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五十四章 一场不成功的刺杀

药毒之卷 第五十四章 一场不成功的刺杀

    “灵魂之箭”未能奏效,月桂终于拿起那个特殊的箭囊,不是取出一支,而是直接将三根箭同时搭在了弓弦上。

    继见识过“对军箭雨”和“灵魂之箭”后,这种多重箭带给沈言的震撼就没那么大了。

    依旧没什么花俏的,月精灵将这三根箭先后射了出去……没错,是先后。明明只是“简单”的多重箭,月精灵还是玩儿出了高难度的花样儿。三支同时射出的箭却分了先后。黑箭慢了前面两支箭半拍,无声无息的跟在后面飞出。

    在那一刹那,沈言也终于从精灵的记忆中,得到了那根黑色箭支的来历——前两支是传奇魔法师制造的禁咒魔箭,而最后一支却是月桂制作,传奇魔法师只负责掩盖气息的特殊箭支——那是一支必杀魔箭!

    *****

    必杀箭,又名“死亡箭”,它的制作条件极为苛刻!

    它首先需要以最深沉的仇恨为原料,加上目标的仇人的尸骨与仇人自愿献出的灵魂制作而成,关键之处在于这个仇人和目标的实力不能相差得过于悬殊。再用纯净的怨念射出——只能也只为射杀一个特定的目标——就是这支箭存在的意义!

    这种箭在多元宇宙中凶名赫赫!号称必中必杀,无人能免……

    因为根据箭的原理,即使没有立刻死在箭下,也会被箭上的厉魂日夜纠缠,最终仍难逃一死。这种箭技虽然是精灵首创,但在热爱生命的精灵族中却是绝对的禁忌。制造必杀魔箭的人不但会被被驱逐出精灵,还会被永远驱逐出善良阵营。

    因为利用灵魂复仇,在多元宇宙来看是最邪恶的行为。

    两支禁咒魔箭提前爆发——冰箭引发冰封千里!火箭引发流星火雨!全都是以女士为目标的传奇阶魔法!双箭射出,笼天罩地!而就在烟雾升腾、大地翻滚的混乱中,女士的视线难免被遮蔽,目光被吸引……

    就在这时,一根黑色木箭无声无息的穿透烟雾,准确的命中了女士的胸口……的一片闪电形刀刃上。

    黑箭仅仅是骨质,在撞击的瞬间便断裂成三截。但从箭中冲出的黑气,终于还是让女士的身形停顿了一下,并皱了下眉头!女士的手指弹了一下,另一片S形刀刃带着撕裂空气的呼啸声,跨越时空的距离出现在月桂额前三分处——

    将他的脑袋一刀两半!

    因为快到极致,结果比砍一个西瓜还要简单。

    但在这最后的关头,月精灵却笑了,笑得无比开心!最后一刻,他不再死守自己的想法,然后沈言就知道。原来他得意的是——由于他接二连三的“冒犯”,终于吸引了女士注意的目光,说不定还有一丝怒火……这样的话,他死了也值了,因为他为别人的创造了刺杀的机会。

    感情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刺杀主力,甚至不知道主力的身份。

    那你笑你妹啊……脑袋被切开,沈言就知道是这种下场!凡是被潘妮收集的灵魂碎片,明显都是被她和女士宰掉的,命中注定难逃这一刀。现在沈言最想知道的是,这个神经病精灵到底在笑啥。

    他强忍着疼痛,透过月精灵左右分开的目光,总算是看到了这世界最后一张画面——

    那个傲娇的安其罗精灵大魔法师出现在环城上空,向下伸着魔杖。环城女士被一个由无数面透明的面构成的晶体囚禁在其中。

    *****

    “啊啊啊~!!!”沈言抱着自己的脑袋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啊——啊——啊……”他手忙脚乱的上下摸了好半天,这才确信自己的脑袋没有真的被劈成两半!

    “呼~还好是假的。”他浑身无力的重新瘫倒在床上。

    尽管随着离开记忆碎片,那种痛苦已如潮水般退却。但大脑被切开时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真实,以至于沈言无论如何都记忆深刻!

    “潘妮……潘妮!”

    “碰!”就在沈言要声讨潘妮的时候,小屋门被从外面一脚踹开!

    弥尔顿、凯瑟琳等一大群人手拎刀剑,衣衫不整、叮里咣啷的就冲了进来!“怎么了?沈言!你出什么事了?”沈言的小屋被瞬间填满人不说,屋外还有一群看不到情况的在不停的嚷嚷,一时间热闹至极。

    营地昨晚刚刚被沼泽狮袭击,就算白天的时候朝沼泽的方向侦查过,今晚大家依旧睡不踏实。加上沈言的小木屋隔音并不好,他那一嗓子把整个营地的人都吓醒了!

    “你这是……做噩梦了?”凯瑟琳到底是女人心细(别人是水桶,她最多算漏勺),注意到沈言头发和衣服全被汗水打湿,床单上也留着一个湿润的人形……显然沈言不止是做噩梦了,还很严重。

    “没事,是冥想失误。”沈言随口编了个理由。不过他现在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得一眼就能被看出来,很有说服力。“谢谢大家伙儿……不过,你们能回去继续睡觉吗?我想静静。”

    他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凯瑟琳,“也别问我静静是谁。”

    “哈哈哈~不问,不问……静静是你妹妹?我真的不问!”凯瑟琳打着哈哈,连推带踹的将一帮大老爷们儿全都赶了出去,并留在最后帮沈言把门关上。

    ……至于接下来蜥蜴头会推理出什么,那只有神知道了。

    终于等那些人都离开,门外不再有议论声传来后。沈言换了身衣服,将床单撤下,直接躺到了当褥子的毛皮上。这时候,他总算是冷静下来。但脑海中的念头此起彼伏,有时想那座雄奇的环城城市,有时想那场仿佛身临其境的刺杀……

    “后来怎么样了”沈言问道。他记得最后看到的一幕,是女士被囚禁的情景。虽然明知道环城女士在陨落之前号称天下第二,纵横多元宇宙未尝一败,在环城内更是天下无敌!根本不可能有事儿,但沈言还是想知道前身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啊,后来那个叫安其罗的当然是死掉了,一刀。”潘妮没所谓的说道,就像在提及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然后秩序之主也死掉了,也是一刀,不过是个自不量力的家伙。”

    “……”沈言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就像桃花源的人问起秦朝咋样了时,被告知我大秦早已经亡了,同样亡了的还有我大汉、大魏和大晋。哦,不好意思,写桃花源记的时候,东晋还没亡。

    “对了,”潘妮塞了两团封印的“记忆”到沈言的精神中,“那个老魔法师虽然不经杀,但他创造的那个传奇法术不错。就是你最后看到的那个将女士囚禁的晶壁系魔法,女士也稍微费了些手脚才挣脱。后来女士将这个魔法从那人记忆中剥离出来,改造成一系列防护型魔法,这个记忆我恰好也有一份。

    我留给你两个低版本的,一个叫‘守护斗篷’,你可以在5、6级接触到3环魔法的时候学习,效果相当于你多穿了件不影响行动的全钢铠甲;

    另一个叫“钢铁披风”,7环魔法,你需要升级13、14级术士时才能学习。这个魔法的效果是‘免疫一分钟的物理伤害’……我是说任何形式的物理伤害。在这一分钟里,就算艾欧抡着白矮星砸你,你也会毫发无伤。”

    沈言秒懂。

    游戏中总会出现那种短时间内无敌的技能——像魔兽的“冰箱”、神界的“无敌”等等。但在真实世界中,这些“免伤无敌”的效果应该都是有上限的——弥尔顿砍不动的,说不定来个小破神随手就能把人砍死。

    但这个“钢铁之壁”不同,虽然只是物理免疫,但它的效果是无上限的!

    这种魔法遇到了就千万别错过!

    它其实不是用于日常冒险的魔法——占用了七环法术位还效率不高,七环里有比这好得多的选择。但这样的魔法价值在于越阶挑战,或者遭遇那些无法战胜的敌人时,能有从容逃走的机会!

    一条命的价值,再多的法术位都换不回来。

    怪不得连环城女士那么懒的人,都会专门去搜索和改造这么魔法,它的传奇版本想必更强!设想一下——如果当时的情景是安其罗魔法师想困住女士并逃走,而不是刺杀,说不定他已经成功了——并因“首个从女士手下逃脱的凡人”而名噪一时。

    “魔法很好,就是名字难听了点儿。”沈言点点头评价道,“不如改个名字?三环的叫铁布衫七环的叫金钟罩,你看怎么样?”

    “……你开心就好。”潘妮翻了个白眼。

    “那铁胆侠和无敌金刚呢?”

    “滚!”

    “潘妮,我们最近能找时间去下西面的雪山吗?我想再看看那片环城坠落的遗迹。”沈言想起在月桂记忆中看到的环城景象,依旧念念不忘。他对这个“名义属于自己”的城市,已经生出几分归属感来——果然百闻不如一见,潘妮提到过许多次环城沈言都没什么实感。但当他亲自浮光掠影的看了几眼,却变得记忆深刻。

    “你有机会再看到……如果你学会了月桂的精灵魔弓,那我们还可以独自去探索一下,现在还是算了。”潘妮这么答道。沈言目前只有在营地才是安全的。

    “都听你的。”身心俱疲的沈言聊着聊着,就困得不行,终于在呢喃中坠入梦乡。

    “祝你做个好梦。”潘妮微笑着说。“我说过你会再看到环城的,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

    梦里,沈言再度睁开了眼睛。

    他听见有人说,“月桂,你的箭,已经做好了……”

    沃……沃特法克?!

    ——————

    PS:我就不解释这段详写是因为伏笔这回事啦。上本书我说有伏笔、有大纲好多人不相信,说我是瞎J8写。

    PS2:新的一周来临,让我们共同战斗!这周的目标依旧是——没有蛀牙!

    (请务必帮忙让老雷能留在榜上!名次就不要求啦!)

    PS3:这本书在追书神器居然被分到古典仙侠类……请允许我笑一会儿,只是想笑。

    PS4:其实这本书原来想取名叫《我的术士不可能这么变态》来着,成绩肯定爆好!后来羞耻感战胜了我,也战胜了钱……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