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九十章 百年雨打风吹却 完

药毒之卷 第九十章 百年雨打风吹却 完

    “潘妮。”

    “又有什么事儿?!”

    “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我刚刚做了什么,连续三次躲过必死的攻击……简直是神操作!看来我的天赋还是不错的。而且潘妮,我现在用脑袋想的时候,好像能看到一些特别的东西。”

    沈言不是没话找话,他是一到战斗就话多,一话多思维就特别活跃,然后说不定就冒出什么脑洞来。不都说“精神病人思路广,二逼青年欢乐多”吗,沈言觉得自己肯定是精神病——为了不当二逼他也是拼了。

    “你非要在这么危险的时候讨论这个?”潘妮有些抓狂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能正常些?我再三提醒了,你还是不小心,下边还有把大斧子等着剁了你呢!

    “有时间跟陈小雨她们滚床单,就没时间自己去看下属性页吗?如果你不想用,那就别要那该死的属性页!也别要该死的系统!我只是你的武器,又不是你的系统精灵,别什么事儿都问我啊!

    ……你的‘直觉’特性进化成了‘预判’。”

    发了一通脾气,最后潘妮还是告诉了沈言,他为什么能躲过连环三击。当沈言说他感觉身体发生变化,能看到什么什么的时候,潘妮就确定那件事情发生了,甚至无需去看沈言的属性。她在大大松了口气的同时,也终于不想再忍着脾气,小小的发泄了一下。

    因为那件事原本不该拖这么久的,沈言来到异世界的第一个月,当他觉察到危机感后,就放下了年轻人有些轻浮的性子,听话的开始主动打磨自己,并展现出十分刻苦的品性!这些都是好的,对此潘妮十分开心。

    可当他回地球后,立刻就故态复萌,那一个月……那都是什么啊!水不流干,死不休战……你们整天这样那样,考虑过鉴黄师的感受吗?

    “所以……你是因为陈小雨和苏芳而生气?”沈言感到奇怪的问。

    “我没有!”可过了一会儿,潘妮又有些扭捏的问道,“那你跟陈小雨和苏芳算什么关系啊?”

    这回换沈言牙疼了,“什么关系……应该算分手吧?”他不怎么确定的说到。“你也知道黑衣人就追在后边儿,我还放了块儿环城的石头在锦江,他们有可能在别的世界乱找,也有可能明天就乌压压飞来一群法师进行地毯式搜查,到时候我们肯定只能跑路!这种情况下,我根本不考虑什么未来的事儿。”

    “那你不是在耽误她们俩吗?你应该跟她们说清楚的。”这也是潘妮不满意的地方,暧昧什么的最讨厌了。

    “不是,潘妮,你知道什么是女权主义吗?”潘妮摇头,沈言一脸牙疼的继续说了下去,“在咱们这儿,女权主义的意思就是女性才有权利决定这事儿!”

    沈言真没说假话,他跟陈小雨在一起后,家里的小事儿全都是陈小雨做主,他只能管那些大事——像中美贸易摩擦啊,台独又跳了啊,日本亡我之心不死啊,印度建高铁什么的——沈言代表他和陈小雨在头条上表明态度!点赞助威!

    分手这种事儿,陈小雨的回答肯定是“你闭嘴,我们在谈分手呢”!潘妮你凭什么认为我能拿主意?

    凄凉ing,泪洒天堂……

    这话题已经聊死了,看到潘妮注意力被转移到别的方面去了,沈言决定赶快换话题。“你有没有觉得神殿卫兵安静了?”沈言指指下面的神殿护卫。他判断神殿护卫是否降低警惕的标准是,神殿护卫开始走固定路线了,而且每次都恰好经过他们的下方,此刻沈言的戒指隐形时间还有十分钟。

    “潘妮,我有个计划,需要你的帮助……”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直没能找到沈言的踪影,神殿卫兵巡逻的路线渐渐规律起来——他沿着一个“8”字形依次经过四扇窗户,始终保持与他监视的两个目标的距离。

    一次又一次,就在神殿卫兵再度路过东侧窗边时,远处靠门摆放的弓箭突然向上“飘起”,样子就像被一个隐形的人拿起来似的!

    “吼!”神殿卫兵的体内发出一声恐怖的兽吼!他表面上放松,其实内心中已经干枯的什么都不剩,只有守卫意志的神殿卫兵,全部愿望就是期待杀死那个小偷!

    因此当觉察到弓箭动的那一刻,一直默默积蓄力量的卫兵就像被压制到极点的弹簧,骤然爆发开来!他的身体开始虚化,一道幻影已经提前指向弓箭处!下一刹那便要破空杀去!

    ——可他并没注意的是,当他转身时,那把一直丢在窗下的弯刀,位置恰好从他侧面转到了身后。然后就在他要发动“幻影冲锋”的刹那,那把被他用斧子前后左右试探过无数次的弯刀,自己闪电般的昂了起来!

    沈言也是拼了!脸色苍白的他从窗框松手摔下,姿势有点儿像芭蕾舞演员——用一个大劈叉的动作,一只脚松开刚刚勾着的窗棂,另一只脚上延伸出的金属细丝,远端粘着的弓箭。他摔下来时,身体下落牵动金属细线,牵动了细线那端,制造出“有人拿起弓箭”的假象,吸引亡灵的注意!

    而真正的杀招,确是他摔下后捡起的弯刀。

    这一刻,沈言月桂附体,那把握在他手中的到,就像两个人同时使用一般,如毒蛇般朝上斜着刺出。刀刃无声无息的钻入神殿卫兵的铠甲下沿缝隙,靠着身体下坠的沉重力量,狠狠刺进卫兵的后腰,然后用力切断了生死者的腰椎!

    这是毫不保留而且恶毒的背后一刀!

    偷袭让神殿卫兵的身体停止了从实体向幻影的转变,他好像卡住了……沈言不顾左手的伤势,干脆将左手垫在下面用力一滚!借助撞击地面的反作用力,再度狠狠的撞在刀把上!

    噗嗤!刀子整把都插进盔甲之内!然后刀锋在神殿护卫的半身甲内部,肆无忌惮的搅和了几个来回!

    “我就不信,这回你还不死!”沈言痛得浑身欲裂的狠狠说到。

    神殿卫兵的冲锋动作被刀“钉”住了!它凝实的速度变得十分缓慢……卫兵像生锈了似的,咯咯转过头来,生满绿色荆棘的眼睛“看着”露出身形的沈言。然后他的铠甲内部再度发出“咕噜咕噜”水声,朝着沈言,缓慢但坚定的一点点将枪斧举过头顶。

    沈言左臂早骨折,内脏也受伤不轻。摔下窗户的动作牵连伤口,更痛得他浑身发木……在孤注一掷的攻击之后,他暂时丧失了反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寒光,越举越高,抵达顶点。

    潘妮变成的金属细丝从远处弓箭上迅速收回,凝成发丝粗细的一根金属“棍”,徒劳却坚定的拦在沈言身前。

    闪耀寒光的枪斧与细微的金属丝对峙,沈言的目光与绿色荆棘相视,空气似乎都凝结在这一刻!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神殿护卫始终高举枪斧,但最终也没能劈下。

    “它死了?”沈言松了口气,不确定的问到。

    “好像是,要我去碰一下确认吗?”潘妮也跟着放松下来,甚至还开了句玩笑。她就是这样,看起来很成熟,其实作为武器,潘妮的心思很单纯的。因为明晃晃的枪斧就悬在沈言脑袋上,稍微碰一下,那把斧子说不定就会掉下来……简直是在拿生命在碰瓷。

    “求不要。”沈言毫无节操的投降了。

    随着几句玩笑,刚才吵嘴是那种堵在胸口的气闷感也开始消散。虽然没说,其实两个人都很在意对方的感觉。不过既然赢了,沈言终于能长长舒一口气。这名神殿文兵本身枪斧就耍的贼牛逼,偏偏还穿了身极好的铠甲!沈言就算偷袭计划得极好,想要成功仍然需要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尤其是潘妮需要全力以赴的将自己变到细不可察觉,用金属线那头的“粘连术”去黏弓箭。

    那时候沈言的左臂没有金属丝固定,摔下来的时候几乎疼死,却还要咬紧牙关将刀刺进那么狭窄的缝隙内……到现在他都不相信真的做到了!不过自始至终,沈言都没想真的拿到弓箭——他左手折断,根本拉不开弓,弯刀才是他翻盘的唯一希望。当然,其中真正起到关键作用的是“灰泉之心”戒指的非魔法隐身,潘妮变化的金属丝,他刺出的那一刀最多排第三位。

    “魔法的世界啊。”沈言摇了摇头,真是一不小心就要命!怪不得弥尔顿他们全都一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样子。看来经历了太多次生死抉择后,心态会变成“过一天是一天,每天都当最后一天过”的悲观主义者。

    随着神殿护卫死亡,与他相关的时光碎片即将崩解,连带附近窗户透射进来的光线都跟着黯淡下来。当白光消失,露出的是窗外真实不虚的漆黑雪窟。神殿的窗户上,更是在中线两侧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痕迹——一侧是冰雪的百年侵蚀,岁月雕琢;另一侧洁白如新,韶光依旧!

    百年变迁,莫过于此。

    “快点儿吸收吧,再晚来不及了。”潘妮小声提醒道。

    沈言朝着神殿卫士伸出手,“焚烬术!”,然后立刻滚到一边——只听见身后传来“咣当”一声——坠落的枪斧结实的砍在他刚刚躺着的地方!

    紧接着那件儿保养完好的金属铠甲、头盔、手套和裙甲先后堕地,从缝隙中流淌出灰白的余烬。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