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一百一十章 心灵世界 上

药毒之卷 第一百一十章 心灵世界 上

    潘妮教了他一套新的冥想法。这套冥想法的效果大名鼎鼎——全称“星空之下龙脉之人心情澎湃之内视冥想”……好吧,就是内视冥想法,比沈言过去练的瑜伽冥想法,效果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当沈言问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教他“内视冥想法”的时候,潘妮轻蔑的问了句,“你那时候感知够嘛?睁眼瞎连眼前都看不清还想内视,侬是不是想太多伐?”

    沈言闻言悲痛欲绝,“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天使呢?说好了不再互相伤害呢?”

    潘妮的回答简单明了,“滚!”

    经历那一场与枪斧兵的生死之战后,沈言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某种变化——就像武林高手突破时描绘的情景那样——那一刻,他确实觉得世界清晰无比,每一个细节都如此动人……呕~

    当然还有一些别的,比如说对身体控制得更加精细,在战斗中对刀剑技巧的领悟更加深刻等等。

    不过沈言敢确定以及肯定,那并非是幻觉——看世界更清晰什么的也就算了,说不定是“感知”属性又有新的突破。但他在眼睛看外界的同时,精神中还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偶尔还能看到蓝色的潮汐,这就不能拿属性突破来解释了。

    ——直到现在潘妮告诉他,这就是他具备了修炼“内视冥想”条件的标志。

    沈言问:修炼内视冥想法的前提到底是什么!潘妮答:感知大于10。沈言:……我好想掀桌怎么办?

    职业者的冥想分为三种层次,理论上应该分别对应精神分析上的本我、自我和超我。

    第一层是身体与精神的统一;第二层是深入心灵世界;第三层是进入灵魂殿堂。灵魂殿堂,就是沈言第一次濒死时进入的地方,也是潘妮的居所。

    在冥想之前,潘妮一再的提醒他无论在“内视”的时候看到什么,都不要惊讶。因为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是不一样的,她无法拿别人的世界给沈言当参照物。然而当沈言真的通过冥想走进内心时,他还是被自己的内心世界的格局震惊了——看到的第一眼沈言就非常确定,这一定就是自己的内心世界!

    因为他果然不愧是强迫症,连心灵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规则和井井有条。

    恐怕潘妮来了也要崩溃……潘妮看过很多人的内心世界画面,有的人狂野如风,有的人汹涌如火,有的人的内心乱七八糟,还有的……比如女士,内心世界就是她自己身穿铠甲的雕像,与外界毫无分别……因为是由自我幻想构建的,多玄奇绚烂都不奇怪。

    但绝不会有一个心灵世界像沈言的世界这么“真实味儿”。

    沈言惊讶的看着自己透明的身体,再看看脚下,他正走在一片庭院内。因为强迫症,除了十分华丽之外,他心中把这里构建得跟真实世界几无二致。

    脚下是一间四四方方的庭院,周围围着汉白玉栏杆……造型和布局明显在抄袭故宫。

    庭院中间是一座不大的水池,里面储了一半的湛蓝池水,无风荡漾——沈言自然而然的知道——那就是他的魔力池。因为水池上空正旋转着一个巨大的湛蓝漩涡,从水池向上延伸到天顶,然后向四周扩散到无限远处。魔力漩涡占据了整个天空,它就像旋转迷人的璀璨星河,弥漫在整个心灵世界的天空上。

    漩涡靠近中心处密集,越往远处蓝色越稀疏,最远的淡蓝色边沿已经远远超出了心灵世界的范围。仔细看时,会发现漩涡自中心向外延伸出无数螺旋状的涡线,这些漂浮到外界的线条捕捉着周围空气中游离的蓝色能量,被漩涡牵引着朝中心处汇集——最终落入魔力的池塘之中。

    随着沈言进入这个世界,他的意识与漩涡融合,那个漩涡旋转速度开始明显加快,魔力池正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上涨起来。

    “难道以后来这里发呆,就是我的冥想方式?”沈言挠头的吐槽道。他的目光越过漩涡和喷泉,看向整个心灵世界中,最为显眼的建筑——一座古希腊风格的高大神殿!

    哪怕已经见过,沈言依旧为自己的内心居然如此闷骚而感到羞耻。

    神殿建在巨大宽阔的基座之上,没有任何遮挡的墙壁,二十四根高达百米的石柱,擎起神殿的屋顶。殿内没有燃烧火焰,但一颗仿佛太阳般的金色心脏高悬在神殿正中。金色的光芒从石柱间透射出来,也照耀到沈言所在的广场上。浓雾掩盖着神殿内部,从神殿正门,有数百级台阶,向下一直延伸到广场。

    就在他眺望那座神殿的时候,神殿的大门被从内推开,一个人走了出来,不是潘妮还能是谁?

    漩涡、神殿、庭院、水池,这就是沈言内心世界的主要构成部分。在神殿的左边,已经铺好了大片汉白玉的地基,但没有建筑——那是为副职业准备的。然后在水池附近,还有些散落着的白色六面立方体石块,数量一共三个。

    还有个一模一样、但颜色是金色的立方体飘在魔力池的上空。

    沈言的内心世界就是如此的真实,仿佛他在心中放了一个童话王国。

    有风景,还有潘妮,那以后是不是只要冥想,其实就是到心灵世界和潘妮过快乐的二人世界?我的意思是说,纯洁的、像义母和孩子那样真挚的、不带任何别的色彩的世界。

    然而那时不可能的。

    虽然近在咫尺,但却远在天涯。

    潘妮是依附于沈言的存在而存在。

    可在沈言在搞懂什么是自我的本质——“我是谁?我从哪儿来?要打哪儿去?”——这三个问题之前,他是无法登上灵魂殿堂的台阶,进入灵魂殿堂的。相应的,潘妮也无法走出殿堂范围。

    不过她现在能稍微离开殿堂一段距离,能在上百级台阶上活动,已是出奇的幸福。相比起他人那种地火风水,或者酒池肉林的心灵世界,她更喜欢沈言的这种真实的世界——如果我们不提那该死的对称感的话!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