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六十章 途中笑谈 上

药毒之卷 第六十章 途中笑谈 上

    PS:关于称呼。书里写的很清楚,是小孩子对沈言的称呼。前文也提到,沈言是个对名字非常执着的人,就像他强调自己的本名是“沈讷言”一样。在异界,他也要求大家称他“沈言”而不是“言·沈”。西方人一般喜欢直呼其名,但沈言被一个小孩子指着鼻子叫名字,他认为很不礼貌。所以,他才要求小孩子称他“沈大哥”。注意,不是big brother,而是shen da ge。

    至于王子殿,大师之类的称呼……这种事儿别人误解还成,太羞耻了。

    沈言的“肾炎”梗,显然这个东方式的笑话,是他自己首先传播出去的。前文也很多次暗示,沈言乐于传播这些,像什么“男默女泪”、“故国明月”、“是在下输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等等——当从异界人嘴里听见网络词汇,沈言自己一定很开心。

    因为这是他在腐蚀异世界,而不是像众多穿越的前辈一样,被异界飞速改造成一个标准的土著。

    ——————

    路上潘妮一直想笑,而沈言一直想哭。

    他终于想起来了,那种仪式不就是欧洲国王骑士的那套吗。实施的人不是叫威廉就是叫路易,要不就是波拿巴。

    但要说仪式简陋好笑……对不起,一点儿都不简陋不好笑!甚至可以说,将半岛那些王者们绑一块儿,都没有沈言搞的专业!这东西的关键不在于具体形式,而是你懂的……那种直指灵魂的感觉!感觉才是最重要的。毕竟,目前的半岛王者的前身要么就是叛变的军团长,要么就是被驱逐的亚种人。论仪式感,除了精灵之外,沈言能甩剩下的人一百条街!

    “将来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在诈骗的道路上一去不返了吗?”沈言沮丧的问潘妮道。

    他不想这样,但这已经是非面对不可的问题了。

    “哦,抱歉,只是你一个人——我只是无辜的、身不由己的、被迫走上犯罪道路的武器而已。按照你们米国人的说法,犯错的不是武器,而是握着武器的那只手。我的存在其实是只用来维护人权,其他一切都是误解。”潘妮飞快的跟诈骗犯沈言先生划清界限。

    “你才是米国人,你们全家都是米国人!再说谁说武器就没责任?那是米国人脑残!火气上头时,手边有枪跟没枪能一样吗,得到的肯定是两种结果!”沈言说着说着,突然若有所思的停了下来——然后身体内外两个人一起捂着头哀叫。

    “……枪!”

    ——为了去次小树林儿她们啥都带了,连房子都要打包带走的两个人,居然忘记带那把最适合防身的SIG手枪……

    “都怨你!”

    “都怨你!”

    继分道扬镳后,二人又反目成仇。

    ——果然继母和义子之间只有战斗番,父亲和女儿之间才有最温馨甜蜜的日常。

    *****

    “问题是,我该到去哪儿去找那个国啊?”沈言愁眉不展。

    先别说复国这回事儿,未来他的种族能在人类和精灵两个种族之间无缝切换,来自基因层面的那种——连检查血统都查不出任何问题。因此他就算复国,也要先敲定是复精灵的国还是人类的国对不对。

    可是当精灵就要跟银月女神那个碧池打交道,这让他各种不爽。

    但沈言还不知道,银月女神比他想的还要碧池。

    潘妮曾经预测银月女神至少会先陷入沉睡几百年时间,醒来后才会继续算旧账——其中必然有沈言一部分,这是确定无疑的事!谁让他即帮了那个女精灵,又吸收了银月女神的部分精华呢。他在名单上的位置是如此的靠前,以至于银月女神只要醒来,肯定一眼就能看到他的名字……

    潘妮见过的那些神祗,无不信守法则,维护信徒。他们获得权柄的同时,身上也背负上巨大的责任——不论善神还是邪神,莫不如此。哪怕混乱阵营的神,其实也不是真的“混沌”,做事情仍然有迹可循。但是这回就连潘妮都猜错了……银月女神那娘们儿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别的神为了共同抵御来自外界威胁,捏着鼻子帮她。她却不知收敛的用这些蹭来的神力,进行了一连串的预言并发布了神谕——列出了终极追杀名单!新一期的“精灵种族仇恨”名单上,曾经的精灵摄政王夫妻排名一二,而沈言的名字高踞第三!

    一大波精灵正在拿着画像到处找他,只是因为上面写的是“种族:月精灵”,那些人才寻错了方向——精灵族把这当成种族内部的事情,严密的封锁了外部消息。摄政王夫妻又被第一时间献祭了,因此暂时还没有精灵想到去人类的地盘上找人。但也拖不了太久,毕竟半岛就这么大点儿地方。预言加魔法多管齐下,找到沈言只是时间问题。

    “其实你有你自己独有的领土,环城不就是吗?只要能全部恢复,环城可比一般的国家大多了。”潘妮建议道。

    “那种破地方,谁会想要啊。”在沈言看来,自打弥尔顿说那是一片废墟后,他就不再抱什么期望。准确的说,就算环城能重新升上天空,也不可能恢复到昔日繁荣的状态,因为环境不同了,人也不同了。

    如果是孤零零一个人的城市,那有什么意思?又不是在拍“我是传奇”——还是连狗和僵尸都没有的“我是传奇”。

    如果环城能重新升上天空,沈言对她最大的期待就是能多一处安全的避难所——藏到天上还不够你牛的?按照沈言的理解,他既然是这份遗产的继承者,那么当他重新获得部分环城的控制权后,从任何位置随时返回环城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否则连土地使用证都没有你就说那城是你的,你碰瓷儿的吧?

    “……其实不只是环城。如果你敢站出来说你是女士的继承人,那么多元宇宙很多土地都将属于你!譬如说,这片雪山……女士当年跟诸神有过约定,凡是环城落下的土地,都属于环城。只要你敢站出来宣称,别管那些国王们怎么想,诸神必然愿意帮你背书!”

    “然后接下来就是顺手干掉我……我只听说过掉在地上的商品都属于贵族。你这倒好,东西掉地上,连地都是你的了!女士这么嚣张,她是怎么活到一百年前的?”

    潘妮笑笑。

    那其实源于一个相当长的故事——女士是个极其懒散而且放任自流的人,她甚至不愿意接受信仰,任何人向她祈祷都会被干掉。

    于是在很多神的暗中支持下,有个家伙开始在环城建立教会、传播信仰,并成功的窃取了女士“传送门”这一神职。女士对此置之不理,以至于长久以来,人们认为那个神也是环城的主宰之一,甚至很多人认为他比女士伟大得多!直到某一天,一个女士的仆人达巴斯(用来修理环城的工具)宣布成为那位神的牧师,然后女士就突如其来的暴怒了!

    她把那个神像只鸡一样的宰掉,尸体丢进星界。信徒大半被干掉,他的神庙连同环城的六个街区一起化为齑粉!

    “落地属环城”的规矩,就是那时候定下来的……凡是被换成掉下来的渣渣覆盖的区域,女士都号称那就是她的!其实是因为女士找不到材料修理被她打碎的街区,只能明抢……但诸神正因为那件事情心虚,怕女士算后帐,于是很快与女士达成了协议。也是从那之后,诸神不得进入环城。

    “神之间达成协议不容易,但达成后每个神都会主动维护,撕毁更难。所以如果你有力量,那就尽情的去宣布吧,哪怕将整个半岛都宣称是你的也没关系!”潘妮慷慨激昂的蛊惑道。

    “半岛那么大,要来干嘛呢?”

    “……”两条咸鱼又一起陷入沉默,对啊,要来干嘛呢?

    好,好像确实没什么用处……钱什么的有的是办法去赚,初夜权什么的才不想要呢!这样的话,要了半岛还要为无数人的死活负责,每天累死累活的,完全没时间享受……

    “今天晚上吃烤兔子好吗?”

    “好啊,好啊。”

    身为咸鱼,就给我老老实实当咸鱼!

    总吹嘘什么豪言壮语,吹完了连自己都怕,丢人不?

    *****

    “营地南面的小树林儿”,显然只是一个昵称。

    在这种绿角湾人迹罕至之所,那会有那种听起来就像是——能安全享受阳光和野餐的地方?

    这片树林可是与庞大的原始森林连接在一起的疏林带,虽然不像大森林那般密不透光,但行走其中也很容易迷失方向。而且原始森林中会遇到的问题和危险,这儿一样都不会少。

    唯一好处就是这儿的海拔比营地高出许多,已经类似于地球的亚寒带地貌。灌木丛稀疏让视野开阔,且没有一种沈言最讨厌的动物——蛇。

    沈言骑着马,选择了一条稍微绕远的路,贴着树林的边缘地带向山顶前进。一直走到前路被树林彻底截断的位置,他才下马并解开了“皮皮虾”的缰绳。“在这儿等着我,遇到危险就逃走,找不到我自己先回营地,听懂了吗?”沈言卸下角马背着的行李,然后摸着“皮皮虾”的耳朵交代道,他知道这匹马能大致听懂他的意思。

    魔力充沛的世界,动物都格外聪明。

    行李被暂时寄存在森林边缘的一处岩洞内。这里距离营地大约10公里,距离山顶遗迹也差不多,是个不错的中继站位置。

    他先在岩洞中搭好灶台,煮了点东西吃,并顺便观察了一下周围。点火是为了惊动附近的动物,来确认周围区域的安全性;观察环境是准备一旦在雪山上遇到危险,就可以朝这个方向撤退——不至于从狼嘴里逃出来,又跳进虎穴中去。

    潘妮全程保持沉默的旁观,这些都代表着沈言的成长。

    从月桂那儿得来的都是零碎和不连贯的记忆,而且二人的实力根本不在同一层面上,对危险的判定肯定不同。那么如何将学到的知识转化成实际的力量,就需要沈言自己去领悟。实力可远不止拉弓射箭那么简单。

    到现在为止,沈言都做的很好——尽管“直接生火”这个选择略显冒失,但沈言有自己的想法更值得赞美——这世界上不是什么事都有标准答案,比标准答案更可贵的是自己寻找到的那个。

    “好了,现在我们进山,”确认周围没有什么大的危险,沈言将火灭掉之后,活动了一下筋骨,来到林边的一颗树旁。“用精灵的方式!”他三下五除二的爬上了这颗大树,并选择了一根柔韧的树枝踩了上去,一直走到树枝几乎无法支撑他的部分停下。

    沈言闭上眼睛,感受着这根树枝的弹性和柔韧,并依靠精灵特有的平衡性,身体随树枝的弹力上下起伏着。他心中回忆着月桂在森林中行进的感觉,当树枝再度下沉到最低点的那一刻,他双足稍微加力,将树枝向更深的位置踩下。

    当树枝反弹起来时,“嗖”,一个灵巧的身影如飞鸟般离开尖端,朝着另一颗大树飞去。

    “咔嚓!”

    下一刻,踩断了树枝的沈言以“太”字形,脸朝下摔趴在那颗树下。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