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土拨鼠之日 中

药毒之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土拨鼠之日 中

    “居然说得这么含糊,难道你不怕我直接杀了你?”指挥官饶有兴致的问道,然而看起来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哪怕那把碗大的锤子就在他手边。

    “您是不会那么做的,因为这样的对话,我们之间已经进行了四次。”沈言实话实说道,透着一股子淳朴劲儿。甭管有用没用,他说的每句话都很走心。

    是啊,沈言说的可实在了——

    第一次,沈言卷了指挥官的手套和佩剑逃走,缴费10元离开;

    第二次,沈言用潘妮幻影吸引了指挥官的注意力,又抢了他的盾牌;

    第三次,就在沈言的隐没直指指挥官的钉头锤时……潘妮却意外的告诉沈言,指挥官的名字居然是蓝色的?理论上来说如果不是沈言先动手,其实可以跟他先聊聊……然后沈言就抢了指挥官桌上的卷轴!可惜那只是个“治疗重伤”的神术卷轴,既不值钱,沈言也学不了;

    现在,是二人的第四次温馨会面。

    虽然这间警卫室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与沈言第一次进入时没什么区别。

    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指挥官那华丽丽的龙鳞手套,只剩下戴在左手上的那一只,本该丢在桌角的右手手套已经不见踪影!

    曾经挂着“永恒警惕”骑士团之剑的位置,被一把普通的神殿制式长剑取代;

    最好笑的是他身后武器架上的盾牌,原来是一面表面镶嵌着华丽龙形的金属鸢型盾——“不屈之墙”——沈言宁可叫它“专坑主人的赴死盾牌”。如今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面木头盾牌,手艺粗糙到惨不忍睹——因为它本就出自孩子之手,那是给孩子们练习用的简易盾牌,居然被堂而皇之在摆在准传奇的身后。

    但很显然的是,当时间被重置之后,指挥官忘记了沈言做过什么……在他眼中,这些就是他的珍贵藏品!

    所以沈言不怕自己胡说八道会出问题,眼前这位准传奇的脑子早就瓦特喽……

    *****

    “四次……这么说来,我就是你说的那种区域时间被不断被重置情况对吗?”哪怕是知道这样的真相,眼前的这位准传奇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诸如惊慌、怀疑、恐惧之类的,而是一有时间便皱着眉头思索。

    “我就知道,那样复杂的仪式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好吧,眼前之人。如果你真的是第四次来到我面前,那么一定知道我的一些秘密,我通常会告诉你作为你下次来时的证据……现在说出来吧。”

    为什么你脑子都瓦特了,逻辑还这么清晰?

    那我该说点儿什么应付过去呢?沈言打量了一下屋内陈列的物品——盾牌?盾牌就算了。那面坑爹的盾牌,沈言现在想起来就肝儿疼!手套?不,不能提手套!万一让他想起来还有一只怎么办?那只能说长剑了,好在那把骑士团之剑与神殿制式长剑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普通”……

    “哦,你说过那把剑,”沈言指着那把明明是神殿制式的长剑,毫不亏心的说道。“您说过那是‘永恒警惕’骑士团的大骑士长配剑,是你的心爱之物。”

    “我居然跟你提过这件事?”指挥官脸上终于露出惊奇的表情,眉毛一挑追问道,“我和你说了那剑是……我的?”

    “是……吧。”

    “去死!”

    钉头锤飞来!

    ——10块钱快给我闪!

    *****

    “我居然跟你提过这件事?”指挥官终于露出惊奇的表情,他眉毛一挑追问道,“我和你说了那剑是……我的?”

    “没有。”沈言蛋疼的答道,尼玛居然一言不合就动手!

    跟上回一模一样的场景,唯一的区别就是当沈言改变答案后,没有碗大的锤头朝他脑袋砸过来!

    真是暴脾气……

    “那把剑要不是你的,我从嘴里吞下去!”沈言在心中腹诽道,但他也知道自己确实说错了话……揭了别人的老底。

    这在卧底界可是大忌!

    他毕竟是公务员出身,政治嗅觉不知比这帮小白敏感多少倍——环城女士当年既然能忍受“传送门与旅行之神罗纳德”成长到强大神力,为什么不能继续忍下去?其实我们都知道,女士不仅懒而且毫无治理才能,有个人帮着管理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罗纳德如果继续安安稳稳做下去,未来成为女士继承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可罗纳德神自己作死,为了快速壮大实力,不惜引狼入室——将别的教会的中坚力量,不加分别的引入环城!结果造成了环城内部平衡被打破,以至于女士不得不亲手杀他!并从那之后禁止诸神踏入环城一步……

    这个指挥官表面上是罗纳德的信徒,实际上应该是盔神的圣骑士!也就是“永恒警惕”圣骑士骑士团。尼玛盔神也够不要脸的,为了抢夺环城的控制权,居然把自己骑士团的大骑士长都踏马派出来当卧底……罗纳德那个白痴居然还让这样的人成为指挥官,怪不得他没办法复活!

    手下全特么一群拿着神力不办事的二五仔。

    只看眼前这家伙身上除了一枚印玺,任何罗纳德的神徽标记都没有就知道——他对罗纳德的信仰有限,恐怕连盔神的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

    “咦?真相居然是这样的吗?”某个几万年都没醒悟过来的武器,惊讶的说道……真相这种事儿,反正你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只见一直在低头思索的指挥官似乎下了决定,抬头说道。“呼~没有更多的验证办法,我姑且相信你,别把时间浪费在这里……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我能为你做什么?你又能为我做什么?”指挥官十指交叉的问道。

    “我想要你的左手套……”

    钉头锤飞来!

    *****

    “……我能为你做什么?你又能为我做什么?”

    沈言的表情纠结、痛苦、不堪回首……不过联系上文,我们就知道他这种爆炸般的表演情绪是怎么来的。“指挥官,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怎么才能破解这该死的命运!我不想永远活在无限循环之中,直到忘记一切!”

    “嗯,我明白了!在这件事情上,你帮我,我帮你!”指挥官陷入沉思半晌,才继续说道。

    “据我猜测,在这座神殿的更高层……一直存在着某种奇异的力量。囚禁我们的力量你可以看成是轮回、循环、时光无尽之类的那些东西……对魔法我不是很擅长。但我知道,高层上的那种力量肯定能打破这种循环。因为我无法走出这个房门,我希望你能去独自找到并激发那个关键力量!或许能够把我们从这种循环中拯救出来。”

    “我同意,我也想上楼,”沈言摊手,“但我的实力不足!”

    “这个……我可以教导你。对了,门外主持仪式的人是谁?”指挥官表示这儿需要两道验证密码。

    “金·德莱尔?”沈言不确定的说道。

    (沈言拿到的那件金白袍子的名字就叫“金·德莱尔的沉思长袍”)

    钉头锤飞来!

    沃特法克!

    *****

    “……我可以教导你。对了,门外主持仪式的人是谁?”

    “谁踏马知道他是谁!一个到处高喊‘异教徒’,烧死!烧死!烧死!的狂躁神经病?!”沈言破罐子破摔的说道!这鸟游戏我不想再玩儿下去了!

    “潘妮”,沈言通知潘妮提醒她准备……等钉头锤飞来就动手,然后俩人捡了钉头锤就跑!

    让你丫乱丢东西——上一个乱丢东西的已经哭死在悬崖下边儿了你造吗?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基础怎么样。”指挥官欣然点头。

    这题居然踏马过了?!

    ————

    PS:好累,今天最多三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