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八十五章 不一样的绿角湾 下

药毒之卷 第八十五章 不一样的绿角湾 下

    “这不可能!“

    “我的天!”

    包括那些孩子在内,所有人全都先看那根箭杆,然后用最热切的目光狠狠的盯着沈言手中的那个削杆器!尤其是两个半精灵射手,他们的眼光已经跟饿狼似的在发绿!

    “我能摸一下吗?”半精灵射手之一嘉兰率先问道。

    “给。”沈言知道他要的是箭杆。

    “……这真光滑!”嘉兰摸箭杆时露出的表情有点儿猥琐,引人无限遐想。

    我们都知道这是冷兵器时代,箭支既可以用作远程杀伤,还能进行骚扰和牵制,它的重要性无论怎么抬高都不为过。

    你看绿角湾的箭支储备才用掉一半,弥尔顿便如丧考妣,甚至丧心病狂到禁止巡逻队用弓箭的程度!为什么?还不是因为箭支的地位太重要,用起来飞快,补充却特别难。箭支是古代最适合标准化、流水线作业的产品,可惜古代无数次的跟工业萌芽擦肩而过。

    单说箭杆部分,通常木箭杆只能用小刀手削(弧形刀刃在半岛还属于秘技)。箭杆属于箭支中既重要又不够重要的部分,做的不好会影响箭支精度,做的好也没人加钱购买。因此这部分工作在作坊中,通常是交给学徒工完成,质量自然够粗糙……甚至学徒工只会做顺木纹切削的箭杆。

    因此当箭支到达弓箭手的手中后,通常还会再精加工一次。特别是精灵,他们几乎无法忍受别人做的箭。那些小刀切削痕迹在精灵的触觉下,永远都是那么的……凸凹不平!因此如果你有个精灵弓箭手当队友的话,会发现只要队伍闲下来,他总是在拿小刀儿怼箭杆,不是在削箭杆就是在修剪羽毛,永远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精灵有句谚语,“只有射出去的箭才令是人满意的那支”,说的就是这件事儿。

    差不多每一根箭,射手都会在上面浪费大量的时间。而刚刚沈言展示的工具,提供对称切削和对称打磨,一下子就解决了保证箭杆平衡性的问题!真怎能不让他们激动!尤其是孩子都能做这个,不占用大牲……劳动力,这意味着绿角湾的箭支储备总算有盼头了!

    “我能要一个那个切削器吗?”奥玛问道。

    他想起自己过去独自在荒野中游荡的日子,箭支什么的完全都是掰着手指头在用(而且他只有八根手指),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补给。金属箭头通常能重复用两三次,但箭杆只能用一次。因此如果在探险时有箭杆切削器这样的工具——它看起来不大、也不重——能在野外随时随地的补充箭支简直再好不过!

    别人的关系不到位,只有奥玛能随便开这个口——他和沈言互相欠下的人情多到数不清,俩人就算现在去结婚大家都不会感到吃惊。

    每个人都火辣辣的看着沈言,“你丫倒是快点儿说啊!”

    “咳咳,别这么看我,切削器只有这一套。”沈言的话登时让无数人希望破灭,那知道他话锋一转,“不过只要有好钢,我倒是能帮你们多做几个出来。”

    看,我多好,多么通情达理。

    ——好想抽他怎么办?

    “你真是个大好人!”一屋子的人咬牙切齿。

    送礼送成结仇……沈言之所以还能一直混在公务员队伍当中,说不定就是因为他没给领导送过礼。

    村子前段时间从环城废墟找到不少废金属,心急的人已经想去到垃圾堆转转。“嗨,我可跟你们说好!”沈言清清嗓子,大声叫住那些人,“想要削杆器可以,但你得在这个冬天帮村子加工出300根合格的箭杆,这东西才能真正归个人,都白了吗?”

    “明白!”众人轰然应诺。

    一时间皆大欢喜,只有奥玛想到了什么,悄悄看了沈言一眼。

    “三分之一箭杆归我,没意见吧?”沈言转头对弥尔顿小声说到。

    “啊?!”刚刚还在为箭支能获得补充而美滋滋的弥尔顿,登时觉得当头一盆冷水泼了下来。大光头感到挺委屈,可他想想好像这些确实都是沈言的功劳,只能怏怏的答应。“好吧,你说了算,谁让你是闲者。”

    沈言懒得搭理他,从培养交换习惯可是建立商品循环的必要步骤,这一步不能错。开始吃大锅饭,最初的收获会很喜人,但将来想掰回来需要付出百倍的代价!沈言不需要什么都解释清楚,大部分时候,他的意见弥尔顿只要照做就行了。

    而且沈言的进化方向是重炮洗地流弓箭手,未来一人敌一军,就算为村子,他的箭支储备也是越多越好!

    接下来的时间,沈言又把箭头打磨器和粘羽器都演示了一遍,不过这两样东西要的人不多,热情有限。就像磨刀方式一样,各人有个人的传承,并不是非机器不可。

    至于他带回来那六大盒塑料箭羽(每盒一百片),简直要被半精灵射手叱之为邪道!在他们的文化传承中,箭支要想飞的又远又稳,箭羽一定要用猛禽的羽毛——老鹰的毛要是能飞一千米,那大雕的毛就必须能飞两千米!

    飞不到辣么远全是弓箭手的错,大家快来嘲笑他!

    偏偏弓箭手也会认为是自己的错,羞愧的躲到深山野岭去埋头苦练……说的好像箭支飞行靠的不是动能,而是靠鸟似的……问题在于这种认知就是深入人心!连凯瑟琳、蜥蜴头都纷纷为之点赞,这让沈言找谁说理去?

    的喽,既然如此那沈言也不客气,箭羽全部自用,省得他还要到处吃鸡。

    至于那些沈言专门带回来的两大箱各类特种箭头,那可是村子的最高机密!除了四巨头之外,就连村议会剩下的人都接触不到,就算将来仿造也必须秘密进行!

    因为这些玩意儿放在这个时代,其意义不亚于弹道导弹。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在这个世界,双棱箭头进化成三棱箭头的过程曾导致无数的国家覆灭。大量小国在外界压里和三棱箭头的高昂成本下纷纷破产,最后合并成了一个横贯大陆的强盛帝国。

    沈言带回来那么多种类的箭头,粗略估计也够北方三国覆灭个十来次的……你说吓不吓人?

    *****

    沈言把带回来的东西都一一展示完,主要是介绍那些工具。之后那些穿在身上带回来的箭囊、臂套什么的,就随便送人了,谁抢到就算谁的。没抢到的就一人一个纽扣电筒,这东西轻,还挺耐用,他连备用电池一起买了好大一盒子当礼物。

    完后沈言就跟出差回家分完礼物一样,心满意足的往火边一靠,看着那些拿着电筒想用又舍不得用,还唆使别人用的热闹找乐儿。

    文艺一点儿来说,沈言这属于彻头彻尾的物质主义者!他就不应该带一大堆“有用”的东西回来,这太“物质”了!正确的做法是,他应该把可携带重量全部用来带这世界没有的水果糖和巧克力,然后分发并看着孩子们吃到后“于绝望的世界露出片刻幸福的笑容”,“心中升起一股平安喜乐的富足感”,这样才显得更有人情味儿。你们的孩子有冰冷的未来,我们的孩子有温暖的笑容。

    沈言居然放弃伟大得人文关怀,选择带一大堆杀人利器回来!你还有人性吗?你还有无私大爱吗?你这样的人,简直要被某某恨到骨子里!而且还剥削童工……可惜的是,似乎绿角湾的人都很物质,他们觉得沈言带回来的东西再好不过,每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试着用用。

    “沈……沈先生,我,我能摸一下那个箭杆切削器吗?”

    就当沈言感到有点儿疲倦,想懒洋洋的烤着火打个盹儿的时候。突然听见有女孩子跟他说话——声音还挺好听哒——他忍不住抬眼那么一看,然后就愣住了!

    他没发觉,四巨头全都挤眉弄眼的站在他身后,等着看他笑话……蜥蜴头捅了捅老虎,暧昧的跟朵菊花似的;弥尔顿乐的亮出两排大牙;至于凯瑟琳,她恼火的把手里的东西一摔,却还忍不住笑了!

    沈言真没注意那帮混蛋,他愣住是因为说话的、居然是一个外表十分惊艳的萌妹纸!她就坐在火塘的另一边,沈言的正对面,年纪也就十三四岁左右。沈言看着她的时候,她也在毫不避让的看着沈言的眼睛。

    不科学啊,我们绿角湾什么时候有这么漂亮的妹子了?

    这是老沈这一刻的想法——

    老实说在老沈眼中,少女那营养不良的身体最多打5分,过于消瘦的面颊只能拿7分,但是配上那双灵动的大眼睛,便瞬间飙升到满分!这还没完……看过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吧?

    你再把这样一名灵秀的少女,放到绿角湾这群歪瓜裂枣中对比着这么一看——卧槽!万绿丛中一点红,简直美到炸裂!艳压二道沟五道台有木有!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妹子,会被专门打理得干干净净、打扮得清清爽爽,然后安排到老沈对面坐着呢?

    沈言懂了,尼玛又是这群二百五在搞事……可惜你们不明白,我现在是贤者时间,贫僧前段时间吃撑了,最近想吃斋!

    别说你们给我搞来个“三年起步”——事先声明我对萝莉没兴趣——就算你们把貂蝉脱光了放我面前……你等会儿!萝莉可以不要,貂蝉必须是我的!

    ——————

    PS:某位书友说的很对,万事开头难,中间难,结尾难……

    PS2:马上过年了,老雷再怒求一**荐票!

    PS3:老雷已经注意的不再涉政了,免得抱怨私货什么的。但最近遇到的暴脾气似乎特别多,因为加了个定冠词“贫民窟”被弃书,因为说“重油重辣”被弃书,还有更前面的别的理由,我没记住的。

    这个,我多说一句,大家心平气和不好吗?老雷想给大家写本能开心的书。如有冒犯也属无心之失,还请一笑了之,绝没给谁刻意添堵的意思。

    有句话说的好,“大过年的……”,对不对?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