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药毒之卷 第二十六章 刀锋隘口

药毒之卷 第二十六章 刀锋隘口

    西彭林路口,这是它写在官方文件中的名字,也是上彭林王国默认的西南边界。

    在南部城镇联邦崛起之前,北方三国一向是将王国界限向南一直画到海边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弥尔顿所在的游击大队会被派去绿角湾那种地方侦查。但随着南方城邦崛起和北方三国的频繁战争,任何一个王国都不得不将伸向南方的触手缩回,放弃那些力所不能及的地方。这时候拥有辽阔的荒芜南方,远不如选择个易守难攻的位置防守,确保真正富饶的中部更实在。

    刀锋要塞就是在这个时期建成,它位于山口最狭窄的部分,横向拦路切断了这条南下的商路。这个要塞高达数十米,全部由巨石砌成。下半部分是一个拱桥形式,道路从桥下穿过,前后两道巨大的铁闸门可在必要时彻底切断这条道路。闸门只在桥上部才能控制,而桥的上半部分是个完全封闭的军营,主体全部位于桥面上。

    桥面上的军队只负责驻防和控制闸门,道路巡逻队另有驻地,除了运送补给,桥面军营与下方不发生任何联系,而且桥面上还有烽火台——两座!只要20名士兵驻守,这座要塞能把10000人堵在山谷外10天,甚至更长的时间。

    因此在民间,人们都称这里为“刀锋隘口”。那两道大铁闸被拉起后,从下面往上看就像断头台的闸刀刀口。

    如今北方战争进入末期,隘口要塞和巡逻队也相继恢复到两个小队总计50人的程度,其中巡逻队的人数还要多些。他们在“桥洞”下设了一个检查站,主要目标就是为了拦阻那些战争末期越来越多的南逃农民。

    贵族们清楚的知道他们的财富来自于谁,他们用武力掠夺,用鞭子管理,用教会软化,用吟游诗人宣传。如果你问谁是王国的基石,标准答案永远是贵族!这年头谁说基石是人民群众,谁就是SB。

    原因很简单,一百个愚民聚集在一起,会诞生一个强盗头子;一千个愚民聚集在一起,会产生一个男爵,而十万个愚民聚集在一起,会拥出一位国王。但愚民永远是愚民,事情就是这么的无奈。就算是翻翻我们的世界史也会发现,当某个国家需要革命力量时,选择的顺序依次是军人、政客、财团、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工人……实在没得选才会发动农民。当把革命力量寄托在农民身上时,那就是做好了全国打烂重来的准备。

    总之,既然战争要结束,土地上的农民却逃光了,那他们接下来剥削谁去?不止愚民的胃口在挨饿,老爷们的口袋现在也不满啊。所以当战争刚一露出要就终结的迹象,王国贵族的重心立刻就转移到如何争夺和抓捕逃民上来。

    此刻刀锋隘口前,哭声一片。

    等待出关的队伍,向后蜿蜒数里。四名士兵守着隘口下的路障检查放行,还有十来个士兵沿着队伍向后走,将衣衫褴褛的逃民从队伍中推出来,几十人一堆的关进一个临时栅栏。那些拖儿带女的逃民有的苦苦哀求,有的嚎啕大哭,连带着队伍中那些未被挑出来的人也跟着默默流泪。

    原本,此刻处于队尾的沈言还觉得这些人可怜。他和潘妮商量,消耗了一点儿神力(大约0.5单位)远远的推倒了一大片栅栏。那边关人的栅栏本就扎的不是很牢固,在场的又只有十几个士兵看守着。只要一个人带头跑,剩下的一哄而散。关隘上面的士兵下不来,就凭下面统共不到二十人的兵力,怎么可能拦得住上千人的逃民!

    然而好笑的一幕出现了——栅栏倒的那一刻,被关着的逃民哭声为之一顿!然后,靠近栅栏的十几个人,居然齐心合力的将栅栏扶了起来……扶了起来……起来。就那么扶好了,将自己重新关起来。当快步跑到缺口的士兵拍拍栅栏,对那些人表示夸奖的时候,他们居然露出开心的笑容。

    “艹,”沈言向后重重的倒进破布堆内,再懒得往那边看一眼。

    再听那些连成片的哭嚎,只觉得就像鸡鸣狗叫一般,当耳边风。

    看弥尔顿到现在都没露出什么焦急的颜色,沈言就知道他对这一关应该早有预备,这时候倒有几分领袖的手腕。而且弥尔顿终于抓住了一次装逼的机会,每当有人心急火燎的找他询问时,他都会云淡风轻的告诉那人,“别急,我早有安排”——一副指挥若定的范儿,倍儿有面子。

    沈言敢说就这一回,至少为他在村民心中加了八十分。弥尔顿先后接受了村长、老虎以及凯瑟琳等人的顶礼膜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当他得意洋洋的从沈言的车边“路过”八次时,沈言都在闭着眼睛睡觉,没给他任何装逼的机会。

    “别装睡了。”等弥尔顿怏怏离开,奥玛又跟幽灵似的出现在车边。“看不下去?”他朝着那些哭泣的人群方向扭了下头,“我跟你说件真事。”快轮到车队通过隘口,弥尔顿正往队伍前面走,奥玛跟着他这辆车步行,边走边讲道。

    “我曾有个朋友,他是军队的前排剑士,双手剑用的极好,也是最早逃难到南方的逃民之一。在南方,他找了一块肥沃的土地。当时那片土地已经有不少逃难的农民,而他算得上那附近武力最为强大的战士。有人怂恿他自立,但他从未动过拿起剑统治这些人,并成为领主的念头。他将剑埋进土里,随便找了块荒地,拿起了锄头认真开垦起来。

    他受够了贵族盘剥才往南方逃难,从内心里厌恶成为自己讨厌的人。你猜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死了呗,作死的人有千万种死法,但蠢货的死向来只有一种,被自己蠢死。”沈言眼睛不睁的说道。这世上最讨厌的人就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会死于理想,然后他们的故事会郁闷死那些听故事的人。

    “……是的。到了秋天,附近的某个流氓宣布成为领主,他不但将所有农民收抢走一半成,还带着收过税的这些农民围攻了我的朋友……我的朋友被一把草叉插在肚子上,死的毫无价值。”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没有治愈意义的故事不是好故事。

    “……别惹拿草叉的农民。”

    队伍停下,沈言坐起来,跟着奥玛一起望向前面。

    果然,当车队抵达路障时,弥尔顿拿出了一卷似乎是命令样的东西交给了士兵。

    然而事情似乎不是很顺利,那个士兵虽然看了命令,却依旧指着车队里的人问个不停——毕竟200多人的队伍有这么多老人和孩子实在是太可疑了!没有哪个兵团在执行任务时,会带这么多累赘。然后弥尔顿就跟那士兵大声争执起来,将附近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用你那把古怪的弓射树下那个,等信号一起动手!”奥玛快速说了句,便直接消失。奥玛陪着沈言练了好几天的箭,他仍信不过沈言的箭术,但他信得过红外瞄准器。经过计算和矫正之后,配备红外瞄准器的滑轮弓五十步内弹无虚发!当然,他更相信的是握着弓的那个人,沈言给他的感觉一直是非常可靠,必要时值得托付的人。

    “他去队尾了,”潘妮提醒道。

    “嗯。”沈言从破布下面偷偷取出滑轮弓,借用半截车厢挡着,平躺着半张开并将红点停在那家伙的头顶上方。“你帮我盯着奥玛和弥尔顿。”

    似乎同样收到了信号,车队的两个半精灵弓手也都将手按在弓臂上,老虎朝着一处站着三个士兵的位置靠近,而凯瑟琳则故意解开一颗扣子并披散开头发,大片雪白的胸脯登时吸引住附近士兵的目光。

    沈言深吸一口气,尽量让手臂平稳下来。他的目光微斜,暗暗确定了第二和第三目标。战斗一旦开始,暴起发难的凯瑟琳和老虎必将吸引大量目光,而躺在车上放冷箭的沈言会被忽视。这让他更加方便继续偷袭,沈言估计自己至少有四、五次拉弓的机会。只要他能射中两个,剩下的数量就不足为惧。如果三个都射中……那他能指这个吹一整年。

    “……不,去踏马的怀疑!老子在北方为王国出生入死,你踏马安安全全的躲在这儿,有什么资格怀疑……”

    弥尔顿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沈言闻之一愣。论战斗素质和直觉,弥尔顿绝对是队伍中最强的!他虽然不是个合格的领袖,但他是个合格的指挥官。老虎等人已经就位,他不可能看不出来。这时候他拔剑砍了隘口的几个人,大家跟着一起动手,胜算极高!当然,接下还来要在桥上的卫戍发现前快速通过,否则一旦等铁闸放下,那就全完蛋了。然而这时候弥尔顿却没有动手的意思,难道他还有后着?

    时机稍纵即逝,你不抓住机会,机会就会惩罚你。

    就在这犹豫了几秒钟的功夫,那名和弥尔顿吵架的小队长也已经觉出不对。他毫不犹豫的后退几步,远离弥尔顿突击的距离,并吹响了哨子!哨子一响,沈言瞄准的目标就像受惊的兔子般跳到了树后面,别的士兵也差不多,然后头顶二十几米的桥面上也有人探出头来朝下看。“嚓~嚓~”到处都是拔出刀剑的声音。

    “这下闹大了。”沈言苦笑一声,直接拉满弓将瞄准目标切换到备选身上。一不做二不休,这时候就算放下武器也没什么好结果。如果这时候弥尔顿敢举手投降,他就敢先射死一个直接引爆战斗!

    “住手!”

    “住手!”

    一前一后两个喊声,接连响起。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