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五十三章 一位女士的凝视

药毒之卷 第五十三章 一位女士的凝视

    可惜的是,这一回沈言并没有从精灵的记忆找到答案。

    精神力强大之人即使没成为魔法师,也能在经过训练后对自己的大脑进行防御。例如涉及到某些禁忌隐秘时,能坚决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避免暴露秘密。像一些能够读取大脑表层记忆的魔法,遇到这种防御便会毫无作用。

    不过,其实这个精灵刺杀的目标,并不难猜啊。甚至无需动用奥兹玛特的神推理便能得到答案。

    首先,这个月精灵之前跟那个传奇魔法师说的话,之中涉及到了女士与秩序之主两位主宰……秩序之主是谁咱不得而知。但女士是谁,这还用说吗?

    其次,这里是未坠毁之前的环城,也是当时多元宇宙的交通枢纽,各方争夺的焦点。那个“秩序之主”显然又是一个想通过控制环城来控制多元宇宙的野心家。而挡在这种野心前面的唯一障碍就是环城女士,她的城市上明确写着“诸神与狗不得入内”!

    等等,这里可能没狗狗什么事儿……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被沈言寄宿的人是怎么死的,你心里难道没点儿B数吗?

    这么说他要刺杀的目标是女士本人?我去……我好兴奋啊!这就要跟网友……我的前世见面了吗?人家心里还没准备好啊。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废屋外面的世界突然就安静下来——那些从屋外不时飘来的叫卖声、车马辘轳声、谈话声,还有风吹过树木的沙沙声、奇怪的鸟类鸣叫声、装在铁笼中的怪兽嘶吼声……等等这一切声音——突然间就像被人猛的扼住咽喉般,戛然而止!

    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世界安静得一根针落地都听得出来,“咚咚~咚咚~”这具身体的心跳声清晰可闻,从沈言的耳朵听来,却像是自己紧张的心跳。

    是谁的出场有这么大威势?沈言已经猜到了。月精灵为什么非要挑这么一间废屋蹲守,他也猜到了理由……这里是女士的必经之路,有人策划了这场刺杀行动。

    这具身体的主人行动起来。

    月桂用一种即快又有节奏感的姿态、无声无声无息的抄起精灵反曲弓,又无声无息的掀开了桌子,露出下面摆放整齐的……尼玛整整一百壶长箭!

    月桂就用那么一种仿佛在跳舞的动作,优雅的拉开长弓,瞬间一根箭便出现在他的弓上!沈言甚至没看清那箭是怎么从箭囊中抽出来的。然而这只是第一步,月精灵仿佛知道屋外要刺杀目标的准确位置一般,他对着墙就撒开了弓弦——

    那根箭穿透石头墙壁时,就像在穿一块嫩豆腐!

    沈言感觉到一股庞大的魔力被从这具身体抽走,相应的那被抽出一根箭的箭囊中,剩下的23根箭都跟着这一射消失不见——沈言没见到的是,在室外,凭空出现了一团箭雨!24根蓄满魔力的长箭,排列整齐的朝着目标泼洒而去!

    精灵抽箭射箭、抽箭射箭的一再重复着这个动作,每一根箭都带走一整壶箭。五十个刹那之后,一百壶长箭被清空!而沈言也感觉这具身体的海量魔力被消耗大半。

    室内的墙壁上,只多了无数的箭孔;但是在这间废屋之外,却在下一场利箭构成的暴雨。仿佛有一整个军团在朝女士所在的方向抛射!尤其是当精灵最后一根箭离弦时,他射出的第一波箭雨尚未落下……

    “一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

    时间才过去五十个刹那——那铺天盖地、由2400根利箭构成的蜂群,还要再飞一会儿。

    面对如山如海袭来的箭雨,那个只要出现在街上自带静音效果、让世界都变得鸦雀无声的女人,终于停下了她今天散步的脚步。通常每次当女士出现并漂浮着飞过街道(环城路)时,都有无数的刀锋环绕着她。这些刀锋构成了女士的护甲、罩衣和面具,将女士从头到家的包裹起来,只有一双眼睛仍露在外面。

    她便用这双深黑色的眼眸,朝那飞来的箭雨看了一眼。

    *****

    屋内的月桂根本没去看那箭雨的战果,或者他非常清楚,不会有任何战果……因此他没有浪费时间,而是直接抓着自己的“手镯”,用力拽了下来!那突然出现的剧痛,让走神的沈言一声惨叫!

    当剧痛发生时,沈言正在沉思——因为这个叫月桂的月精灵,刚刚向他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弓箭大师”!

    那一百囊箭并非是某个兵工厂的制式产品,其中仅按照材质划分就有木质的、钢质的、黑曜石的、骨质的、青铜的、晶石的……等等,绝大部分沈言认不出来。有些箭看起来只值几分钱,有的看起来价值连城。沈言知道潘妮有控制金属的异能,显然刺杀者也知道,因此他们为月精灵特制了整整一百种不同材质的箭支!

    然后月精灵就用一百种不同的手法将之射了出去——每一种都恰到好处的发挥出箭支的最大特性!沈言相信如果有一百零一种材质,那么月精灵也会有第一百零一种射箭手法。

    而第二种技巧,就是每射出一根箭,能带着将整嚢的箭全部齐射的技巧,名字很直白的就叫“箭雨”。这种技巧一直是精灵族的绝密,是多元宇宙某个精灵王国的立国之本。明显是种“专门用于战争”的箭技,一人能守城,百人可灭国的那种。如今“箭雨”技能却被沈言从内到外看了个通透,还有弓箭大师现场指导,亲身体验并附送关节痛一次。

    “精灵不都该每天晒太阳、弹弹琴的混日子吗?我最恨活得久还这么努力的人!”他正在吐槽,结果被突如其来的剧痛给狠狠来了一下子!简直是双重打击!

    然而这还没完,感受到宿主居然对疼痛毫无反应,沈言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那个被砍成人棍的精灵也是这样,死了还能当偶像的女妖之王也是这样,用弓箭的精灵都是变态吗?

    沾着血的手镯前后舒展,原来那根像是树枝缠绕成的“手镯”,居然是一根生长在月精灵动脉上、用血培养的箭。树枝平时将自身盘绕起来,好像戴在手腕上的镯子,实际上无时无刻不在用宿主的鲜血滋养,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强大。

    月桂将“树枝”搭在弓上,并第一次露出郑重的神色!他没有瞄准走在街上的女士,而是随意寻了个方向将树枝射了出去。下一刻,沈言的精神跟着宿主一起被撕成了两半——一大半留在宿主体内,另外一小片跟着那根树枝,开始了一段奇妙的旅程。

    他看见“树枝”钻进泥土里向后潜行一段时间,绕过街角;看见“树枝”从石缝中长出来,变成一根新生的灌木;看见“树枝”趁机溜进一个路人的裤管,经过不可名状的物体旁边,又从那人的袖口处钻了出来;看见“树枝”随着路人甩手的动作飞进树林,化身树枝随风摇摆……

    旅程虽长,时间却短。

    最终,当女士看向空中箭雨的那一瞬间,树枝变成枯枝飘摇着、从树上坠落下来。

    并被风吹着朝女士毫无防备的后颈刺去……

    当箭尖儿距离女士的脖子还有0.01厘米的时候,就连一直呆板的月精灵,思绪中也有了一点雀跃!显然,他对这支一直用血脉滋养的箭威力很有信心。

    然而一小片薄薄的刀锋从脖颈后浮出,阻止了树枝的最后旅程。然后那片刀锋将树枝仔细的切成十万份连眼睛都看不见的小碎块儿,才施施然飞了回去……这对于寄居在内的精神来说,简直就是人体切片、活着凌迟!

    整个过程把沈言给疼的呀……潘妮,我恨你!他一边吼一边又给宿主跪了——沈言这个来感受生活的都疼得要死,月精灵这个正主儿居然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你不会是没痛觉神经吧?可这个分明是灵魂痛,跟神经无关啊。

    这个时候,那如山的箭雨终于落下,然后在女士的一瞥之下化作木片铁渣、骨粉玉屑,漫天遍野的雨打风吹去。

    沈言这才知道环城女士有多牛逼……那些箭,每一根都能贯穿钢铁。可袭击自始至终,人家只看了一眼而已!那眼神儿,甚至有点儿忧郁。如果说古龙小说中,西门吹雪的寂寞能凝聚成雪;那么此刻女士眼神中的寂寞,都凝聚成了刀锋。

    只因为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然后你就死了……

    沈言今天只想说一句话,“给两位大爷跪了”。

    这边叫月桂的月精灵也是,且不说人家这一身鬼神莫测的箭术!单说人家蝈蝈(说蛐蛐有人强烈反对)一个弓箭手,身上的魔力竟然深厚得让沈言这个正牌儿术士都想撞墙!而且开打至今,这个月精灵似乎明白了自己在这场刺杀中扮演的角色,却仍然保持着冷酷的表情,将生死置之度外。

    并将一场刺杀生生打成了正面强攻……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