痕之外,还显露无数深奥的、只有最上阶恶魔才配拥有的深渊符文!

    随即“轰”的一声无声巨响。

    狂浪的邪恶灵光以沈言为中心,惊涛拍岸的朝周围扩散开来,一直蔓延到大半个要塞!

    凡是被邪恶灵光波及的恶魔,因为阶级压制不得不低下头颅在顶级大恶魔的威压灵光之下,低阶恶魔只能趴在地上浑身颤抖,中介恶魔不得不跪下;就算是高阶恶魔,也得给我低头表示尊敬!

    此时此刻,在要塞之内,再没有恶魔比巴洛炎魔的血脉更加高高在上。

    整个要塞仿佛割麦子般,从内到外层层折倒!唯独沈言傲立在中央位置!那狂暴的邪恶灵光,已经将沈言最顶阶恶魔的身份展露无疑!

    混进恶魔要塞?不存在的!光明正大为什么要混?

    沈言狂暴至极的声音在要塞内回荡

    “还!有!谁!”

    ps1:看到很多书友议论,老雷澄清一下。艾欧肯定不是沈言的父亲,女士也非通过生理繁殖。

    ps2:这个世界的神祗体系尚未成熟,很多禁忌之处并不知道,本世界又未出现过屠神证道之人,才能被蜜雪儿抓住漏洞反杀,并非是大德能吊打诸天神明。

    成熟世界,神明本体藏的极深,本体与圣者之间的联系能随时切断,绝不会被人顺着圣者的联系连本体都拽出来灭了。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