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始于表象,终于内心

药毒之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始于表象,终于内心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对他?”潘妮问道……她觉得屋里那个指挥官有点儿惨。

    哪怕她是武器,那也是有恻隐之心的!

    但某沈言明显没有——

    “等我把寒霜百斩练好,再冒充弟子继续骗他!”沈言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是要给指挥官一种“他前期投入极多”的错觉,投入越多就越会继续投入,明知上当也会存着万一能赢的期待……骗子骗钱都这套路!

    *****

    前面的天聊死了,潘妮只能提起另外一件让两个人头痛的事儿,“还有那面盾牌……你打算给老虎吗?”

    “别。老虎那人脑子不好使——送给他,等于明说了让他去死!”提起那面盾牌,沈言也感觉牙疼。“那个死脑筋的人,搞不好就真的去死了……况且这种神器,怎么想都是留在自己手里比较稳妥一些!真的比较能扛,我不输给任何人!”

    “你确定吗?”潘妮感到深深的担忧。

    ……

    那面连她都无法吸收的不详之盾……哪怕是神器,潘妮也宁可沈言没拿到过!

    纯金属材质的鸢型盾牌,表面镶嵌着华丽的红色巨龙图案——单看表面,你永远想象不到这是一面有着什么样意义的盾牌。

    ——————

    “不屈之墙”鸢盾,次神器。

    ——“始于表象,终于内心。”

    上谷纪元,在预备役圣骑士正式加入骑士团那天,被允许进入盔神的武库中挑选一件武器。弗雷得力克选择了一面挂在墙上、用于装饰的华丽盾牌。在某次撤退战中,他手中的漂亮盾牌吸引了所有追兵的目光,弗雷得力克因此成功阻挡了追兵,直至战死。

    多年之后,这面盾牌重新回到武库墙上,等待下一位因外表而选择它的年轻人。

    【坚不可摧】,这面盾牌无法被规则以外的任何力量破坏。

    【不屈之墙】,魔法效果启动之后,盾牌在持盾者身后化作一道无法逾越的60尺宽城墙,持盾者不能离开城墙前方20尺区域,效果维持到持盾者生命结束。

    ——————

    “始于表象,终于内心。”这句话真是精辟——因为盾牌华丽的外表选择它,因为内心的坚持使用它,并最终为之而死——整个过程就像在形容少年在长大,渐渐懂得了责任与牺牲的意义。

    这是一面圣骑士梦寐以求的盾牌,他能给予持盾者一场史诗般的战斗,和一个英雄式的牺牲——这对于圣骑士来说简直再完美不过!

    可沈言并不想要啊,咱是阴险狡诈的术士来着……

    看到了那关键的两个字了吗——“身后”,是在身后啊!追兵将至,英勇的少年将盾牌钉往地上一插,帅气的喊了一声“变态!”……不,是“变身”!盾牌华丽丽的化作60尺宽的高大城墙,将所有人保护在城墙之后,唯有少年被孤独的丢在城墙前方——

    一群人在墙后喊加油,“坚持住啊!千万别死哦!你不死墙就不会塌……”

    这幅画面仅仅想象就让人不寒而栗!

    怪不得这件次神器上没诅咒(次神器一般都有诅咒),‘丢雷老母’就是最严重的诅咒罢。

    可这面盾牌的问题就在于,你明知道它是个坑货,也无法放弃,更不会将盾牌移交给别人……除非你真的自私到心中只剩自己!

    *****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想守护的角落,沈言也有——父母、潘妮、陈小雨、奥玛等朋友、绿角湾……不知不觉,他也有了很多牵挂。

    沈言早就不是他嘴里说的那个“孑然一身、白衣胜雪、来去如风”的苍莽少年了。

    拖家带口,咱就别装嫩了。

    对于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优先考虑的从来不是性命,而是有没有守护的能力。而这面次神器盾牌给出了准确的答案——你拿出牺牲的勇气,我给你守护的力量——每个拿到这面盾牌的人,都会被直接逼到墙角拷问内心!

    你是不是你想象的那个人?当面临那个时刻,你敢不敢竖起这面盾牌?

    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没办法,谁让我想保护的人有点儿多呢。”沈言把这面次神器盾牌郑重的放入缩物首饰盒,摆到最容易取用的位置。

    略微可惜的是,这是一面魔法盾牌,而“舞空盾”只能用于非魔法盾牌。因此这面盾牌虽然“坚不可摧”,但无法当常规武器来用——如果到了动用这面盾牌的时候,一定也是需要那个搏命的技能出场的时候。

    注意到潘妮欲言又止,沈言笑笑安慰道,“放心吧,潘妮,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别人不清楚,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保命能力吗?”幻影分身、次神力痊愈、舞空盾……加上马上要进入传奇的体质,沈言的保命技能只会越来越多,想让他死还真的不容易。

    “况且潘妮,我不止想保护陈小雨,保护绿角湾。我还想有朝一日能保护你。我一直觉得没有保护能力的人,不配拥有幸福。或许有一天,我有能力保护任何人,那么我们就能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呵呵~”潘妮看着他,她知道沈言说的是心里话,然后用玩笑的口吻掩饰。

    “你发现了吗?”潘妮说道,“你最近提到陈小雨的次数特别多。”

    “有吗?日久生情不行啊!”沈言应激式的反驳道。

    其实沈言无法说的是……他对陈小雨的感情很复杂。

    这次回去,原本是一场向过去的告别——

    沈言从小生活在一个缺乏亲情的家庭中,虽然长大后没成长为心理变态,但实际上沈言对于家庭、对于婚姻是抗拒的。

    不是因为花心……是因为在他心中,全世界最幸福的家庭被一场灾难轻而易举的毁灭!天灾之下他无力保护任何人,他害怕再经历一次……所以才一直无法定下来。

    沈言没找过心理医生,他能猜到那些医生会说什么,“鼓起勇气开始新生活,过去只是一场不幸……人死不能复生,应该向前看”巴拉巴拉。如果再遇到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自认倒霉呗,万一你已经习惯了呢?

    心理医生不会承认世界上有一类人,就是无法承受第二次。

    正是因为沈言这种拒绝更进一步的态度,让曾经的女朋友都离开了他,他以为陈小雨会是下一个,一年时间……差不多已经走到尽头。但发生一系列事情之后,等他再见小雨,却发现陈小雨比他知道的那个还要酷得多!

    不矫揉造作,不瞻前顾后,就是酷!

    彻底颠覆了沈言过去对陈小雨的固有印象。

    大概就像电影《史密斯夫妇》、《真实的谎言》那样,不经历意外变故,你永远不知道一直生活在一起的人还有另外一面。

    这就有意思了。原本他觉得跟陈小雨已经结束了——两个世界、不同的时间流速、普通人和非人,这种差别比天堑还大一万倍。可另一方面,他最近想的最多的就是陈小雨……真是疯了。他现在的情况,最不可能的人应该就是小雨。那天晚上凯瑟琳夜袭,蜥蜴头搅局,沈言心中未尝没有松一口气的念头……

    “我看你是有病!”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也觉得我有病!”

    *****

    “还能战斗吗?要不我们明天再去楼上?”潘妮建议道,经过跟指挥官的斗智斗勇,二人都消耗颇大。

    “可我想去楼上看看……其实去楼上并不需要战斗,去楼上为什么非要走楼梯?”沈言指指窗外,“窗外其实是冰山啊,我们完全可以挖条通道上去。”

    “……你什么时候想到的?”潘妮气得咬牙切齿。

    “一开始。”

    明明很疲惫,沈言却笑得像个成功偷鸡的小狐狸。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