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七十四章 一夜鱼龙舞 一

药毒之卷 第七十四章 一夜鱼龙舞 一

    减少犯罪要靠社会而不是警察,这话是有道理的。

    因为生活平和而稳定的人,就算辛苦些,也多半不会铤而走险的踏上那条犯罪道路。

    但某个银行卡上空空如也,唯一的家被人侵占,相恋一年多的女朋友不辞而别,还含冤未洗被警方通缉的在逃人员。明显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罪恶的深渊里越陷越深。

    他的经历发人深省,值得大家引以为戒,因此以下行为切勿模仿。

    在我们的城市里,有一种房子叫空置房,它占据房屋比例的30%。

    当夜幕降临时,万家灯火如海洋般起伏连绵着一直延伸到天与地的尽头。在这片璀璨的帷幄之中,那一小片、一小片的黑色地带,往往便是空置房的集中区域。越是价格高企、标榜自己是“高档社区”的楼盘越是如此。高档社区的楼盘总是非常昂贵,因此与房屋总价和“空置一年价格坐涨数百万”的增值率相比,将房屋出租获利的收入实在不值一提。

    过去还有“外企高管”这个人群愿意为每月数万的租金买单,后来老外的经济也不行了,他们不得不加入中低档租房市场。随着空置率升高,空置房也越来越多。租房还要劳心劳力,又没几个钱,何苦来哉。反正闲置又不会产生成本,不如闲置。

    不过闲置房也并非全是投资闲置,还有一部分购买者属于真正的有钱人,他们追求的是“每个城市都有一间等我回来的房子”。这样的房子虽然闲置,但装修高档,家俱齐全,而且水电煤气网络有线电视全都出于待机状态,随时随地等着主人拎包入住。

    沈言在寻找的,就是这样一间类似的公寓。

    反曲弓被拆开装好,他背着一个大包,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还带着口罩和帽子,这样的沈言与一个刚回家的旅客似乎没什么分别……除了抱着盆花显得有些怪异。

    沈言没有选择电梯,而是沿着楼梯一层层漫步向上走。当他与某位同样选择走楼梯的女性擦肩而过时,对方稍微惊讶的看着他这个陌生人,眼神有些怀疑。沈言摘下口罩露齿一笑,对方立刻如遭重击般捂着胸口,绕过他匆匆下楼。

    清清爽爽,戴着一枚木质戒指,还拿着一盆花儿给气质加分……这样的沈言,谁敢说他像小偷?

    沈言听见那个跑下两层楼的女性开始biubiubiu打电话,“老公,老公,我们这栋楼好像住着一个小鲜肉明星……我没认出来他是谁……但好帅!嗯……没有老公你帅……差不多行了啊!挂了!”

    每次抵达新的楼层,沈言都会用手指在两侧住户的门锁上轻轻擦一下他的感知现在很敏锐如果上面有一层淡淡的灰尘,那说明主人已经有段时间没回来过,这间公寓很可能是空置房。

    然后沈言会观察门廊和门装修过的房屋一般都更换过开发商装的原始房门,精装修会连门廊外都调整一下。从这些装修的造价上,就能大致估算出装修的投入程度。沈言虽然只是想找个睡觉的地方,但谁也不会嫌弃更好的享受对不对。

    “咦?”已经在心中确定几个目标的沈言,却将目光停在这层楼的某个毫不起眼的防盗门上。

    这扇门颜色是那种很大众的深绿色,上面有点儿脏,外表并不起眼,不仔细甚至会觉得这门与开发商提供的原装门没什么区别。但潘妮却告诉他,这扇门是实心金属的,内部有着复杂的电路!不止如此,门框也是特别定制的,数根12寸金属钉深深的打入旁边的水泥墙壁中。门用的是双排锁,明面上的钥匙开锁,内部隐藏的是指纹与钥匙的双重验证。

    很谨慎小心的做法。

    沈言用手指在锁上擦了一下,指肚上带着明显的黑色,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过。

    太奇怪了……此刻好奇心占了上风。沈言侧耳听听,确认楼上楼下都没人后,他将左手贴在门上。随着嘁哩咔嚓一顿金属碎响,亚历山大潘妮用她著名的开锁术将锁芯绞碎,然后勾着锁柱向后拉,门就这么向外敞开。

    沈言一闪身钻进了屋内。

    他左右打量了一下,奇怪的是,这间装着高级防盗门的公寓,内部的装饰却十分家居。不说档次勉强算中档偏下,布置的家俱电器也都是市面上的大路货。而且厨房内有油,冰箱里有饮料,房主在努力的营造出一种“普通人在此居住”的味道。可惜的是,长久无人,让所有物品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而且说实在的,这半屋子东西加起来都比不上那扇门的价格!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沈言翻找了一圈儿,又推翻了自己的假设,出土文物、白面、尸体……什么都没找到……难道这只是一家特别没安全感的住户?天色已经渐渐灰暗,沈言终于放弃了寻找的努力。算了,爱谁谁吧,没被正义的小沈抓到算你走运!因为没钱出去吃,沈言只能翻翻登山包,看看苏芳为他准备了什么……希望不是带添加剂的。

    他随意的往床上一躺,打算就这么将就一夜。

    可是随后沈言就脏话脱口而出,又从床上跳了下来这床表面上看起来是席梦思,可床面硬得能硌死头驴!沈言龇牙咧嘴揉了好半天,发火的将床垫儿给掀了起来!结果惊讶的发现床垫内部被掏空,一排排用塑料布包好的人民币整齐的塞在床垫内部!不只是床垫,床垫下面也都是钱!

    还有黄金、宝石、花花绿绿的多国外币……以及几本护照和文件。

    “玛德,我以为是走私贩子藏东西的地方,没想到找到了个贪官窝子。”沈言无语。这年头笑贫不笑娼,无论资本的原始积累多么罪恶,都能光明正大的走在阳光下享用。而且电子支付时代,大家都用银行卡、手机支付,只有实在见不得光才会偷偷隐藏这么大量的现金……作为前政府工作人员,沈言清楚的知道那类人需要这么干。再说电视上看过类似的新闻,他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碰到的那天,而且还离家如此之近!

    他拿起护照,忍了忍到底还是没翻开看。

    “怎么?你怕翻开看到的是倪云她父亲?”潘妮调戏了一句。

    显然不可能,沈言摇摇头。倪云她父亲前程远大,现阶段对政绩的兴趣远大于钱。“潘妮,你猜我从这儿上面看到了什么?”

    “什么?”潘妮同样被这种状况吓了一跳。

    “我看到艾欧大神对我说拿了钱赶紧滚!”沈言笑着说到,潘妮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您的心态真好。是啊,从更高的层面看,艾欧又给钱又给方便,明显是赶人走的意思。

    “唉,不过真的要换地方了,这么多钱,我怎么睡得着觉!”沈言叹气道。他在那堆钱里翻了一下,随手拿个几张人民币,几沓美刀,想想,又捡了两条黄金。

    “小言言,你到底有什么计划?”潘妮还是没忍住问道。要说他很思念陈小雨吧,沈言没有直奔去米国的传送门,反而找闲置房住下;可要说沈言留下来是想打苏芳的主意,潘妮第一个不相信。

    要论腿,苏芳难道还能有身高一米八五的凯瑟琳腿长?(敢不敢比肌肉?)

    苏芳虽然更白,但凯瑟琳也不是黑人对不对?潘妮俨然化身凯瑟琳党。

    “我的计划……”沈言来到这间公寓的窗前,唰的撩开窗帘。

    潘妮透过沈言的眼帘,朝窗外望去她看到了一片相对陈旧的居民小区,那是某设计院的家属楼沈言住了二十多年的家。

    *****

    派出所。

    依旧是李姐和新人警察。

    不成功的行动不记录,因此他们上次扑空并不会留下什么不良后果,否则警察这活儿没法干。

    但比较惨的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嫌疑人更多的信息”,抓沈言的事儿现在归他们负责。上次布防虽然派出所也出警,但责任人是沪市警方。这次他们再想抓嫌疑人,责任人就变成他们自己。抓到是功劳,抓不到虽然没啥责任,但在年末占用警力,领导肯定也会记小账。

    这下俩人也都一脑门子官司!大半夜的还得蹲在所里看沪市发过来的案件资料。

    “这不对吧?看资料我怎么觉得他这不像犯罪嫌疑人,倒像是精神有问题啊!”男警察忍不住吐槽。“再说这逻辑也不通!摄像头拍到他跳楼了,可警方没找到尸体,然后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再说xx大厦高400多米,上边儿写的是怀疑从外墙上爬下来的?这编故事呐!”

    “不一定!”李姐同样在埋头看资料,头也不抬的说到,“下午的时候,他不就是从窗户跳出去吗,同样安然无恙……跟离开xx大厦的方式很像。”

    “您相信他那个房客说的?”男警察摇头,“手里拎着两个大包,跳窗踩着树飞走,我是在看武侠小说吗?而且他的那个房客也有问题!两个人的关系绝不简单……要是能找人盯着苏芳就好了。”

    ps:寒流第四天,作者实在没扛住,对不起人民。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