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段历史

药毒之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段历史

    修瓦里埃的所谓再考虑一下,那真的就是再考虑一下——在他的想法中,一个合格(而非完美)的女婿是这样的——他血统高贵而且富有才华,他文能安国、武能定邦,他为了埃莉卡死心塌地,他寿命很长而且耐心很好,他对任何女人都不假辞色,他必须跟埃莉卡的姓氏,除非埃莉卡允许他不能跟任何人来往(含男性)……

    如果能做到以上这些,那么在修瓦里埃死之前,他会在病榻前为他们举行结婚仪式。

    也就是说只要他还没死,所谓的女婿就一根手指都不能碰埃莉卡——一根都不行!

    所以……他最有可能干的事儿是把沈言关起来当备胎,而不是放任他跟埃莉卡越走越近。嗯,修瓦里埃已经在琢磨手段了,“等等,这里是?”

    他在镜子中,看到了一个最近去看过的地方……圣堂孤儿院?

    到了下城区,沈言轻车熟路的直奔孤儿院,走进过道后就直接推门进去——他知道今天孩子们都在外面发传单,这边应该人很少。而且为了那些熊孩子能随时进来,门也不会拴。

    他知道,可跟着他的小女孩不清楚这中间的弯弯绕绕。

    “喂,你敲门了吗?”女孩不满的小声说道——可能是她对下城区有点儿恐惧,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两个人并排走的样子——因为会被看成一起的,沈言不讲礼貌,她也会感觉有些脸红。

    埃莉卡的家教不是修瓦里埃教的,所以还很不错。

    “阿娜婶婶,我又来了!”沈言变本加厉的开始大声嚷嚷,气得后面跟着的小女孩恨不得踢他一脚。

    “是沈言啊。”阿娜婶婶笑眯眯的走出来,她今天没穿牧师袍,而是一件像码头工人穿的的粗布衣服,上面都是灰尘。“您这是?”注意到沈言看她身上的衣服,阿娜婶婶随手拍了下。“今天孩子们都出去了,正好将这里彻底打扫一下,平时没这么好的机会。这个孩子是……”

    “路上捡的,别管她。”沈言说的话让小姑娘气得瞪眼睛。

    可她又不敢跳,因为阿娜婶婶跟教她礼仪的老师很像……见到阿娜婶婶,她下意识的就开始颔首挺胸收腹,两只小手贴着裙子缝儿放好……因为今天没穿裙子,所以不安的在皮甲上抠啊抠的,似乎想抠出条缝儿来。

    这时候,屋内又走出来一个女人,同样穿着粗布衣服,脸蒙着包头巾看不出年纪。不过她出来的时候,手上还拎着剑……大概以为阿娜婶婶遇到了“麻烦”,出来帮忙。

    “这是辛迪,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她来帮忙。”阿娜婶婶介绍道。女子拿着剑站在远处,并没有过来结识的意思,沈言也就随便点点头。

    “今天你不应该在……”阿娜婶婶含糊的问道。

    上次沈言说帮孤儿院拉两单生意——结果一个是组织孩子们在城内派发传单。现在那帮孩子已经打出名气。不少人都看到了让小孩儿发传单的好处——不容易拒绝也不感觉尴尬。在暴风城这种商业氛围浓厚的地方,立刻就有商人联系孤儿院,准备做下一单。只是暂时价格上谈不拢,商人不想多花钱,而沈言则让孤儿院咬死价格,千万不要一开始就走低价路线。

    另一个是让孤儿制作那种能遮住脸的动物面具,就是一个硬板上面穿条挂脑袋的绳子,硬板的正面绘上可爱的动物图案。沈言一口气让孤儿院准备了上千个,每个定价1银币,打算今天在码头上一口气全卖出去!

    这两个事情都跟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王者之剑”有关,怪不得阿娜婶婶会问他为什么没去码头。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熊孩子……这个不能说。

    “当然是来给您送东西的。”

    沈言从怀中掏出一个金属盒子,递给阿娜婶婶——沈言深谙包装之妙,在“王者之剑”上小试牛刀大获成功后,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那句“持此剑者,君临天下”的古精灵语风靡整个暴风港,到处都有人模仿——连目不识丁的穷汉,看到这行字都认得是什么。

    这回第二次出手,银质的金属盒子表面打磨的像镜子般明亮,上面简单的勾勒了一个魔法符号,显得简约大气而且富有神秘感。掀开盖子,便看到一只雕刻精巧的深色木头烟斗,放在软木垫凹糟中。合上盖子时上下凹槽会恰好将烟斗包裹住,严丝合缝。

    接下来无论盒子怎么撞击,烟斗都会安然无恙。

    光这个设计就看得几个人目瞪口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气氛油然而生。

    “这是一只魔法烟斗,在里面塞上烟草点燃后,能够轻松获得对方的好感……而且无害。无论是用在讲价还是谈判上,都很有效!而且这只烟斗也出自名家之手,有上百年的历史,算是古董。”可惜时间碎片自带历久弥新效果,沈言做旧不敢太狠。

    沈言合上盖子递给阿娜婶婶。“上次知道孤儿院出现资金问题,我又不在,深感愧疚。这只烟斗算我送您的,如果再遇到资金难题又联系不到我,卖掉应该能换笔钱,以解燃眉之急。”

    “送,送我?”阿娜婶婶连盒子都拿不稳了。“这也太贵重了,”老牧师苦笑。

    换笔钱解燃眉之急?这话说的还真谦(zhuang)虚(B)。

    这世界魔法刚刚萌芽,炼金术主要集中在药剂研究上,制作成功的魔法物品非常罕见,用来制作烟斗这样的“玩物”更是绝无仅有——就像实验室的科学家们用原子探针一点点攒出只手表一样。别看就是只手表,没个几百万米刀别想拿走。

    这件烟斗魔法物品类似,国王没有的你有,拿出去又是一个价值连城!

    沈言送这样东西给阿娜牧师前,经过充分的考虑。首先自然是他自己用不上,身为术士就没买过不打折的东西;其次他也不担心怀璧其罪的问题,神殿的神像全都镶大宝石,你看哪个失窃过?最后暴风城豪商众多,教会关系网复杂,也没有变现难的问题。

    阿娜牧师纠结一会儿,最终还是叹着气收下。她已经决定将后半生都放在孤儿院上,只要为孤儿院好,别的也就不多想了。

    正当沈言想告辞离开的时候,一个声音小意的问道,“那,那个烟斗,我能买吗?我,我想买来送给爸爸。”

    (镜子后,某人泪目。)

    跟着沈言进来的小姑娘,又睁着她那双圆滚滚的大眼睛望着阿娜婶婶。阿娜婶婶可不会像沈言似的,那么容易被可爱的星星眼击倒,她蹲下来,慈祥的摸着小姑娘的头发。

    “对不起,如果这只是件玩物,那送给你也没关系。可这上面还管着几百个无家可归的孤儿的衣食住行,婶婶没办法那么做,也不能辜负……的一片心意。这个必须留着救急用……能懂吗?”阿娜跟沈言一样,一眼就看出来这孩子出身不凡,因此绝不会用“像你一样”这类同感词汇,引起冒犯。

    埃莉卡眨眨眼睛看着阿娜,突然小脸儿有些恍然。“啊,是您啊,阿娜牧师,我听爸爸说到过您的事。他说您做的事情其实是他应该做,但他现在还没办法做,只能……阿娜牧师,那是不是如果有一天,暴风城再也没有流浪儿和乞丐了,您就能把烟斗卖给我?”

    阿娜瞥了沈言一眼,见他悄悄点头,就微笑着跟埃莉卡说。“如果有那么一天,烟斗还没有卖掉,我就把它当成礼物送给你。”

    “那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我们走吧。”埃莉卡不再看那只烟斗,干劲儿满满的招呼沈言道。

    沈言无语……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我当成你的跟班的?

    “哼!”看完这一幕,那个叫辛迪的女人冷哼着转身离开。沈言耳朵敏锐,分明听见她在说,“白拿白要,有个好爸爸了不起啊!”

    她最初见到烟斗时,也很想买给自己的父亲。可惜,第一她没那么多钱;第二她也没有一个当城主的老爸……所以,还是考虑点儿现实的吧。

    快点儿干完活儿然后去码头转转,万一能抓到那个法郎东,就给老爸买个样子差不多的烟斗!

    对了,她爸爸是当地一个小佣兵团的头儿,叫马克西……

    *****

    沈言这边在演励志剧,码头那边的剧目已经上演到高潮!

    整个“王者之剑”的戏法变起来并不复杂。

    作为全多元宇宙最大的武器回收商,潘妮对武器的理解无人能及。这种了解不仅包括战斗方式的转变,力学研究,材料进步等方面,还包括武器文化的变迁,武器与铠甲之间的矛盾与统一等形而上的部分。

    因此从当今的制式帝国剑倒推历史变迁,在有诸多参考的例子下不过是小菜一碟。

    而剑的改造基础是一把来自环城的剑,材料为金属玉,一种除了罕见并没什么特别的金属。

    其他的像削铁如泥,滴血不沾,越来越亮这些实现起来都很简单。

    让人无法拔出来这点有些难度……但在能操纵金属的潘妮手里,仍可以做到。之所以任何人都无法拔出那把剑,是因为当剑插进航海桌那一刻起,剑上就延伸出无数肉眼不可见、长达上百米的细金属丝——将剑、桌子与船牢牢的固定在了一起。

    当人用力去拔时,实际上是在把剑当把手去拔整个地面,这当然不可能做到!而且这些金属丝本身细且锋利,普通工具触之即折。哪怕你想一万种方法,烧桌子、锯木板……都没用,因为最关键的因素——分身潘妮就戴着“气化戒指”守在剑的旁边,随时补救——能拔出来那才是见鬼了呢!

    *****

    码头上山呼海啸,叫好声将停在码头上的船帆都鼓的向外张开!

    “王者之剑”还没露面,但一座露天大舞台上正上演的剧目,却已经将气氛掀到高潮!

    这次的剧目,是之前诗歌中从未提到过的内容——关于王者之剑的传承!

    ……古老的预言者精灵麦迪文在一次预言中看到了未来的景象,天空崩塌,大地陷落,恶魔蜂拥而出!于是他携带者古老的选王之剑离开奥术山谷,前往大陆上最大的帝国,寻找能够将世界从黑暗中拯救出来的王者。

    然而恶魔同样知道了他的预言,在麦迪文的旅途中不断对他发起袭击。终于,在某次恶魔袭击中,麦迪文深受重伤,那把剑也遗落在某个职业者的家中。

    从那之后,“王者之剑”被当成一把普通的藏品,在民间流传。

    直到某一天,灾难降临,天崩地裂,彭林半岛被从大陆上“切”了下来。灾难过后,驻扎在彭林半岛上的彭林军团也陷入暴乱中——混乱中找不到武器的亚希伯恩军团长无意中拔出了这把剑,就此成为第一位彭林之王。

    混乱之后,他将这把剑郑重的存进军团宝库之中。

    可没想到的是,副军团长爱曼纽趁他外出时洗劫了宝库,并带着三分之一的军团士兵离开。在翻检宝物时,他曾拔出过这把剑,并成为第二位彭林之王,之后成立了下彭林王国!

    下彭林王国因为缺乏粮食,大肆将亚种人赶出王国领土。

    当时亚种人的首领站出来与爱纽曼交涉时,他同意带着所有亚种人离开王国,条件是艾纽曼赠送保护他们安然穿过荒蛮之地的武器。爱纽曼傲慢的在自己的宝库中,挑了一柄最为破旧的剑,丢到精灵凯莱博恩的面前……

    凯莱博恩拿着这把剑,建立了半岛的第三个王国,亚种人的国家,斯通黑文!

    不过几年之后,这把剑又在斯通黑文的王国内乱中,再度遗失,从此再没出现过……

    *****

    “不,不是吧!”

    原本等着看戏的城主修瓦里埃,下巴都快吓掉下来!

    卧槽,我好想听见了一段真的历史!

    他虽然不是海洋女神的情人,但确实受到海洋女神的眷顾,因此他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信息。譬如说——诸神不回应半岛之人的祈祷是有原因的,不过最近这个“原因”似乎已经结束,因此各个神祗都开始陆续回应起半岛之民的祈祷。

    譬如说苦难与悲悯之神就开始回应牧师的祈祷。

    他隐约知道,半岛被封闭其实是诸神的手笔,目的就像故事说的那样,为了拯救世界!当然,在那之前,诸神都会从背后推动半岛走向统一……这也是为什么修瓦里埃自信满满的缘故。

    顺势而为。

    现在这个“历史”一出现,他就一个感觉……卧槽,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真相!

    ————

    PS:赶上了吗?大年初一,大家快乐!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