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三十二章 成为此人主角,首战可以放弃

药毒之卷 第三十二章 成为此人主角,首战可以放弃

    沈言好不容易才把那该死的皮甲套好,登时觉得安心了不少,再差也是一层防护不是。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身上穿的是一身全钢全身甲,谢谢!

    沈言现在的体质是14,论体力已经不输给精锐战士,但比较起再生能力……14点体质还谈不上什么再生,也就普通人骨折一百天,他骨折九十天的程度。因此在这个买不起炼金药剂,又没有消炎药的世界,能不受伤千万别受伤!

    受伤不可怕,细菌感染才可怕!单靠体质想扛过伤口发炎,那真是五五开。

    “菜鸟~”突然出现的奥玛又吓了他一跳。

    “紧张了?”蜥蜴脑袋笑得简直满满的恶意,“别紧张……因为那样你会更紧张。后面的敌人正在靠近,我们打算先打这个方向。为了照顾你这个菜鸟,一会儿由你来先攻,我们跟进。这个主意怎么样?有没有把握?”

    “滚,滚蛋!老子当然有把握!”沈言紧张的嘴巴都瓢了,还死鸭子嘴硬呢。

    潘妮捂着嘴嘻嘻的笑,不以为意。你们这些人啊,就是图样图森破,总想搞个大新闻!可惜没见过我们家小言言当初在废墟中的风采。坐等一会儿被我家小言言打脸,保管跌碎你们一地眼镜!

    “我很看好你呦~”蜥蜴头总算把沈言对他说的话还了回去,真是心情舒畅,你丫也有今天。

    “youcanit!”沈言对自己说道,他拿起一支锋利的钢箭搭在了弓弦上,然后轻轻闭上眼睛……他都紧张的开始说英文了。这让沈言想起,当他第一次发现检疫的食品不合格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紧张。当时他犹豫,他再三确认,他睡不着觉,他想打电话问别人但又挂掉,但最终……他还是干了!

    “他们来了,小心点儿,记得从你开始。”奥兹玛特从车边消失。

    沈言睁开了眼睛。

    是的,他当时干了!当他将不合格章“咣咣”的砸在报关单上时,连那个进出口公司的职员都感觉他疯了!

    马蹄踢踏,游骑兵即将入场。

    这一刻沈言突然就彻底冷静下来!

    他平躺着悄无声息的拉开滑轮弓,此刻没人注意那辆吊在末尾的车,和藏在车上的杀机!

    爱格伯特男爵,6级盾战/6级游骑兵,第三军团第一游骑兵大队的主将。

    第三军团第一游骑兵大队与弥尔顿所在的二线军团垃圾游击大队,是截然不同的——无论在待遇还是战斗力上。虽然游骑兵隶属于侦查轻骑兵,但耗费的物资每个游骑兵依旧抵垃圾军团的5个,战斗力也是如此。当游骑兵开始御马掠袭时,垃圾军团只剩下逃命的份儿!

    至少游骑上下都是这么认为的。

    因此爱格伯特对于大臣暗中交待给他的任务信心十足,唯一担忧的是不能全歼那些垃圾军团的人和那些逃民,让事情变得不那么完美。

    他摇摇头,只觉得弥尔顿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居然敢去偷大臣放在乡下别墅里的东西……好吧,事实上,他也不知道那件东西是不是真属于大臣,这不重要。因为他知道另外三件事:第一,办成了这个,他将有机会升任新的军团长;第二,他将获得一块额外的骑士领;第三,他将成为大臣信任的人。

    有了这三个理由,谁还管弥尔顿的死活?一个连骑士身份都混不上的佣兵而已。

    “前边的埋伏已经就位了吗?”

    “是的,大人,十个人都已经到位。”

    “弥尔顿车队在什么位置了?”

    “大人,四军团的大车您也知道,都是其他军团换剩下的。一路走一路坏。他们现在坏车太多,似乎还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到达伏击位置。”

    “嗯,”爱格伯特男爵沉吟了一下,他其实没什么带兵才能,游骑兵大队一直是副手在管理。不过这次是干私活,他只带了亲信的那部分人过来,当然不会带那个碍眼的家伙。但让他开口向比他低两级的部下询问意见,他又碍于贵族的尊严,做不出这种事来。因此,他在想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先看看再说,稳妥为主。

    “我们靠上去,就说他们堵路了,催着他们往前走。争取把他们的队伍拉得更长,让他们乱起来!盯着那个大光头!”

    其实爱格伯特男爵只是想先找到弥尔顿,看到那个大光头他才能真正放心。据他所知,那样东西百分之百还在弥尔顿身上,而且弥尔顿很可能并没告诉别人。剿灭全部逃兵和逃民,仅仅是种预防手段。

    爱格伯特男爵下达命令之后,二十来名骑兵拥着一个假商队,浩浩荡荡的朝弥尔顿车队的尾巴逼去。爱格伯特男爵当然缀在队伍后面,这是一个贵族的基本修养。

    “喂!前面的让开道路!”“快点儿走,你们太慢了!”“穷鬼滚开!”还不等两个车队真正靠近,这边的仆人就在指使下,纷纷开始吆喝谩骂,言语让人无法入耳。

    看着弥尔顿车队的尾巴被突如其来的商队冲得七零八落,有一辆马车在惊慌失措之下,居然跑到道路另一边。甚至那受惊的马还发了疯似的往林子里钻,车上的那个孩子拉都拉不住——登时就把前面几个人全都逗乐了,一个个哈哈大笑!就连跟在队尾的爱格伯特男爵,唇边也忍不住露出笑意。只是贵族的礼仪,不予许他跟着那些粗鲁的士兵一起哈哈大笑。

    “这是什么?有血腥味儿……”爱格伯特拿出一块熏香手帕,掩在鼻子上,扭头看向树林的方向。那边紧接着就传出一声巨响。“那个孩子被疯马撞死了吗?”

    这倒是个小小的意外,他摆摆手,示意不要一下逼得太紧。骑兵都知道,追逐战的要诣是打乱队形,让对方在逃跑中崩溃,而不是逼着对方亡命回头一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忽然传来“啊”的一声惨叫!

    从林中飞出一道寒光,领头的游骑兵脖子上,突然多出半截箭尖儿!爱格伯特男爵悚然一惊,他下意识的想去抓挂在马鞍上的盾牌,眼角却看到另一道冷然的寒光,从侧面的小树林中朝他飞来!

    沈言发誓,他真的准备好了!

    那一刻他彻底冷静下来。

    当对方喧嚣着靠近时,他的弓就瞄在道路的拐角处,稳稳的。他躺着的马车慢悠悠的走着——只要对方一露头,他就能在一秒内定准红点,然后下一秒将利箭准确的送进那家伙的脖子上!甭管他是谁!

    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他自己是准备好了。但他却忽略了战场是复杂的,影响的条件非常多——譬如他拉车的马并不是一匹战马。

    当大批的马车和骑兵一起从拐道处跑出来时,他那匹该死的拉车劣马,居然莫名其妙的受惊了!那匹一直病恹恹的马,居然瞬间爆发出千里马的速度,撒腿就跑!而且还边跑边将拉着的车厢朝一个大树上撞去!

    千钧一发之际,沈言只能飞快的先将弓藏进破布堆,然后用力的去拉那匹马的缰绳。结果那疯马勉强掉了个头,就带着他冲过道路,一路撞断灌木和树枝,冲进了对面的树林中!

    那一刻,沈言真的是怒从胸中起,恶向胆边生!他要被这匹该死的马气疯了!因为这是战斗,不是踏马的游戏!说不定下一刻他就会被这匹该死的马坑死!

    因此当双方视线被树林将将隔断的那一刻,沈言抓起一根锋利的箭支,毫不犹豫的对准六足角马的脊椎弯曲处,全力扎了下去!“噗嗤”一声,锋利的箭尖儿刺穿马皮,然后切断了疯马的脊椎!然后疯马失去了空,一头撞在迎面的大树上。

    沈言翻滚着被摔下马车。

    还好前段时间的锻炼效果还在,他在空中调节好姿势,毫发无伤的跌进了草丛。此刻沈言还没忘了他的任务,在落地停稳的那一刻,他就一个侧身,顺势将那根带着血的钢箭搭在了弓弦上。然后张满滑轮弓,将箭笔直的瞄准了队伍末那个铠甲最为华丽的人!

    这个距离有点儿远,已经超出了他平时练习的距离。

    不过当他看见树林的对面,凯瑟琳正在拉开弓箭时,就决定射他娘的!是的,看到沈言的马车失控,大家就知道他不可能再先攻,所以凯瑟琳取代了他的位置。甚至大家可能从一开始,就没对沈言抱有太大的期待……

    不过那又怎样?这时候想那些干嘛。

    沈言的弓稳稳的张开,不带一丝抖动。那个颤巍巍的红点儿,就停在爱格伯特男爵的胸甲上。他的侍从从侧面看到了那颗红点儿,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因为他不确定那是什么。如果是脏东西,那意味着他没把铠甲擦干净,后果不堪设想。

    沈言在等着凯瑟琳先发,他看过一点心理学的书——人的注意力最不集中的时刻不是平时,而是意外发生的那一刻。就在凯瑟琳撒开弓弦的同时,他也撒开了弓弦撒放器,双箭前后仅仅差了约05秒。

    爱格伯特男爵并不知道,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被各种事情拉扯着:发疯的马车,血腥味儿,欲言又止的侍从,突然传来的惨叫声,去拿盾牌的行为——一连串的“小意外”虽然提高了他的警惕心,却把他的注意力拉扯的七零八落。

    等到他发现袭来的那道寒光,箭已经近在咫尺,他仅来得及将盾牌横在胸前!

    ——————

    ps:陆远,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第一次离开博德之门。那时我还只是个粉嫩的新人,一出门就遇见两只可爱的小狗狗……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