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魔潮之卷 第19章 大德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魔潮之卷 第19章 大德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有酒吗?”

    蜜雪儿取来一壶鲜酿的果酒和酒杯,帮他斟满。

    杯中果酒香气盎然,色泽浓如琥珀。

    “这气息?”沈言闻了闻,一口饮下。“雪果酿的酒,果然还是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精灵人妻持壶的手在微微颤抖。

    她知道的月桂是不饮酒的,因为他说酒精会影响感悟法则,而月桂是个自制到极点的人。

    蜜雪儿只见他喝过一次酒……

    “我的记忆是断续的,仿佛破碎的琉璃。既然不知从何开始,不如就从这杯酒说起。”沈言摸着酒杯的边沿,想起那个一次又一次经历过的梦境。“我对这件事的印象尤为深刻。那一年的冬天,你培育出了一种新的能在冬天成长的植物,雪果……”

    在月桂和蜜雪儿的家乡,原本是没有雪果的。

    那时候,月桂刚刚发现自己的敏捷上限不足,陷入了人生低谷;而蜜雪儿则是默默无闻的植物师,负责照料精灵果园。两个人的家安在了果园附近的山里因为月桂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思考未来的道路,蜜雪儿则单纯因为工作离家近。

    那个世界的精灵,可以看成是普遍的原教主义者。

    他们拒绝一切违反自然规律的行为,譬如说温室大棚。因此到了冬天,家庭菜肴只剩下窖藏的水果和盐渍的果脯。心情不好的月桂为这件事发了下脾气。他当时正在全力琢磨魔弓的事情,不满发泄之后就忘了,而蜜雪儿却记在了心里。

    几年后,天资横溢的月桂终于找到新的道路,声名鹊起;而蜜雪儿也培育出一种能在冬天收获的水果,却未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因为雪果日照时间短,果实味道酸涩,能接受的人不多。

    记忆碎片中的经历,便从那一刻开始

    “我记得那天,我正坐在伐木堆边的那颗树上,琢磨如何在箭上附着更多的魔力,然后就看见你踩着树枝从果园的方向蹦跳着回来。

    你看起来跟往常有些不一样,手上挎着一个篮子,脸上带着笑容……我已经很久没见你笑得这么开心。要知道那天你穿的是碎花裙搭配浅蓝方巾,在我的记忆中,只有心情不好时你会才这么搭配。好像是因为有个德鲁伊长老说你没有天赋?抱歉,我已经记不清那个长老叫什么名字……记忆中除了和你相关的事,别的都极为模糊。”

    那是因为没记录在记忆碎片中的信息,沈言当然不知道。

    “然后呢?”蜜雪儿催促道。

    当听到沈言说那些回忆的时候,精灵人妻抖的厉害,但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期待,她迫不及待的想听沈言继续说下去!至于那个长老的名字……鬼才记得他的名字,管他去死!

    “然后你跳着来到我面前,用脚踢了下我的胳膊,让我猜你带回来什么。我当时在发呆,因为金色的阳光正穿过你的鬓角,你的面颊上还粘着几小块儿黑灰,汗珠在鬓角没有擦掉,让那时的你看起来与平日有些不同……美极了。”

    “净记那些没用的。”蜜雪儿嘴里抱怨着,但她的表情却不是这样的。她贴得紧紧的,面颊绯红,鼻翼微汗,呼吸有些急促。

    “没办法,那一幕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就像……一年零两个月前刚刚见过一样。”沈言发誓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当呈堂证供。

    “我猜了几样都没猜中,然后你掀开篮子上的布,露出下面的酒壶。”沈言神色怀念的端起第二杯的琥珀色酒浆,“你告诉说,你终于找到了雪果的正确用途……雪果的果实虽然吃起来味道酸涩,但用来酿酒却着实不错。

    你忙了几天,终于在今天找到了雪果酒的最佳配方,然后酿了一壶酒带给我品尝。

    我拗不过你喝了一杯,那是我一生喝的唯一一杯酒……”

    沈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就和这个味道一模一样!”

    “我也要喝!”蜜雪儿突然情动的扑了上来。

    沈言手中的杯子被夺走丢掉,精灵人妻捧着他的面颊深深注视,然后香舌霸道的撬开了他的牙关,与他的舌头抢起酒来……

    谎言效果很好,好的有点儿过头。

    这世上最难破解的谎言,应该就是一句谎话都没有的“真实谎言”。

    不过沈言表示自己想缓缓就算有德鲁伊的“回春术”随时当补充,他的腰也有点儿扛不住了!传奇体质也不是万能灵药,尤其是遇到传奇等级的对手时。

    “我跟你讲,你这样聊天是交不到朋友的!”沈言义正辞严的进行抗议!可对方不同意,她说,“可我还想要。”眼神迷离的精灵人妻抱着沈言的胳膊,撒娇道。

    咳咳,这里的“想要”当然是想要听沈言继续说那些过去事……嗯,就是这样,大家肯定和我一样都没理解错!

    青年人向往天崩地裂的爱情,而对于成年人来说,这世界上最大的浪漫莫过于“时间过了这么久,我都忘了你却还记得每个细节”。

    沈言说起的那些事情,最晚的也都发生在五、六百年之前。

    人类的记忆是会不断退化的,旧的回忆会被整理起来藏到记忆深处,从“很难回忆起来”渐渐变成“再也回忆不起来”。因此哪怕是作为当事人之一,蜜雪儿对于几百年前的事也只记得有那么件事情,具体的细节完全想不起来。

    但沈言却像带着她来一次“昨日重现”之旅当说起那件事时,他不仅仅是说了件事情,而是将当时的季节气候、山居环境、庭院布局、家具陈列等等连带着全都说得一清二楚,以及二人当时说话的表情、口吻、语气、内容描述得栩栩如生。

    中间又添加了很多心理活动和赞美这些老实说不是属于月桂的,而是在月桂体内旁观的沈言的感受。

    在蜜雪儿的理解中,仿佛沈言说的不是一件事,而是一幅名叫“昔日”的画,他正带着自己回到过去。

    这对蜜雪儿来说是几百年前的事,可对沈言来说就发生在一年零两个月之前。

    那时候他每天做梦都经历这些事情,很多事情还反复经历了几十次!沈言敢保证他比月桂记得还清楚,那些细节像刀子刻在脑海中一样清晰沈言说起来花摆在那儿,树种在何处,家具位置如何排放,那天吃几碗饭,几个菜……每一样都历历在目!

    其中蜜雪儿说过的话,更是每个字都记得清楚。

    试问精灵人妻,要如何才能不被感动?

    尤其是随着沈言的讲诉,她尘封多年的记忆也随之激活,也想起更多细节。这就像两个人同时穿越了时光……当她跟沈言讨论时,发现沈言真的没有骗她。

    无论说出来的还是没说的,他对家和自己真的“记得”非常清楚;

    相反的是,对于月桂过去很在意的精灵王国、秩序之神还有他参加的那个极端组织,沈言却直记得一些基本的东西,剩下的绝大部分都“忘”得一干二净!

    那些是月桂亲身经历的事,当年他曾经冒着生命危险去做,很多事迹仍被当成英雄故事流传如今无论蜜雪儿怎么提示,“他”就是想不起来。蜜雪儿能确信沈言没有说谎,想欺骗30级大德可不容易,大德是靠感知吃饭的!

    沈言是真的不记得因为涉及到宗教洗脑等影响独立人格的记忆,潘妮在交给沈言之前就帮着清洗掉了,沈言连看都没看过,当然不记得。

    精灵人妻用力抱紧沈言,不记得挺好……不,简直太棒了!

    蜜雪儿美的想要飞起来,沈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百分之五十!

    这一定是自然之神听到了我的祈祷!

    这么说吧,就算再亲密的情侣,对另一半也有很多不满之处。例如陈小雨,她就算对沈言迷得不要不要的,依旧不满他不思上进,不满他宅、玩游戏,不满他洗脸的时候将水甩的到处都是,不满他偷偷看日本女老师的动作片。

    这种不满蜜雪儿自然也有。

    她不满月桂的孤言寡语,不满他对箭术之道的沉迷在她看来,传奇什么的并不难啊,不满他为了精灵王国只付出不求回报的态度。尤其到了后期,月桂投身于极端组织,夫妻二人几乎断绝了来往……她之所以苦苦寻找月桂,恐怕爱情的因素只占一部分,更多的是她自身的执念。

    现在奇迹出现了虽然只剩下百分之五十,但似乎好的全留了下,“坏的”全滚了粗去!

    别说什么爱要完整,爱他就爱他的全部什么的……说这话的人是因为没办法!这年头,连亲爹亲妈都受不了你的全部,过年没几天就让你赶紧滚……凭什么爱人就要无条件接受?

    所以蜜雪儿简直感动得热泪盈眶,当即拍板决定那百分之五十不记得没关系,我们不!要!了!

    “接着讲嘛,求你了。”

    沈言无法拒绝,因为在他记忆中,精灵人妻都没对月桂这么撒娇过。

    “好吧,我再和你说一件我印象深刻的事。我记得咱们在尾鳍雪山下的房子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桂树,另一棵还是桂树……喂,你要干什么?住手!这只是鲁先生讲的一个冷笑话,我不是在撩你……等等,我的腰!”

    然后是精灵人妻的声音,“治疗重伤!”

    ps:嗯,大章,今天就到这里。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