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153章 我,法郎东,打钱! 上

药毒之卷 第153章 我,法郎东,打钱! 上

    “啪!”几枚银币被狠狠拍在沈言面前,朱利尔斯骑士恶狠狠的说道,“法郎东,敢不敢跟我去那边聊一聊!”

    没保护好小小姐,是他身为骑士的失职!而法郎东居然把那么可爱的小小姐惹哭,显然已经罪无可恕!所以朱利尔斯骑士打算用拳头好好的教训他一下!

    “好!揍扁他!”旁边一片叫好声!耗我时间,费我钱财,大家早就看这个死胖子不顺眼了!

    但这个死要钱的……不给钱连让他从躺椅上挪下来都不可能。直接动手那更不成,别看船上就四五个人,干的也都是普通船员的活儿——可明眼人能看出来这些人全都是职业者,而且眼神阴冷,手上不知有多少人命。

    招惹这样的人未免不够明智。

    既然有钱拿,沈言毫不在意的爬起来,跟在朱利尔斯骑士后边钻进小巷子——有顶棚的。

    几分钟后,沈言独自毫发无伤的从小巷子离开,让人大失所望。

    不过从那之后,敢找他麻烦的人就少了很多。

    *****

    “你是怎么输的?”城主修瓦里埃好奇的看着鼻青脸肿的朱利尔斯骑士问道,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气得骑士差点儿跟他决裂。

    那个巷子有顶棚,浮游镜也看不到……而且最近浮游镜动用的频率太高,魔法塔那边魔力供应已经吃不消。

    我们都知道放卫星是个技术活儿,全世界能稳定送卫星上天的总共也没几个。而在大气层内要想维持一个面积几十平方公里的大镜子不被风吹走,哪怕是在魔法的世界,难度也超出卫星一个数量级——在空气动力学、流体力学、立体几何、气象学等学科全面缺失的情况下——除了用魔法能量、用钱砸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哼哼~,那个小子耍诈!他事先在巷子里埋伏了人手,我刚进去,脑后面就挨了一下子……”

    看他肿的跟猪头似的脸就知道,哪怕他晕了,沈言也没放过他。

    “嘶!”正说着被碰到痛处,朱利尔斯吸了口冷气。

    “噗噗……不疼不疼。”给他涂药的埃莉卡见自己碰疼了朱利尔斯,小姑娘乖巧的凑过去吹气,还学着大人的样子拍拍骑士的头。

    看到这一幕的城主修瓦里埃突然就笑不出来了……玛德,朱利尔斯这个王八蛋命太好!就那么大点儿屁伤居然装模作样的,让我女儿给他上药……再矫情信不信老子让你永远都不用上药了!

    小姑娘给朱利尔斯敷药是次要目标,她其实是想赖在这儿,多打听打听码头的消息——其实小姑娘在哭出来的那一下就想明白了,自己拔不出来剑不是啥大问题,自家父亲大人肯定能轻松拔出来。小女孩的想法中,自己父亲无所不能。

    后来哭着跑走更多的是因为不好意思。

    父亲和朱利尔斯讨论那个坏蛋,她突然想到,不知道漂亮的小哥哥能不能拔出那把剑来?小哥哥把那么贵的烟斗送给孤儿院,看起来像个好人呢。

    世界果然是复杂的——既有小哥哥那样的好人,也有法郎东那样的坏蛋。一会儿溜去孤儿院转转吧,父亲不愿意让她去下城区,却支持她去孤儿院。因为既然许下承诺,那就是她的职责。

    修瓦里埃如果知道在孤儿院埃莉卡能看到那本鸡汤教义,一定不会让埃莉卡接触!

    埃莉卡心里想着别的,手上的动作没跟上,结果又戳到了朱利尔斯骑士的痛处。

    “痛~痛~痛~”朱利尔斯夸张的喊着。

    “泥垢了!”城主忍不可忍的拍案而起,拿我四十米的大刀来!

    “我!亲!自!给!你!上!药!”

    *****

    接下来暴风城的日子乏善可陈。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那把剑面前折戟沉沙,暴风港失去了最初的欢乐氛围,焦躁和压抑的情绪逐渐在暴风城内蔓延——本应对此作出反应的城主府却对此视而不见,任凭这种危险的情绪在城内酝酿。

    从前那些把这事儿当成与己无关的人,也都身不由己的被卷进去——平时被大家看好的人,纷纷被推举出来去拔剑,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凑钱尝试一下。而那些未被推举,却偏偏又在心中自视甚高的人,更是不甘落后的也要去尝试一下。

    一来二去,暴风城竟然有超过半数的人都去码头拔过那把剑——好处是,很多人从此认清了自己。而且拔不出剑的人越多,相信这把剑是真正的“王者之剑”的人就越多!

    至于坏处……坏处就是,这次拔剑活动相当于沈言对整个城市对人,平均每人征收了三银币的人头税!简直夸张!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出来,法郎东要发大财了……

    虽然没人能拔出剑来,但也不是一点儿效果没有。

    最厉害的一个是某个大商人的次子,他甚至将剑拔出了大半尺的长度……就差那么一点点儿就彻底拔出来!据说那个次子在归家后受到了全家的百般刁难,他一怒之下,大喊一声“莫欺少年穷”摔门而去。随即有几个大商人觉得他可能有前途,倒也掏出笔小钱资助一二,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人因为挪动了那把剑一点点的距离,就此改变了人生。

    到这个时候,连修瓦里埃也迷惑了,这中间的规律到底是什么?

    沈言放下手中的骰子告诉你,是命运。

    *****

    临近月末。

    随着北方商人团突然到来,与法郎东签订,终于彻底引爆了暴风城民众的情绪!

    无论是著名的海盗船长,还是传奇的大商人——作为暴风城民众心中的明星和领袖,他们的门前都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请愿人群!请求他们站出来,将王者之剑留在暴风城!其中又以城主府门前最多,几乎暴风城一半有闲暇的人都聚集到了城主府门前,请修瓦里埃出面!

    每个政治生物的人气高下,登时一目了然——那些平时很“火”,每次街头讲演都聚集人山人海的人,关键时刻却没人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反而是那些低调的实干家,愕然发现自己原来在城里这么有人望。

    一把剑,还改变了暴风城的生态结构。

    到了这个时候,修瓦里埃盛能叹为观止。

    “走吧,到我们出场了!”尽管仍然穿着平时的那套衣服,还要装作稍微惊讶的样子,但修瓦里埃仍借着仔细整理的机会平复一下心情——走到今天,距离“王者之剑”仅有一步之遥,说不激动那是骗人的。

    什么?你说那把剑是假的?到了现在这时,那把剑的真假已经不重要了。

    “咦?不等那些人先拔吗?”埃莉卡不明就里的问道,她还想看那些平时在父亲面前指手画脚的人,拔不出剑时窘迫的样子呢。

    “政治是门妥协的艺术。”修瓦里埃耐心的为埃莉卡讲解道,“到今天仍未出手的人,没有野心的人固然有,但极少。大部分人是在表态对我的支持,我当然不能让这些人失望。更不能为了一时之快,就逼着他们去剑前面出丑……他们的支持率如果跌了,我们同样会受损失。

    这时候,帮他们就是帮我自己。”

    “嗯。”埃莉卡用力的点着头,她同样穿着一身小铠甲,戴着头盔走在父亲身后,像一个小骑士。尽管父亲的话还不大懂,但埃莉卡很聪明,她能记住……将来慢慢会懂。

    来到城主府前。

    “三天之后,我亲自拔剑!”从头到尾,修瓦里埃只口齿清晰的说了以句话。

    但随之响起的欢呼声高入云霄!

    从城主广场朝着城市的四方八面蔓延。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