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三十八章 遴选 上

药毒之卷 第三十八章 遴选 上

    前方的战斗很快结束。

    这次战斗,弥尔顿展示出了他为人细腻的一面——在一个冲锋冲进去,用剑脊砸翻了几个人之后。弥尔顿立刻用最大的声量告诉他们,男爵已经死了!并取出男爵的印玺戒指来证明!果然没多久,剩下的人就纷纷放下武器投降,他们失去了战斗的理由。

    而且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他们还从十个人中找了个“男爵的亲信”出来,一齐挥刀砍死,算是交了投名状。接下来他们只能选择加入车队,跟着你弥尔顿一条路走到黑。至于信任什么的,当然是留到将来慢慢建立。

    只要是有贵族的世界,大抵都逃不出“贵族指挥官死亡,士兵全部处死”这条铁则,还有“普通士兵俘虏随便宰,但贵族战俘必须用金钱赎买,可借贷、可欠债、可抵押”等等,这些都是为了最大程度的保护贵族的生命安全。

    因此爱格伯特男爵死亡,也等于这队士兵推到了绝境——贵族的法律中,绝没有“你回来报信让我知道仇人的信息,我不杀你还要奖励你”这种条款。因为一旦这样,那么所有逃兵都成了“回去报信的”,这一点是贵族们绝对无法容忍的。唯一可能例外的就是:你回去报完信,然后自刎以证清白。这样会被贵族称为“名誉而死”,并当成侍从的典范来广为宣传。

    然而在断续打了快十年战争、一片凋敝的北方三国,这种被洗脑的白痴们早就死绝了。

    于是弥尔顿在减少了损失的同时,还为车队拉到一支游骑兵生力军,为此沈言深感钦佩。

    他倒没在乎少收割一波次神力,之前的升级已经过快,1级和2级几乎是连着升级的。升1级的时候,魔力池拓展了110点,升2级的时候,魔力池居然只拓展了100点,目前320点上限……这个趋势是在下降的,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如果他不管属性合理,一路飞机带闪电的升上去,估计最后就成了烂渣术士,人见人菜那种。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

    沈言继续锻炼,转职成了“跟在马屁股后面跑的王子”——沈言也知道了车队中关于他的传言。别人问他王子是不是真的,他还拿自己的“王子身份”开玩笑。说自己是捡马粪的王子,一看就是陆军……这个笑料可能没人能懂。王子什么的他并不在乎,对现代人来说,王子不就是中年谢顶老妈不死永远只能尬笑的吉祥物吗?

    随着两条腿开始好转,他的锻炼项目无疑更加全面,跟在马后面长跑只是其中一项。

    毫无疑问,沈言总是队伍中最受关注的那个人,哪怕新加入的那些人都不例外——当被暗示沈言的“身份”后,他们一个个都被吓得不轻,然后对未来的村镇陡然有了几分信心——沈言还不知道。他那拖着两条残腿一拐一瘸奔跑的姿势,变成少年们争相模仿的对象;而晶莹的汗水挥洒、头顶蒸汽升腾的搏击训练,让偷看的女性们难以呼吸。

    不过沈言心无旁骛的投入到新一轮训练中,对外界的反应一无所知。

    只有弥尔顿把奥兹玛特揪到面前,“养在深宫的王子?手无缚鸡之力的假精灵?你在跟我开玩笑?”

    沈言回来之后,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下“王车易位”这个魔法的作用,把一帮肌肉棒子哄得一愣一愣的。纷纷许下“只要出现召唤,二话不说立刻答应”的承诺,连老虎都不例外!沈言为此特意给了老虎几个笑脸——因为他是沈言心中的首席背锅者,没有之一!

    要知道上次沈言为了坑男爵,足足维持了那个魔法八秒钟时间,他精神上的消耗几近崩溃!为此他发誓绝不那么干了!当时要不是坚信自己的套路肯定能成,沈言估计都坚持不下去。所以他选择坦白,也是为了预先准备几个背锅的——在座的各位都是潜力股。

    不过这样一来,也间接坐实了他魔法师的身份。沈言强调了一下自己是术士,但……在场的人没人能分清“术士”、“魔法师”二者的区别。都是变戏法儿的不是吗?

    听见弥尔顿的质问,奥玛也是首次露出如此尴尬的表情,“我也没想到……他居然是一名魔法师!你看,如果把他是魔法师这件事去掉,那一切推测都很合情合理对不对?其实他弓箭用得那么差,而知识却渊博到恐怖的程度……我早该想到的!”对此疏忽,奥玛也是仰天长叹。“对不起弥尔顿,我也只是凡人,我的推理还不够完美。”

    你个臭不要脸的,弥尔顿转身就去找他那把双手大剑了。

    *****

    当然,锻炼要做,沈言的“正事儿”也不能落下,是时候向这帮异界乡下人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不过在这之前,当然还是要先插三根草,诚心诚意的向艾欧大神祷告——“老乡,我就借用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知识,你别劈我哈!”

    潘妮捂着脸,不想让人知道我认识这个人。

    祷告完毕,接下来就是沈言主动揽下的新工作——准备一场考验——不过是针对新加入的骑兵和那些孩子们的。他们这一路上收拢了太多的人,如果就这么一股脑的带到新地点去,天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在这之前,进行一次净化是完全必要的,这一点就连奥兹玛特也不反对。他的信条是救助之后,再观察一段时间,现在就是到了观察并处理的阶段。

    奥兹玛特从来没说他要当毫无原则的圣母婊。

    老虎和凯瑟琳他们果然是做惯这种套路的,沈言和他们简单说了几句,大家不用更多言语交流就知道怎么做。几个眼神儿功夫,事情便被悄无声息的安排下去。

    沈言的考验方法与他们有所不同,选择从细节入手——奥玛他们考验沈言的方式过于简单粗暴——并没有考虑过万一沈言有洁癖呢?万一沈言是个猎奇的神经病呢?估计当场就能把活死人扔下车……然后说不定银月女神现在还是个球呢。

    对了,说起银月女神,这里要重点提一下。

    当灾难过后的第七个夜晚来临时,银月再度升上了夜空。

    但与过去的银月不同,与灾难之夜看到的也不相同——原本被劈开X形缺口,几乎要解体的银月星球——居然被简单粗暴的重新挤压成一个圆球形,尽管那上面还留着X形的浅线,昭示着曾经受过的重创。然后在银月星球的外围,密密麻麻的缠绕着几十道各色光环,就像把月亮捆成了毛线团儿似的!

    这上面,每一条颜色的光环,就代表着本世界的一位神祗!

    沈言问潘妮这是在搞毛线?潘妮给出了“风进,雨进,国王不能进”的答案——当然不是威廉家的那个故事,而是更加残酷的版本。风雨进来,最多造成点儿小破坏;但国王进来,就会夺走这世界的一切!

    任何世界的进出原则,永远是弱者放行,强者婉拒!弱者进来能为世界注入新的活力,但强者进来可能就是来抢地盘的。

    摧毁银月的那个“人”实在太强了,他的意图是报复但没神相信。因为那人若以此为契机闯进来,很可能在几万年后成为世界主宰,继而消灭所有神,成为地上唯一真神!这是众神根本无法忍受的,因此哪怕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不喜欢银月女神,依旧不得不站出来为她撑腰!

    甚至还得庇护那个邪神……

    那一夜,在所有人的提心吊胆中终于来到黎明。诸神用神力抚平了地面上的一切灾难,而“那个人”自始至终没有再现身,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这些神真的要在近地轨道打一场神战,那沈言最好赶紧找个悬崖去跳,说不定还能赶上下一波穿越。

    书归正传,车队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连续出了很多的“小事”,以至于连领导层都充满了“杂音”。

    它们就像丢进平湖的石子,一开始只溅起淡淡的涟漪,然后在关注之外渐渐的扩散到了全局。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