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三十六章 我与亚历山大

药毒之卷 第三十六章 我与亚历山大

    几个人都被弥尔顿的举动惊得说不出话来。

    弥尔顿将大剑上的血猛的一甩,冷然说道。“别想那么多,这人我认识,是游骑军团的爱格伯特男爵。他的家庭是老牌贵族,背景极为深厚,而且实力也比我们都强。你们知道,一旦等他恢复了,无论是玩心眼儿还是战斗,我们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就这样吧。”

    “杀了就杀了,反正他不会是我们的人。”凯瑟琳说道。

    想想就知道,这是一个由逃兵、难民、流浪儿、正义蜥蜴、菜鸟魔法师和国乱之王子(奥玛还没通知他们最新的设定)构成的流亡车队。再来一个老牌儿贵族?想都别想。全世界如果说谁最在意“身份”,毫无疑问就是贵族,他们大部分就指这俩字儿活着呢。

    这下几个人都没话说——贵族普遍学问多,人脉广,办事儿喜欢走权贵路线。

    在下层士兵眼中,这就是狡猾阴险,不值得信任的象征。

    “走吧!奥玛去前面侦查下他说的那10个伏兵,先不要打草惊蛇。老虎清理下战场,能带的都带走,尤其是马匹!凯瑟琳去往来路寻一下沈言,我猜男爵是他用什么办法抓回来的,男爵在这儿,他应该在男爵的马上。剩下的人向我集合。”

    现在他们能想明白,沈言喊他们过来是让他们收拾男爵。这一点并不难猜,弥尔顿的推测正是大家想的。

    “原来你也想到了。”奥玛还是说了句,一闪身消失。

    “可惜了这套盔甲。”老虎瞅了瞅男爵的尸体,转身离开。弥尔顿偷袭那剑是他的独门秘技,集中全部的力量挥出连岩石都能斩开的一剑,但一剑之后他要缓小半天!男爵穿的铠甲虽然不错,但毕竟是骑兵甲,还没到正面硬抗怒斩的程度。

    “我要牵走一匹马!”凯瑟琳趁机说道。

    他们都是一群穷大头兵,所谓游击军团就是杂牌军,多年来一直看着骑兵的马流口水。这次战斗抢到十来匹好马,每个人都眼睛红红的盯着那些马不放,恨不能现在就分了它们!凯瑟琳仗着自己是女人,牵了匹马就跑,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

    什么找沈言……沈言是谁?能骑吗?

    弥尔顿摇摇头,已经缴获的不说,前面还有十匹马等着呢。凯瑟琳也不算算车队的战士统共才多少人……肯定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匹,还有剩啊!现在他头痛的是刚才偷袭的那一剑,肯定给大家心中留下了阴影……估计以后他手里拿着剑,大家都会躲他远远的。贵族还会虚伪的掩饰一下,但这帮大头兵绝对会把防备摆在脸上,他还不能说啥。

    “真踏马的!”

    弥尔顿搜了搜男爵,找出所有随身携带的物品,并连同男爵手指上的印玺戒指一同收好。等到再没有证明男爵身份的物品之后,他将男爵的铠甲从身上剥下来,也埋在树下。

    最后拎起沈言的大袋子,将一根火把丢到堆满破布的车厢上,离开了这里。

    毁尸的第二步是灭迹。

    *****

    “小言言,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情。”潘妮难得文静一回,居然都开始好好说话了,沈言忍不住朝天上看看——“太阳”没跑偏啊。

    “你生病啦?”

    “……”青筋,青筋。

    “哈哈~开玩笑,看玩笑!”沈言连忙告饶,“有事儿您说话,老铁没毛病!”

    “那就把那柄剑给我吃吧,看起来就像很好吃的样子。”潘妮美滋滋的说道。

    “你吃这个?”沈言愣了一下,他也想过潘妮怎么恢复状态的问题。远以为也要消耗次神力,倒没想到要吃金属。“别闹,这把剑看起来不错,我还想多玩儿两天呐。你想吃金属在现代为什么不吃?论金属,这把剑肯定比不上咱们那儿的啊!什么特种合金,航天合金,要多少、有多少……等回去就带着你去吃米国航母,即爱国又量大管饱!一次咱们要两艘,吃一艘,沉一艘。”

    说什么“要多少、有多少”这么壕气,感情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付钱啊!

    (沈言:当然啊,我现在是空卡穷人,卡要吗?)

    “胡说什么呐!航母有什么好吃的。”潘妮不高兴了,“我吃的不是武器,而是上面那种史诗味道,是武器信念的凝聚,制图室根本就没这种好东西!你知道吗,你长大这十来年,我就吃了一把菜刀勉强吊命,这才苟延残喘到现在。”

    “等等,陈小雨她妈家菜刀是你吃的?”沈言眼睛瞪得跟牛似的。

    “是啊,味道一般,有点儿咸。”潘妮咂咂嘴,有点儿嫌弃。

    “我,我!”沈言简直欲哭无泪,“苍天啊,大地啊!你快睁睁眼睛吧!她妈说我偷了她家祖传菜刀,整整骂了我一整年啊一整年啊!”

    “你说了两遍‘一整年啊’。”潘妮细心提醒道。

    “你信不信我能再说一辈子!”沈言大吼!

    就因为那把菜刀,陈小雨他妈死活要拆散他俩!按照她妈的说法就是——“你今天能偷我家祖传菜刀,明天就能偷我要留给后代的TF大全,我怎么能放心把女儿嫁给你这样的人?”

    沈言一直以为小雨他妈是神经病来着……他还买了十把张小泉菜刀邮给她妈,结果她妈差点儿拎着那些菜刀过来砍死沈言!公婆矛盾直接激化到火热搏杀状态!

    “哼哼~”对他想法知道得一清二楚的潘妮冷笑连连,“说的好像是我拆散了你们这对儿苦命鸳鸯似的……这里也没人,你敢不敢就在这儿摸着良心对天说一句,你爱陈小雨!”

    “我……”自家人知自家事,沈言尴尬的不知该怎么回答,手足无措的摆弄半天,最后放在膝盖上。我去,你良心长的那么靠下?!

    “算了,你吃吧……还好你吃的是剑,你要是吃钱,我得心疼死。”沈言转移话题的掏出那柄镂空花饰剑,将左手中指的指甲碰在上面,“是这样吗?”

    “呜呜~”潘妮没说话。他感觉手上的剑在微微震颤,片刻之后,突然崩解成一地铁锈残渣。一把饱含家族史纪念意义的宝剑,就此不存世间。“唔,好吃!”心中传出潘妮满意的声音,中指指甲上的黑色忽然向上蔓延,一直包裹到他大半根中指才停了下来。

    沈言试着活动了一下,感觉有点儿怪怪的——就像中指上上面套了个硬质的薄金属指套,虽然不影响灵活,但能感觉到。不过他知道,这根中指已经是把武器。出其不意,他绝对能用中指戳死人!潘妮还向他演示了一下,指套能化作长达20cm的细金属丝,也能变成寸许长的双刃小刀。那小刀看着就锋利得让人头皮发麻,沈言不敢多看,连忙让她收了神通。

    不过看金属丝的时候,沈言就滋生了一种想法,“潘妮,你对开锁知道多少?”这么长又能随心所欲的金属丝,简直是开锁的不二神器啊!

    “哦,不比亚历山大更多。”潘妮淡定的答道。

    “我明白了。”沈言无语。

    还好他知道那么一点点民俗故事,听明白了潘妮的意思。

    话说历史上有这么个人,他发明了一种复杂的绳结叫戈尔丁结。然后此人就意洋洋的宣称谁要是能解开这个绳结,谁就能成为亚细亚的王——所以说套路古往今来都是一样的。结果被亚历山大知道了,他立刻就把这个戈尔丁结拿到手不许别人看,自己偷偷琢磨了好几个月,结果发现自己智商居然不够!一怒之下,亚历山大一剑就把那个绳结给砍了,然后转头就去把亚细亚给打下来——现在老子就是亚细亚的王,我看谁敢说自己能解开戈尔丁结!

    看看是你的脑袋聪明,还是我的宝剑锋利!

    大家一看,卧槽,这踏马是从结果倒推过程啊!没办法,所有人不但不敢说自己能解开,还要拍马屁说,亚历山大的办法才是王者的正确解题思路!这一吹就是几千年。

    潘妮的意思就是,遇到麻烦的锁,她也是用砍的……什么开锁,不存在的。

    “潘妮,你怎么才能尽快恢复,以后都要吃这种‘历史味道’的武器吗?”

    潘妮的成长代价确实有些昂贵,但沈言随即也就释然了——想想潘妮成长的环境——她是在深渊血战中,随着女士的逐渐强大,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从背景了解可知,那是延绵百万年、无始无终的深渊血战啊!血战中神魔满地走,传奇多如狗!那些名震某个世界的人物,在血战中说死就死了,连一点儿浪花都溅不起来。牛叉的人自然用牛叉的武器。在血战中,你要是只拎把史诗武器出门,都不好意思跟隔壁邻居打招呼!

    估计那时候,女士应该是各种史诗、传奇武器的最大回收商罢。

    “也不一定都是历史味道啦,有的时候我也偶尔想尝尝幻想型的,譬如霜之哀伤、火之高兴、闪电叉啦之类的。神器也不错,弑神剑肯定很辣!凡人的好武器也凑合,什么苍白正义,神圣复仇者,大法师之杖……唔,还有还有,无冬剑也可以哦!九把剑放在一起,简直像在吃拼盘披萨!”

    “懂了,你继续做梦吧。”沈言决定专心骑马,随身武器什么的不存在的!

    如果我能左手苍白正义,右手霜之哀伤,我要多傻B才会送给潘妮吃!

    “且,现在的小言言一点都不可爱,明明小的时候还说要请我吃大宝剑呢……结果梦醒来就一点都不记得了!”男人说话从来不算数,潘妮有点儿小情绪。

    闻言沈言足足呆了一分钟,才惊恐万状的连连摇头。

    “不,一定是我想错了!绝对不会是我想的那样!绝对不是!”

    ————

    PS:昨天错把沈言写成了上本书主角的名字,向大家道歉。

    PS2: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人是不可能来客串的,像他那么小心眼儿的男人,不当主角会难受得睡不着觉,然后想方设法坑害我们本质纯良的小言言……咳咳,作者已经改邪归正了,这回要写正能量主角!黎明号什么的不知道啦,全都是黑历史。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