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五十八章 一段欲语还休的真相

药毒之卷 第五十八章 一段欲语还休的真相

    春瘦秋虚好进补,夏暖冬凉宜睡眠。

    在这种想忙碌便忙碌、想休息就休息的日子里,沈言同志发现时间真的很好混,一睁眼一闭眼一个星期就过去。

    对营地来说,经过这十来天的努力,凯瑟琳率队清理出的安全区域已经足够大。接下来只要再保证一定强度的巡逻,对于这个时代的安全要求就已经能够满足——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在首都的大街上如果发生抢包案件会引发全民性危机感;但在这个时代,哪怕一个冬天被狼拖走好几个孩子,巡逻队依然可以大声宣布他们是尽职尽责的!

    而丢了孩子的家庭也只会埋怨自己不小心,怪熊孩子瞎跑,绝不会将责任推到巡逻队身上,并索赔百万。

    营地周遭既然确定下安全范围,弥尔顿当然立刻组织人手开荒种地。这里的位置相当于我们的南方,山谷的气候又格外温暖湿润。只要不遭遇突然而至的寒流,任何时候种庄稼都没关系,哪怕不是最佳季节也总有些收成。

    老虎负责营地安全,奥玛负责捕鱼织网,每个人都忙得团团转,只有沈言同志最清闲……

    大家也想不出来他能干嘛。反正就觉得他是专门处理那些生死攸关的“大事”的,像种田打野这种小事儿我们做就成,麻烦闲者会有种负罪感。

    再说闲者大人他……不是那啥过度了嘛。

    都是凯瑟琳的错!你看弥尔顿狠心把凯瑟琳撵出去三天不许回来,闲者的脸色立马就好转了!

    经过一个星期的磨练,沈言的精神状况确实得到明显改善——因为推动记忆碎片运转的,是宿主留下的那部分跟记忆纠缠在一起的精神力量。这种力量在宿主死后已经变成无源之水、无根之木,表面上看起来很强势,实际上用一次少一次。

    凯瑟琳躲出去就为了让大家看看,这事儿跟她真没关系!结果碰巧沈言就因为噩梦次数减少,身体跟着飞速好转……于是凯瑟琳的黑锅恐怕是永远都摘不下来了。

    沈言连续做了一个星期噩梦后,月桂的大部分回忆已经耗尽消失,现在剩下的只有那些对他来说执念最深刻的部分。

    让人惋惜的是,剩下的记忆既不是关于他妻子,那位很有熟女气息的月精灵大美人的,也不是他死前的深刻记忆。留在记忆碎片最后的,居然大部分都是关于他信仰的秩序之主和他加入的那个秘密组织“秩序之光”的回忆……宗教洗脑真是害人不浅。

    这也让沈言对他的同情心大大降低——虽然不想那么说,但是极端的宗教分子多死掉一些——不管是怎么死掉的,对世界都有益无害。

    也因此让沈言学会了在梦中睡觉的本事,听着那些洗脑内容,很难维持住注意力。

    但即便这样,沈言也了解到关于秩序之主和秩序之光组织的很多情报。譬如说,这是个涉及到许多世界的神和宗教组织,有着庞大的组织架构;再譬如说,这个组织的不少纲领也被沈言记住了。不洗脑的宗教各有各的不同,但洗脑的全都差不多。什么“全知全能”啊,什么“死前如何,死后如何”啊,什么信我的就是天屎,不信的就是狗屎啊……等等。

    这一个星期不但他消除月桂的记忆碎片,找到诀窍后,沈言连带着之前吸收的男爵等人的记忆碎片也都清理一空——放着不管浑身难受,谁让他是强迫症呢。相比起月桂的记忆碎片,这些人留下的记忆连碎屑都称不上,可以称之为记忆残渣。沈言没兴趣有看其中的内容,他只是用次神力驱动这些记忆自动运转,然后便在自我消耗中燃烧殆尽。

    少了这些占硬盘的垃圾,沈言顿觉又能再下几个G的……咳咳,顿觉什么最好都别干。潘妮,你快把那东西放下,伤着自己肿么办!

    “哼,”收获大白眼一枚。

    “让我们再重新检查一遍。帐篷,带了;火媒,带了;防雨布,带了;煤油,带了;小刀,在这里;水囊,带了……”沈言笑眯眯的旁观潘妮帮他检查行李——在旁人看来,他就是在望着一堆东西发呆。“……磨刀石,带了,火锅调料,带了……完美!”

    “早就想这么干一次,以前小言言在学校准备野营的时候,我都只能在边上看着。”潘妮撅着嘴兴致勃勃的抱怨着,显然心情极好。

    沈言的心情也出奇的好。

    过去他在网上看的段子——就是那个小孩被包的像个球似的照片,备注“有一种冷,叫做你妈觉得你冷”的段子——满满的炫耀口吻。看得沈言各种羡慕嫉妒恨,现在他也有机会享受一下这种待遇,尽管被支使的团团转,心中却乐在其中。

    “啊,防冻油!没带防冻油!都是你这个丢三落四的家伙总在边上捣乱,否则我早想到了。”潘妮大喊大叫着,像发现房子要倒似的催沈言去寻防冻油。

    无论潘妮说什么,沈言都笑眯眯的无不遵从……就像请领导审查报告一样,有错误才能让领导获得满足感,没错误那是在调戏上级。现在潘妮就成就感满满,一副“没有我你可怎么活”的满足模样。

    沈言的小屋已经不再空荡荡,凡是营地内有的东西,大家都会自动的给他准备一份,很快就将这间小屋填得满满当当。

    “防冻油,带了。”沈言从架子上取下一个白色的软囊,摇了摇塞进那个鼓鼓囊囊的大包内。“东西都带全了,那么我们出发?”

    “出发!”潘妮意气风发的喊道。

    *****

    初秋的阳光照射在营地,也照射在沈言的小屋上。

    他关好屋门,哄了自家宝马“皮皮虾”好半天,这才让它同意在背行李的同时,沈言还能骑在上面。其实沈言加上那些行李,也比不上一个重装骑士的分量。但不傲娇,那还是沈言家的马吗?

    “皮皮虾,我们走!”沈言意气风发的说到。

    “咔嗒~咔嗒~”六只马蹄有节奏的敲着碎石路,沈言摇摇晃晃的坐在马背上,对着阳光眯起眼睛。阳光照射在他有光泽的头发上,簪花的发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沈言没发现,他现在越来越像一个精灵了——弓把上雕饰着完全无用的花纹,衣服上的铃儿铛碎越来越多!前几天沈言在射箭时,觉得头发有点儿挡眼睛,然后他就把两边的头发……各编了一根八棱四角穿花带金线的小辫儿!

    吓人不吓人?恐怖不恐怖?

    问题的关键是,他还丝毫没发现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

    老虎现在在沈言面前都不敢抬头直视他,沈言还以为把人家彻底折服了,为此洋洋得意来着……焉知将“折服”换成“掰弯”会不会更加贴切?

    潘妮都要笑死了,但她绝不会去提醒沈言,因为这也是融合月精灵文化过程的一部分——一群月精灵站在一起,你永远无法分清谁是男谁是女。月桂跟他老婆在家的时候,你帮我抹粉我帮你描红,这都是普通月精灵家庭的日常。性别对于月精灵来说,是远大于年龄的秘密。他们谈恋爱时一般到最后才知道对方的性别,知道就知道了……

    人类中还有过“月精灵都是女性”的谣言。

    贩奴到最后发现月精灵女奴竟然是男的肿么办?只要可爱,……

    现在沈言融合月精灵血脉,最多有点儿那个倾向,随着融合完毕很快就能恢复——等将来他融合巨龙的血脉那时才可怕呢!见到金币就伸爪子,见到银行就克制不住的想抢劫,强烈的血脉冲动跨物种倾向,就问你怕不怕!

    虽然是清晨,但大家起的都早,一路上不停有人跟沈言打招呼。

    还有那邻家少女,刚刚含羞与沈言问候完毕,转头就去怼墙这样的案件发生。

    沈言本就整个人都懒洋洋的,再就这么骑着马走走停停,磨蹭好半天才来到营地大门口。

    “你这是要去……打猎?宿营?野炊?搬家?”弥尔顿看见沈言自己背着一个大包,骑着的角马背上还横搁着另外一个包,登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再一打量沈言的行装,只见他手持反曲弓,背背炖菜锅,外面套着厚厚的皮衣皮袄,里面还穿着那件旧皮甲……而马背上除了帐篷、毛皮褥子、两袋水、一袋干粮,还带了一袋柴禾!此外还足足放着三个箭囊!有这么多东西,弥尔顿敢一个人去达赫拉转一个来回!

    所以说,你带这么多东西想干嘛?这副打扮分明是……想要离开啊!

    矮巨人登时就感觉鼻子酸酸的……他手死死抓着马缰绳,却不知道该怎么出言挽留。不论是讲交情还是讲利益,他都真心不想让沈言离开!别说沈言威胁到他的领导位置什么的,就算沈言取代了他,他也不想让沈言离开!沈言这样的人在和不在,对绿角湾的影响太大了!一个贤者隐居的世外桃源,和一个犄角旮旯的破村子,哪个更有未来?

    连傻子都知道!

    再说就算非走不可,那好歹大家也朋友一场,总要跟大家正式的告个别,一醉方休什么的……就这么走了算怎么回事儿?!

    弥尔顿忍不住心中懊恼,若是凯瑟琳在这儿该多好!

    等等……难道是因为凯瑟琳?

    对啊,联想到沈言前几天病入膏肓,一副药渣样子……而沈言恰好挑凯瑟琳不在的时候偷偷离开,弥尔顿好像明白了什么。

    真相只有一个!

    “我要,我要,我还要……”

    弥尔顿突然打了个冷战,凯瑟琳,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