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正文 第十九章 0级不是问题

正文 第十九章 0级不是问题

    某个想得意就得意,想失忆就失忆,想骂老虎就骂一整天的少年,嚣张得连他随身妈妈……不,是连他随身精灵都要看不下去了!

    “小言言,你这是在作死啊!”潘妮在心中不无担忧的提醒道。

    那些追随弥尔顿叛国的游击大队士兵,总数有十几人,标注的挑战等级不是4就是5,应该全都是精英士兵!村民中的老猎户和铁匠,挑战等级也有3.至于几大核心战力,两个途中招募的半精灵挑战等级是6,凯瑟琳和老虎的挑战等级是7!奥玛的挑战等级是8,而矮巨人弥尔顿,他的光头上赫然顶着一个10的绿帽子!别觉得这等级不高,龙与地下城世界,传奇也就20级。

    在龙与地下城的世界里,人物等级15就可以胜任一城一地的领主了。单人屠杀双足飞龙,守护一方净土已经没有问题(绝大部分地方都不会整天闹龙灾,顶天了从那儿流窜来几只亚龙)。当前世界的魔力浓度只有中等,10级妥妥的高端战力。你丫一只0级的小兔兔在一群6+等级的大老虎中蹦跶来蹦跶去,还挑衅这个、臭骂那个的,一副嚣张得不要不要的样子……潘妮都看着都胆战心惊,你说你不作死谁作死?

    我告诉你,死了是回不去的!

    别看所有人都戴着绿帽子,那个不过是潘妮帮着做的一种评估而已,仅供参考——别说潘妮无法看穿人心,就算能看穿又怎么样?人心易变,人心叵测,这话难道是假的?换成目标是刘备那样厚黑的,他能一边拿剑捅你一边为你哭丧,并且头上还保持着绿帽子。他把你弄死了,你还得感激涕零,“大哥,好人呐!”

    所以潘妮对沈言现在的行为很不理解,很忧心忡忡。

    “别激动,我只是在给他们施加压力,目的是做一些评估工作,潘妮。”沈言说道。

    华夏人到了一个新地方,很注重寻找自己的“落脚之地”。只有获得了一块可以安心休息的地方,他才能安稳下来,然后将注意力转到发展方面。如果每天都在路上奔波,住的地方是各种旅馆旅店,华夏人就会觉得自己不是在生活,而是在苟且。

    觉得自己就是水面上飘着的小草,是天地间茫然的飞虫,是连家乡都回不去的浪荡货。

    沈言到了异世界,他的第一个想法不是立刻去大展宏图、大杀四方、大开后宫、大大大大!而是想先寻个落脚之处,仔细的了解下这个世界,最好还能准备条后路……标准的华夏人啊。而弥尔顿的车队无疑就是个不错选择——弥尔顿和奥玛都还算是不错的好人,尤其是奥玛。他们的手下虽然良萎不齐,当兵的时候估计没少做烧杀抢掠的事情。不过既然要为梦想重新启航,那沈言也愿意跟着看看,万一成功了呢。

    再说谁都想跟好人搭伙,连坏人都是这么想的。小丑那样的神经病,除了变态谁会爱他?(老爷:你说谁?我没有……啊,你说的是哈莉·奎茵?哈哈,哦,我从开始就知道……一个玩笑【拿出蝙蝠镖】……好笑吗?)

    说起来太费力,沈言干脆向潘妮共享了自己的想法。两个人思维相通,交流起来不要太方便。

    “看我来的那天,弥尔顿处理事情的手腕就知道,他暂时还不是个合格的领袖。喜怒形于色不说,最好笑的是他居然还把自己放在那个大队长的位置上,仿佛头上还有个军团长帮他做决定的似的。但这些都是小事,想必会成长起来的。弥尔顿最大的问题是他的功利心太强,他现在觉得为了理想可以更功利一些,早晚他会为了功利放弃掉理想。

    别的人嘛,奥玛对这个小团体若即若离,除非未来村子有大批蜥蜴人涌入,否则他会永远观望。凯瑟琳处理事务的能力有限,未来恐怕会被边缘化成卫队队长之类的角色,老虎……压根儿就是个大反派!他的恶习根深蒂固,为了村子的平稳,弥尔顿迟早会把他搞掉!”

    潘妮眨眨眼睛,才几天就能看出这么多东西?你不会是在忽悠我吧?但从沈言的思绪中,她又看到了大量思考的痕迹。“唔,我们的想法差不多。”潘妮汗颜的说道,都有些怀疑自己这么多年都干了什么?我是怎么跟人相处的来着……看到不顺眼的直接干掉,看到顺眼的就且饶一条狗命……汗ing。

    “可是就算车队真的定居并成长起来,也就是个小镇子吧,对我们的梦想有帮助吗?”潘妮不甘心的挑毛病道。

    “我们的梦想是什么?”沈言很好奇的追问。

    “哦……称霸天下?”潘妮反问。

    两条咸鱼一起出汗,然后默契的换了个话题。

    “今天的面饼也很好吃。”

    “确实,确实。”

    *****

    “……‘你们很美,但你们是空虚的。’小王子仍然在对她们说,‘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当然啰,我的那朵玫瑰花,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可是,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虫(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而外)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沈言用这个世界的语言缓慢的朗读着《小王子》,车边的孩子与住在精神世界的潘妮同时听得入神。沈言当然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是潘妮将他所有看过的书统统在精神世界复制了一本,而沈言借着学习语言的机会翻译了一些。前些天他读的是另一本现代小说,结果总被“大学是什么?”、“什么是电话?”这样的问题打断,他不得不一次次的停下来回答。

    于是他今天选读的是一本不涉及什么背景的《小王子》。然而效果似乎并不怎么好,除了潘妮睡得香甜之外,听故事的孩子们也都无精打采。看来这本小资的忧郁圣经,暂时在温饱尚未解决的异世界,还无法引发共鸣。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我的”就比“其他的”更珍贵,为什么“独特”如此重要,这要等到《存在与虚无》这本书问世之后,思潮才会导向“我在我的存在中是否依赖于他人”这个命题……

    然而沈言自在的翻了一页,悠然的继续读了下去。因为他并不是读给这些人听,甚至不是给潘妮听。他的听众自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贴在他身边躺着、却始终被人忽略的“死人”……某天突然雷鸣的时候,“死人”的残躯微微抖了一下,沈言因而得知,尽管耳朵不在但她还是能够听见声音。

    没错,是她不是他,别问沈言是怎么知道的。

    她的轮廓和幸存的没被破坏的小片肌肤,都暗示着“死人”曾经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尤其是她的面部被摧残得如此细致和彻底,身体一切美好的部分全部遭到破坏,然后又被缝合痊愈成最丑陋的样子……更表明行凶者是出于疯狂的嫉妒而非仇恨!但沈言并不打算继续探究下去,他与“死人”仅是萍水相逢,没有帮人报仇的义务。他问过潘妮,“次神力能治愈这种伤势吗?”

    潘妮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而且潘妮还告诉他,“死人”之所以迟迟没有辞世,是因为她被某种邪恶的仪式亵渎过,因而她所信仰的神拒绝了接纳她的灵魂!继续这样下去,她将永远在不死和不活之间徘徊,仇恨的火焰一点点在灵魂中堆积,最终变成憎恨一切活物的死亡女妖,外表丑陋无比……害她的人早就计划好一切!

    出于一份怜悯,沈言开始为她读书,他能做的仅此而已。

    “他又回到了狐狸身边。‘再见了。’小王子说道。‘再见。’狐狸说。‘喏,这就是我的秘密。很简单: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啊啊啊~!!”他正读着,周围的孩子们突然异口同声的尖叫着逃开!他们眼睛看着马车,仿佛看到了什么极端恐怖的景象!沈言放下书,转过头。

    看见两行血泪从“死人”空洞的眼眶中缓缓流下,泪珠沿着刀口流淌,仿佛干枯河床上的两道泉水。

    “是因为‘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用眼睛是看不见的’吗?”

    *****

    突发的意外,让车队提前了一个小时午餐。

    大人们忙着安慰孩子,弥尔顿亲自带着人在周围警戒,凯瑟琳则挨家分配上午猎到的鹿肉。等轮到沈言时,又只剩下干巴巴的面饼。凯瑟琳无可奈何的摇头,陪着沈言一起啃面饼——每次都是这样。

    哪怕她已经改了好几次分配方式,把分配计划做得再完美,可那些老家伙总有办法从她这儿拿到属于别人的那一份……装可怜,撒泼,打孩子,抹泥浆,偷东西,用牙咬,什么手段都能用得出来。每次都让凯瑟琳感到崩溃,为了一点点东西,你们至于吗?我是饿着你们了还是渴着你们了?!

    然而这些事情就是一再的发生。她没办法像老虎那样一拳打掉老太婆的门牙,只能选择唯一不缺的面饼。“贫穷并不意味善良”,凯瑟琳每天都在思考弥尔顿说的那句话,越想越消沉。

    “你要是不能坚持底线,那还要计划有个鸟用!纯粹浪费我的时间!”沈言板着脸扭头说道。他没吃饭,而是先掰下一小块儿面饼用水泡软,再一点点的喂给“死人”,顺便不着痕迹的将那两行血泪擦掉。

    “你对他可真好,”凯瑟琳羡慕嫉妒的说道,她鬼鬼祟祟的环视下周围,确信没有人之后,这才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本子反手悄悄的塞到布堆中。过了一会儿,凯瑟琳期期艾艾的说,“昨,昨天的题我已经做完了。还有计划,你……你再帮我看看,我这次保证一定按照计划来!我发誓!”

    “……等我下午有时间吧。”沈言懒洋洋的说道。

    当车队再度启程时,沈言看到车轮下、路边的草丛中丢着很多啃得乱七八糟的骨头,闻了一中午香味的沈言忍不住叹了口气,顺便咽一下口水。为了转移注意力,他掏出凯瑟琳留下的小本子翻开,只见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几道小学算术题。

    随着他手指翻动,树枝做的笔在他指间飞舞。当车队驶远之后,路边和草丛中的骨头一点点变成了飞灰,随风飘散。

    唉,神力收集大不易,且行且珍惜。当初5单位的次等神力用起来痛快,刷的一下就把手给剁了。结果现在天天偷着烧骨头,五个空格的第一格左边才将将有点儿黄色,“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潘妮偷笑。

    不过,似乎老天就不想看他今天安生过去。就当沈言被下午的日头晒得昏昏欲睡的时候,车队的几个领头人,弥尔顿、奥兹玛特、老虎、凯瑟琳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老家伙,联袂来到他的马车前。落在队尾的凯瑟琳躲闪着他的目光,样子显得十分心虚。

    “什么事?”沈言头也不抬的问道。

    弥尔顿没有说话,是老虎往前走了一步,单手抓住车辕让马车停了下来。“别装摸做样了,小白脸,你知道上午发生了什么事对吧?所有小孩都被吓坏了,这绝不能接受!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把这个死人推下去,要么……你跟死人一起下去!你选吧!”

    别的人都没有说话,凯瑟琳缩着身子躲在最后面,奥兹玛特转头看向别处——显然他们之前内部讨论过,可能争吵了还可能干了别的,但最终还是达成了“共识”。

    沈言能感觉到,当老虎说完这句话时,挨着他的那截身体微微一抖。沈言隔着破布,在上面轻拍了两下。

    然后他转过头来,第一次用傲慢和俯视的眼神,看着眼前站着的这些人!他毫不掩饰的展现出自己的嘲讽和轻蔑,他竖起手掌并蜷起第一根指头,“我现在说的词汇,看看你们能懂哪个,听过就算!概率…图论…偏微分…微积分…代数几何…”每说一个词就收起一根手指,等到左手握成拳都没人讲话,所有人都一脸的懵逼。

    “没人知道吗?失望!那么函数…立体几何…数列…平面解析几何…不等式…”右手也握成了拳,“好吧,算术!加减乘除的算术有人知道吗?!”听见“算术”这个词,蜥蜴游侠神色一动,沈言就停了下来。他从破布下拿出凯瑟琳的那个本子,还给了她。

    “我懂算术。”沈言最后说道。

    他闭上眼睛,示意交流到此为止。这哪里是交流,分明是单方面的宣告!

    这一刻,明明围着的所有人都比躺着的沈言高大。可沈言却仿佛独坐云端,而低着头的他们身躯都要卑微到泥土里!

    沈言知道弥尔顿一定会屈服,原因无他,就因为他是个功利主义者。

    ————

    PS:已经顺利签约,并且感谢编辑制作的封面!(感谢书友南瓜爵士帮忙制作的封面,可惜没用上,我再和编辑沟通一下)。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