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三十五章 城市套路深

药毒之卷 第三十五章 城市套路深

    “等等,什么王者之剑?”男爵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破碎的银月,还有之后发生的灾难……难道银月女神真的陨落了?那么神器是真的?

    【9——8——7——】

    “等一下!等一下!别走那么快!在什么位置?什么样的考验?”男爵勒住马,他已经下意识动心动了!王者之剑啊,一听就是……王者对不对!整个半岛敢称王者的只有两个半而已!难道我一个小小的男爵也有机会?等等!它说我的血是高贵的,难道我是国王的私生子?

    【6——5——4——】

    无论他怎么喊,倒计时不为所动的减少着,那种冷漠就仿佛……天上的神祗。没错,就是这种感觉!爱格伯特男爵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手持一把华丽的神剑,戴上王冠的情景——持此剑者,必为彭林之王!

    【3——2——】

    “我同意!”爱格伯特男爵用力全力的嘶喊道!

    这一刻,连被箭插着的蛋蛋都被他丢到九霄云外——有了王冠,有的是炼金师为我服务,所有的资源都是我的,蛋蛋要多少就有多少!他带着狂喜和忐忑,等着结果。不过刹那之后,他就不再有任何怀疑!因为随着他的赞同,一股神秘力量落到他的身上,将他朝着某个方向拉扯!男爵毫不反抗的,顺着那股神秘力量消失在虚空之中!

    ……

    下一刻,一脸懵逼的沈言出现在了小步跑的马背上。

    沈言:“……”

    潘妮:“……”

    “卧槽!我不会骑马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破喉咙!破喉咙!破喉咙!瘫痪病人骑快马啦~”

    这条路上的人说多也多,说少也有半天看不见人的时候——现在这阵子明显人少,就算他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他。不过男爵的战马那是上等好马,跑起路来稳稳当当一点儿颠簸都没有,哪怕瘫痪病人也没问题。

    战马并没意识到背上已经换人,依旧迈着小碎步跑着,六条腿稳当无比。

    “咦?我好像能骑马……哈哈~”

    因为魔法居然一次成功了,沈言开心得跟疯了似的!他先是胡言乱语瞎嚷嚷了半天,然后才发现,似乎骑马也没什么难的?尤其是这种久经训练的马匹,跑起来根本不需要人来控制。“而且潘妮,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的腿好想有知觉了。”

    “没错,那不是错觉。随着升级,神力强化身体,腿肯定会跟着一起恢复。小言言你现在不能叫瘫痪病人,应该叫腿脚不灵便的老年人。”

    “……信不信我跌倒讹的你倾家荡产!”当我没问。

    沈言试着拽了拽马缰绳,骏马果然听话的缓缓减速,整个过程依旧是一个字——稳如狗!

    这里插一句介绍,这个世界与制图室相比较大约就是似是而非。尤其是自然界的动植物,看着参差仿佛似曾相识,实际上都不是同一品种。就像马,这世界的马全都六足角马,就是比制图室世界的马多一双腿,成年公马脑门儿上还有一根独角。这种马论爆发速度比不上原世界的马,但其他无论负重、耐力还是奔跑时的平稳性,都远远超过!

    尤其是负重,六足角马披挂全身马甲再骑一个铁罐头骑士依旧奔走如飞,我们世界的大部分马都没法比。再说人家有独角,上面套上金属套子和枪头,能当半个战车用。

    沈言一通胡操作,居然让那匹马顺顺当当的掉了个头,再度朝小树林儿跑去。双腿确实开始恢复感觉了,之前是感觉下面没有,现在感觉跟拖着两根木桩似的!而且双腿麻痒痛五味杂陈,他知道这是恢复的征兆,只能先强忍着。

    这时候他才有空打量马身上的东西,这一看就乐了,男爵好人呐!马背囊和武器都完好的保留着。

    【骑兵盾:精钢材质,12磅重,盾面绘有斯文顿家徽。能抵抗骑马冲击的优质盾牌。】

    【镂空花饰剑:贵族用礼仪剑,拥有良好的穿刺能力,是历史悠久的传家之物。】

    【金币(53):彭林王国通用的旧帝国金币。】

    送钱送装备送宝马,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像一套内衣以及鼻烟壶什么的,这位老兄真是太客气了。(估计当时男爵双手捂着那儿,盾牌和剑都没拿在手里)

    穿越异界才十天功夫,沈言就见到了奇形怪状的异界人,成为神奇的术士,获得了月精灵血脉,还杀怪得神力……如今连掉落装备都有了!如果之前心中还隐隐有些忧虑的话,那么随着双腿有了恢复的征兆,这点忧虑也跟着一扫而空!

    “潘妮,你知道吗?”骑马往回慢慢走的身后,沈言突然说了句。

    “嗯?”

    “越来越像游戏了……我的异界旅行。”

    “……你,不喜欢吗?”潘妮有些忐忑的询问道。

    “不,我很喜欢,应该说这才是我擅长的方式。”沈言笑了,否则我怎会想到用那种奇葩的方式施法呢?

    或许自从“王车易位”这个法术被发明以来,就没人像沈言这样干过。大家都先约定好同伴,然后施展“王车易位”。谁会去拿这个去坑敌人啊?正常人类会这么做吗?

    可正常人会因为中毒后技能时间无限,就让自己一直处于深度中毒状态吗?正常人会因为魔瘾能增强魔法威力,就创造出嗑药魔瘾流打法吗?不会。只有那些游戏玩家才会这么干,并因为创造出一种新玩儿法而感到得意。

    “潘妮,让我们一直这么开心下去吧!”

    “嗯。”

    “也不知道那个贵族现在怎样了?”

    *****

    “我是谁?我在哪儿?说好的试炼呢?”

    被沈言惦记的男爵,此刻同样一脸懵逼的躺在一辆倾斜的破车上,痛得脸都变形了——因为那根插在他……上的箭,魔法将之视为一体,箭跟着他一起被传送过来了。但事情最残忍的部分不是这个,而是这个车厢它是倾斜的。

    根绝力的作用原理,男爵的身体正在一点点的沿着斜面往下滑,但箭尖儿刮在身下的车板上……

    “啊啊啊啊~~!”

    “哗啦”“哗啦~”,这时候灌木被连续分开,弥尔顿、奥玛、老虎和凯瑟琳四个人几乎前后脚的冲了过来!

    ——沈言刚刚那声尖叫实在太凄厉,所有人都以为他遇到了生死危险。四巨头几乎是同时丢下对手,竭尽全力的往这边儿狂奔——谁都能死,但沈言不行啊!这一点连老虎都不例外!老虎虽然恨沈言入骨,但也知道这个小白脸儿比自己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村子有这个人跟没这个人前景完全是天壤之别!

    因此他真没啥嫉妒心,就是看着沈言跟凯瑟琳暧昧恼火——在这个世界的习俗中,他娶凯瑟琳属于求之不得,但小白脸同意凯瑟琳当情人那是勉为其难……如果将来老虎娶了凯瑟琳,该开心的人应该是他。

    别以为这事儿很操蛋,看看欧洲当时的骑士和情人文化就知道,简直就是一场兰交Party。再加上那些同性关系、教堂和未成年……你绝对会对现代文明心存感激。当然,沈言并不会那么做就是了,他还对异世界的腐败一无所知。

    然后他们震惊了,不知所措的围着——躺在马车上、胯下还插着一根箭的爱格伯特男爵,进行强势围观。

    这是怎么回事儿?沈言呢?为什么那个跑路的男爵会出现在这里?是谁射中了他的蛋?

    这根箭好眼熟,蜥蜴头一下认了出来这是他交给沈言的钢箭,忍不住在心中翘起一根大拇指!我说怎么这次的突袭赢得这么轻松,原来关键点在这儿!本以为木脑袋这次参战就是感受下气氛,哪知道人家才是胜负关键,他永远都是这么的出人意料。

    五个人面面相觑,男爵难以置信的用手指指着这些人,一个接一个的指,“我的王者之剑呢?弥尔顿,你们…竟然…这样…对我!”那声音,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男爵这时候已经醒悟过来了,刚刚他应该是中了某种魔法,然后被糊里糊涂的传送回来,并受此无边屈辱!想哭啊!

    可是……弥尔顿你个王八蛋!你队伍里有魔法师你早说啊!我知道我还会来吗?肯定不会啊!魔法师跟大臣发生纠纷,我踏马就算想死难道不会自己一头撞死?何必被你装坑里闷杀!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回不但自己栽了,恐怕还要连累家族。

    “我投降!”男爵爽快的举起手,“我跟你们走。前面还有十个人的伏兵,我可以帮你对付他们!”

    爱格伯特瞬间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那样东西既然同时涉及王国大臣和某个魔法师,恐怕绝不简单。他就算真的把那样东西带回去,说不定为了掩盖秘密,也会被大臣灭口!

    再加上他现在失血过多,空有高达12的人物等级,但一个没马的骑兵、没盾牌的盾战,你想跟谁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日后再说吧。

    “好啊。”

    见弥尔顿点头答应,爱格伯特男爵心里顿时一松。

    哪知弥尔顿突然双手青筋暴起,那把拖在地上的大剑如雷霆般自下向上撩起,猛的将车厢和爱格伯特男爵一剑斩成四截!肚肠流出,鲜血四溅,场面血腥到了极点!男爵十分不解的挣扎了几下,眼神既疑惑又愤怒,他吐着血沫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只能睁着眼睛死去。

    死不瞑目。

    ————————

    PS1:因为一些意料之外的事,又换了封面。

    PS2:剧情展开阶段。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