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环城术士正文 第十八章 好梗不怕老

正文 第十八章 好梗不怕老

    奥兹玛特不年轻,在他这个年纪不会用有色眼镜看人,更不会热血一上头就去死心塌地相信谁——帮人拼死拼活,最后才发现在助纣为虐。他学会了耐心等待,等待着一个人自己暴露出邪恶或善良的本质,然后再选择立场是成为朋友还是变成敌人。

    察其言,观其行,这里面都是生活的智慧。

    但有些事,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去做,比如“朝陷入危难之人伸出援手”——没错,这句话其实是他说的。事后,他会为救了个不错的人而开心,但不会为救了个恶人就后悔。坚持原则的同时,对自己好一点、宽容一点。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这也是人生智慧。

    对于救沈言这件事,他就是打算这么处理的。奥兹玛特准备耐心的等一段时间,看看再说。像沈言这样的年轻人,年龄决定他们通常不能隐藏太久。

    开始的时候,情况似乎很顺利,这个少年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就通过了考验——是的,有考验。几个王八蛋怼的脸红脖子粗,吵架吵的都要拔刀子了!可最后却很坏很默契的同时给小言言挖了个坑!那天的最后一幕,无论是凯瑟琳的愤怒,蜥蜴游侠的讽刺,还是老虎的不满,其实都是假的,在借题发挥。

    沈言顺理成章的被送到了那辆装有“死人”的大车上。

    那辆车位于队伍的最末尾的位置。车是最破旧的车,用一匹劣马拉着,上面堆着乱七八糟的破布。大部分时间,车和车附近只有沈言和那个“死人”,没人愿意来这边。甚至连食物,都是一个孩子过来丢到车上,然后就撒丫子逃走,仿佛这儿有瘟疫似的。这一切当然不是沈言的错,他那张脸就算男的见了想打人,女的看了想泼硫酸,但对小孩子是没影响的。

    大家忌讳的是那个还活着的“死人”,岁月艰辛让每个人都想远离死亡,何况那个人的样子实在是太惨了!沈言第一次见时,都吓得头皮发炸!要知道他可是看过六百多集柯南的男人!

    那是一个被折磨得已经看不出人形的“人”。四肢从关节处斩断,然后又被精心治愈,留下四个光溜溜的截面。两只耳朵被贴着头皮割去,眼睛是血淋淋的窟窿,张开嘴只能看到还剩小半截的舌头,和光秃秃的牙床,脸更是被整整齐齐的横竖切了无数刀……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会做噩梦。

    “死人”干瘪的身体大半截埋在破布堆里像截朽木,经常连续几天都不动一下。如果不是胸口还在起伏,沈言会以为这人已经死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死人”已经在弥留之际。唯独不知有什么心愿未了,勉强吊着最后一口气!这种情况下,连最冷漠的老虎都讲不出干脆将人丢到路边的话。

    沈言被安排在这辆车上,日常就是和“死人”肩并肩一起躺着晒太阳。既然无事可做,他便顺手就接过了照顾人的工作。沈言没那么多忌讳,他只当在伺候一位将去往天国的老人。要做的无非就是将那些死硬的面饼泡软,每天帮着擦拭身体,再清理一下大小便等等。他觉得没做什么,可在奥兹玛特、凯瑟琳等人眼中,沈言这就是典型的纯善,善良得都快长翅膀、冒白光啦!

    他们甚至都开始怀疑,“人怎么可能每天都洗澡……不,是人怎么可能这么好?”

    不怪他们吃惊,在他们的世界,见到快饿死的人能留块干粮,就算是不错。而在我们的世界,每个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人只要三观没跑偏,理论上都能当一个好人。只是金钱社会,一切跟钱扯上关系就会被扭曲,当好人也得有钱。过去我们看到老人跌倒了肯定扶,多大点儿事儿啊,现在是兜里没钱,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且这种现象其实也不能全怪老人,做个检查就大几万,他们也不敢生病、不敢出事……钱把所有人都逼疯了。

    现在能帮助别人还不用钱,沈言有点儿美滋滋,感觉自己萌萌哒。

    *****

    “你这个黑石山上的矬子,奥杜因家的门板,上条少年的大铁锅,雅典娜的姨妈桶……”一个中气十足的骂声自队尾响起,那真是吐字清晰,用词对仗,一开口连喷五分钟不带停顿——车队里好些人被惊得张着大嘴,像听天书一样听着。就算完全不懂他骂的什么,但是那些词儿听起来就很侮辱!不少大妈甚至露出“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表情。

    中间难得那声音停顿了一次,紧接着就是老虎那愤怒的吼声,“小白脸,给我闭嘴!信不信我一盾牌拍死你!”

    遭到威胁,骂声固然一顿,瞬间切换成另一种声音。“凯瑟琳姐,救命啊!蜥蜴头呢?有人需要帮助!110吗,你们要找的逃犯就是这个人!”

    “老虎!你又欺负人!”凯瑟琳火速登场。

    ……

    “唉~”

    “唉~”

    弥尔顿跟奥兹玛特相视一眼,同时叹气又同时举手去拍额头,“天呐,又开始了!”

    奥兹玛特听着更多了一份苦笑,你都叫我蜥蜴头了,居然还指望我去救你…我从未见过如此…可如果你真有危险,我还真不能坐视不管!尼玛~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奥兹玛特跟弥尔顿背靠着背,一起无神的看着天空。第一次遇到这么善良的年轻人,第一次有了为之奋斗一辈子的梦想。两件快乐的事情重合在一起。而这两份快乐,又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好好的少年……踏马嘴咋就这么毒呢?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吗?老虎到底做了什么,让他气到现在?

    想当年我刚进军队还是萌新的时候,多乖巧啊。什么时候都小心翼翼,啥事儿都听老兵的,说话都不敢大小声。你说新人初到贵地,难道不该老实蹲着吗?小心谨慎点儿有什么错!

    “现在的年轻人胆子咋就这么大呢?他就不怕老虎失去理智,真剁了他?”听见沈言连珠炮似的崩出一连串儿的话,奥兹玛特听得牙花子都疼。“生气忍忍就过去了,你看老虎成天叫我蜥蜴头我也没把他怎么样。”

    奥玛悲哀的想到,以后叫他蜥蜴头的人又多了一个,搞不好这就是他将来的外号了。

    “不怕,有凯瑟琳在老虎不会动手……因为老虎一直偷偷喜欢凯瑟琳!”弥尔顿摇摇头。“你都没看出来的事儿,那小子才来几天就看明白了,他这是有恃无恐。”

    “老虎?喜欢凯瑟琳?我去!我这么优秀的侦查能力居然没看出来,他们真是隐藏得太深了!”奥兹玛特感慨之后,又深感钦佩。觉得老虎这个人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感情上还是相当含蓄有深度的。

    他没看到当他说这话的时候,弥尔顿用眼睛斜睨着他,一脸的鄙夷。你的侦查能力确实挺强,但你的分析跟狗屎一样!经常得出南辕北辙的结论!你这样的游侠,我跟你讲我也就是暂时手里没人……

    “……你为什么不找个镜子照一下?看看那张刺蛇脸,蠕虫胳膊,雷兽肚子和口水狗一样的嘴!镜子都被你丑的裂开,变成碎片后居然发现好看了一万倍!对不起镜子,是我害了你!”

    那边沈言开始调转火力,刚刚我侮辱你的智商,现在我开始侮辱你的长相。

    “啊啊啊!气死我啦!”有凯瑟琳挡着,老虎一辈子也碰不到沈言!无奈之下,他只能怒火冲天的转身离开,因为不看路,甚至直接撞断了一颗大树!当他路过奥兹玛特和弥尔顿旁边时,忍不住朝着弥尔顿一通嚷嚷,“头儿,那个小白脸儿必须滚蛋,滚蛋!我一辈子都没听过这么恶毒的话!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居然认为他是贵族?去他国王的,的疯狗都比他礼貌一万倍!”

    弥尔顿知道老虎是快被气疯了,所以压根儿就把他的话当耳边风。“你到底惹他什么啦?”他感兴趣的是这个问题。

    老虎又是咬牙,又是抠鼻孔纠结了好几分钟。那小子恼火成这样,见着我就骂,我肯定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可我到底说了什么呢?

    车队后面,凯瑟琳也在好奇这个问题,“他到底说你什么啦?”

    “说我什么了?他连话都说不出来,能说我什么?”沈言奇怪的摊手。表示自己一直在占上风,对方是话都说不全的战五渣。

    “你不知道?那你一见到他就用各种奇怪词儿骂他,骂得老虎都要吐血了!”

    “啊,你说的是这个。很简单,因为我在练习说你们的语言啊。”沈言无辜脸的问,“学外语,不都是从骂人开始的吗?”

    *****

    等老虎离开,奥兹玛特笑呵呵的说了句,“我现在倒是能确认,沈言恐怕真是贵族,普通人骂人也没这么多花样。再说镜子这种东西只有大城市的炼金作坊才生产,价钱贵到不可思议。而他刚才说的那个词很有意思,变成碎片……呵呵。得什么样的有钱人,才能拿镜子摔着玩儿?”

    “哦?你都知道什么?”弥尔顿好奇的追问道。

    沈言很有趣,他不仅善良,还有种仿佛老少通杀的吸引力。这才来车队没几天,队里的小孩子已经开始围着他转,大姑娘小媳妇的也不老少。大家都喜欢跟着那辆车前进,能边走边听他讲那些有趣的事情,阵型把沈言衬托得跟教宗出巡似的!这些人为了找借口接近沈言,经常送各种吃食过去,甚至连他车上那堆破布都被浆洗干净了!

    弥尔顿开始觉得,村子里似乎有这么个人也不错,所以特别叮嘱奥玛多留心一些。

    “我整理了他话语中透露出的零碎信息,基本能确定的有……他父母已经不在世,上过一所叫做大学的学校;身份曾是某个王国的职员,在猪羊买卖方面拥有极大的权力;他写过一本小说,书的名字叫《与艾瑞贝斯的十个春天》。里面有句话很有意思,‘信仰真的有用吗?最终挥动长剑的,仍然是我们的双手!’,这本书据说是为了纪念一位名叫艾瑞贝斯的女性英雄……”

    “这句话说的真不错……等等!”弥尔顿越听越疑惑,“什么大学?上彭林有这种学校?管猪羊买卖的,是税务官吗?还有艾瑞贝斯这个名字,如果真的是英雄,为什么我从未听说过?”

    “我也没有。而且他说的那些王国的细节,我半点儿都没听过,根本不像咱们这个地方的风俗。”

    “你的意思是他说的内容都是编造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奥玛摇头否定。他想起沈言说这些的时候,往往都是在回答问题,或者解释什么事情是捎带出来,随口说的譬如“我上大学那时候……”、“我有个朋友在XXX,他……”或者“我还写了同人小说……”,那更像是一种下意识的话题开头,而不是精心编造的谎言。再说了,编造谎言的最大特点就说说的越多错的越多,因为细节上无法严丝合缝!但沈言这几天都叨逼几十万字了,看他那样子还要继续叨逼下去。

    说谎者绝不是这样的。

    奥玛看着弥尔顿的眼睛指了指天空,意味深长的说。“别忘了,他可是从天上飞过来的。”

    “从天上哪里飞过来,下彭林?”弥尔顿问号脸,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下彭林我去过,跟上彭林王国没啥区别啊。”

    “你怎么这么……陆地上难道只有上下彭林和斯通黑文这三个国家?”

    “呵呵,不是这三个国家难道还是暴风城……嘶~~”突然想明白了蜥蜴游侠的话,弥尔顿倒吸一口冷气,“你是说他来自云雾高原北面?这怎么可能!”

    “嘘——”

    “嘘啥啊!一百多年,总算有人能通过那片该死的高原和恶魔,这是天大的事儿啊!你,你确定吗?你问过他吗?”

    “我问过,”蜥蜴人回忆起他向沈言问这个问题时的情景,脸上露出一种便秘……不,应该说就像被侮辱了一百遍啊一百遍后的那种表情。

    “他说他脑子磕在大树上,失忆了。”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