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魔潮之卷 第18章 先抑后扬

魔潮之卷 第18章 先抑后扬

    “你可能不知道,我并非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我出生在地球,那是一个没有任何魔法的世界,你们通常称我的世界为‘制图室’。”

    “啊!居然真的是那儿?”蜜雪儿稍微有些懊恼的说道。

    她曾经去过制图室——都说公开一个秘密的最好方式就是把它藏起来,制图室这个艾欧的自留地,多元宇宙差不多到了某个层次之上的人都知道。

    只是那些超级都市、钢铁丛林、大面积灭绝的物种、转基因植物和污浊的空气,给了蜜雪儿极度恶劣的印象!那些东西对于她这个精灵德鲁伊来说,简直是连环暴击,所以她只停留一刻钟便转身离开。哪怕去深渊,她都没走的这么快过。

    “我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他们带我来到世间,为我取名沈讷言,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在我七岁那年,发生了一场灾难……大学毕业,进了事业单位,找了女朋友……”

    沈言按照时间顺序,将从小到大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除了将地震时潘妮出现这件事神隐之外,别的都实话实说,包括换女朋友和吸猪肉这两件败人品的事情。

    精灵人妻听得津津有味,对制图室世界的印象也因此改观——作为反面教材,她这个大德又有了新的动力!那就是阻止世界堕落到制图室那个样子……

    不过当沈言说到陈小雨时,她先评价了句“她那个闺蜜有问题!”又问,“陈小雨的胸很大?”沈言答曰,“没你皮肤好,体重比你重。”于是美滋滋不再问。

    嗯,这个问题就该这么答。

    换成陈小雨提问,无论问什么,一律回答“你胸大”——“苏芳腿长,你胸大”、“苏芳皮肤白,你胸大”、“苏芳……你胸大!”——保证开心得不要不要的,任何别的答案都是错的。

    “一直到我二十三岁那年的夏天,我去沪市参加游戏博览会,我当时Cos的是孤岛危机里的先知,Cos就是扮演成……”

    “孤岛危机是什么?”

    “哦,一款模拟主角用滑轮弓战斗的电子游戏。”沈言昧着良心说道——明明你跟别的小姑娘说,孤岛危机是蜘蛛侠第四部来着。

    “用弓箭吗?”蜜雪儿悄然一喜。

    这世界长生的办法很多,转生的办法也很多——像德鲁伊的转生术,魔法师的“夺舍”等等都不失为一种方案。但任何方案的前提都是,你必须事先做好充分准备——灵魂容器什么的至少来一打,过程也要再三确认。

    像月桂那种,突然被杀,连神国都没去成就直接转生,还是从蒙昧的胎儿开始……这种方式完全是意外中的意外。这种意外可说能觉醒就已经是万幸!

    别的像记忆能不能保留,职业技能还剩下几分,身体素质怎么样等等这些问题,根本不要问!若有是惊喜,没有才是常理。因此听到沈言喜欢弓箭,她已经足够惊喜,对后面也忍不住期待起来。

    可当沈言说到被黑衣人追杀,“仿佛听见有个声音指引”,最后被逼着跳下高楼却无意中穿越时空时……蜜雪儿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你同时还是环城女士的继承人?”倒不是说蜜雪儿对女士有多少恨意,环城女士已经陨落,再浓烈的仇恨过了上百年也淡了。

    再说对于她这个等级的人来说,被女士宰了就像死于天灾——你会因为地震就去憎恨地球吗?而是蜜雪儿知道“女士继承人”这个身份上带着多少麻烦!强大神力才能上牌桌,中等神力是炮灰,30级大德在这种麻烦里连蝼蚁都算不上。

    “别不是给人骗了,丢出来吸引注意力的假目标?”蜜雪儿第一个念头就是不相信。对于30级大德来说,一个普通人被扭曲想法、修改记忆简直再简单不过!

    沈言没辩解,而是伸出一根手指按在精灵人妻胸口的那道伤痕上。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那伤痕随着手指的碰触一点点消失,最终彻底不见——伤痕之所以始终不能痊愈,是因为里面存着女士的杀意。沈言将杀意吸走,剩下的伤痕传奇大德无需治疗就能痊愈。

    “什么都会骗人,但力量不会。”

    蜜雪儿无言以对……纠缠了她几百年的隐患就此离她而去。连她都办不到的事情,一个还没形成魔力循环的小术士却做到了,这还不够说明问题的吗?

    “这么说吧,我继承的传承不是一份,而是四份!”故事到这儿既然已被打断,沈言就不再继续说下去,而是直奔结论——反正他的目的是在谎言之前,先尽量降低蜜雪儿的预期!

    也就是先一点点敲碎她的希望……

    这么说吧,自从沈言获得月桂的记忆碎片,他就再没能摆脱那些记忆对他的影响——包括他对精灵人妻自带的+200好感度,+50熟练等等——要说继承了月桂的身份也不能算错。因此哪怕不考虑蜜雪儿的30级大德实力,沈言也真心想留下精灵人妻。

    可如果蜜雪儿的目的是月桂在他身上完整复活的话,这个游戏就玩儿不下去了。

    所以如果沈言想挽留她,就要先毁灭她的期待。

    “分别是来自女士的一些传承,来自月桂的记忆和箭术,来自一个叫‘生命的囚徒’恶魔的炼金知识,还有来自普通人沈言的记忆……这些加起来才是我。”沈言说道。

    “生命的囚徒。”精灵人妻的心笔直的沉了下去!

    这个名字她听过,多元宇宙的禁忌之一!何况还有女士的传承,“普通人沈言”带着制图室的知识,也不是真的普通……相比之下,四份中似乎月桂才是最弱势的那一个。天啊,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些让诸神都垂涎的传承,最终会汇集到一个人的身上?

    蜜雪儿感到深深的绝望,如果有女士在,那月桂还有什么机会?

    沈言看到精灵的双眼变得沉寂如死灰,立刻猜到了她的想法。不好,有点儿做过头了!他连忙抚摸着她的后背补救道,“你不会认为女士真的陨落了罢?她只是留下不要的东西,自己前往更高次元去了,这事情我知道的很清楚,我继承的只是她留下的一部分力量……”

    女士前往更高次元并不需要保密,之所以没人知道,是因为女士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没人可以告别。

    听到他说的,蜜雪儿的眼睛登时恢复了一点生机。

    “对不起,我该从一开始就和你说清楚。是的,我知道你的名字是蜜雪儿,我拥有很多关于你的回忆,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但我是也只是沈言,不是女士、不是生命的囚徒,更不是月桂!”

    沈言直视着精灵人妻的眼睛,认认真真的说道!

    只是刚滚完床单,他的手还放在人家臀部上,这么说有点无耻啊……蜜雪儿安静和他对视了一会儿,露出很疲惫、心很累的神色,重新伏在他的胸膛上。

    “在你的身上,月桂到底能占多少?”她声音微微颤抖着问道。

    “大概有百分之五……”沈言看到那只抚摸着他胸口的纤纤玉手突然停住——怎么看怎么像一把将要剜出他心脏的短刀!沈言吞咽了一下,连忙补充一个字,“十。”

    “有百分之五十?好吧。”蜜雪儿的手恢复柔软。

    五也好,五十也罢……就算你是骗我的,我也认了!

    蜜雪儿此刻心丧若死,数百年的苦苦寻觅一朝成空,满腔的苦楚向谁说去?她仍赤身趴在沈言身上,只是因为她对自己已无所谓,若能换得沈言身上的那一丝月桂的痕迹也是好的——这是她唯一能寻找到的、最后的慰藉。

    “你都记得哪些回忆?时间还很多,和我说说好吗?”

    ————

    PS:这段“床戏”有点长,因为之前铺下的线索要第一次拢起来。沈言所处的层次太低,获得的信息有限,靠他可能再有两百章都拢不起来。但精灵人妻不同,她的层次,让天鹅大陆在她眼中几乎没什么秘密。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