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三十一章 侦骑

药毒之卷 第三十一章 侦骑

    “这个3级。”“是1级。”“这个,2级,我确定!”“4级,而且是个大剑士。”……

    灾难之夜过后,南下的道路一片狼藉。

    在这样的道路上艰难跋涉,车队全体重又陷入忙碌的工作之中。时不时有车被陷入住,招呼人前去帮忙。马嘶人喊,乱成一片。只有沈言很清闲——他既帮不了别人,也不需要别人帮忙。

    因为这两车上只有他和一些破布,单匹六足角马足以拉着他轻松行走。

    整夜未睡加上高强度锻炼,沈言又累又困,但他不能在别人忙碌的时候呼呼大睡,只好强撑着与潘妮玩儿猜火车——就是沈言先基于自身观察给路过之人一个等级,然后潘妮再告之标准答案……不是无聊到一定程度,玩儿不了这种游戏。

    这条路是穿过彭林山脉南下的主干道,南来北往的旅人络绎不绝。出于对昨夜灾难的恐惧,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恨不能早点儿离开“重灾区”——这时候还没人意识到,昨夜发生的是一场波及全世界的连续灾难。

    沈言所在的车队靠路一侧走的很慢,同向的旅客总是毫不犹豫的超车过去,也有从南方往北去的旅客与车队相向而行,沈言猜的就是这些路过的行人。

    “这个,5级!”沈言打着哈欠看到一个迎面骑马过来的人,随口给了个答案。

    “不算!可是这人早猜过了,你当时说的2级,5级还是我告诉你的。”潘妮不高兴的说道。

    “猜过了?哈欠~什么时候。”两只眼皮在打架,上眼皮把下眼皮狠狠的按在下面。

    “上午啊,他是旅客023号,跟024号并驾向南,你还说他们看起来很嚣张呢。”

    “这样啊…一起…咦?”沈言突然一激灵,两人向南就回来一个?“他上午过去的时候,身上穿的跟现在有什么区别吗?”

    “唔,好像在皮甲外面多穿了一件斗篷?马鞍上的箭囊也不见了。”

    “法克……奥玛,奥玛哪儿去了?”沈言干脆扯着脖子喊了一声,连那个往北折返的骑士都警惕的看了他一眼。沈言依旧毫无所觉的大喊大叫着,“奥玛,我夜观天象……咱们该吃午饭啦!”

    “嗤~”听见沈言的话,那名稍微降低马速的骑士嗤笑一声,“饭桶一个!”他双足一磕马腹,加速从队伍旁奔驰而过。

    “出什么事了?”奥玛又以他那诡异的潜行,突然出现在马车旁边。他可不会误会沈言,沈言的情商比领头那几个加起来都高,队伍繁忙的时候,沈言可不会开恶意的玩笑。

    “看看那个骑士,你能观察出什么?”沈言指着那个背对着车队,正在加速脱离的骑手问道。

    奥玛没有多问,他立刻用那双硕大的眼睛开始观察。

    “斗篷跟身上穿的服装不是一套,新旧程度不同,刚换的;靴子太新,也像是特意换的;带着弓却没有箭?箭很可能留在了什么地方;没带干粮袋,他的目的地很近;还有这个骑马的姿势……平时看不出来,但加速的时候太熟悉了!”他的鼻子用力的吸了一下气,“再加上这股让人厌恶的骚臭味儿,他是上彭林的游骑兵!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附近有骑兵大队?”

    游侠的脸色绿了……深绿。

    奥玛当年还是斯通黑文王国的斥候长时,主要的对手就是上彭林王国的游骑兵。因此他对这些人比弥尔顿还要熟悉。所以当他用审视的目光去观察时,很容易就识破了对方的身份,那些伪装更像是画蛇添足!

    “我上午看到他与另一个差不多的骑手一齐去了前面,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回来,马鞍上没有箭囊,身上却披着掩人耳目的斗篷……我开始怀疑,你想到了什么?”

    “沈言,你除了看不到时,能看到的时候还是很靠谱的。别发火,我想到了分批突前侦查,和预留士兵进行一场伏击!但还是有很多疑点……

    如果他们真想拦住我们,最佳位置应该是在刀锋隘口才对,只要一小队骑兵就可以!那种场合下我们毫无反抗之力;就算没赶上,与其冒着被识破的风险突前伏击,还不如昨夜趁着夜晚突袭……等等,难道是昨晚的灾难阻止了他们?很有可能!这样就说得通了!

    那么我只剩下一个问题,这队伍只是一队逃兵,还带着一群老弱病残。这都已经走出了国境,上彭林有什么理由非要咬着不放,宁可离开国境也要追击?弥尔顿干国王老婆了?”

    “这个问题你可以去问弥尔顿,说不定是国王本人……还有,能帮我拿一囊军用钢箭吗?我觉得接下来能派的上用场。”

    “等着!”

    *****

    果然,弥尔顿一听就明白了——不是国王的菊花,而是他手里的东西露底了!

    或许是因为战争结束,某人回家发现珍藏的宝物不翼而飞;或许是他跟女魔术师的约定,被别人得知。总之,那些人的目标不是什么逃兵,而是他手中的那样东西!

    至于为什么不在刀锋隘口拦截?原因很简单,因为后面的抢夺者也不想被别人知道!他们在身后尾随着,八成是想等一个人少的、适合围歼的环境。因为这支追兵的任务不仅仅是要抢到宝物,还要确保宝物的消息不会被泄露出去。

    前后围堵的方案恰好说明,追击方的兵力不足以在正面进攻中保证全歼!

    想清楚前因后果之后,弥尔顿真的惊出一身冷汗!

    他心中无比感激沈言的提前示警,否则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也愈发坚定了他想留下沈言的想法。至少从性格上,沈言要比那个讨厌的女魔法师好相处一万倍!

    就像这次,那女人守着刀锋隘口肯定知道后面有追兵,但她为了不把自己牵连进去,一点儿信息都没透露。

    至于沈言是如何猜出来他身怀重宝的,弥尔顿倒毫不怀疑。似乎聪明人都有这种特异功能——他第一次跟女魔法师见面的时候,对方就说,“别卖弄你那可怜的口舌,有什么依仗马上拿出来,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浪费一个魔法师时间的后果!”

    弥尔顿正是靠着这样物品,才换得了女魔法师的合作承诺,也才有后续的一系列行动。

    弥尔顿低头五分钟,再抬起头来时,双眼变得寒光四射,如野兽甦醒!他此刻不再是无害的逃民村长,而是那个冷酷嗜血的游击大队首领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奥玛,你帮我传令下去,所有人暂时不要露出异样,按照我的计划行事……”

    ……

    “你的箭!”

    沈言甚至没看清奥玛的身影,一囊24支双倒钩钢箭就被扔到了他的车上。

    你这么跳,咋不去当快递员呢!

    沈言没去问弥尔顿是如何安排的,那是他们的事。沈言先从箭囊中抽出一支箭支,放到眼前打量,这是目前车队最好的箭支。所谓钢箭并非是全钢打造的箭支,只有箭头是双倒钩刚箭头,箭杆依旧是硬木杆。只是上面涂了防虫蛀的生油漆,看起来比猎户箭要高级一些。

    重量也要重上几克。

    沈言掂了掂箭重,将滑轮弓上配的红外线瞄准器又下调了半个刻度。确保五十步(30+米)能瞄头封喉,一百步(60+米)可瞄头碎蛋,这样就很好很好。

    阳光照在箭尖儿上,那儿有一点亮光在微微颤抖。不,不是箭在抖,而是沈言的手在抖。即将到来的首场战斗,让他的心跳一直在加速,激动难以遏制!他强行放下那根箭,拿起滑轮弓一点点调整起来,让细致的工作一点点平复心中的不平静。

    父亲说过,“每临大事有静气!”

    漩涡要开始转动了吗?小言言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也不能落后。潘妮对沈言说,“把那片指甲按在箭头上。”

    “好。”沈言毫不啰嗦的重新拿起那根钢箭照做了。

    只见当黑指甲碰触到箭头后,淡淡的毫光从指间延伸到金属上。随即这只箭头如橡皮泥般变软,尖端部分拉伸得更加尖锐狭长,而两翼则变成薄薄的刀刃!要知道军用箭头也是普通铁匠在铁砧上敲出来的,除了必须保证箭头锐利之外,别的部分不过是敲打成便于破甲的菱形切面而已。侧面只有两条锐角楞,而非刃口。

    “可惜这些箭头战后要回收,不能改造成三棱三刃箭!那才厉害!”潘妮意犹未足的说道。实际上现在的改造,已经大大提升了钢箭的破甲和切入能力,正好弥补了滑轮弓力量不足的缺憾。

    沈言深感吃惊的拿起那根宛如艺术品的箭头,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被调整过的箭头不仅锋利,重心分布平衡,而且上面还带着一层晶晶亮的镀光,仿佛是从工业化生产线上下来的镀铬箭头一样!

    他随手将箭头往车辕上一插,“噗嗤”一声,箭头透木板而过!他几乎没感觉到阻碍……

    喂!这种凶器,就算沈言看着都觉得过分了!你不会把箭头加工成分子刃了吧?

    潘妮美滋滋、美滋滋,你的震惊就是对我最大的赞美!

    潘妮能控制接触的小块儿金属,24支钢箭,全部都调整完毕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平心静气之后,沈言将十支钢箭抽出放在车厢手边,方便取用。然后抱着滑轮弓躺下,身体隐蔽在车辕的后面,静静的等待着信号。

    此刻他心态平和,无喜无悲,仿佛正走向紫禁之巅的西门吹雪。

    放下一切,唯箭而已。

    奥玛闪过,丢上来一件旧皮甲砸他脸上,沈言忍,意境不能破;奥玛再闪过,丢上来一双旧皮靴砸他胸口,沈言接着忍,节操不能丢;奥玛再再闪过,这回丢上来一把铁锅,沈言……沈言忍无可忍!

    沈言怒了,我躺的姿势这么酷你没看到?让我多装会儿逼会死啊!

    喂,你别跑!

    ……皮甲怎么穿!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